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二回 墨徒 凝凡 鳳鳴春秋 33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9 18:38
沒多久,幾輛馬車就到門前,父女二人都下了馬,拖著馬疆而行,這時守城衛士還將兵器倚在牆上聊天,一衛士道:破城也态無聊,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把我換回家,真想我娘子?

另一衛士道:你娘子可不一定想你,說不定她還希望你別回去,她跟隔壁的漢子正好呢!

其餘幾人都笑話他。

那衛士說道:笑吧,笑吧,你們是忌妒我。

另一衛士道:你家那個哪有你說的這麼好,比的上前面這個姑娘嗎?

其他衛士順著話看去,就見那女子皮膚雪白,一頭烏黑秀髮,是既年輕又美麗,眾人眼睛看上就離不開了。

剛說話那衛士也道:如果她給我做老婆,可比家裡那個強多了。

眾人就等著那對父女接近,好好”盤查”一番,就看那女的突然摀住胸口,表情痛苦,跟著就倒了下去。

那父驚慌地喊道:怎麼啦?翠兒,你怎麼啦?

衛士見狀,道了聲:這姑娘怎麼了?

紛紛上前關心,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那父忙道:不知道啊大人,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說倒就倒了。

一衛士道:別慌,先進城找大夫看看。

那父見大多守衛都過來了,就說道:不用這麼麻煩,用你們的命來醫就可以了。

突然間,從車裡竄出數人,那女子也站了起來,那群衛則一個個倒下,摀著喉嚨,大量的鮮血從中噴出。

剛巧有一守衛去了空去摸魚回來,看到這一幕,嚇得趕忙回跑,大叫道:殺人啦,殺人啦。

跑到拉警鐘的繩子下,只敲得一下就沒聲音,原一支箭射中了他的胸口。

不遠處,有一婦人看到此幕,嚇得放聲尖叫,驚動了其他人,有其他守衛跟著報信去,那群人進了城也不急躁,一人道:這些人在我們土地上過的挺滋潤啊。

適才假裝倒地的女子恨恨道:我要他們體會十倍於我們的恐怖。

沒一會,出現馬匹之聲,乃守城將聽到衛士報告,率領人馬前來查看,此城守將喚作包進,跨著馬,提著槍,擋在那波人前,羊城本就只是一邊境據點,因姜國戰後與對方講和,故未駐守太多兵馬於此,僅留下維持治安的兵力,即是如此,包進身後的士兵仍有對方二、三十人。

就看那包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何故殺人,犯我……我守城?

可這包進身性怯弱,只上過幾次戰場小將,原以為羊城短期內不會有打仗,是個好混的差事,才主動要了此缺,現在被手下拱了出來,很是害怕,連話都說不明白。

對方首領大步前進,道:你的羊城?

語氣中頗為憤怒。

包進見那人是人高馬大,怒氣衝天,不敢回答,那首領又前進了一些,重複道:你的羊城?

而後首領吼道:這裡是我們的家,不是你的什麼狗屁羊城。

說罷抬手就要殺人,正此時,就看一武師邁出人群,喝道:洪家虎頭槍在此,識相的從哪來給我回哪去。

原來鄉民於兩方對峙時,就不斷對那武師說道:這幾人敢來此行兇,真是倒了楣了 ,不知道有你這位高手在這。

“大俠,你會保護我們吧,只要你出手,解決這幾個壞蛋肯定不是問題。”

“英雄,這時候你可不能再謙虛了,讓我們見識你那絕招吧!”

那武師連著幾日被捧,飄得自己有幾兩重都忘了,這時候出來,還耍了一套槍,然後就這樣倚槍而立瞪著對方,那模樣像是以為瞪眼就能將這群人給嚇跑似的。

首領看著那武師只感到滑稽、可笑,心道:看過送死的,沒看過這麼有自信送死的。

自己是懶得理這小丑,朝後一揮手,身後一人,開弓搭箭,朝那武師射了過去,眼見奪命利箭就要刺穿那武師的眼時,那武師仍像剛才那樣,他是根本沒反應過來。

當所有人都認為下一刻他就要破眼而亡時,那武師卻還好端端的站在那。

箭呢?

