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06.西國大返還(下)伊丹會盟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28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1-23 14:40
前情提要:

秀吉智斬敵將,卻慘遭追擊。他能否擺脫追兵,殺出生路呢?

本文開始:

話說元春率軍奔出,搗毀河堤,待川水散盡,又急追而上。秀吉望見追兵,心知事情洩漏,驚慌不已:「前有明智,後有毛利,我腹背受敵,情勢危矣!」官兵衛說:「請大人先走,我留下來抵擋追兵!」

秀吉無暇思索,只能馬不停蹄,奔回姬路城。留下官兵衛迎敵,兩軍佈陣,正待交手,小早川隆景飛馬而至,大喊住手。元春說:「三弟,你別擋我!秀吉膽敢戲弄我們,還害死了宗治,我絕不能饒他性命!」

「二哥冷靜,你忘了父親臨終遺言了嗎?恪守正道,申張正義,絕不可爭霸天下,這是父親死前的最後心願,難道你都忘了嗎?」

元春向來孝順,想起父親遺言,一時掙扎不已。隆景又好言好語安慰一番:「信長既死,秀吉必是新一代霸主,趁機施恩於他,對毛利的將來也有好處。為了西國的長治久安,請您暫時放下恩怨吧!」

元春這才鬆開兵器,命士兵退到一旁。

隆景策馬上前,向官兵衛施禮道:「吉川、小早川聯軍,特來為貴軍送行,預祝羽柴大人旗開得勝,拿下光秀首級,為信長公報仇雪恨。」

官兵衛見對方並無交手之意,才鬆了一口氣,忽又想起一事,拱手說道:「感謝閤下十里相送,吾主若奪得天下,必不忘閣下大恩。不如交換戰旗,作為結盟的紀念。」吆喝手下,捧出百面軍旗,相贈結盟。雙方握手言和,唯獨元春滿腹委曲,氣悶不已。

話說光秀進入安土城後,四處招兵買馬,拉攏各方諸侯前來助陣。然而細川藤孝得知他殺死主公,傷心得落髮為僧,法名備玄旨法印幽齋」。光秀遲遲盼不到援軍,暗自感嘆,忽然探馬來報,說秀吉與毛利談和,正往京都進軍而來。光秀大驚:「毛利應當知曉京都出事了才對,為何不趁機追殺秀吉?」

齋藤利三說:「毛利並無追擊之意,反而從容退兵,羽柴軍已快抵達姬路了!」光秀震驚不已:「不到一日,就由備中撤回姬路,速度也太快了吧!」利三說:「戰情緊迫,請主公立即進京迎戰吧!」光秀於是率領大軍,趕往京都入口山崎而去。

再說秀吉快馬加鞭,奔至姬路城外,才回頭清點士兵:「還有多少人沒跟上來?」大谷吉繼說:「大約有一半在中途落隊了。」秀吉說:「那今晚先在城中紮營,等脫隊的士兵跟上。」

「但大人不是說要儘快嗎?」

「如果兵力不足,也無法報仇,何況還要提防海上的狀況,以免遭遇偷襲,若能拉攏淡路海域的熊野水軍就好了。」

隨即以大谷為使,游說熊野水軍相助。當秀吉大軍進入姬路時,見到滿城燈火,百姓們滿簞食壺漿前來迎接,原來三成奉秀吉之命,早一步趕回姬路,事先點燃火把,備辦膳食,以恭迎秀吉來到。

細心的三成擔心食物不夠,還特別厚賞百姓,請他們協助作飯。因此飢腸轆轆的秀吉一進城,就有香噴噴的飯食可以享用,大為驚喜,誇讚三成辦事勞靠,對他另眼相待。

士兵們在姬路城歡飲一夜,秀吉還將所有錢財分送士兵,勉勵道:「此戰乃決定天下大勢最重要的一戰,只要能打倒光秀,要名要利,就任隨各位了!」三軍士氣大振,誓言要為信長報仇!

