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一回 打虎英雄 凝凡 鳳鳴春秋 44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2-28 21:25
羊城,姜國邊境的一個附屬小城,幾年前這發生了一場戰爭,許多年輕的男女被敵人俘虜而去,由於國家大部分都處於地廣人稀的狀態,所以即便發生戰爭,如非必要是不傷害百姓的,俘虜可是相當重要的戰利品。

有一段時間這幾乎是一座死城,連一聲犬吠都聽不到,戰爭對這個時代的任何國家、城市與百姓宛如家常便飯。

戰爭結束的幾個月後,從其他的城鎮調來了一批新的居民,羊城才慢慢恢復了生機,街道上店鋪一間接一間重新開張,房舍上又飄起了炊煙,人們試著重新在這裡建立新生活。

“差爺,我真不是故意的,通融一下吧,很快我就清走了,保證不會耽擱到誰,您就行行好,高抬貴手,別扣我東西吧,這貨都我辛辛苦苦從老遠運來的。”

一雜貨鋪的掌櫃正苦苦哀求當差的。

當差的道:誒,掌櫃的,話不是這麼說,你想想,你這樣做,別人也這樣做,大家都認為沒怎麼樣,然後大家都這樣亂放,那不就亂套了,我也是職責所在阿。

掌櫃的道:可是現在不是還沒人嗎?

此時人潮尚未聚集,買賣正要開市,街上行人不多。

當差的道:他們都不是人嗎!

當差的隨手指著幾個也準備擺攤的人家。

掌櫃道:是是,很快我就清走了,不礙事,保證不礙事!

當差的道:要等你礙著了,我還不得挨罵。

掌櫃瞧這差爺說了老半天也沒其他動作,神情也不甚為嚴肅,卻就這樣纏著自己,眼睛低溜溜的看著一小物,心想莫非是想討點什麼,便從拿出那小物,道:不然爺,你看這樣如何?

此時正有一對人從旁走過,這群人是從各地招來修補城牆的工匠,走在隊伍最後的的是一位老者,可身形瘦弱,看服裝也是當差的,當路人其他人都無視那當差糾纏掌櫃這一幕時,就看那老者走了過去,不顧同行小張的呼叫:童老,你幹嘛,你別看,你眼別飄,哎呀,怎麼又去管這閒事,那人可比我們階級都高。

當此時差爺要接過小物時,就聽那換作童老的老者一聲乾咳。

差爺回頭一看,道:喔!是童老啊。

此老者換作童岳,旁人都叫其童老。

童岳說道:怎麼啦?大人,出什麼狀況?

差爺道:沒事,沒事,他貨散了一地,我就與他講講。

掌櫃小聲反駁道:我這不是不小心的嗎。

童岳看了看地上的箱子,道:就這些嗎?

沒等差爺回話,彎下身,一手一個提了起來,兩三下就把散落的東西搬進了店。

而後對差爺道:大人,這樣沒問題了吧。

那差爺見童岳管了此事,手就放了下來,不好再收掌櫃的禮物,一臉的不甘地對掌櫃道:那什麼,這次就算了吧,下次別再這樣了。

而後離去。

掌櫃趕忙道謝。

童岳說道:掌櫃的你給了他一次,他就會來跟你要第二次,今天你給他這小東西,明天他就會來討大玩意,這城鎮就像個孩子,你這樣可會把他的胃口給養大的,此風不可起啊。

掌櫃歉道:是我的不對,可那爺纏住我了,我能怎麼辦?

童岳道:下次小心點,可別再給人留藉口。

掌櫃連聲道是。

童岳處理完這事後,朝對街看去,小張還在那邊插著腰等自己,便走過去,就聽小張念道:我說你,一把年紀了,到處管那閒事幹嘛,逞什麼威風,不要以為當初在山裡時你打了一頭老虎就得意了,別人就怕你了,我跟你說,你這樣是得罪人,難怪你幹這麼久的差都職位都是最低。