消失了。

男子的身旁多了一位人,是童老,連原本與他站在一起的小張也不知童老何時過去的,耳邊只聽他留了一句替我照顧峰兒後,人就不見了。

那武師剛才是還沒反應過來而沒有動作,此刻是嚇得反應不過來而動不了,童老向他推了一掌將其朝後方送去。

與此同時,就見首領揚起手上的刀朝身旁的夥伴頭上打去,半空中發出了啪!咚!兩聲。

咚!是那物被弓打到,刺入一旁木板的聲音。

眾人循聲往木板上看,看到刺入木板之物不是別的,正是剛才從首領手中射出之箭。

原來童老在那一剎那,伸指彈向了箭尖,改變了它的前進方向,使之沖向天空,打算在其落下之際射傷對方一員,沒想到對方當中有人能識破他的手法,場中也就只有童老跟首領二人了解發生何事。

首領朝身旁那位差點被從天而降的箭刺中的壯漢使了個眼神,壯漢會意後上前,手舉虎頭大刀,以泰山壓頂之勢朝童老劈下。

眾人皆驚呼,惟童老面不改色,右手倏地以圓弧狀朝虎頭大刀迎去,就見童老的二指避過刀鋒穿刀面而過,就看幾十來斤的虎頭大刀像麵粉一樣碎去,那壯漢止不住力,手仍朝下揮,但只是在童老的面前揮了個空。

童老這一出手,是技驚全場,不僅對方駭然,鄉民們更是意外,誰都沒想到這平時愛管閒事的老頭居然就是謠傳的神祕高手,當中最驚訝的莫過於童峰。

童峰心想:原來當晚的神秘人就是爺爺,可他怎麼從沒和我提起過他這麼厲害。

適才這一過招是高下立見,對方也看出童老手下留了情,若適才碎刀後童老上步再出一爪,那壯漢肯定要受傷。

照常理那壯漢當知難而退,可那壯漢卻抽起腰間短刀朝他身旁的一名士兵刺去,喊道:死去吧!

童老見狀,也喊道:住手!

當此情急之時,童老急出龍爪抓向壯漢持刀的手,就聽壯漢發出一聲怪叫,刺向士兵的手無法再向前分毫,因童老的爪已深插入了他的手臂,之後童老抬腿踢胸,力道之大,將壯漢踢飛到他們首領旁,半空中還有兩道鮮血,血由壯漢手上的兩個肉洞所噴出。

擊退了敵人,就看童老的臉色難看,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因適才抓敵之時,觸感怪異,低頭查看,指上插了一物似某種蟲類的東西,心中奇怪:這人體內怎麼有這玩意?

再看仔細瞧對方一行人,才看清他們每一個人露出皮膚上都有數條傷痕,像是被人用指甲狠狠抓過,又被火燒過一樣,局部的皮膚裡塞了什麼東西,使表皮被撐得攏起一小塊一小塊的。

首領將壯漢扶起,看了看他手臂上的傷後,說道:”匠心獨具”!沒想到會在這裡會遇到墨教的傻子。

童老被叫傻子也不反駁,只道:既然知道我是墨家門徒,就該知道這城有我墨徒守護,你們是討不了好的。

首領似沒聽到童老的警告般,仔細觀察那壯漢手上的傷後道:傳言這招”匠心獨具”能識破萬物的弱點從而擊破,看來倒不是虛的。

而後首領向童老說道:墨徒以守城、機關與武功聞名天下,嘿嘿,好啊,好啊。你說想守護這城,這城現在叫什麼狗屁我不知道,但我們告訴你,這裡我們的土地,我們的村落,當年,幾個落難的士兵來到我們這,求我們接濟點糧食給他們,我父母見他們可憐,收留了他們,不久後,那些人帶著一群士兵,騎著馬,拿著兵刃,大搖大擺的闖進這裡,焚毀我們的房子,燒掉我們的莊稼,殺害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百姓,我的父母、姥姥、兄長都死在這裡,他們就這樣死在自己的家裡,死在自己的愚蠢的善行中,整個村落只剩我們幾個大難不死逃了出來,然後

他們在我們的土地上蓋了城牆,就說這是他們的城?你們這群自命為正義的墨徒守護的就是這樣的一個”城”嗎?

