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八回 古小月傳奇 凝凡 鳳鳴春秋 32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8 18:21
大凡身懷絕技者無不希望能有後繼有人,使這一身本領不消失於世,馮季子自幼修道,於醫、於文、於武兼有所得,自悟出的一套奇功”太虛御引經”可謂是舉世無雙,亦希望覓一良徒,傳此功,救此世,可尋找多年,無一人能上眼,今見姚十八,是鬼靈精怪,資質上乘,生活雖然困難,但本性不壞,若能受其引導,日後是潛力無限,故留上心。

馮季子對姚十八說道:小子,你自誇有一副天賜奇身確實不假,可若如此生活下去,將來也是庸庸碌碌,無所作為,如金子埋於土,暴殄天物,甚是可惜。

姚十八反道:我早就知道知道我與那些凡夫俗子不同,還需要你說。

馮季子道:可你怎麼連客棧的伙計都對付不了。

姚十八不服道:誰說我不是他們對手,他們只是仗著人多欺負人少,不敢跟我單打獨鬥,否則,哼哼。

馮季子道:可笑可笑,若你有我一成本領,即便對方人再多一倍又有何懼,如此說來你的與眾不同實際上也沒多大用處,除了手腳反應快些,能偷些東西果腹,滿足私慾外,還有什麼用?

姚十八不知什麼時候被這道人看到自己的行為,便狡辯道:誰……誰說我偷了!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偷了?

馮季子道:不用這麼緊張,你看我像是官差嗎?

姚十八道:我只是借東西忘記和他們說而已,說起來,你到底是什麼人?管這閒事幹嘛?

馮季子道:我乃馮季子。

姚十八常到鳳鳴軒鬼混,缺錢買酒時就搗搗亂,不缺時就和小二保證,只要他不趕他走,讓他找一角落,安安靜靜的聽故事就不鬧事,姚十八在這一地是出了名的瘋,都知道小鬼打不怕,罵不爛,有人瞧他可憐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一讓,所以虞姬所說的故事,姚十八是如數家珍,什麼儒門七子、道家三傑、他是到背如流,現聽到馮季自報名號自然是不信。

就聽姚十八道:我看你是剛從虞夫人那聽來的想訛我吧,省點力氣吧,這戲法我從小就在玩,你要是馮季子我就是老子的老子,論輩分你還得叫我聲師祖,那邊那個得叫我大師祖。

說著手插腰,自覺得意,戳破這一老一少搭檔的江湖術士。

馮季子見過無賴,可沒見過如這小孩般口齒伶俐的無賴,一口老子,一口師祖的,盡佔他便宜,但看這小子那人小鬼大的樣子,只覺得好笑,問道:那怎樣你才會相信?

姚十八說道:虞姬有講過,道家有門一功夫很是玄妙,叫”太虛御引術”你若是真是馮季子,給我展示一下應該不難。

馮季子心想:那說書婦人也是神通,居然知此功之名。

馮季子知非顯一手,此子不能信服,便道:好,那我就小露一手,讓你驗明正身。

說著將手輕搭上姚十八肩頭,姚十八頓感如大地下陷,是腳步騰空如落深淵,且腳上像被綁了鐵球般,直往下墜,雙眼一黑如失明,張口想叫卻叫不出,馮季子一呼吸,姚十八突然眼前開朗,是身輕如燕,如置身於軟綿的白雲中。

馮季子小試身手,讓姚十八知道厲害後便收工,這一切變化只有馮季子與姚十八二人可知,就童峰看來不過是馮季子輕輕的搭上姚十八而已。

就這一下,嚇得姚十八趕忙推開馮季子,而後伸手摸自己眼睛、身體和腳,發現一切都還在正常,饒是他桀傲不遜,也嚇得是大呼喘氣,直罵道:喂!你離我遠點,你剛使的是什麼巫術?

馮季子看此子眼神知其心已服了一半,便笑道:你不是想看”太虛御引術”,感覺如何?是失望還是覺得名符其實呢?

姚十八不敢嘴硬,道:還…還行吧,你真是那個馮季子。

馮季子道:怎麼?還不信?要再試試?