就看此時童岳倒聽話了,一句也沒反駁,還應和著,道:是啊!怎麼這嘴老管不住,要改,要改啊!下次肯定不管了。

小張就這一樣一路念到了他們工作的地方,有一人穿著官服不斷張頭盼望,見倒童岳來了,就道:童老,哪去了,等你分派工作呢。

童岳笑道:張頭,派工那是你的事啊。

那姓張的說道:別笑話我了,這活我哪裡懂,說話反而顯得我外行,還是你幫我吧。

童岳道:這工其實很簡單的,不若你今天和我們做一回,我親自教你,包你七天就能出師。

姓張的說道:不了,不了,這活太累了,我幹不來,這裡交給你也一樣,我還能回家抱老婆呢,老樣子,下午給弟兄們帶涼水來。

童岳道:好,老樣子。

見童岳答應,張頭就放心的開了小差,而後童岳便吆喝著工人們幹活,直忙到日落,買了幾個零食回去,進門喊道:峰兒,峰兒。

沒人答話,童岳嘆了口氣,走到了房間,就看一小孩坐在地上,將臉埋在兩膝間,此乃其孫,喚作童峰。

童岳安慰道:峰兒,爺帶了你喜歡的零食,要不要……

話還沒說完,小孩就喊道:不要,不要,不要。

童岳見其身上又多了新的傷口,便道:怎麼?又和人打架拉?

童峰抿著嘴不答。

童岳道:和爺爺說說,因為什麼呢?

童峰才道:還不是他們說我沒爹沒娘,跟你說有什麼用,你能把爹娘帶給我嗎?

這不是童峰第一次問這問題,童岳也早對其說過其父母雙亡,但旁人總愛拿這取笑,童岳想說當這亂世,無爹無娘者何止你一人,可這話如何能對一十來歲的孩兒說呢,只好沉默。

而後童岳試著轉移話題,伸手掏出了零食,道:這家是新開張的,沒吃過,試試?

童峰也道:新的?

童岳笑道:你沒吃過。

童峰這才拿過零食,吃了起來,見童峰不再鬧憋扭,便牽起了他,問道:如何?

童峰點頭,道:好吃。

而後童峰便自己說出今天發生的事,道:今天那林大胖又笑我。

童岳喔了一聲,等待童峰繼續說下去,就聽童峰接著道:他笑我沒爹沒娘。

童岳道:你是和他打架弄得傷嗎?

童峰搖搖頭,道:他們還說你是個騙子。

童岳奇怪,問道:我?我是騙子?

童峰道:他們說老虎很大一隻,而且很兇,會吃人,你怎麼可能打的死。

童岳才明白,峰兒是為了自己才和其他小朋友起了衝突,道:那你相信嗎?

童峰道:不知道,我又沒看到。

童岳笑道:峰兒有智慧,很多事眼見都不一定為真,何況是人云亦云之言。

童峰又問:爺爺,你真的打死老虎嗎?

童岳笑著反問:你希望爺爺打死老虎嗎?

童峰道:當然希望,這樣他們就不敢在背後說你了,他們都會怕你。

童岳道:讓人害怕好嗎?

童峰道:當然好,那表示我厲害。

童岳道:真正厲害的人是不會讓人害怕的,他有能力保護別人,是會受到大家喜歡的。

童峰不理,自顧自地說:今天我就看到了一個人好厲害,他會打拳,跳的好高,還有槍呢!他耍了一套槍。

童岳道:你是說最近在街上賣藝的那武師嗎?

童峰道:是啊,他可厲害的,長的可高可壯了,我要有他一半的本事,看哪個誰還敢笑我。

跟著埋怨道:不像爺爺你,都被人說是騙子,要是他的話,那大家肯定相信他打死老虎。

童岳聞言,臉上雖仍掛著笑容,但心裡卻涼了一下。

用過飯後二人分房睡去。

當夜,月亮高照時,童峰悄悄的爬了起來,躡手躡腳的出了屋,朝城牆方向走去,於一牆角下看到了兩個人影,童峰趕忙跑過去,一男孩道:沒想到你還真的敢來?

說話的就是那林大胖,另一個男孩則是說童岳是騙子的小舟。

童峰道:哼,你們都敢,我有什麼不敢的。

小舟道:小聲點,要是被人發現就糟糕了。

童峰道:那我們現在要幹嘛?

林大胖道:當然是出城找老虎啊。

童峰道:城外有老虎嗎?老虎到底長怎樣?

小舟道:誰知道?問你爺爺啊?

童峰哼了幾聲不答話。

林大胖道:好了好了,聽說老虎只在晚上出現,不快點就看不到了。

說著鑽著牆下的狗洞出了城,原來三人約好了晚上出城探險比膽識,三人開始時繞著城牆沒目的的走著,就來到了西南角,不遠處有一樹林,林大胖就說了:你們說,老虎會不會躲在裡面?

小舟故意嚇人,道:都說老虎會吃人,說不定是在裡面吃人呢?

