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十回 守山的大牛 凝凡 鳳鳴春秋 32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5 09:36
而後馮季子帶著童、姚二人一同上路,姚於離開竹籠鎮時,便宣告自己從此後改名為姚劍軒,若是叫他的舊名字,他不會理會。

童峰好奇問過為什麼改名,姚只是答道:這樣聽起來比以前還威風啊!

三人行了數日,終於來到一山中,且愈走就愈為陡峭,開始二童還能跑能跳,沒多久是手腳併行,到最後是難以前進,二子是苦不堪言,氣喘吁吁,惟馮季子像是如履平地般,毫無異狀。

姚劍軒沿途不斷問道:到底還有多遠啊,我這腳已經快麻木了。

童峰也道:是啊,馮叔,我感覺這身體已經不是我的了。

馮季子手指一處,笑道:就在前面了,看到沒。

二子順著看去,立刻哀號起來,因馮季子所指的地方為山中一嶺,而且看起來還有好一段距離。

姚投降道:既然還這麼遠,就休息一下吧。

童峰也附和道:看起來今天是不可能到的了的,不如明天再走吧。

馮季子故作憂愁道:歇一下是沒有問題,但如果太陽下山前我們沒離開這裡的話可不妙了。

姚問道:怎麼個不妙法,難道這山還會吃人嗎?

馮季子道:疑!我沒和你們說過這山的名字嗎?

二子同搖頭回道:沒有。

馮道:此山叫做聚陽山。

姚道:這名字聽起來不錯啊,有什麼奇怪的?

馮道:它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無骨山。

童不解問道:這什麼意思?

馮道:聚了陽氣那就壓抑住了陰氣,陽氣愈盛,陰氣也就愈重,此山在白日與其他山並無不同,可到了晚上一切就變了。首先是說山嵐瘴氣會從地底冒出,這瘴氣一出,便使人分不清楚方向,更危險的是要是吸入幾口,人就開始變得神志不清,出現幻覺、幻聽,而且各種鬼怪與野獸也會於夜晚出現,此時還未下山之人,不是魂魄被鬼怪給勾走,就是身體被野獸給吃掉,連骨頭都找不到,我帶你們走的這條路,為此山的陽脈,陽氣在此處可停留較久,可一但入了夜,即便是我,也不敢停留。

童、姚二人聽完後,是趕忙起身道:馮叔,不用說了,快點帶路吧。

三人又走一會,每每看前面就要是死路,沒想到往下爬些,或回頭一繞,又出現一條道,如此三人終於來到一凸出的懸崖下,此時太陽還未下山,馮季子說道:我們到了。

童峰道回頭看了看,說道:奇怪,剛才看起來很遙遠,怎麼我們這麼快便到了?

馮季子笑道:這世上很多事不也是如此,看著困難難以達成,都還沒動手做看看就放棄了,選擇其它看似輕鬆的道,其實實際走上一遭,這條路其實也未比其他的道難上多少,甚至還較那些輕鬆的道路更快到達。

姚問道:我們這一路走上來是曲曲折折,誰會想到明明要往前走,中途還要回頭,明明是往上,卻還要往下爬一段後才有路,若不是有馮叔你領著,我看不用等到晚上,我們早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馮指著地上的一花,道:注意到了嗎?我們來的沿路都有這種長著三片花瓣的花,順著這花走就不會迷路了,將此花下的果實含於口中,可保護自己不受山中瘴氣侵襲,正常呼吸,將其揉碎塗在身上,其氣味也有助於趨避野獸。

姚又道:不用這麼麻煩了,我看這除了馮叔你之外,也不會有其他人來了…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頭上傳來重物行走之振動,有人喊道:仙人回來啦!

跟著就見一個黑影如烏雲般飄來,碰的一聲,一人跳下,此人身的極高大,就連馮季子在他旁邊也還不到其胸口。

見巨人到來,馮季子反而親切的說道:大牛,一會不見,是不是又長高了些。

大牛傻笑道:大牛很乖啊。

而後對著童、姚二人說:我都偷吃了好多東西,但仙人沒看到,他都不知道,呵呵。

二子心想:你現在講出來不就露餡了。

大牛說完才意識到沒看過兩人,嚇了一跳,問道:對了,你們是誰啊?怎麼在這?