姚十八不知馮季子還有什麼怪招,趕忙搖手道:不,不,不要過來,有話你站那邊說就好。

童峰則道:馮叔,原來你這麼有名啊。

姚十八聽童峰叫那道人馮叔,看其神色不似假裝,便說道:行,行,你若真是那個馮季子,跟著我幹嘛呢?不會就為當面教訓我偷了幾個包子吧?

馮季子說道:朝我打來。

此話一出,童峰和姚十八都是一頭霧水。

馮季子道:怎麼?不敢?

姚十八道:我…我有什麼不敢的

馮季子便道:好,平常伙計怎麼打你的就照著打我。

姚十八道:我出手可是很重的,傷了你怎麼辦?

馮季子聽了是哈哈大笑,而後道:你傷不了我的。

姚十八雖知馮季子厲害,可被人小瞧,心中仍不是滋味,便道:你這人真奇怪,沒事找事,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說著,伸手朝馮季子打去,馮季子側身伸手順著拳勢拍去,姚十八就覺得重心不穩,被自己的拳頭帶去,差點跌倒。

馮季子道:看清楚了嗎?

姚十八怒道:我看你個頭。

說著回身又打,馮季子這回是矮下身,在姚十八的腰上一推,姚十八是差點跌倒,馮季子道:你身子矮,推對方的下盤更容易些。

姚十八二次出手,都被對方用奇怪的手法推開,覺得被戲弄,剛才還有些顧忌,這次是真的生氣了,怒道:剛才我是手下留情,你得意什麼,現在我才要出全力。

說完又朝馮季子衝去,馮季子邊動作邊說道:看好對方用力的方向,不要與他硬碰,要順著他力量,利用他的力量去護住自己,像是這樣。

說話間,已掌接過姚十八的拳頭,然後順勢反手一帶,姚十八便被自己的力量翻了一圈,於著地前,馮季子一掌拖住,說道:以掌卸力的方式你已經會了,不用我教,但光是挨打難免受傷,懂得借力使力方可無恙。

姚十八這才知道,原來對方是在教自己功夫,姚十八站起後,道:哼,要你多事,這幾下我早就知道了。

馮季子知道這子性子甚硬,也不與之辯駁,指點他身上三處穴位,說道:若被人壓住了,用力捏著幾個地方,可暫時使對方無力,藉機脫離。

姚十八表情裝作不在意,實是留神聽著。

教完姚十八後,馮季子道:這幾下記住了,足夠你防身了。

說完馮季子便要走,姚十八問道:你又不認識我,為什麼要教我?想在我身上找什麼便宜?

馮季子是笑笑不再回應,轉身而去。

姚十八喃喃道:怪人一個。

而後跑步離去,直跑一間大宅,牆垣外有大樹,姚十八三爬兩抓的就爬上了樹,對了裡面小生叫道:古小月!古小月!

有一女生回道:在這呢!

樹幹的另一端掛有繩子,姚十八爬繩而下,原此牆垣的對面是一大戶人家的池塘,一女走到牆邊等姚十八下來,那女生的甚是可愛,可走路卻是一顛一顛的不甚方便,道:今天怎麼這麼晚。

姚十八道:我跟你說今天可神奇了,你猜我遇到誰了?

古小月問道:你遇到誰了?

姚十八道:馮季子!

古小月說道:是你之前和我說過的那個道家三傑嗎?

姚十八道:對,對,就是他。

古小月奇道:你怎麼會遇上他?

姚十八從懷中掏出肉包和玩具,說道:別急,看我還幫你帶了什麼?

古小月見包子,開心道:太好了,這東西可比藥好吃多了,快和我說說今天又有哪些好玩的事。

姚十八就將從前在鳳鳴軒聽到的故事到遇上馮季子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原本虞姬說的就精彩,姚十八再加油添醋一番,就更誇張了,聽的古小月是連連拍手,當然姚十八隱瞞了自己耍無賴被人毆打的那部分。

說完後,姚十八又道:那馮季子還傳了我一手功夫呢?

古小月道:真的嗎?快使給我看看。

姚十八道:他說這叫什麼借力使力,來,你推我試試。

古小月伸手就推,姚十八也學著馮季子躲過後,推其腰間,可是力道掌握不純熟,這一下推的太大力,古小月就跌在了地上。

姚十八趕忙上前去扶,歉道:沒事吧?

