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三回 不同的正義 凝凡 鳳鳴春秋 494 3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10 19:42
即便廳上聚集了許多人,但有兩人特別出眾,如萬綠叢中的那一點紅,他們就坐在面門的兩太師椅上,左坐那人是面如冠玉、眉似劍、眼如電、留著一縷短鬚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彷似一帶甲百萬的將軍。

右首那人年歲稍長卻不失俊朗,長髮披肩,於頂端還紮一髮髻,給人一種放蕩不羈的樣子,絲毫未受旁邊那人的氣勢影響。

王離一進廳就跪在地上,喊道:童老出事了,請先生救命。

一旁有人將童老與童峰從簍裡抱出,就看童老面上已無血色,依舊昏迷,一路奔波童峰也受不住累的睡去。

那被喚作先生的人也趕緊趨前抱起童老,”匠心獨具”在一碰觸童老的時候便發動,這一探是眉頭緊皺,其明白童老所受之傷太重,怕是大羅金仙都難救,同時他也觀察到童老身上之傷種類頗多,有刀、有劍、有鞭、有掌,尤其背後兩箭最為致命,看來是和許多高手相鬥造成,幸得童老尚存一息護住心脈,否則早已死去,可童老退隱多時,為何會與人爭鬥,其中必有緣由。

心中奇怪,手上未遲疑,運起氣替童老順其心脈,右首那人也過來伸指在童老的手上搭脈,一樣是表情凝重,那被叫先生之人忍不住問道:馮兄,可還有救?

那人回道:在下有一藥或可使童兄轉醒片刻,但能否回天仍是難說。

那先生道:莫非是你提過的”三昧生生丸”?

那人點頭道:這丹藥還未完成,可目下也等不得了,只好一試。

三昧生生丸乃道家聖品,由數種珍貴藥材所熬製,且即便收集了藥材,也不一定可煉成,故十分稀有,傳有起死回生之效,煉製極為困難。

說著就拿出一小瓷瓶,從中倒出一紅色丹丸,說道:瞧你的了。

就看那人便將藥丸餵入童老口中,跟著以指代針,速點童老周身大穴,每一指皆注入道家真氣,暫解童老內傷淤血。

有此藥與這份功力者乃道家高人馮季子,而那被王離稱作先生的乃是墨家首領雁霄。

在當世兩大高手相助與靈丹相助下,童老總算是悠悠轉醒,睜開眼睛,看到首領,無奈笑道:沒想到,繞了半天,我又回來了。

雁霄也笑道:是啊,到最後你還是擺脫不了我。

童老道:你啊你啊,又比之前老了許多呢。

語氣甚是憐惜。

雁霄道:天下多紛擾,小弟沒一刻敢停下腳步。

童老道:你不會怪我當年不辭而別吧。

雁霄道:童兄言重了,我也頗厭世事,常想與你一般抽身離去,過幾年平淡生活。

童老道:這天下不平何處又能太平,不知道為什麼,在我心中似乎早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遺憾的是我不能多陪峰兒多些日子,陪他到太平之日,一個真正的太平之日。

說著童老緊握著雁霄,像是將這份希望寄託在了他身上。

雁霄堅定的看著童老,說道:我答應你,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

雖得轉醒,童老自知此刻純靠丹藥之力而迴光返照維持不了多久,說道:我已無救,兩位不用再耗費真氣了,首領,我還剩一個任性的請求,就是將我這一身的功力都傳給峰兒吧,讓我這沒用的軀體能留下的最後一點東西。

墨家內修之法稱為黔天功,其獨特之處在於非由本門中人損耗功力,傳功開氣難以練成。

雁霄道:童老……

雁霄沒說下去的是,以你現在的狀況傳功實與自殺無異。

童老搖了搖頭,制止雁霄說下去,反是求道:拜託了。

雁霄長嘆一聲後,心裡明白,若非童老甚少開口求人,連當日發生童飛之事也未求助於墨家兄弟,若非今日他無法獨自傳功,是不會開這口的,便道:我知道了。

童老露出欣慰的一笑後,又對馮季子說道:馮兄的丹藥真的很神奇,我能感覺到它在我丹田散發的力量,我現在還有氣力說話都拜此丹藥所賜。

馮季子道:童兄無需言謝,救人濟世乃貧道本分。

童老道:峰兒打出生後就無父母陪伴,命運多舛,今後我又不在他身邊,望馮兄能幫他指點一二。

馮季子答應道:童兄放心吧。

童老又對雁霄說:求首領成全了。

雁霄略一點頭後便伸出二掌分抵童老與童峰,凝神閉目替童峰傳功開氣,此時童峰渾然無所覺,睡得正熟呢,此一手可看出雁霄功力已達收放自如的境界,傳功不驚子。

一刻過後,雁霄收手,童老無悔,知道雁霄傳功之時還耗費了自己的元氣予童峰,笑便道:直到最後你還被我佔了便宜。

雁霄也道:無妨,無妨,這天下欠你們童家太多了,墨家欠你們也太多了。

童老就覺眼皮愈來愈重,身子愈來愈不是自己的,握住了雁霄的手,微道:我相信太平日子會來的,一定會來的,你能做到,那個時候不再有仇恨……兼相愛……飛……

這是童老說出的最後一個幾個字,雁霄叫了幾聲,童老不再回應,他走的無恨,留下了希望。

雁霄道:辛苦了,這一輩子,我代天下與那些受過你幫助的人,謝謝你。

而後將其抱起,其他人墨家子弟皆跪,雁霄帶著眾人默哀片刻後,請人將童老遺體交予左右之人好生安置,王離上前關心道:峰兒沒事吧?

