註冊
熱門標籤
武俠
【天龍八部-枯榮大師為何要燒劍譜?】 史前文話 前談金庸 14360 3   複製本篇連結 2018-8-24 10:30
無聊看了一下關於枯榮大師燒劍譜的討論。
枯榮大師,或者說天龍寺到底勝不勝得過鳩摩智呢?

55.jpg


其實鳩摩智很強的,一般來說我們會把天龍人物分個幾層。
頂端掃地僧沒話說。
二層先放段譽虛竹。
三層逍遙三老。
四層則是慕容博、蕭遠山、鳩摩智。
五層蕭峰。
六層丁春秋段延慶。

再下去不排了,上面這個排序很多人就不服了。
為什麼天龍八部會出現這種爭論,不像射鵰三部曲層級分明呢?
因為天龍八部被倪匡代寫了一部分XD
用這個說法就不需討論了,真正值得一看的是,金庸在天龍加上了功力跟實戰兩個不同方面的比較。

上面那個排序,其實是功力的排序。實戰上蕭峰跟兩個義弟得對換,逍遙三老恐怕也未及蕭遠山等人。
更煩人的是,當功力跟實戰混合討論的時候,除了掃地僧的絕對無敵,其他統統有問題。

有人認為打得贏就是王道,有人認為輸贏無法反映真正的實力,多打一次結果搞不好就不同。
兼且還有時間點的問題。
最惱人的就是虛竹。

撇開掃地僧。
以內力存量來說,虛竹在書中描述的所有內容,堪稱第一。
有包羅天下武功的天山折梅手,運勁變化巧妙的天山六陽掌。知識層面上也絕對可以跟絕頂高手們比肩。
但虛竹真實出手只有少林寺一戰,死拖活賴看起來跟鳩摩智打平……那是五成的鳩摩智。
也就是說,虛竹當時的實戰能力,可能連慕容復都比不上。

同樣的大主角段譽,最終一次出手也是少林寺戰慕容復。而且如果單講勝敗他根本沒贏。
而我們都相信段譽虛竹在後面功力更加進步……卻很少去想他們的實戰可能一點進步都沒有。

北喬峰南慕容可是刀山血海摸滾打爬出來的,大家都看不起慕容復,但慕容復其實是天龍中除了蕭峰之外唯二打過大群架的。
蕭峰聚賢莊其實是輸,而且蕭峰打到一半就下手不容情了。
慕容復在萬仙大會是人人要殺他們,他卻不下殺手還佔上風,被威脅才停手的。
很少有人注意到這兩段完全是北喬峰南慕容的對比。
非常細微的對比,包括身邊女性被拿來威脅自己時的反應。

常有人覺得慕容復浪得虛名,實際上要知道,天龍絕頂高手幾乎全是隱士或外國人,大宋南部真的就是他最強沒錯。

那大理國天龍寺諸僧到底有沒有辦法從鳩摩智手上保住六脈神劍呢?
其實跟強度並沒有直接關連。
強度影響的是正面對戰時的勝負,一旦不是單挑對戰,變數就不同了。

這也是上面為什麼要說到群架。
蕭遠山乃是天龍群架之王,沒有誰的一對多戰績比他還輝煌了。而蕭遠山的強度大家也絲毫不會懷疑。

但同樣是群架高手的慕容復,在單挑強度中都要排到九流去了。
這件事有跡可循,並不是比較聚賢群英萬仙洞島主的強度。
蕭峰的降龍十八掌(或廿八),本身屬於剛猛耗力巨大的單挑武學。
慕容復擅長的則是類四兩撥千金的斗轉星移,自身消耗較少,對複數敵人也更為有效。而且慕容復的旁支技能相對多。
簡單說,每個雜魚的強度都是5,蕭峰每打一隻雜魚可能都要消耗8~10的內力。被蕭峰打中基本爬不起來了。
慕容復可能只消耗3~5的內力。雖然不能招招必殺,但是慕容復顯然更能支持。

鳩摩智也是天龍雜學哥,他非常有可能具有跟蕭遠山一樣強大的群戰能力。
蕭遠山在聚賢莊救走蕭峰,鳩摩智則從天龍寺帶走段譽。

事實上,光看鳩摩智能從天龍寺帶走段譽,就足以證明天龍諸僧保不住劍譜了。
與其說強度,不如說心理上的要素。
當敵人把你最珍貴的東西拿在手裡,成語就叫做投鼠忌器。

所以說枯榮大師為什麼燒劍譜?一來讓鳩摩智沒東西搶。
二來也擺明車馬:這玩意對我們沒這麼重要。
可說是上上之策。

可惜枯榮大師讓段譽學劍。
為什麼要讓段譽學劍?只有一個可能。
枯榮大師不能站起來不能轉身,但他自信能保身前的段譽不失。
相反的,枯榮大師也怕其他五人喪生在鳩摩智手下。
死了一個,六脈神劍譜一燒,劍法就要失傳。

也就是枯榮大師的算盤是這樣打的:
我比鳩摩智強,但有限制性,難以周全。
最好讓他知難而退,最壞的狀況就是燒劍譜給他看。
但燒劍譜要複寫出來,萬一其他五僧有損傷,這計就行不通。
所以讓書呆俗家子弟來背書,鳩摩智不會知道這裡還有一個背完全文的人,也不可能同時抓走六個懂劍法的人。
既不違祖訓又萬無一失。

