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周瑜是不是孫權害死的?】 史前文話 三國亂談 539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2-22 10:11
在知乎看了一大篇論文也沒啥重點……
其實早在【周郎妙計安天下】裡頭提過,當時周瑜說是誰害死的都不奇怪。

011.jpg



對曹操軍而言,周瑜挾著赤壁之威攻下南郡,雖然花了一年,但仍是非常具威脅性的帥才。
對劉備軍而言,周瑜此人完全就是劉備與孫權結盟的障礙,也是劉備入蜀最危險的背刺。
那對孫權來說呢?

其實就也是之前提過的,周瑜要行二分天下之計,孫權許之。
但魯肅察其言觀其色,改提出了以劉備分散壓力之策。

魯肅這一策是在劉備親自到吳郡見孫權時提出的。
劉備這次造訪,周瑜跟呂範都建議:把劉備抓起來,大業可圖。
只有魯肅站在反對方。

劉備跟孫權的這次會面,還談到了遷都一事。可見【江東的最強之盾,陸遜】
事實上,東吳臣子多認為劉備此人不可信。這跟後來的史實有關。
更重要的,當時孫權是信任劉備的。

劉備跟孫權的關係非常複雜,在指揮節度上,孫權某種程度把劉備當成手下的太守看待。
所以才會讓劉備跟周瑜一起去打荊州。
但劉備顯然受了高人指點,擺出更高的姿態:仲謀,我幫你上表當車騎將軍徐州牧吧。
陳某也很是在這個部分著墨了一下。

事實上,劉備這個高姿態,在非有心人士眼中,好像不那麼奇怪。
簡單舉一個例,朱治舉孫權為孝廉。
孫權並不是江東軍第一高官,由親近的太守軍閥幫他表官,是原本就有的情況。

即使曹操幫孫權表討虜將軍、侯爵、太守,建安五年到建安十三年間跟孫權平行的也是大有人在。
而孫權打敗曹操,其實等於斷絕了自己的升官之路。
這時候劉備看似平凡的舉動,其實對孫權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一品將軍兼州牧,江東軍再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孫權。
不過我也好陳某也好,都一再強調劉備這個上表是不可能被漢廷承認的。
我知道陳某有強調這一表,但我不知道細節他怎麼玩。
來看看我怎麼解。

劉備本身是流亡官員,更是比車騎低階的左將軍。上這個表不可能具有任何效力,更何況實際批准的人向來都是曹操。
但是代行之名會出來。
劉備不只是對孫權,也幫劉琦用這個手法代行了荊州牧。

這個時候,劉備很可能拿出袁術那一套來說服孫權。
袁術實際的最高官職只是虎賁中郎將,但孫堅願意以後將軍之官來服侍袁術。
因為當時朝廷大亂,正式的官職無法封發,但需有其名。

孫堅作為長沙太守願意服從,袁術的後將軍之名就坐實了一半。
同理,劉備這表的真相,我敢保證一如後來劉備稱漢中王一樣,其實是劉備為首,群官聯名上表,然後就坐實了。

劉備為首是因為他有左將軍官位外掛豫州牧,江東無人可比。
第二是都亭侯征虜將軍兼豫章太守孫賁。
第三是扶義將軍兼九真太守朱治。
綏遠將軍兼丹楊太守孫瑜。
盧陵太守孫輔。(再說一次,平南將軍不會是之前封的,這官比孫權還高。)
搞不好漢壽亭侯也參了一腳呢。

這樣的上表要稱個一品將軍該夠了吧?
為啥我要列這個?這表示,劉備當時這一招絕對不是魯肅支持而已,而是得到孫家家族重臣的支持,才能成立。
甚而且之,所有之後緊接著被封為太守的武將,包括程普呂範,都可能是在過程中被劉備派拉攏的。

程普是反周瑜派,拉攏他可能不難。
呂範原本還是擒劉備派呢。

也就是高人傳授劉備的這一招……哎呀好麻煩,就諸葛亮啦高來高去的。
這一招讓東吳的政治天平突然把重心從周瑜身上移開了!

「我們現在應該防範於未然軟禁劉備?還是讓孫權先自表為車騎?」

當然是後者。
而這個表的實際也不是送給漢獻帝,更重要的是昭告荊揚二州,交徐盡量啦。
這張劉備聯名表一出,孫權就動不了劉備了。

你連表頭大臣都弄,荊揚誰會服你?

孔明從外交開始展現的才能,莫過於劉備表孫權一計XD。

這下孫權爽了,劉備吃到無敵星星了。
補充一下,雖然周瑜任南郡太守記在劉備聯名表之前。但周瑜這個是孫權自封太守。
上面提到的五大巨頭,領的才是正漢官。
所以周瑜很可能不在表上。

如果計出孔明,周瑜被除名的可能性又更高了。

這時候有沒有覺得,劉備說周瑜的壞話,比周瑜說劉備的壞話還更有殺傷力呢?
如果要把周瑜之死歸於陰謀論,我不會選孫權。

孫權懷疑陸遜冷落陸遜,那是史有明載的。
這邊的政治局勢展開來,再加上程普一路跟著周瑜扯後腿,也說明了孫權懷疑周瑜無誤。

但陸遜周瑜都罪不致死,陸遜得罪孫權之後還活了三十年咧。
四大都督我只懷疑呂蒙,是因為呂蒙被收進內殿。

魯肅傳一直一直寫著魯肅受到的愛寵,尚且無此待遇。
呂蒙究竟是為了什麼會以這種半軟禁的方式來養病呢?