雁霄道:讓他睡吧。

王離便帶著童峰入內室歇息。

童老身穿白衣,繞著一塊大石,跟著伸手一指那大石變得粉碎,而後又從樹林中出來一大老虎,老虎齜牙裂嘴的對著童老,童老則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老虎胸狠狠地撲來,童老是瀟灑地避開,虎爪抓來,童老彎腰旋身而過,老虎被他耍得團團轉,如逗貓般,跟著就看童老縱身一躍,騎在了虎背上,那虎便乖乖的趴下,自己則是高興地拍手大叫:爺爺好厲害。

林間不知何時又冒出幾個人影,這些人的臉一片模糊看不清,這群人不由分說地朝童老圍攻,童老還是那副樣子,舉手投足間輕輕鬆鬆就將人給制伏,對著自己得意的朗聲大笑,隨後手指天上,縱身一躍,如龍一般的直衝上天,消失在雲中。

自己還抬著頭看著,想說爺爺怎麼還不下來,突然一滴雨落在自己臉上,眨眼間下起了傾盆大雨,一道閃電打了下來,電光刺眼,不自覺得低頭閃避,在睜眼時面前已有一人是低頭站在雨中,面容模糊,唯一可看清楚的就是他的嘴唇再動,似在說些什麼,但雨聲實在太大使自己根本聽不清,童峰好奇走近問道: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那人還是不動,任大雨將他全身淋個濕透,不知道那人有沒聽到自己講說,於是更大聲的問了一遍,喊道:雨太大了,我聽不到你說話!

突然那人抬頭,模糊的臉中射出兩道利箭,童峰尖叫一聲,挺起了半身,定睛一看,自己在一個房間內,原來只是夢,突感身上頗重,這才發現身上的衣服濕透,彷彿掉進了水中。

身旁傳來一女生的聲音,說道:你也睡太久了吧。

把童峰嚇了一跳,忙轉頭看,就看那女子和自己年歲差不多,容貌秀麗,靈動的眼睛宛如明星,一頭烏黑的長髮纏繞於後。

那女自己介紹道:我叫做莫雯。

童峰問道:我在哪裡?爺爺呢?

莫雯道:童老他走了。

童峰問道:爺爺走了?不可能,他去哪都會帶著我的,他不可能丟下我自己走的?你騙人!

莫雯道:他去了天上,這次無法將你帶在身邊了。

其實童峰心理也有個底,但一時無法接受,愣了住,眼淚流了下來,莫雯起身用衣袖替自己擦淚,並說道:哭吧,哭出來會舒服些,可是我們能難過的時間並不多。

童峰覺得在她面前哭有些不好意思,硬是忍住,哽咽問道:你是什麼人?怎會認識爺爺?

莫雯奇怪,反問道:童老沒和你說過我們的事嗎?

童峰搖了搖頭,道:從來沒有,我甚至開始覺得我一點都不了解爺爺。

莫雯道:這問題一時間很難向你解釋,不過我相信慢慢會了解的,現在我只能和你說,我們和童老所做的一切都是很了不起的事。

童峰疑惑地盯著莫雯,因他實在不明白這女的在說什麼,莫雯又道:如果有機會我想他們會好好地和你說明這一切,可惜我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我們要準備動身了。

童峰問道:你們要去哪?

莫雯道:我們得去阻止一場戰爭。

童峰又問:你?你去阻止戰爭?

莫雯道:怎麼了嗎?

童峰道:你和我一樣只是個小孩,能做什麼?

莫雯道:戰爭可不只是大人的事,其中很多人都是小孩,我還算是幸運的那一個。

童峰問:那我呢?我要怎麼辦?

莫雯道:為了你,我們的行程已經延遲兩天了,這兩天他們都還拿不定主意,現在不知道決定了沒?走吧,我帶你過去。

莫雯自然的伸出手牽著童峰走出,還未入廳就聽到眾人議論之聲。

就聽一人道:先生就帶上他吧,我覺得世上最安全的地方莫過於和先生在一起了。

王離道:你說的話我認同,但我們現在可是要去打仗啊,我們能不能全身而退都難說,帶峰兒去,那不是送死嗎?

