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十一回 太虛御引術 凝凡 鳳鳴春秋 29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6 10:23
馮季子道:大概是四十多年前,我突生歸去之感,想找一合適的靜修之地度過餘生,不再問世事,於是開始尋訪天下名山,聽聞此山甚有靈性,是林木環繞,鳥獸成群,且常有猛獸出沒使村下居民不敢輕易上山,我心想此地或許適合,便打算來探看一番。

童峰問道:林木環繞?可是我們這一路走來,除了我們這洞的附近有樹木外,下面只有光禿禿的枯木而已,怎麼會說是林木環繞呢?

姚道:這一路上也沒見到其他的人啊?莫非說這裡以前不是這樣?

馮季子道:這裡從前確實與現在非常不同。

童峰道:難道發生過什麼天災嗎,不然怎麼會變成這樣?

馮季子嘆道:是天災?還是人禍?或者這二者根本就是一體兩面,沒人知曉,可以肯定的是那件事徹底改變了此山的面貌。

姚想趕快知道,便催道:馮叔,別賣關子了,快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了。

馮季子道:首先乾旱,此處兩年來沒下過一滴雨,水道乾涸見底,農田無水可灌溉,便爆發了飢荒,那時山上雖有猛獸出沒,但與飢餓相比,猛獸就沒那麼恐怖了,甚至可視為是走動的食物,於是,有一批人膽大的人冒險上了山,知道山裡有食物,可以活命,那些原本還留在山下的人便也想上山。

可是山裡的食物畢竟有限,如果一下湧入太多人,不用多久,大家就又要挨餓,於是最開始上山的那群人中便阻止其他人繼續入山,或設置陷阱、或用直言恐嚇、或以食物欺騙,將那些曾經在同一村落一起生活的人,和同夥中想讓他的親人入山的人一併殺死。

姚道:這就像一個快要餓死的人突然得到一碗飯,這時有另一個快要餓死的人過來討要,若分給他吃,那麼兩個人都吃不飽,最後只能一起餓死,不分,那就是看著那人死,但吃飯的那人卻因此得到了更多的體力,或許能找出活路。

童峰道:可馮叔人說那些被殺死的人中有些還是自己的親人,怎麼也能狠下心看他餓死?

姚道:我聽說有些動物在很餓的時候會吃自己的小孩,我想在那種時候,人恐怕會比動物更加恐怖。

童峰嘔了一聲,道:人吃人嗎…真是不敢想像。

馮季子道:人吃人的事也不是沒發生過,相傳在古代,會把犯罪的人當眾行刑,百姓們會將罪犯的肉活活削下來帶回去食用,那時人們普遍相信吃心能補心,吃肉能強壯,人與獸之間的區別恐怕也只是一線之隔。

童道:馮叔別再說了,聽了害怕。

姚則道:那群人趕走了其他想入山的人之後還發生什麼事嗎?

馮季子道:山裡有食物的消息藏不住,別的村莊知道了,便也往這來,而且人更多,更有組織,更加飢餓,如此,先入山的那群人就擋不住了,雙方打了一仗,傷亡慘重,這山就被後來的人給佔據了。沒多久,夜裡,山裡起了大火,我也在那時候到了山下,見到那一幕著實令我難忘。

二子其問:你看到了什麼?

馮道:一個皮膚潰爛,衣服與身上毛髮因被火燒而黏在皮膚上,五官只剩牙齒與眼睛可辨認的人,陰間的鬼都沒這人的模樣可怕。那人喃喃低語說著一些話...

姚插口問道:他說什麼?

馮季子想了一會,才道:似乎是說:都死了,好,好,你們不讓我活,那大家都別想活,都別想活…

我叫了他幾句,他只是不理,口中反覆地說著這句話,如行屍走肉般搖搖晃晃的走著。我急著救人,便也沒再理會他,入山後,我才發現出入道路的都被人堵死,加之火勢猛烈,饒我自負練了一身功夫,卻什麼都無法做,只能聽著哀嚎慘叫之聲漸漸變小。

姚道:難道是那人將路堵死,放的火…

童擔心道:那怎麼辦?