跟著就對馮季子抱怨道:猴子又來偷水果了,仙人快幫大牛趕跑他們。

二子心想:這人說話怎麼愣頭愣腦的。

馮解釋道:大牛他們不是猴子,是人。

大牛疑惑的看著二人,道:不是猴子?

姚回道:你才是猴子!

大牛眉頭一皺,頗為認真的想了一會,然後道:我不是猴子,你是!

姚覺得好玩,又回:我不是,你是!

大牛又想了一會,道:我不是!你是!

姚還想鬧下去,馮季子道:好了好啦,別玩了,上去吧。

姚抬頭看,這懸崖下是光禿禿的,根本無處攀,疑惑說道:上去?

童峰也奇怪說道:這…上的去嗎?

就看馮季子如平地走路般的”走”在那光禿岩石上,轉眼就看不到人,二人還來在驚嘆之際,馮季子說了聲:大牛,幫他們上來。

大牛伸手一抓,就將二子抓在手中,另一手往上一摸,就抓到了崖邊,一個甩盪,就翻了上去,將二子放下後,大牛還不忘對二人說道:我不是猴子,你們是。

二子上來後,發現原來崖上有一石洞,洞上岩石寫著”無極洞”,洞口不大,大牛需彎腰才能進去,可內裡是寬敞通風,上有開口,可透光接水,二子一進來就覺裡面涼爽,甚是舒服。

大牛拉著二子來到一洞內,裡面有許多水果,大牛笑道:這都是我採的,你們可不能偷吃喔。

童峰道:你如果不想讓我們吃,幹嘛告訴我們…

大牛道:少掉了我就知道找你。

童峰抗議道:如果是別人吃的呢?

大牛道:還是找你。

姚在一旁聽的笑道:兄弟,我看你就認了吧,他是賴上你了。

馮季子道: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剛一路上不是都喊累嗎?怎麼現在又有精神了?

童峰道:這裡面很舒服阿,精神都來了,沒想到馮叔你還挺會享受。

馮季子道:先讓大牛帶著你們到處看看吧。

馮季子覺得此趟下山發生不少事,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先靜上一靜,把事情理一理。

大牛得了命令,高興道:仙人放心,這兩小猴子就交給我大牛了。

二子很快一路拔山,這一靜下來就感到餓了,想出去找吃的,可洞外就是懸崖,兩人根本走不出去,大牛不讓二子吃他摘的水果,坐在洞口,童峰道:我們沒有要吃你的東西,那你總得要告訴我去哪裡摘吧?

大牛道:不要,你們想騙我走開,我才沒這麼傻。

童峰道:我們走前面你在後面就知道我們有沒有跑回來偷你的食物了。

大牛道:不要。

童峰問:這又是為什麼?

大牛道:你們要是跑了我還要追多麻煩。

童峰見跟這人怎麼都講不通啊,道:你這是想把我們餓死啊!

姚劍軒道:不然這樣,你帶我們去摘果子,我們跟你換。

大牛道:換?怎麼換法?

姚道:我們兩個跟你換一個怎麼樣?

大牛一聽,想了想,答應道:那可以。

這才帶二子下了懸崖,繞到背面,沒走幾步就聽到流水聲,居然是瀑布的源頭,這凹地成了天然的蓄水池,成一小湖,旁邊的樹枝上結了許多果子,二子相視一笑後立刻跳入湖中喝水洗身,之後爬樹摘果子飽食一番後,才和大牛回洞,大牛立刻催促道:交換了,交換了。

姚早有想法,說道:大牛,你先借我一個好不好。

大牛說:好啊,拿去。

給了姚一個水果,姚拿到後換了一個水果還回去,道:諾!還你一個了。

大牛嗯了嗯聲。

然後姚又拿出一個水果過去,說道:諾,這樣你就有兩個了,我們是不是說好,兩個換一個?

大牛道:對!兩個換一個。

姚道:那你現在有兩個了,要給我一個。

大牛就又把一個水果遞給姚。

如此分下來,姚的水果是一個都沒少,大牛也很開心。

吃飽後,大牛就自個找個地方睡覺去,二子便到處看看,這山洞內還有些小洞,有些裡面放了煎藥的爐子,有些裡面用木架了許多瓶瓶罐罐,除此之外,便無他物。便也找個地方歇了去。

隔日,二子是精神滿滿的醒來,一看天色,才剛破曉,童峰道:奇怪,才睡一下下,怎麼精神這麼好,昨天的痠痛也沒了。

姚活動一下,感覺也和童峰一樣,道:應該是這山洞的關係吧,聽人說道士修行都會找有靈氣的所在。

童峰道:真沒想到這世上有這麼神奇的地方。

姚道:還應說在這種地方修練,因為吸收了天地靈氣,一天可抵別人數日,我猜也許是這樣那大塊頭才會長得這麼巨大。

童道:你說是他們兩人是誰先發現這裡的?

