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日本戰國
【日式王孫之計-信長上洛】 史前文話 《戰國》宮下英樹 384 0   複製本篇連結 5 天前
11.jpg


什麼是上洛?按中國的說法,就是進京勤皇。
日本雖然有天皇,但實際的統治權都在幕府大將軍手上。

大將軍與其說像是春秋時代的霸主,還不如說像是三國時代的曹操董卓。

幕府這個機制是由源賴朝所建立的,在源賴朝得勢之前,掌權的是平家。
當日本進入戰國時代,已經是第二代的室町幕府,足利家所擔當。
這個部份我只有大略的了解一下。在戰國時代之前,日本曾經經歷過南北朝時期。
也就是同時有兩個天皇並存。

簡單用中國式類比,有點像董卓讓劉協跟劉辯輪流當皇帝,然後劉協生氣把董卓給幹了,說我是唯一的皇。
然後曹操就來說,你殺董卓天理不容,快滾。於是劉辯又上位了,任命曹操為新的丞相。
劉協夾著尾巴……不,是玉璽逃走,在南邊說我有玉璽我才是皇帝。

日本的情況,正是有兩個天皇,其中一個把源賴朝的鐮倉幕府給滅掉,想拿回天皇的權力。
可這權力不只天皇想要,勢力大的武家當然也想要。
足利家就是這樣趁勢崛起,成立了日本史上第二個幕府。
而逃走的天皇帶著的,則是日本奇幻故事中常見的三神器:八咫鏡、天叢雲劍(又名「草薙劍」)、八尺瓊勾玉。

足利一樣是源姓。
但如果大家還記得,織田信長的官姓氏是平朝臣。
也就是信長是平家人。

官姓氏好像只有源平兩種,源平在日本作品的概念中,幾乎可以看成陰陽了。

好的,進入主題。
依據人類的劣根性,權力在天皇身上,有人打算架空天皇。
權力在大將軍身上,大將軍自然也會被架空。

就像中國的三國時代,各地軍閥逐步加強實力之後,開始敢於不聽中央指揮。
室町幕府的實權跟影響力,一步一?地削弱至跟一個軍閥差不多,開啟了日本的戰國時代。

永祿八年(1565年),織田信長正在進行美濃攻略時,當時的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遭遇叛亂被害。
叛亂者擁立了新的十四代將軍。
然而,逃亡流落在外的足利義昭,也認為自己有正統的繼承權。
但沒有實力,也沒有大名願意幫助他。
終於在永祿十一年找上了新崛起,統一了美濃尾張的織田信長。

跟漢獻帝和曹操真的有87%像。

但足利義昭沒有將軍位,信長也不是有大官位的臣子。
說想上京讓義昭繼位,有這麼容易?

我想,在足利義輝遇害之後,戰國各地大名應該是完全決定無視幕府將軍了。
所以根本沒有多少人理會十四代將軍,也沒有什麼人會跳出來阻擋信長跟義昭這種在名份上可以被歸類為叛亂的行為。
只有擁立新將軍的楊奉韓暹董承三人眾自己非打不可……抱歉,日本這裡應該是松永久秀、六角義賢、三好長逸這御三家。

永祿十一年(1568年)九月七日,織田信長率領大軍從歧阜出發。
真羨慕他們連日期都能記得這麼詳細。

宮下英樹老師並沒有特別著墨信長上洛的戰鬥。

09.jpg


《信長公記》記載信長上洛的軍力有六萬。這是非常驚人的數字。
實際上一般認為信長出發時只有一萬左右的部隊。
六萬大軍所需要的軍糧軍費,當時的信長根本不可能負擔。

信長一邊前進,一邊與抵抗者作戰。擊敗敵人後就地課徵稅目。
包含軍隊、軍費、兵糧。
也就是說,宮下老師認為信長是以戰養戰,最終抵達京都時才有六萬大軍。

歧阜到京都大約有一百多公里,一般認為當時的行軍極限一天是四十公里。
考慮到地形路況等,平均值大概是十五到二十公里而已。
而信長邊走邊打,只花了十九天大軍就進入了京都。

14.jpg


我感受到的是戰爭型態的轉變,以及織田軍氣吞天下的衝勁。
信長至少打了兩三次攻城戰,居然才花了這麼點時間?
大概查一下,觀音寺城戰大概不到一個禮拜就打完了……
在這十九天內,信長應該有七到十天是在休整跟行軍,而總體打下+勸降的城池,高達二十三座。

不過,認真來說日本當時「城」的概念跟三國時代「城」的概念應該是不同的。
日本戰國的城,應該視為中型防禦陣地。
我們都知道日本有城下町這個概念,居民跟市鎮並不在城牆的範圍內。

而三國時代的城池,基本上是包含了居民跟市鎮的。
除了範圍之外,最大的差異應該是物資的存量。
在圍城戰中,物資方面中國城能夠支持的時間會比日本城長很多。
城牆的尺寸同樣也影響了進攻的難易度。

實際的攻城戰在後面還會提到,這邊個人意見就不發表太多。

如果嚴格區分的話,其實信長上洛之後,日本史就進入了安土桃山時代。
不過就像我們總是把黃巾之亂當成三國之始。
在通俗作品中,也傾向在德川幕府消滅豐臣家才做為整個時代的完結。

然而,觀音寺城戰,信長主要面對的敵人是六角家。
照前面來看,應該還有兩個敵人?
事實上,信長上洛的時間非常巧妙,當時這叛亂御三家正在內亂。
松永久秀原本就是三好家的家臣,逐漸建立起自己的勢力。
而原本的三好家,被松永久秀跟三好長逸為首的三好三人眾瓜分。

也就是嚴格來說,其實當時是三好家跟六角家殺了將軍。
然後三好家開始內鬥,三好三人眾攻打了松永久秀。

整體局勢對松永久秀不利。
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七月時,松永久秀已經幾乎要敗亡了。
流亡將軍足利義昭就是在同年七月二十五日被信長接去的。
接到義昭之後,八月五日信長就親自率領馬迴眾去拜訪六角家,如果六角家願意合作,上洛之路將會更輕鬆。
八月二十日,談判破裂,信長返回歧阜大約是八月二十二日。

九月七日信長就完成了戰爭準備立刻出動。
而除了頑抗的六角家,松永久秀跟三好家真正的家主三好義繼幾乎是直接就投降了。

信長去勸降六角家應該只是一種策略。
從八月一開始的出發準備,肯定就已經把攻打六角家算進去,不可能是回返之後才做調整。
為什麼要去找六角家?信長要把三好三人眾的注意力集中在六角家上。

如果六角家沒有倒戈的危險,三好三人眾大可以穩住或全力打掉松永久秀。
但信長親自前往,三好三人眾也只能去給予六角家更好的條件。

對信長來說,六角家願意倒戈最好。
不願意也沒關係,因為信長已經爭取到周圍其他勢力投降可能的空間了。

信長如果直接出發作戰,白白浪費掉這一個月的時間,那松永久秀可能已經滅亡,三好三人眾搭配六角家的防線只會更堅固。

三十五歲的織田信長,確實展現出了驚世的戰略智慧。
但不是抵達京都,就會浮現全破字樣大功告成。

三好三人眾沒有擋在信長上洛的路上,不表示他們不會再襲擊京都。
除此之外,信長妻弟之子,去年才被信長消滅的齋藤家最後家主,也再次的回到了歷史舞台上……

10.jpg



看上一章  

你可能也會想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