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七回 瘋孩子 凝凡 鳳鳴春秋 551 1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5 17:28
童峰與馮季子探頭出窗一看,是一小孩在大街上對著客棧大吵大鬧,看年紀與童峰差不了多少,可那說話的氣焰比什麼人都還要狂,就見小孩兩手插著腰,對著客棧一直罵,店內也有不少伙計出來,一壯伙計罵道:馬的,又是你這不要命的,是有完沒,昨天才挨揍今天又來,跟你說我豹小三可不是什麼好脾氣,昨天給你留了手了,再吵吵,別怪我來狠的。

那童聽了對方恐嚇之言,也不害怕,像覺得這動靜挑的不夠大般,又以更大的音量挑釁道:你豹小三算是個什麼東西,告訴你,當年后羿射我九箭,九箭都被我躲過,是九箭啊,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代表我比你厲害一萬倍,第十箭,更重要的是那第十箭,被我接下,我連弓都沒用,用手直接就丟了回去,射瞎了他一隻眼,在我面前耍恨,就好像在你祖宗面前尿尿一樣,懂嗎!

有一小二聽不下去,罵道:閉嘴閉嘴,瘋言瘋語,沒人聽得懂你在說什麼,別在這搗亂,要吵去別的地方吵去。

那小孩道:好,這人多,我給你面子,不跟你在這吵,我進去講。

說著又要往店裡跑,一個伙計見狀趕忙伸手就拉,那童還是一個勁往裡面衝,嘴巴也沒閒著,持續大喊大叫,這叫一個鬧,虞姬是秀眉一皺,小聲道:自從我來了之後這小瘟神是每天一鬧,是跟我有仇是不是。

其實這童也非衝著虞姬,純粹看哪裡人多,哪裡生意好,就往哪鬧去。

虞姬被小童打斷後說不下去,搖了搖頭,做無奈狀,將扇子放在桌上逕自下了台,這樣有些客人就不讓了,叫掌櫃、喊夥計的聲音此起彼落。

“搞什麼啊你們?看看,看看,把我們虞姬都惹生氣了。”

“掌櫃的,給我出來說個清楚。”

“小二!小二!這店你怎麼顧的,連續兩天都這樣,連個小孩都擺不平,吃乾飯的啊!”

小二們被罵的也急了,那豹小三直接從後抱起那孩,跟著大力往街上一摔,那童於要著地時打了個滾,但並沒爬起來,而是在地上像要死了般的大叫了起來:殺人啦,鳳鳴軒的人想殺我啊,救命啊,唉唷,唉唷,我骨頭好像斷了。

豹小三罵道:你娘的,昨天就來這套,今天要再被你騙了,我就不叫萬無一失鎮店小野豹。

說著就抬腳朝那小童踢去,這一腳將那小童踢滾好幾個圈,到另一伙計腳下,那伙計正是剛在裡面被客人和掌櫃罵出來的,心想:都是你這小雜碎,害我被罵。也把氣出在他身上,一拳朝那童身上打去,那童雖被打,嘴裡還是沒停,像殺豬般淒厲的叫喊:鳳鳴軒是殺人店啊,這店不能去啊,裡面的茶都是用尿泡的,那菜更是噁心……

一聲肉響,打斷了他的話,是一伙計給了他一個大耳光,然後就聽那伙計怪叫一聲,原來那童咬了他一口,而後那童又繼續喊道:我是黃帝神兵上古軒轅劍轉世,你們居然敢打我,九天麒麟是我跨下坐騎,曾與蚩尤大戰三天三夜,跑贏了夸父,射贏了后羿!哎呀~再打就沒命啦,我是你老子啊,怎麼打老子,唉唷!

大街上,幾個大男人圍著一小孩動手終究是不成體統,客棧外也有許多想聽虞姬說書卻因沒錢進不去的,這些人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幫著那小孩喊道:這家店好大威風,生意好,有錢就是不一樣。

又一人道:上次吃了他們菜,是又貴又難吃,搞不好這小孩說的是真的。

一人跟著附和:那酒水也是,貴的要死,更氣人的是裡面的小二那看人可勢力了。

掌櫃的怕壞了店的名聲,趕忙跑了出來,叫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小黃帝,拿去拿去,趕緊走吧。

說著在他手裡塞了些錢,那小孩果然閉上了嘴。

跟著掌櫃與伙計就對其他人喊道:沒什麼好看,走開走開,別跟著搗亂。

如此才平息了這騷亂,可卻引起了馮季子的興趣,童峰年輕氣盛,見同齡的被欺負當時就想上前幫忙,被馮季子一把拉住,就聽馮季子咦了幾聲後,喃喃道:有點意思。

童峰看馮季子臉上的表情和適才全然不同,方才虞姬說故事時吸引了全場目光,唯獨馮季無動於衷,看著窗外,可現在反過來了,那已經沒人在意的無賴小童,馮季倒是顯得是興趣十足。

童峰不解,問道:馮叔,什麼有點意思?