段正明帶段譽來天龍寺,成就了枯榮的這番計算。
可枯榮沒算到,段譽體內的不是妖人邪法,而是正在慢慢轉化成可控制的超級內功。

段譽用行動證明了自己是活劍譜,只怕嚇呆了所有人。
而鳩摩智也不負他才智高絕之名,第一個反應過來抓人。

大概是這樣,當然硬要分強度高下的話。
枯榮跟鳩摩智對了一陣,按他估計自己應該略高鳩摩智一點。
能護段譽不失,卻又沒有高到可以保住其他五僧跟劍譜。
所以才得使用燒書之計。

很多時候金庸的強度都是靠俠客們自己估計的,未必準確。

但鳩摩智當下抓了人就跑,這也顯示出了一點。
他估計自己殺不了枯榮大師。
別忘了,鳩摩智此行就是為了跟大理國撕破臉。一如他後來去搞少林寺,這趟除了拿劍譜,把天龍寺弄倒才是他的政治任務。
本意上來說,鳩摩智的打算應該是:比試贏劍譜,嗆天龍寺散一散。(跟少林行相同)
但天龍寺是大理王族聚集地,光嗆是不夠的,最好是探個虛實,把懂六脈神劍的人一併都收拾掉,這樣天龍寺對吐蕃就沒有威脅性了。

可最終鳩摩智奪了劍譜就跑了。
如果枯榮大師只有其他五僧的程度,鳩摩智肯定會把這六個人都收拾掉。
畢竟鳩摩智明顯遠勝五僧。
他沒這麼幹,答案恐怕就是他覺得枯榮這塊肉不容易吃。
功力上兩人可能差相仿彿,但枯榮最厲害的是他那顆波瀾不驚的心。
要是多留片刻,別人還不好說,枯榮搞不好直接出少商劍把段譽跟鳩摩智串個雙雙對對。
反正六僧未失,沒了段譽劍譜還是可以默寫出來。

心態也是整體強度中很重要的一環。枯榮大師則體現出了僧人不同方面的頂級強悍,一種斷捨離的極致。
卻斷不掉勝負與虛名……千萬不要誤以為燒書是斷捨離,他就是想贏。
天龍八部本是佛教名稱,僧人的各種心態演繹,本書也是金庸之最。

慧淨是個假和尚。
黃眉僧年輕時逞兇鬥狠老來出家。
枯榮看似斷捨離,其實勝負之心強烈。(不然練什麼禪功,唸經就好了)
玄慈熱血澎湃,事實上他原本是個重名位之人。(害得蕭峰虛竹孤苦伶仃)
鳩摩智是個狂妄的政治和尚。
虛竹標準傻傻小和尚,死讀佛經當真理。

所以到了最末,一個精通佛理、脫離世俗卻又抱著救人胸懷的老僧登場。
沒有人能比他更強。
沒有人。




3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逍遙子
2樓 2018-8-31 23:42:04 
其實從掃地僧的眼光來看,佛法遠比武功更加重要才對。所以天龍寺放棄了《六脈神劍》,專心鑽研佛法,反而會讓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層樓吧。
我在想枯榮是不是從段譽身上看到這點,一個武功不好,但佛理精通的書呆子,卻能誤打誤撞的學全《六脈神劍》,反而它們鑽研十幾年才精通一路而已。
這樣來看的話,放棄《六脈神劍劍譜》並沒有什麼好可惜的。而且放棄劍譜後,數十年後,一燈大師的一陽指青出於藍更勝於藍,不就說明這個策略可能是對的嗎。
回覆2樓
史前文話
3樓 2018-9-3 10:11:00 
逍遙子大大的思路很有趣啊~如果天龍寺後來並沒有要求段譽把六脈劍譜默寫出來,就足以證明枯榮大師在這一役之後,真正上升到斷捨離的高度了。
這樣也較符合射鵰中段智興武功再高也沒有學六脈神劍的設定沒錯。

掃地僧時常被人跟覺遠拿來比較,認真說,除了這兩位大師外,金庸最強主角常見的候選人:張無忌跟石破天,都是在無所求的情況下練成絕世神功。虛竹段譽更是如此。
從這些方面都不難看出,金庸本人對於武功的概念,在於不求跟悟。
天龍八部也說了,少林寺的武功,每一門都有對應的佛法來消化戾氣。我想這也是金庸對於少林寺武功天下第一的詮釋。
全真教我記得也有類似的設定,在武功跟哲學的結合方面,金庸算是做得很好的。

尋秦記雖然放在了哲學更旺盛的時代,但線路就相對單純了許多。
黃易先生的作品中,武功邏輯跟哲學的結合,斧鑿痕跡就比較重……其實我最不能接受邊荒傳說初期幾乎把大唐雙龍武學翻印一遍。
而金庸更像是用禪宗公案的方式,佛經裡面的同一個道理,可以透過不同的公案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舉例來反複呈現同一個概念。
這樣的平衡算是少見,很大原因是金庸不再進行新的創作。
倪匡就是寫太多,同樣是到後來覺得反反覆覆還不都一樣。
不過金庸一直回頭改作品這件事就頗令人生厭。第一次整體重整是很好的,後來搞什麼改動想要讓作品更經典,豈不就又落入了「求」的窠臼中了嗎?
回覆3樓
淡定白開水
4樓 2019-9-5 08:07:31 
其實高手很多,看作者給誰神而已
回覆4樓
3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