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武俠
【金庸的大中華主義與歷史之壁】 史前文話 前談金庸 270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1-5 09:45
這點倒是滿常被人攻擊的,光明與黑暗是一體兩面。
最體現出金庸的漢族本位意識者,當屬郭靖。

郭靖從小在蒙古長大,成為金刀駙馬當上將軍,但卻仍執意與蒙古對抗到底。
甚至為了讓蒙古撤軍,郭靖也願意去刺殺自己的義兄弟拖雷。
這麼強大的民族精神,徹底打趴漢奸走狗們。

不過認真說起來,金庸的漢族本位主題,其實也就僅僅限於書劍恩仇錄與射雕英雄傳。
同樣是前期作品,碧血劍的袁承志卻完全沒有表現出我是漢人我驕傲的一面。
因為碧血劍的背景,主要發生在明末闖王之亂的時間。

在時間背景的選擇上,只要是跟正史相關的金庸作品,多半會牽涉到國仇家恨的部分。
這其實只是戲劇張力的表現手法。
金庸本人出生於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後年代,又親身經歷了日本侵華,從反清意識開始做為寫作主題,在社會潮流跟認同上也更加分。
老實說因此批評他過於漢族本位主義,頗像是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
真要漢族本位,他幹嘛不滅日屠美一番?

金庸的作品也展現出了他本人對於民族主義的反思,就從神鵰俠侶開始。
郭靖那一句:「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影響了金庸本人後續所有的歷史主題作品。

嚴格說起來,金庸對於江湖門派的架構,並不是最好的。
倚天屠龍記才開始展開江湖跟門派的世界觀,但大家都奇蠢如豬的拚命對抗魔教,沒了。以至於被蒙古官府幹假的都不知道。
笑傲江湖的江湖勢力觀稍微完備一點,但也僅僅限於描繪五嶽劍派之其三跟魔教。其他的門派都是點綴。

門派、個人的勾心鬥角利益傾軋,古龍的江湖觀可要複雜得多,香港漫畫也更多走向古龍的套路。
也就是我們應該要清楚,古龍的才是武林跟江湖,金庸本人也說了,他寫的是武俠,武功與俠客。
而俠客的定義,正是郭靖所立下的。

射雕的郭靖主要掙扎在我是漢人與成吉思汗的恩惠中。
神鵰的郭靖立場就很清楚了,抵抗殘暴的侵略者。這算是普世價值,而不是單單的民族主義了。
楊過對抗蒙古的立場又更薄弱了,事實上,楊過面對的主題主要是孝,禮法的束縛。

孝這件事在射雕中是徹底被顛覆的。
郭靖跟楊康面對養育之恩的困境。
黃蓉跟郭靖為了愛情對抗生父與師父。
最終大家做出了選擇跟妥協,但到底郭靖黃蓉跟楊康,都是不孝。

楊過卻孝得很了。孝順孝順,言孝必稱順。
楊過為了孝順郭靖的養育之恩,當了一回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
更為生父洗刷「義」的汙名。
對於義父歐陽鋒跟師父小龍女,楊過更是順得不得了。
先告白的人可是小龍女呢。

雪山飛狐其實是個三一律的短篇作品,為了完整交代才舖出飛狐外傳稍微跟戰亂年代扯上些關係。
但胡斐其實早也沒什麼民族觀念了。

按寫作順序,倚天屠龍記其實在飛狐系列之後。
張無忌有什麼民族觀念嗎?
這邊再強調一下,有些是當下時代賦予人們的社會價值,比方張無忌面對的漢蒙不兩立。
社會價值如此,人物選擇則否。
說什麼趙敏改邪歸正的,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趙敏不過就是嫁了人而已。
要真照射雕的漢族本位主義,張無忌當然要斷絕跟小妖女的來往,樹起抗元大旗才對啊。
相反的,如果金庸故意避開其他人以當時社會價值觀勸張無忌,那才顯得矯情吧。

有趣的是,張無忌比楊過更孝順了。而且在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並不是單純為了「孝」這個概念在行動,而是因為「情」在牽引著張無忌的命運。
情感的要素,在倚天屠龍記中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張無忌因著情感的連結分出親疏厚薄,而不再是為了名義上的虛幻名詞行動。
這件事情,得益於張無忌的人生價值觀建立在遠離社會的情況下。楊過並沒有喔,他可是當了十幾年小混混,古墓他才住沒幾年而已。
無忌的父母本身就是社會價值觀衝突的結合,謝遜更是個離經叛道的殺人魔。
而且金庸這次也沒給謝遜什麼一看就知道是個瘋子的渾號,完全透過人物描寫與故事來呈現這三個幫張無忌建立價值觀的人,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
呃,所以初看倚天屠龍記真的會覺得前面又臭又長。

某方面來說,張無忌其實是個穿越者。他的價值觀跟當時的社會主流並不相同。
金庸在這個三部曲的結尾,以人類的情感本質,去跟整個民族主義高張的社會碰撞。然而,也一開始就註定了這個穿越者無法改變歷史。
張無忌的退出不是因為民族主義,是因為人類的另一個本質:奸詐。

倚天屠龍記當真可以說是金庸作品的巔峰。
一方面也是因為它承襲了前面龐大的背景跟故事線,另方面就是整個人物跟故事的立體複雜程度,在一個非常好的平衡之下。

82.jpg



倚天之前,其實金庸的人物都比較平面跟單一,但是故事爽度很足,讀者非常容易就能接連不斷的看下去。
射雕根本爽文鼻祖。
但其實高高低低水準不一,除了射雕跟神鵰,很多都不會是看金庸小說的首選,甚至不是討論熱門話題。

倚天之後則部部神作,連城訣天龍八部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記,外帶個越女劍吧。
連城訣跟俠客行雖然排不上熱門,但擁有的鐵粉絕對遠超書劍碧血劍跟飛狐系列。
在這個金庸的後半時期,作品的濃度厚度深度,都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

天龍八部也是歷史主題,但明顯因為想要處理的主題過多,導致故事的完整度較差。
雖然整體深度堪稱金庸之最。
天龍八部選在北宋一百分是故意的。精確點說,金庸挑選了一個多國時期。
而故事從大理國王子開始。

天龍八部一路走來,我們有大理國王子,有吐蕃國師,有西夏武士(後來還有人變成西夏駙馬),有鮮卑後裔,有遼國南院大王,甚至連女真完顏阿骨打都露面了。
誰是宋人?國的概念究竟是什麼?族的概念又是什麼?
除了宋遼之外,誰有民族的概念?
民族主義跟歷史之壁在天龍八部中狠狠的衝撞。
有國無民的慕容氏最終下場慘澹。
蕭峰最後的犧牲,保全的豈止大宋人民?更有一上戰場便生死未卜的大遼兵士。
為國為民的民,是民族主義的民嗎?

最終來到鹿鼎記,韋小寶給了我們最後的答案。
民指的是老百姓。是所有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們,不分滿漢。
鹿鼎記的結局,韋小寶回家問老母,自己到底是哪一個民族的人,得到的卻是都有可能。
金庸留下了一個開放性的結局。

而韋小寶並不是俠之大者。
他一樣是個普通人。
武也好,俠也好,全都落幕了。

小說寫的是人。
金庸他做到了。
在一個武俠的世界觀底下,沒有誰的「人」寫得比金庸更好。

不要誤會了,不是真實。
金庸找到的是真實人類與戲劇性中間的平衡點。
一如真實歷史與虛構故事中間的平衡點。

似假還真,叫人無法自拔。
那也是韋小寶所擁有最強的招數,九真一假的騙術。

偏有人總將騙術當作十足真金。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