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22.大戰若神子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26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12 18:00
前情提要:

真田攻打海津城,開啟了天正壬午大亂的序幕,究竟北條、上杉、德川三強之間,誰才能稱霸關東呢?

本文開始:

話說佐助痊癒之後,眾人又往新發田城而去。將昌幸的書信轉交新發田重家,信中將新發田稱讚了一番,又云:「閣下勇猛過人,曾在御館之戰,退伊達、敗蘆名,居功厥偉,卻未得半分封賞。可見上杉實非英主,閤下何不自立為王,真田願為外援,助您成就一方霸業!」

新發田早就對上杉懷恨已久,聽到這番恭維,當即舉兵了。上杉見後方生變,也無暇再與北條爭鬥,只能匆匆議和。北條氏直聞訊大喜,心想如此一來,就能全力消滅德川了。誰知風魔小太郎卻渾身是傷,踉蹌而回,急忙追問何事?

風魔回答:「屬下尾隨真田幸村,進入海津城,卻被當成奸細炸傷了。真田軍臥虎藏龍,絕不能小看!」

眾人見幸村竟能殺傷風魔,暗暗吃驚。老當家氏政說:「既然已制住上杉,不如再利用真田來打擊德川,替北條開路!」氏直心想有理,便照計行事。

再說幸村死裡逃生,返回沼田城,信之也拿下海津城,回來繳令,兩兄弟久別重逢,歡喜無比。唯獨昌幸悶悶不樂,信之不禁問道:「父親,你愁眉不展的,在想些什麼?」

昌幸嘆了口氣:「雖然拿下海津城,但以我軍之力,還無法與關東三雄爭鋒。我正在思索,是否該另築新城,做為爭霸天下的新基地。」

「那父親打算在何處築城?」

「或許上田會是最好的地點,此處既能對抗上杉,亦能牽制德川,是個可攻可守的好地方。」

昌幸正在籌劃築城之策,北條又傳軍令,要他隨同出擊,只能點齊兵馬,往甲斐國而去。

再說北條氏直調集四萬聯軍,浩浩蕩蕩,殺奔若神子而來。見德川只有八千兵馬,當即發動猛攻,打算拿下家康來。誰知德川陣中躍出一將,頭戴獅頭鹿角盔,頸繞菩薩大念珠,手握銀光蜻蜓切,腰掛鑲金野太刀,正是本多忠勝,揚槍呼喊道:「守住主公,絕不能退!」

德川眾將拼死守住陣勢,無論北條如何攻打,就是攻不進去。北條氏邦氣得上前挑戰,哪曉得數招之間,已被忠勝劈斷兵器,落荒而逃。氏照、氏光兩人聯手來敵,也盡被殺退。

真田信之見忠勝連破數將,勇不可擋。急忙拔出雙劍,上前廝殺。雙方劍來槍往,戰到塵沙飛揚,幸村擔心兄長安危,急來助戰,正殺到性起,忽聞金聲鳴響,兩兄弟對望一眼:「是收兵信號!」只能拍馬回陣,向昌幸問說:「勝負未分,父親為何鳴金?」

昌幸說:「本多忠勝武勇過人,正面交戰,十分不智,我自有破敵之策。」兩兄弟不知父親在弄什麼玄虛,也只能依計而行。

而本多忠勝見真田兄弟退走,順勢衝殺,井伊直政、神原康政隨後接應,北條軍大敗數里,北條氏直不禁苦惱:「本多忠勝果然名不虛傳,有他在,我軍就難以取勝!」

昌幸見他憂愁,趁機說道:「就我所知,本多忠勝正駐軍在以前的躑躅崎館,而有一條密徑,可以直通此處。」

原來躑躅崎館乃是信玄生前的住處,四周並無城廓,遇有危險時,唯有地道可以避難。昌幸自小在信玄身邊當侍衛,才知曉這秘密。氏直聞知此事,不由得欣喜萬分:「那你能幫我軍帶路,偷襲敵軍嗎?」

昌幸爽快答應了,轉身吩咐幸村,由秘道進軍。幸村不禁擔憂:「但本多忠勝身經百戰,只怕早有防範。」

昌幸說:「放心,這地道隱秘無比,只有武田家督及隨身侍衛才會知曉,外人絕不會知情。」

幸村這才安心的帶領手下,混進秘道之中。小桐嚷著要同行,幸村說不過她,只能准了。眾人高舉火把,走了一程,正在尋覓出路,海野突然叫了一聲:「不妙!」

小桐說:「你這傢伙又怎麼?每回你叫出聲來,總沒好事。」

海野神秘兮兮的說:「我聞到其他人的氣味,而且還不只一個人!」

「這怎麼可能?昌幸大人明明說,這地道機密無比,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小桐正在猜疑,腳下卻勾到絲繩,頓時鈴聲大作,漆黑的轉角也殺出伏兵來。

幸村驚見中了埋伏,正要下令撤退,然而雙方人馬早已殺成一團,哪裡還能抽身?只能不住叫苦:「為何此處會有敵人?父親明明說,只有武田家督和隨身侍衛,才知曉這地道所在,難道……。」

正自疑心,背後又傳一聲叫喊:「奸細納命來!」

幸村聽這聲音,有些熟悉。未及分辨,對手的槍尖已刺到眼前來,瞧那招法路數,分明就是自己從小習練的「真田燕牙斬」,更加心驚:「為何此人也懂得真田槍法?」

火光中看不真切,只能架開來勢,回敬一槍,正中對方頭盔。哐啷一響,盔帽落地,幸村一見對方容貌,大吃一驚:「四叔,怎麼是你?你竟然投靠德川了?」

原來守護地道的,正是當年的武田侍衛真田信尹,他見幸村赫然出現,也十分訝異,但一想到彼此已成敵人,只能端起架式說:「沒錯,我現在已是德川大將了,任何人都休想闖過此處!」

叔侄重會面,竟成陌路人,究竟幸村能否突破叔父防守,成功奇襲德川軍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