馮季說道:你看這光天化日的,這幾個人圍著這孩子打,注意到了沒,除了周圍幾個看熱鬧的叫囂外,其他做買賣的沒一個出來說話,是一臉無奈,好些人一看這小孩出現,連生意也不做了,把攤子直接推走,想這孩子不是第一次這樣鬧了。

原來鳳鳴軒湊了不少人,有好些做買賣的就在附近做起了生意,可一看那小孩來,就紛紛把攤子推走,連錢也不賺了。

童峰想替那孩童說話,道:說不定是怕這掌櫃的,你看他幾個伙計多麼凶狠,說不定平常就是那作威作福的模樣。

馮季子又道:那小孩被摔的時候,翻好幾個身,連翻了好幾個圈,動靜是鬧得很大,可也將力量給卸去了,而且他挨打都是用手掌去接。

童峰定眼瞧了瞧,還真在那混亂的拳打腳踢中見那孩用手掌擋住了不少攻擊,可終究有幾處沒顧上,結結實實的打在他身上。

童峰又道:這有什麼奇怪?挨打自然會伸手去擋阿。

馮季說:這一陣亂打,他眼睛根本沒看就能接下這麼多的拳腳,你能嗎?

童峰想了想道:不行。

馮季子又道:他會用手掌去接,打的雖響,但受力卻輕,那可是以柔克剛一種方式,若他是胡亂出拳去擋,那就變成是硬碰硬,力比力,他哪裡是這些大人的對手,這小子若是無師自通此理,恩……

二人話剛說完,街上人群也散了,就看那小鬼,沒事樣的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一個閃身就溜進了巷子,童峰奇道:馮叔,你真說對了,遭那一陣亂打,他居然一點也沒有受傷的樣子。

馮季子微笑道:確實有趣。

二人結了帳後,走出客棧,二人也不著急趕路,便隨意的走走看看,經過一攤販,有一大媽熱情吆喝著:不一樣的包子,來喔,試試不一樣的包子,本店包子有三多,是本店獨有,別家吃不到的。

童峰好奇走近問道:大媽,包子就包子,你的包子有什麼特別啊?

大媽說道:唷!兩位,跟你說說,我們這包子可不得了,來竹龍鎮沒吃我們家的包子,那等於沒來過。

馮季子笑道:你這包子有這麼厲害嗎?

大媽道:我跟你說,本店的包子可特別了,是餡多、汁多、香味多,而且這皮還比一般的包子還要薄。

說著大媽把蒸籠掀開,瞬間是肉香撲鼻。

童峰開心道:聞得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馮季子便買一些,大媽叮嚀道:這包子可得一口吃下,那才叫會吃。

二人吃了一口果然與一般的包子不同,那皮是薄軟薄軟,那肉是鮮甜鮮甜,大小剛好就夠一口食下,吃在嘴中還有鮮甜肉汁,童峰一下就吃了八顆,馮季子克制些,也食了四粒。

大媽問道:如何?

童峰豎起大拇指道:真的很好吃。

大媽也樂:小子這嘴真老實。

三人正說話,就看剛才那挨打的孩童,趁著大媽講話時,有一小手偷偷摸上桌,抓了幾粒小包子,不不見,而後有一小身影悄悄的走開,正是適才於客棧外胡鬧的小孩,童峰與大媽沒看到,馮季子可注意到了,故馮季子結帳時就多付了一些錢,大媽道:誒,道爺,你給多了,我們東西沒這麼貴。

馮季子道:沒多,沒多,你收著吧,東西確實不錯。

然後就找那小孩去,童峰只好跟上,剛拐過一個彎就看到那小孩將那偷來的食物小心地包了起來,童峰見馮季子動作小心,也跟著壓低聲音說道:他也愛吃這個,可是馮叔,我們跟著他呢?

