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16.猿飛佐助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30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2-21 08:19
前情提要:

德川打算擒拿幸村,逼迫真田家投降,幸村能否成功脫困呢?

本文開始:

話說幸村、海野誤入陷阱,奮勇突圍。奈何四面八方皆被包圍,樹林裡又伏了人馬,根本無路可逃。危急之際,數枚飛鏢呼嘯而過,射倒追兵。眾忍者嚇得停下腳步,只見樹梢上站著一人,竟是方才的綠衣少年,不禁大驚:「雲影飛鏢!難道閣下是甲賀白雲齋的弟子?」

少年笑說:「唷,沒想到師父的名號還挺響亮的嘛,連德川忍者都曉得!」

眾忍者彼此對望,也不敢再動手,拋下一句「後會有期」後,就悻悻離開了。幸村正要向那少年道謝,哪知他又如風一般,飛逝無蹤了。

再說伊賀忍者渾身是傷,狼狽返回濱松城,半藏得知任務失敗,驚訝異常:「怎麼可能,對方不過是個十六歲少年,怎會失手?」

「是白雲齋的弟子中途插手,打亂了計畫。」

原來那少年竟是鳥居嶺的隱士鷲尾左太夫之子,年方十五,自小就愛和山間猿猴嬉戲,恰巧遇上甲賀高人白雲齋,被收入門下,學得一身好本領,能在樹梢上飛走自如,而有「猿飛佐助」之名。

半藏得知計畫被破壞,不禁有氣:「可惡的甲賀老鬼,那就由我去會會他!」抄起寶劍,往信濃去了。

另一方面,佐助打退德川忍者後,悠哉返回住所,他居住之處,乃是一間小庵,門上題著「雲之庵」三字,兩旁大樹枝葉茂盛,鬱鬱蔥蔥,襯托著藍天白雲,恬靜無比。佐助往堂上叫喊一聲:「師父,我回來了!」

正在打坐的白雲齋說:「沒在外頭惹事吧?」

「沒有!」

「好,我到街上買點東西,你和小猿看家吧!」

白雲齋囑附完畢,上街買了幾味藥材,就要返回雲之庵,才到山腳,忽然停下腳步,回頭一望:「出來吧!你從大街上就一直跟著我,到底想做什麼?」

竹林後方閃出一道身影,竟是服部半藏:「不愧是白雲齋,果然瞞不過你。」

「找我有何貴事?」

「你的徒弟幫助真田,來與德川為敵,這帳該怎麼算?」

白雲齋呵呵一笑:「你誤會了,我們師徒隱居深山,與各方勢力皆無瓜葛,一定是你們擾亂了山林秩序,吾徒才會出手制止吧!」

「不管如何,與德川為敵,非死不可!」

半藏亮出寶劍,快步殺出。白雲齋也抽出雲影飛鐮,雙方你來我往,戰到飛砂走石,始終未分勝負。服部半藏見白雲齋本領高強,便將滾煙球一擲,爆出濃煙,遮掩視線。白雲齋急忙吐出怪風,將雲霧吹散,卻已不見半藏蹤影。

驚疑之際,半藏由空而降,白雲齋仰頭招架,卻被熾烈的陽光刺得睜不開眼,原來半藏利用日光來擾亂視線,白雲齋閃神之際,冷月劍已刺入心窩,哀嚎倒地。半藏正要再補一劍,真田幸村舞槍躍出,架開這一劍:「住手!」

原來幸村與海野再次上山,想尋覓佐助,親自道謝,半藏見對方來了幫手,冷笑一聲,化成輕煙飄走了。

幸村抱起白雲齋,見他奄奄一息,已經回天乏術,只聽白雲齋輕聲說道:「把我的遺體運回雲之庵,交給吾徒佐助!」隨後就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夜幕時分,蛙鳴鳥叫,佐助遲遲盼不到師父回來,正自狐疑,卻見幸村抱著白雲齋的屍體回來,嚇得魂不附體,焦急大喊:「師父他怎麼了?」

幸村幽幽嘆了口氣:「老前輩遭德川忍者暗算,不幸身亡了。」

「可惡,我要替師父報仇!」佐助抄起鎖月鐮刀,就要衝下山去,幸村急忙攔住:「對方是德川忍者頭目服部半藏,憑你一人之力,報不了仇的。」

佐助這才想起自己與德川忍者交手,得罪了半藏之事,恍然大悟,哭倒在地:「師父,原來是弟子害了你!」

幸村看他哭得傷心,也實在愧疚:「很抱歉,沒想到真田與德川的戰爭,竟把你們師徒捲進來了。」

佐助收淚道:「你們兩位是誰?」

「他就是真田二公子幸村大人,我是他的隨從海野六郎。」

佐助聽見這話,咚的一聲,拜倒在地:「幸村少爺,請讓我加入真田軍吧!」

幸村一時愣住,沒能反應過來:「什麼?」

佐助握緊拳頭,咬牙切齒說:「我要打倒德川,為師父報仇,請讓我加入真田軍行列吧!」

幸村見他身手矯捷,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材,安慰一番後,便收為部屬,一同返回岩櫃城。談及遇襲之事,父親昌幸不禁起疑:「我有信長做靠山,為何德川還敢來撒野,此事當真蹊蹺?」

正摸不著頭緒,出浦盛清跑來喊道:「不好了,明智光秀叛變,織田信長被殺了!」

昌幸大驚:「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各國為了搶奪信長留下的地盤而彼此廝殺。北條乘機進軍,在神流川擊潰瀧川一益了!」

昌幸恍然大悟:「原來信長死了,難怪家康膽敢入侵信濃!」

高梨內記湊過來說:「信長既死,瀧川又吃了敗仗,這是脫離織田,重奪沼田城的好機會。」

這話倒是提醒了昌幸,按劍喝道:「好,眾軍整裝待命,今晚夜襲沼田城!」

究竟真田能否奪回沼田城,重振武田聲威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