這個下次再說。
先把這邊作結:周瑜身邊三大勢力,最需要殺周瑜的必定是劉備軍。

且發動的時機,正是周瑜獲得入蜀許可之後。
知乎上的論點主要是周瑜魯肅的策略衝突。
其實不衝突。

我在賀齊篇說過,賀齊就是東邊的劉備。
今天周瑜入蜀,劉備軍留在荊南,仍能給予南郡孫權軍支援。
唇亡齒寒,南郡受襲荊南劉備不會不救。
賀齊同樣是待在揚州東南,有需求就找他上去幫忙。

真正衝突的,是劉備軍本身的利益。
如果劉備只能留在荊南,那就會永遠當孫權下面的一個軍閥。
劉備不想,諸葛亮也不想。

殺人的手段陳某也幫我們想過很多了。比方送個疫病者到周瑜的身邊……

其實啊,呂蒙魯肅都在陸口一帶長期駐紮,也都因病卒。
曹操大軍也在那邊生病到一個不行。
周瑜是在那邊走來走去突然就中鏢了。

這種感覺比較是動物性或昆蟲傳染病,才能這麼又快又有效。
而不會是周瑜所設想的水土不服病。
也就是說,當時的江東軍師對這種疾病並沒有足夠的認識。

要用以作生化兵器可以,有地理民情知識,把敵人拖延在這個範圍內就好。
但要作為暗殺武器不容易啊……除非諸葛亮懂這個蟲。
也沒有足夠的史料支持了。

只能說,最有動機的是劉備軍。
周瑜當時安排自己入蜀,但南郡戰功他大推呂蒙,雖然遺書說請魯肅繼任,但很明顯是要把荊揚戰事留給呂蒙。
而周瑜更是自請以五大巨頭之一的孫瑜領入蜀軍,顯見他十分明白孫權對自己有所猜疑。
這樣的安排,對孫權來說沒有任何不利之處。

大概就是這樣。

附帶提一下,周瑜的遺書在三國志跟江表傳有不同版本,所以裴松之特別加註。
理論上這封遺書是給孫權的上疏,也就是文字資料檔案。
比較正常的不同版本,叫做各自節錄版。

就是三國志寫AB,江表傳寫CD。畢竟完整書文內容可能太長,周瑜又不是帝王。
但這邊的異常是,雙方說的都是同樣的ABC,但是用詞不同。
所以至少有一邊不是原文。這是裴松之加註供參考的用意。

有些無聊人說兩邊的語氣不同,其實並沒有。都一樣是周瑜姿態很低請求孫權納諫。
最大的區別其實是:陳壽沒有採「我周瑜生病了」的內容。
事實上,以陳壽向來的筆法,江表傳是周瑜原信的可能性更高。
因為陳壽已經在前面寫了,周瑜病困上疏。而在魯肅之前的周瑜傳他也寫過周瑜道於巴丘病卒。
所以他不想重複這件事把信內的「道遇暴疾」相關去掉了。

要陰謀論也是可以啊,試申論周瑜死於小橋之手。
大小橋是皖城人,是孫策周瑜攻擊皖城的時候獲得的戰利品。

皖城本是袁術領地,被孫策打下來之後,做為盧江太守治所。
孫策死後,盧江太守李術反,孫權攻之。是時為建安五年,皖城在孫權軍手中。
建安十五年,曹操派盧江人謝奇屯皖田鄉,後遣朱光為盧江太守屯兵皖城。

也就是說,最晚在建安十五年左右,皖城被曹操軍搶回去了。
朱光並且開始策反江東內部。

無巧不成書,周瑜正是死於建安十五年。
當時,皖城附近零星的發生小規模戰事,皖城居民擾攘不安。
一個自稱橋家故人的男子,來到吳郡拜訪小橋夫人。
「橋公一切安好,只是思念女兒,心緒不屬。」
先用橋公的訊息引小橋上鉤,緊接著告訴小橋,姐姐大橋在幾年前過世,另有隱情。
隱情便是孫權看上兄嫂,逼姦不遂失手將大橋殺害。
後來孫權不追封孫策為帝,正是孫策如為帝王,妻妾也必須列傳。

小橋雖然憤恨,也無能為力。
又過了一陣子,橋家故人再次來訪,傳達了橋公的死訊跟遺言。
「畢生之恨,僅孫周二賊也。」

小橋傷心欲絕,故人卻提供了小橋一條計策,與一包「補」藥。

不久,周瑜為了與孫權商量二分天下之策,並表南郡戰功,返回了吳郡。
當一切辦妥,周瑜動身前往荊州,卻發現自己的身子有些不妥。
道遇暴疾,日加無損。周瑜再也走不動,匆匆寫下了遺書。

然而,聞名天下的周公瑾,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枕邊人。
也從來沒有懷疑過,回家那幾天,小橋特地獻上的蔘茶……

後來小橋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只是悉心主持周家,並希望周瑜長子能夠更接近孫權。
周瑜的長子成了騎都尉兼駙馬爺,小橋只是跟媳婦說:
「女人的幸福,只能靠自己掌握。」

時序很快來到建安十九年,皖城再次落入孫權手中。
橋家故人也再次來訪。
小橋甚麼也沒說,安排了他當周循的隨從。

然後,合肥之戰,張遼在最適當的時機殺出,直取孫權。
最終孫權還是活下來了。

後來。
長子周循早卒。再也沒有人知道小橋。
滾滾長江東逝水,化作一腔恨意上青天。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