姚道:看不出來,我們去問問大牛吧。

二人四下看,沒看到大牛的人影,喊了幾聲,也沒人回應,這下兩人就覺得奇怪了,愈走就愈朝裡面找去,二子才發現原來此洞裡面還有路,沒多久就聽到重物相撞之聲,是悶哼透耳,震的他兩心跳加快,循聲而去,看到大牛對著一厚重的大石盤不斷搥打,他每捶一下,石磐便往下沉一些,石磐沉下一些,就有水從旁邊一凹槽溢出,可當大牛一鬆手,水立刻就消了下去,像被什麼東西吸回去一樣。

就看大牛憋足了勁,雙手重捶,這聲音適才聽的都嚇人,親眼看到,只覺這大牛真是力大無窮,姚心想:昨天與他開玩笑,好險他沒生氣,這要是一捶打在自己,非把自己砸成爛泥。

看了看童峰,童峰正在想同樣的事,二子同時吐了吐舌頭,都道好險,然後走到那凹槽去看,不論大牛捶多大力,那凹槽的水滿上後,立刻又被吸回去。

二人喊了幾聲大牛,大牛是充耳不聞,全神貫注在敲那石磐,童峰仗著膽子靠近去拍了拍,大牛才停手。

童峰問道:大牛!大牛!你在幹嘛呢?

大牛這才停手,回道:打水啊!

姚拉著大牛到凹槽,說:這水根本不會滿啊。

大牛搔了搔腦袋,道:可以滿出來。

姚道:你看這旁邊都是孔,水都從這裡流掉了。

大牛道:不會,我看過水滿出來。

童峰走道那大石磐前,爬了上去,這大石磐是絲毫沒動,趴下一看,石頭上都被大牛捶的地方是光滑發亮,可想見大牛已經不知道這般捶打了多長時間。

姚問道:水滿出來?你看過?

大牛道:對啊,我看過。

姚奇怪,又問道:是照你剛剛這樣捶出來的?

大牛道:沒錯!

姚奇怪,喃喃道:沒可能啊。

二子還在研究這石磐時,忽傳來一聲,是馮季子道:你們在裡面玩什麼呢?

大牛道:仙人起來了。

三人都跑出去,見到馮季子,姚先說道:馮叔,你昨天跑去了了?

馮季子道:我得好好想想之後該拿你們兩個怎麼辦?

姚道:那當然是教給我們你那神奇的武功啊。

童峰沒說什麼,是任聽安排。

馮季子道:你想拜我為師?

姚道:當然,你這麼厲害。

馮笑道:你又怎麼知道我厲害?

姚道:聽講故事的人說的。

馮好奇,問道:他是怎麼說的?

姚道:他說你會一個厲害的武功叫”太虛御引術”,可以將天下萬物化為己用。

馮道:這說書的倒也神通,居然知道這功的名,可也說的太誇張了。

童峰道:有比我爺爺那碎石的功夫厲害嗎?

馮道:墨家功夫是從實戰中磨練而成,講究自身力量擊打對方弱點,簡單有效,我兩算是各有所長。峰兒,當日我既然答應要照顧你,自是會傳你些本領,至於你呢…

姚劍軒期待的看著馮季子。

馮續道:本性不壞,資質又佳,將你從竹籠鎮帶出來,便不希望你被浮世埋沒。

姚聽這意思是要收自己了,趕忙跪下,道:師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馮點了點頭,而後看童峰,童也趕緊跪下,也和姚說一樣的話。

馮說道:你兩人算是同時入門,就以年紀分個輩分吧。

姚較童峰長兩歲,便為師兄。

這時姚想起一件事,問道:那大牛不就是我們的大師兄啊?

馮笑了笑說道:你們若是這樣叫他,他肯定會很開心。

馮的回答有些模糊,童峰便又問道:馮叔當初是怎麼認識大牛的呢?和我們一樣嗎?

馮說道:說起來大牛可沒有你們這麼幸運了。

而後與二子說第一次遇到大牛的情況...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