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26.火燒兵糧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31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9 18:18
前情提要:

幸村奉命出使小田原,卻陰錯陽差遺失了禮金,他能否由關東第一賭徒的手中,把錢贏回來呢?

本文開始:

話說幸村見手下失利,只能親自與小助對賭,他默默禱告:「但願我一擲如願,成功贏回禮金!」開盅一看,共是三點。接著小助擲骰,他架勢十足的搖了賭盅,得出兩點來,眼見就要贏了,海野卻大喊一聲:「你使詐,你把骰子藏在袖子裡,暗中調包了!」

小助乾笑一聲:「誰說的,你們儘管搜我的衣袖!」瞬間拉動暗袋,骰子無聲無息落入靴子裡。誰知海野早有提防,指著腳踝大叫:「不在他的袖子裡,被他挪到鞋子裡了。」眾人七手八腳逮住小助,抬起他的腳,果然搜出了兩顆骰子來。小助嚇得瞪大眼睛:「怎麼可能,你是如何看穿的?」

「不是用看的,是用聞!」原來海野的鼻子靈敏無比,就算把骰子埋進地下三尺,都聞得出來。賭客們驚覺被騙,紛紛叫嚷:「原來你使詐,快把錢還我!」

小助見東窗事發,索性賴帳到底:「既然錢到了我身上,就別想討回去!」

「你討打!」賭客們蜂擁而上,豈知小助抬起拳腳,隨意幾招,就將眾賭客打得屁滾尿流。幸村暗暗吃驚:「沒料到這穴山小助,竟有一身本事!」示意部下,將他活捉。

小助見眾人圍了上來,爆喝一聲,舞槍打出門外,誰知望月早在門邊埋了火藥,轟隆一響,火藥爆炸,將其震飛。眾人一擁而上,把小助生擒活捉,押赴幸村面前來。

小助沒料到真田武士個個身懷絕技,只能自認倒霉:「既然被捉,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反正別想從我身上拿回半文錢!」

幸村搖頭苦笑:「寧願被殺也不能沒錢,真是怪人一個!不過你一身本事,殺了實在可惜,不如加入真田軍行列,將來好建功立業。」

小助聽到真田二字,突然睜大眼睛:「真田軍?你們是誰?」

海野說:「你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他就是真田二公子幸村!」

小助又驚又喜,拜倒在前:「實不相瞞,我乃穴山梅雪之侄穴山小助,自從武田滅亡後,只能四處流浪,在賭場裡尋歡作樂,沒想到會遇上少爺您,如果真能為真田效力,那真是求之不得!」

幸村大喜,雙方到酒館暢飲一番,小助說:「跟你們說一個秘密,北條家的糧餉,就藏在碓冰嶺後方的鐵盤山裡,誰若能劫到這批糧餉,那可就發了!」

幸村大喜:「我正愁尋不到兵糧位置,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眾人趕往鐵盤山覓尋,卻見山上空蕩蕩的,別說兵糧,連士兵也不見蹤影。海野不禁懷疑:「你這消息正確嗎?」

「絕對正確!」小助篤定的說:「和我賭錢的士兵不小心說出來的,你不是有隻狗鼻子?聞聞看不就知道了!」

海野伏在地面一嗅,果然聞到米粒的香味,撥開雜草一看,見底下有一地洞,埋藏著大批糧餉。原來北條故意將糧草藏於地下,好欺瞞敵軍眼線。幸村將火把往裡一擲,兵糧立即化為熊熊大火,燃燒起來。北條軍得知兵糧被燒,急來解救,然而火勢猛烈,早已救不回來了。

德川軍見滿山火起,北條軍一片混亂,立即追殺過來。氏直才要應戰,背面又傳來驚天動地的喊殺聲,回頭一看,嚇得魂不附體。只見真田軍排山倒海而來,打得北條軍東倒西歪,氏直氣得大罵:「昌幸,難道你想反悔,不打算交出沼田城,向我臣服了嗎?」

昌幸哈哈一笑:「我從來就沒說過要交出沼田城,這只不過是北條的痴心妄想罷了!」

「可惡的昌幸,竟敢愚弄我!」

惡鬥之際,木曾義昌、依田信蕃兩路殺到,北條軍遭前後挾殺,被打得丟盔棄甲,大敗而逃。

家康遠遠望見,哈哈大笑,正要追擊,真田軍卻一字排開,攔住了去路,家康驚問:「昌幸,你阻擋在此,是想做什麼?」

昌幸見他怒氣沖沖的模樣,笑說:「在下火燒鐵盤山,當做送給德川的見面禮,難道大人不喜歡嗎?」

「你肯投效,我當然開心,只是你為何阻止我軍追擊?」

「窮寇莫追,大人何不見好就收,以免中了埋伏。」

家康一時躊躇,不知是否該聽從。井伊直政附在耳邊,小聲提醒:「真田反覆無常,只怕不是真心投降!」家康雖不知昌幸心意如何,但恐再生變故,只能暫且收兵。

北條戰敗之事,很快傳遍各地,甲信豪族紛紛叛變,原先佔盡優勢的北條軍,霎時陷入四面楚歌的絕境中。豬俁邦憲見戰況危急,建議說:「情勢至此,不如與德川結盟,以平息各方戰火。」

氏直說:「如何個結盟法?」

「家康次女督姬,正好與主公年紀相彷,主公不如前往提親,兩家結為親家。」

「但德川兵鋒正盛,豈肯同意?」

「家康與我軍相鬥,無非就是想得到甲斐、信濃,咱們既然打不過他,不如就大大方方把甲、信兩國讓給德川。」

「荒唐!如果要讓出甲信,又何必結盟?」

豬俁補上一句:「相對的,德川也要把上野當成嫁妝,送給咱們。如今武田舊臣已全向家康靠攏,再和他們糾纏下去,實在不智。不如確確實實拿下上野國,才是上上之策!」

「但上野乃是真田所有,就算德川肯答應,真田也未必會答應!」

豬俁冷冷一笑:「倘若家康答應了,身為屬臣的真田又能說什麼呢?一旦聯姻成功,北條就能順理成章拿回沼田城,也可造成真田與德川之間的矛盾,何樂而不為呢?」

氏直心想有理,倘若真田真和德川鬧翻,就有好戲可看了!樂得派遣使者,往新府提親去了。

再說佐助混進新府,正要找半藏報仇,忽見北條家來了使者,不禁吃驚:「北條使者來此何事?」暗中跟了過去,正要一探究竟,背後傳來一陣聲音:「佐助,久違了!」回頭一看,竟是霧隱才藏來了,驚問道:「才藏,你怎麼也來了?」

「當然是來找你的,一個月的期限已到,咱們今晚就分個勝負吧!」

佐助急忙喝止:「等等,這裡是德川軍營啊!」

「在敵人營地裡比武,不是更加刺激嗎?反正你的命是我救的,我想什麼時候比,就什麼時候比!」沒等佐助回答,才藏早已亮出兵器,殺了過來。

佐助欲報師仇,卻遇才藏攪局,兩人的比武之約,又將如何了結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