馮道:就在這時候,天下了雨,這雨下的雖不大,卻著實抑制了火勢,使我得以入山,就看到處是燒焦的屍體,找了幾遍似乎已無人生還,當我正要放棄的時候,依稀聽到嬰兒的哭聲,尋聲而去,發現這聲音是在一個屍體的下面傳來,那嬰孩就是大牛,從此之後,這山也就多了另一個名字,無骨山。

大牛聽到馮季子叫他,便傻指著自己道:是大牛,是大牛。

姚道:難怪這山到了晚上這麼恐怖,想來是那些被燒死的人作祟。

馮道:我帶了大牛繼續在山裡尋找,沒發現其他生人,可卻發現了這裡。

馮季子每停下來,大牛就會傻叫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聽懂還是沒聽懂。

童、姚二人原都以為自己不幸,但看看大牛,連個名字都沒有,腦子還不清楚,便起了憐憫之心。

馮季子續道:這孩子有自己的福氣,長的甚是健壯,印象中幾乎沒生過病。

大牛聽出來馮在誇獎自己,便昂起頭來,用鼻孔哼哼出氣。

童峰說道:如果夸父有後人,那一定就是大牛了,他簡直就是個巨人,這世上應該不會有比他更強壯的人了。

說到強壯,姚突然想到一事,便問道:可是大牛為什麼要去搥那個大石磐啊?

馮季子道:那是他在學我取水呢!

姚不解,問道:那樣取水不是很麻煩嗎?怎麼直接去湖裡裝呢?

馮心想這靠說的可講不明白,便道:隨我來吧。

馮季子領著三人到石磐前,說道:這大石下的水就是你們昨天到的小湖,但這石頭甚是奇特,不會沉到水下去。

姚說道:大牛把石頭壓下去便將石頭旁邊的水給擠了出來了,石頭一鬆,水才被吸回去,是這樣子嗎?

馮道:你倒是知道這理。

姚道:覺得和噴水的玩具好像,那石頭就是擠壓竹管內的水的棒子。

童峰懷疑道:可是大牛這麼有力氣都只能把石頭壓下去一些,難道馮叔你力量能比他還大嗎?

馮季子笑而不答,二手按於石磐上,沒多久,就聽石磐下的水聲愈來愈大,跟著就見石磐浮起,水噗噗噗的從凹槽流出,可方式與大牛完全相反,馮季子是用內力旋水,以下而上,以水力將石給抬起,使那凹槽的水滿溢而出。

大牛拍手尖叫道:滿了,滿出來了。

二子也是驚呼道:好厲害!這什麼功夫?居然能將這麼大的石磐給托起。

馮季子笑道:這功夫也不希奇,你早就知道了。

姚驚叫道:太虛御引術!

馮季子點點頭。

姚道:師傅,要怎麼才能練成像你這樣?

馮季子道:想學嗎?

二子都道:想!當然想!

馮季子道:武是外在的體現,功是內在的修為,沒有扎實的功底就難以練武,你們就先從”功”練起吧。

而後馮季子就常與童、姚二人講經書道理,二子對於經書道文聽的是懵懵懂懂,對於經文講的什麼水、什麼善的不甚明白,常聽的出神,大牛則是直接睡了起來。

但當馮傳二子”渾元功”,二子就用上了心。

渾元指的是天地自然之氣,渾元功就是將天地之氣納為己用之法,欲練此功,需屏除雜念,凝神調息,一呼一吸皆與自然同步,將精神融於天地間,如風的吹拂、土的踏實、水的流動,而後將此真氣凝於丹田。

透過練功,二子才有些理解經書上的一些含義,當二子練功時,大牛也跟在一旁有樣學樣,莫看大牛平時癡傻,但這渾元功練起來可比兩人還要純熟。

童、姚二人都還年少,心性不定,雖然一開始嚷著要學武,但終日面對相同的景色,一樣的動作,很快就覺得膩了,尤其是姚心思敏捷,很快就掌握了馮季子所傳動作之訣竅,這時姚就不管童峰進度如何,硬拉著童聽他講些以前在茶樓聽到的故事,或是和大牛比抓魚與摘果的數量、拿樹枝於土上畫格子,比誰能以最少的石頭丟滿整個格子等自創的許多遊戲以排解無聊,自從姚知道大牛的身世後,就沒有再佔過他的便宜,但若關係到遊戲的輸贏,依舊不會放水。

一日,四人閒聊時,童突然想到姚說的故事中有一段提到高手能透過音樂傷人,有些絕世武功還能從樂譜中學的,當時童就想不透說道:音樂怎麼傷人?音樂是無形的啊,又沒有實際的接觸,樂譜上記載武功就更加不可思議了,便問了出來。

姚說過就算了,沒想到童峰居然將此事放在心上,便笑道:你真笨,那些說書的講的故事能有一半是真的就很難得了。

馮季子卻道:以音作武這事倒是不假。

姚不信道:不會吧,馮叔!你什麼時候也跟說書的一樣編起故事了。

馮季子不理會姚,直接說道:

古時候有一樂師叫做師曠,這個人是愛樂成癡,且對音律即有天賦,有些有天賦的人雖然聰明,但也會因此過於自大,認為世上之物沒有難得倒他,再覺得無趣後便不再精進,殊不知世上之大,道理之深,自己所學、所見只能算是初窺門徑,便自滿不已。

說到此馮季子是若有似無的看了看姚,姚也知道馮季子在說自己,便低下了頭。

馮季子續道:但師曠不然,即便當世已無人在音樂的技藝可與他相比,他始終認為自己未達境界,傳說上古有神樂叫做”三清”,便踏訪天下,數十年後,終讓他找到了”清商”、”清微”與”清角”等三清樂譜,當其學成”清商”時已經可以以氣撫弦,隔空彈樂,學成”清微”時,所談出的音可牽動萬物之心,若師曠彈奏曲調是愉悅的,則樹上是百鳥齊聚,靜聲聆聽,若師曠彈奏的曲調是兇惡的,則草木皆枯,游魚喪命,一人能達如此技藝已經不是舉世無雙可以形容了。

可師曠仍不滿足,還想征服”清角”,這清角傳言乃軒轅黃帝聚各路鬼神時所創,其中所蘊含之威力非凡人所及,可師曠不放棄,甘願燻瞎雙目,以換得常人無法達到的聽。

”清角”此曲因為軒轅皇帝鎮喝鬼神所作,故此曲帶有無比的狂性與魔性,當師曠彈奏此曲時,內力便無法控制,亂洩而出,且心神亦被音樂牽著走,似乎不是他在彈樂,而是樂在逼他彈奏。

隨著其曲起伏,天上是烏雲蔽日,周圍是沙塵並起,幻化成無數兵戈鐵馬,此曲還未彈至一半,師曠就知道不可以再彈下去,但其身體卻不聽他使喚,最後是自斷經脈,自廢武功,才能作罷。

至此,他明白人的渺小,終有些界線是窮極一生也不能跨越的。

此後師曠便不再強求自身的技藝,改以將其這一路從樂曲中所悟之道理,輔助君主,修賢德,施德政。

聽完後,姚不免心想,這叫師曠的這麼厲害尚且如此,我連馮叔的皮毛都沒學會就這樣子,慚愧慚愧,此後姚就收起了驕傲之心,更用心向學,也會和童峰討論如何才能掌握到一些訣竅。

日復一日,二子從剛開始爬不上懸崖需大牛幫忙,到自己能手腳並用爬上去,到後來只用腳便可登石而上,摘果原本只會攀樹而摘,後來也可一躍至山壁,幫馮季子採些藥草。

一年過後,馮季子見二子渾元功基底已足,姚又常纏著馮季子教那”太虛御引術”,馮才肯授之。

可這”太虛御引術”不但與渾元功不同,與世上任何一派的武功也不同,首先是沒有招式與固定的動作,使人難以掌握入門之法。

江湖上各門派皆有其獨門招式,比方儒家的”勢如破竹”、”節外生枝”,墨家的”鬼斧神工”、”墨守成規”等等,這些招式都有跡可循,讓人一看便知,可這”太虛御引術”不然,馮季子所說傳授此功的第一句便是:道涵萬物,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萬物,由虛空乃至無窮盡的變化,無極故而無招,所以根本無招可授,導致馮季子每次運功的動作也都不相同,二子無從記憶。

其次是無形,所謂”上善若水”,水無固定形狀,全視盛水的容器而定,如隨著地勢的起落,水可成為緩緩溪流,也可為百丈瀑布,此功修為高低全憑個人悟性,馮季子雖可從旁輔助,教二子感受其自身的內息之流動,但最終仍需靠兩子對道的領悟,所以二子會達到什麼境界,連馮季子也不知道。

二子這一修練便分出了高低,馮季子果沒看錯,姚劍軒確實是天縱之才,悟性極高,這”太虛御引術”首要練器,如大海要納百川需先有廣大的器量,才可容納川流,此功亦同,要先將自身化為可存放氣之器皿,才可御他人之氣為己用。不過數月時間,姚已有小成,當馮季子探姚的器時,就感姚的丹田已有如山谷般的深度。

反觀童峰,則始終無法掌握此功的訣竅,儘管姚常和他說自己所掌握的訣竅,童峰仍是無甚進步。

可馮季子知道,道的變換無窮無盡,凡事皆有兩面,沒有什麼方法一定對一定是錯,便順其發展,二子練功是各走其道。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