秀吉一邊用膳,一邊探查敵軍動向。得知光秀正在籠絡朝廷公卿,還加封為征夷大將軍,不禁有氣:「哼,明明是叛賊,還想藉由朝廷策封來洗清污名,想得真美!」

蜂須賀政勝說:「光秀廣發書狀,邀請眾諸侯為他助陣,不過前來相助之人,可說是寥寥可數,連他的親家細川藤孝也謝絕出兵。如今的光秀已陷入孤立,四面楚歌了。」

光秀說:「那當然,誰會願意幫助一個叛賊呢?對了,家中其他大老的動向如何?」

「柴田、瀧川被上杉、北條纏住,無法脫身。信雄與信孝大人正在召募士兵,要為主公報仇,但招募的狀況不大理想。」

「那德川家康呢?」

「本能寺生變時,家康正在遊覽堺港,之後就下落不明了。」

秀吉暗自鬆了一口氣:「家康下落不明,或許是件好事也不一定,只要他別來與我爭奪天下寶座就好。」思索已定,突然喝道:「既然大家都還沒有動靜,就由我來打響第一砲,火速通知各路家臣,齊來為主公報仇雪恨,只是前來響應者,必須奉我為此戰盟主,不得有異議!」

三成說:「若是大臣們不肯聽從呢?」

「不願服從的便罷,我只集合志同道合的伙伴,一齊為主公雪恨。」

「好,屬下這就去辦。」

秀吉在姬路休息一夜之後,脫隊的士兵陸續趕上,熊野水軍也答應協助運送將士過海。秀吉見萬事齊備,下令道:「即速趕往伊丹城,與各路戰將會合,一同討伐光秀。此役是日本開國以來最重要的一戰,諸位若不趁機立功的話,可是會後悔一輩子的,出發!」隨即快馬加鞭,趕赴伊丹城。

織田信孝早已在城中等待,一見秀吉來到,喜出望外:「秀吉大人,你可終於來了!還帶了如此多兵馬,來為家父報仇。如此義舉,家父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欣慰。」

秀吉與他寒暄了幾句,話鋒一轉:「不過信孝大人,出事的這些日子,你跑哪去了?」信孝支支吾吾:「其實我聞知噩耗,立刻起兵想為父報仇,哪知出征之際,士兵們竟然畏懼光秀的力量逃跑了,所以遲遲無法整頓好兵馬。」

秀吉藉機挖苦道:「真是丟臉哪,這樣也算是霸王信長之子嗎?」信孝一陣臉紅,急忙辯白:「不過我和丹羽大人,已聯手除掉光秀的女婿津田信澄。以免他伙同光秀,聯手作亂。」

秀吉故做吃驚:「啥?你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信澄乃是主公的侄兒,更是你的表兄弟,怎會與殺死自己伯父的仇敵聯手呢?唉,可惜信澄如此英才,竟會死於非命!」裝模作樣嘆起氣來,搞得信孝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丹羽長秀急忙出來打圓場:「算了吧,筑前守大人,信孝大人也只是想盡身為人子的一份力,你就別再苛責了。」

秀吉見對方氣勢已弱,趁機喝道:「你們兩位都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不准你們私自行動!」信孝心下一驚:「秀吉,你竟敢用這種態度向主公之子說話,太放肆了!」

秀吉喊得更大聲了:「給我住口!不久之後,我們就要面臨一場孤注一擲的大戰,對手乃是織田五大軍團長之首的明智光秀,若是沒有徹底覺悟的話,只會白白送命!所以我們這些舊家臣,一定要團結起來,此次復仇之戰的指揮官就是我,眾人必須完全服從我的命令!」

信孝見他態度強硬,氣得發火:「你這潑猴聽著,我才是主公之子,你搶奪兵權,是想犯上作亂嗎?」拔出兵器,就要動手。

伊丹會盟,劍拔弩張,究竟誰能奪下帥權,成為聯軍盟主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