首領是愈說愈憤怒,到後來已成泣聲,其身後之人想到此事,那份強烈的情感上來,也是血脈噴張、目眥盡裂。

童老聽聞後是一陣沉默。

首領繼續說道:守城不是你們墨徒自詡的天職嗎?還等什麼呢?還不把這群搶我家園的人趕出去!

童老道:我不能這麼做。

首領道:為什麼?

童老道:這世上有太多國仇家恨,恩怨情仇糾纏,非我一己之力能解,對於你們的遭遇我感到同情,已經發生的事我無能,也無力去改變,我能做的只有現在不讓這樣的傷痛延續下去。

首領哼了哼,道:說白了,你只是和得利者站在一塊,看來不把你這礙事的傢伙除去,事情也不會順利。

說罷,首領突然衝向童老,使出一招”雙龍搶珠”,就看那粗如鐵柱般的雙臂一左一右撞向童老腦門,童老使忙使鐵板橋,半身向後,平躺躲過,同時出爪朝其手臂抓去,首領變招也快,沒待”雙龍搶珠”使完,雙拳就換成上下相連狀,如於半空中虛抓一物,不懼童老利爪,勢如雷擊般砍了下去,童老聽來勁凌厲,知此招不可硬接,趕緊兩腿朝地猛蹬,向後退去,堪堪躲過對方一擊,也藉這一後躍調整回姿勢。

就看童老神色驚訝,問道:”鬼斧神工”,你怎會使此招?

原來首領剛使的那招是墨家功夫”鬼斧神工”中一式,一斧劈下,帶雷霆之聲,削敵如切菜,後尚有九路巧招,令人防不勝防,故童老未敢硬拚。

首領道:嘿嘿!我們從地獄走這一趟可不是白走,這是復仇女神賜給我們的力量。

童老道:胡說,本家武功沒有數年苦修與旁人點播難以練成,豈是一句賜予就會,說,你們是從何處偷學?

首領聽完後是先是苦笑而後是狂笑,道:苦修,哈哈,苦修,我們的經歷豈是你所謂的苦修能比!

說完,首領又是一招”雙龍搶珠”衝向童老,童老有意引對方的出招,探其底細,並不擋招,使出”班門弄斧”,以巧妙身法閃躲,藉著腳步騰挪,配合對方招式以推、移、勾、拍等巧勁避之。

就見首領再使完”雙龍搶珠”後,又接”鬼斧神工”,而後是一般拳腳招式,於中又夾雜”鬼斧神工”的那一劈,如此反覆,再無後招。

不知是對方藏招還是有所保留,童老出手想逼出對方底細,見對方又是那一劈,勢道猛烈,可童老這次有所準備,雙方交手數回,童老早已用”匠心獨具”探知對方內勁,只覺這首領內息異常,混亂無序,不似武林上任何一門派,可威力卻不容小覷,若單論力量甚至在自己之上,但也從此察覺對方內息的一些脈絡,見對方猛招來襲,這次不再閃躲反而挺爪迎上。

這一下截住二指扣住了首領的兩穴,首領就感手臂突然酥麻使不出力,正感愕然之際,就看童老斜身向前,同時旋身,右手也成斧狀以巧位劈向對方後頸,使的也是”鬼斧神工”中的一招,若是首領亦懂墨家武功便會使出”墨守成規”與童老一併旋身,將死角化去。

可首領並沒這麼做,反是咬牙猛一運勁,硬是受了後頸這一劈,往前跌出了數步後才站穩。

童老由此一招確定對方非與己同路,質問道:你根本不懂本家武功,適才那招又是如何使得?

首領不屑道:你這個欺世盜名,為虎作倀的傢伙,沒資格問我。只要能助我復仇,伸張正義,什麼招、哪一家根本不重要,我們要的只是一個公道,一個公平,你這老鬼憑什麼阻攔我們?

可首領交手後也知光憑自己要勝童老也不易,朝己方人馬打了個招呼,數人齊向童老攻去….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