又一人道:我擔心敵人會將峰兒當作我們的弱點,若城內有奸細趁亂下手,我們恐怕是難以防範。

另一人說道:這樣一來我們還得分上一人來照顧他,面對如此強國能否成功守下都難說,若再少了一人,實在是非常不利。

原來雁霄此行是為了勸阻齊王發起的侵略戰,齊王當面是似乎聽進去了,可私底下卻調動軍隊,動作頻頻,故雁霄一行人才準備前去甫城助其守城。

一女子反駁道:戰爭中有誰是準備好的,甫城裡面難道就沒有小孩嗎?莫雯又如何?要我說,讓他早日接受現實的試煉,也不是件壞事。

此女叫欒素,年約二十上下,雖然右臉上有一長長的傷痕,但仍不失其美貌。

此時,見莫雯帶著童峰走入,眾人才安靜下來。

就看雁霄走向童峰,而後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道:孩子,辛苦了。

見其他人都安靜了,莫雯才表示意見,說道:我覺得素姐說的有道理,童老臨終前也說了,在真正的太平日來臨時,天下哪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

雁霄何嘗不知此理,只是心中不忍,覺得這日子對童峰而言來得似乎太早了,正打算要和童峰說當下情形時,馮季子開口道:我看這小子頗為順眼,不如就讓他隨我做個藥童吧!

雁霄頗為意外,馮季子甚少涉入戰事,因道家中人心無國事,行事全憑本心,馮季子又身負曠世絕學,若他願意帶上童峰,那確實比現在跟著自己前去戰場好得多,心中感激,便說道:馮兄真願意替我照顧峰兒?

馮季子道:我與童岳也算有交情,況且你們不是常說兼愛嗎?對素不相識之人都願意拋頭顱、灑熱血,怎麼需要人幫忙的時候卻分了你我呢?我在這聽你們講老半天了,沒半個人想到要來拜託我,貧道只好不自量力的自己推薦了。

童老去世後,王離算是童峰最親之人,聽他們的意思,是要拋下自己,要自己跟這道人去,童峰心下頗感不是,賭氣道:你們我誰都不跟,我只要爺爺。

欒素道:小鬼,成熟點,你爺爺已經死了。

王離斥道:欒素!

聽欒素一說,童峰更氣,說道:爺爺走了,為什麼爺爺會死?如果當天他不和那些人打架的話,或許……或許他不會死的。

說到後來已現哭音。

王離走進蹲下對童峰說道:你見過那些人嗎?

童峰回道:沒有,他們一個人我都沒有看過。

王離道:但你想,如果今天你不是童峰,那些人要殺的卻是你,你不希望有個人出來保護你嗎?

童峰道:那些人為什麼要殺我?

王離道:很多事情是沒有理由的,就像他們也不認識我,卻仍想要置我於死地,只是今天,那個挺身而出保護大家的人是童老,他犧牲了,可他不止保護了你,還保護了城裡的其他人,而我們現在要去做的事情和童老一樣,也是去保護更多的人。

雁霄也道:峰兒,我們是一家人,請你相信我,這樣的安排對你是最好的。

此時有一人急忙忙從屋外跑來,對雁霄附耳說了幾句,就見雁霄臉色一沉。

馮季子知道是時候了,便說道:好了好了,別磨磨嘰嘰了,你們不還有事情要辦嗎?還是覺得我能力不夠照顧一個小鬼嗎?還有你,小子,是你爺爺要你聽我的話,是他託我照顧你的,難道你爺爺剛死,你就連他的話也不聽了嗎?

聽這道人說爺爺有吩咐,童峰便不敢再說什麼。

雁霄道:確實我們該動身了,峰兒就拜託你了。

說完後又抱了一下童峰,柔聲道:峰兒,我們會再見面的。

而後轉身而出,王離與莫雯再與童峰道別後也跟了上去,眨眼間,廳上只剩童峰與馮季子兩人。

馮季子道:看你這小子喪著一張臉,不如這樣,我們來打個賭,以三年為期,三年後送你回來,期間你要是學會了我的本事,贏得了我,隨時可以離開,想去哪,愛去哪,我絕不過問。

童峰心下難過,並不回話,馮季子又道:童老生前還要我告訴你許多他的事,你也不想知道嗎?

童峰忙道:想!當然想!

馮季子道:想知道就隨我上路吧,路上我再慢慢和你說。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3 2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19-1-20 19:56:22 
故事背景是戰國時代嗎?文章內容有提到墨家?
回覆2樓
凝凡
2019-1-22 15:16
兄弟,您內行,但我只用了幾個我感興趣的題材而已,要把歷史跟故事結合實在太難,你也是一邊上班一邊創作,很有毅力,佩服!
愛新覺羅弘曆
2019-1-22 20:17
沒有啦!有空也只是亂寫,功力一樣有待加強。我覺得凝凡你寫的不錯阿。我才想跟你學習。 歷史跟故事結合,我覺得你做的不錯。怎麼會難。
凝凡
3樓 2019-1-21 19:43:27 
本樓內容已被作者刪除。
凱米爾
4樓 2019-1-29 18:54:29 
夢中的雨景寫的很好,故事曲折有情,很棒~
回覆4樓
凝凡
2019-1-30 05:34
HI 謝謝評價!!! 我這周心已放假,懶懶的進度砍半,先祝你新年快樂,新的一年人氣持續飆高,靈感源源喔 ^^
3 回覆 2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