馮季子道:這包子是我請他。

童峰奇怪,問道:你什麼時候請他的?

馮季子還未回答,那小孩已吃完東西,又跑了出去,二人趕緊跟上,就看他走到一賣玩具的攤位,趁著老闆與人談話時,湊近似在聽,而後手一揮,假裝抓頭,就走了去,童峰沒看出來,馮季子卻道:好快的手法,這小子鬼靈精怪,可惜走的偏了。

原來那孩童趁著伸手抓頭的時,手一揮過就夾走了一個小玩具。

跟著又跑去學堂,隔著牆偷看人念書。

馮季子心道:此子居然還有一番學習之心,不壞不壞。

童峰雖不明白馮季子為何要跟著這小孩,可看馮季子對他頗感興趣,跟著別人也頗好玩,童峰便躲的比馮季子還誇張。

那小孩這次頗有耐心,直聽到學堂下課,他才離開,穿過幾條巷子後,街道上的人群明顯少了許多,周圍的建築也愈來愈破舊,街道上也是愈來愈髒亂。

那小孩走到了一處堆滿了空酒潭子和一些拾來的破爛的屋子前,就舉步入內,叫道:爹!我回來了。

沒多久屋內傳出一男子聲:好孩子,今天沒人欺負你吧!

小孩道:沒有,誰敢呢!誰要欺負我,你不會放過他的,對吧?

男子喊道:當然,老子殺人如麻,剛從戰場回來,身上還戴著幾個將軍的腦袋當裝飾。

小孩道:那就是了,哪個不識相的敢跟上來,我們爺倆就一起把它給宰了。

男子朗聲道:還想活命的就該給老子滾遠點,老子還有好些戰場上的兄弟在附近,若我一聲令下,把他們給叫來,要求饒就晚了。

小孩也跟著道:爹說的是那人見人怕的紅殺鬼叔叔嗎。

男子朗笑道:可不是嗎。

而後就看那小孩從屋後溜出,正走著突見地上有兩個影子,抬頭一看是兩個陌生人,一老一少擋住自己的去路,小孩以為是哪家的伙計要來找他麻煩,無奈地嘟囔道:看來今天這招不好使,你們還真是不好打發,諾!跟你們說錢我已經花光了,一毛都沒有,要打就你們就打吧。

可他嘴裡這麼說,腳步可沒停下,繞過二人繼續往前走,當與馮季子擦身而過之時,就看馮季伸手輕碰其肩,這一碰馮季子更感驚奇,因此童身上的氣血較常人充沛數倍,不禁脫口而出道:你這小子是潛力無窮啊。

那孩童聽出眼前這人是在稱讚自己,立刻又換上了那神氣的表情,說道:這還要你說,我可是上古神兵軒轅劍轉世,就我這一身銅皮鐵骨,那是天下獨一無二,也出不了第二。疑?看你樣子不像是來找我討錢的啊。

馮季子繞著小童,上下打量,說道:不是,不是,你叫什麼名子?

小孩道:姚十八!

這名取的怪,童峰好奇問道:怎麼有人叫十八呢?

姚十八道:這有什麼好奇怪,我出生的那天我爹撿到了十八塊錢,就把我叫姚十八了。

馮季子一邊繞著姚十八一邊打量,問道:你有師父嗎?

姚十八道:我哪有這閒錢。

馮季子又問:這麼說你是自己悟出那卸力之法的?

姚十八道:什麼卸力之法,聽不懂。

馮季子又讚道:你小子確實生得一副奇筋異骨,若加以調教,當可成就一番不凡事業,

姚十八聽這人一直稱讚自己雖然開心,可不知道對方到底要幹嘛,便退開了身,說道:喂!喂!喂!你們是什麼人,問題怎麼這麼多?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1 2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19-1-27 10:15:43 
小說真的是不簡單的文學,需要用頭腦,還要懂的發揮,凝凡敢問你的鳳鳴春秋又是什麼意思呢?
回覆2樓
凝凡
2019-1-28 18:15
取名真是藝術,之前還想了好幾個名字都被人用了,想說乾脆用故事中說書的客棧鳳鳴軒來命名,沒想到連這個也有人,就不管了XD
愛新覺羅弘曆
2019-1-28 18:21
原來如此.....…...........
1 回覆 2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