古小月倒是不在意,說道:很厲害啊你,還有呢?他還教你什麼?

姚十八道:還說要是被人制住的話,用力按這幾個地方……

古小月被捏,直喊:夠了夠了,好麻,好酸。

姚十八趕緊放手,說道:你看我是不是又更厲害了。

古小月道:真希望還能和以前一樣跟你到處去玩,可自從生了那場病後,爹娘就不讓我出去一步了。

姚十八安慰道:沒事,我和你講不也一樣。

古小月幽幽道:不一樣。

姚十八問道:怎麼不一樣?

古小月道: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當故事的主角,你也是。

姚十八道:我自己的故事?

古小月道:你想想,要是有一天虞姬口中說的是你的故事那肯定更精彩。

說著拿起石頭輕敲,學著虞姬說話,道:話說這古小月只用了一招,就打敗了那惡名昭彰,邪惡凶狠......還有什麼?

姚十八提醒道:還有武功高強,內力深厚。

古小月說:對!對!就用一招就打敗了那武功高強、惡名昭彰的黃沙老祖,嘿!

說著古小月也跟著比劃起來,姚十八就扮演黃沙老祖,與小月過招,二人就拿著樹枝,一來一往的演了起來,就看古小月一襲青衫,隨身飛舞,舉手投足,煞是好看。

姚十八一邊玩邊跟著唸道:好一招飛燕還巢無怨無悔七絕劍,這劍快的讓人幾乎都看不到,而且當對手以為避過了這一劍,卻不知道這只是殺招的前奏,真正厲害的是比第一劍更快的迴劍。

古小月隨著姚的口述動作,可姚說得太快,小月跟不上,便更正道:誰知道那黃沙老祖實在太弱了,連第一劍都避不過。

說著那樹枝就刺到了姚的身上,姚十八配合著倒在地上,求饒道:好……好你個古小月,你等著,黃沙派的人會幫我報仇的。

古小月道:來吧,來吧,像你這種腳色,來幾個都一樣。

剛說完自己就忍不住笑。

姚十八聽著也覺好笑,但仍問道:你笑什麼?

古小月道:我的古小月傳奇還可以,姚十八傳奇就太不吸引人了。

姚十八說道:怎麼你的就可以,我的就不吸引人?

古小月道:你這名字賣相就不行。

姚十八問道:胡說!哪有這種事?

古小月不理姚的反駁,道:得幫你另起一個響噹噹的名字,要是哪一天你真出名了,可得記著有我的一份。

說著念了幾個名字都不滿意,直到說道:劍軒!這名字比十八強多了,你覺得怎樣?

姚問道:為什麼要叫這個?

古小月道:你不常說你是軒轅劍轉世嗎?姚劍軒,姚劍軒傳奇,看!是不是比原本那個強的多。

可說完,突然就愁然道:我的古小月傳奇看來是不可能實現了,看來我只能把希望放你身上了。

姚十八道:那你是押對人。

古小月開心的笑道:我從沒懷疑過自己,更沒懷疑過你。

笑著笑著,古小月的手開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姚十八擔心問道:你抖的比之前還要厲害了。

古小月依舊笑著,但額頭漸漸出了汗,說道:沒事,這麼多年,哪次我沒挺過去。

姚用手幫小月擦額頭的汗,道:沒事的,你一定會沒事的,你和我一樣都是銅皮鐵骨,沒這麼容易死的。

古小月道:那還要你說,若不是我生病,你才贏不了我。

姚道:你以前也沒贏過我好不好。

古小月道:喂!那你可不能輸啊,你輸了不就表示我也輸了,我可不想太多人贏過我的古小月傳奇。

姚道:誰說我會輸了,再說,連病魔都拿你沒輒了,還怕誰呢?

此時遠處有人喊道:小月,小月你在這裡嗎?該吃藥了?小月!

古小月道:娘找來了,你快走吧,別給她發現你。

姚十八趕忙又爬上樹,跨過了牆,道:下次我再來找你。

古小月道:好,我等你,不來的是小狗。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