童峰道:胡說,哪有人被吃。

小舟道:那許家的大哥不就好久沒看到了嗎?

林大胖道:對啊,好一陣沒看到他了。

小舟道:我聽說他出外砍柴後就沒回來了。

童峰道:那你怎麼知道那樹裡有老虎?

小舟不懷好意的道:那就等你去看完告訴我們啊。

童峰道:為什麼是我?

小舟道:你爺爺是打虎英雄嗎!又不是我爺爺,你不敢,那就表示那件事是騙人的,你爺爺是膽小鬼,你也是。

童峰反駁道:我才不是。

小舟道:你要敢去,我發誓以後不再笑你。

童峰道:你說的。

林大胖起鬨道:你要是從裡面拿出一個樹枝當證明,我保證以後也不笑你。

童峰一睹氣,站起來整了整衣服,道:哼,誰說我不敢。

而後轉身朝樹林走去,沒瞧見兩小孩在後面偷笑。

童峰小心翼翼的走進,是既害怕又興奮,害怕的是如果真的有老虎那該怎麼辦?興奮地是證明自己的勇敢那兩人以後不敢再拿他開玩笑了。

走著走著,忽聽到有聲響,以為是老虎,童峰立刻蹲下不敢亂動,仔細一聽,是有人在小聲說話,既然有人,那就表示沒有老虎了,童峰就沒那麼怕了,朝著聲音尋去,就見一人繞著一個石塊。

那人自言自語道:力量,力量,讓人害怕的力量真的這麼具吸引力嗎?飛兒學的我一身的本領,卻落得如此下場,入了歧途,但對他卻是不公平……

沉默良久後長嘆一聲道:我這樣做是對?是錯?

童峰聽著聲音耳熟,心中疑惑:這人是誰?怎麼也這麼晚出來,好奇心下便又走進了些。

就看那人繞著那一半人高的石塊,是愈繞愈快,頗為煩燥,開始還看得明白,但後來那人就如一團霧般在看不清。

三聲清響,是那人對石塊拍了三下所發,而後就見其突然停止,手指插入了石頭中使整個人停於空中,赫見那堅硬的岩石崩解,像麵團被捏碎般碎落於地,那人也從空中落了下來,說道:看來我還是有點用處,雖然這招”匠心獨具”練了許久卻始終沒進步。

轉念一想,又嘆道:這功夫用不上了也未必是壞事,平安無用也未必不是福。

童峰哪曾見過有人能如此厲害,指碎巨石,嚇得差點驚呼出聲,趕忙以手摀嘴,慢慢地往回走去,生怕發出一點聲響驚動那人,出了樹林,便邁步大跑,林大胖與小舟還在那等著,看童峰驚慌地跑來,二人問道:怎麼了?難不成真有老虎?

童峰不敢停下,一頭鑽進了狗洞入城,林大胖與小舟也趕緊跟了上來。

入了城,童峰才大喘氣,林大胖與小舟趕忙問道:你到底見到了什麼?

童峰緩了緩說道:人,而且是相當相當厲害的人。

說著就把剛剛看的事說給二人聽。

林大胖聽完後道:那一定是那個武師。

小舟道:可今天沒看他使出這招阿。

林大胖道:笨阿你,這可是絕招,你懂什麼叫做絕招嗎?哪能隨隨便便就使出來。我聽人說高手練功都在月黑風高的夜晚,還要找一無人之處,是怕隨便一出手就傷到人,今晚肯定是他練功的時候,碰巧被你看到了。

童峰不敢肯定。

小舟又說道:聽說偷看高手練功可是大忌。

林大胖道:對對,要是被他知道了,你肯定會被滅口,他沒看到你吧?

小舟也道:你沒被他發現吧。

童峰聽的有些害怕道:應該是沒有。

林大胖道:說不定有,但你不知道。

童峰問:那怎麼辦?

小舟道:這幾日你經過那武師的時候把臉包起來,這樣他就認不出是你了。

童峰連連點頭,三人又討論了一番才各自回家。

數日後,就孩童間就傳開了城中有一個高手的故事,而且是愈說愈玄,有人說他看到晚上有人在空中御劍飛行,有人說他看到黑衣人在飛簷走壁,但沒人看清那人生的如何,倒是那武人的生意是愈來愈好,傳聞說他就是那位神秘高手他也不否認。

數日後,童老與往常一樣在城牆上工作,休息時,望著天,喃喃道:不知道這一年大家過得如何?希望他能帶來好消息。

城門下,有對父女駕著幾輛馬車緩緩進城……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