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十三回 蜈蚣寨 凝凡 鳳鳴春秋 32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12 19:39
今夜雖然飄著小雨,可蜈蚣寨內依舊十分熱鬧,喝酒、吃肉、唱歌、比武等是開心不已,販售”無憂丸”毒藥替他們帶來從來沒有過的巨大,更重要的是穩定的財富,寨裡的兄弟也就較少露面,出外幹那打打殺殺的事情。

和打劫那種守株待兔的方式相比,賣藥相對安全的多,而且只要有了藥,便不愁沒有錢,有了錢,投靠的人就愈來愈多,辦起事來也是愈來愈順利。

一日凌晨,寨內大多數人都還沉睡之際,魅蜘蛛起了身,想是昨夜飲的過多想如廁,剛方便完,就覺寨內安靜的有些不尋常,凝神一聽,是一點聲息皆無,魅蜘蛛直覺有些不對勁,便出門一看,見有些幫眾還是和昨夜一樣或趴在桌上,或躺在地上,看來也沒什麼異狀,就轉身回屋,剛要闔上門,突然又往外竄,朝熟睡的幫眾就是一腳,就看那嘍嘍被踢得撞翻桌子,桌上盆碟碎落一地,發出清脆的聲響,可那幫眾愣是沒醒過來,果不出魅蜘蛛所料,魅蜘蛛這下知道不妙,立刻朝藥爐的方向跑去,這一看不得了,藥爐都被翻了,看著那一攤的藥丸散落於地,如同白花花的銀子丟入海中,是又驚又怒,立刻吹起響哨,哨音剛起,就有黑影飄到其上頭樹上,居高緊戒,此人正是四寨主之一閃電無影鬼蝙蝠。

另外兩寨主也先後趕至,前後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魅蜘蛛道:平常巡夜的都得收拾乾淨了才去休息,但適才一看,他們居然和昨晚的姿勢一模一樣,彷彿被人下藥,動都沒有動過,也不見巡夜的守衛,那人被我踢了一腳,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說著朝剛才被踢的嘍嘍一指。

莽黑牛道:把他打起問問。

鬼蝙蝠趕忙縱身去檢查,推背掐胸忙了老半天,說道:這人被封了穴,來人功力不低,這手按的深,我無法解開。

鐵螳螂道:來者不善啊。

而後大聲喊道:道上的哪位兄弟這麼好興致上門來看我們,怎不先打個招呼,讓我們好好接待一番。

隔了半响,沒有回應。

鐵螳螂又說道:是走山路的還是走石門的?單掛的或是三批?不防出來談談?有什麼要求都可以商量。

這話說的是江湖話,問對方是同行還是官兵派來的?

是單幹還是團鬥?

可依舊無人答話。

鐵螳螂不解,照理來人武功不低,既然給了自己下馬威,該是出來談條件了,怎麼不動聲色,莫非是在打量自己等人的實力?

就朝莽黑牛看了去,莽黑牛會意,鼓起內力,吼道:敢闖寨卻不敢現身,難道是來偷藥的小賊?上山來,想是渴的慌了吧,爺這還有好些丸子,都是上等貨,看你膽子不小,爺就賞你幾顆,出來吧。

說話時樹葉亦隨之震動,如有形之風吹拂。

這時鬼蝙蝠繞了一圈回來,搖了搖頭,道:沒看到人,而且除了於屋內的堂主沒事外,外面的幫眾也都是不省人事。

四人既幹此買賣,刀槍劍影等殺戮之事沒少見,若說是道上之人,下手應該狠些,若說不是,又因何而至?

鐵螳螂為寨中智囊,聽完鬼蝙蝠的話後有一想法,說道:來人莫非是不知道我們的長相,待我激他一激。

就聽鐵螳螂朗聲道:躲躲藏藏的可不是個人物啊,我們便是此寨之主,哪裡得罪你們,出來說個清楚,只是暗地傷人,踢翻藥爐,搞這些小動作與老鼠有什麼兩樣,傳出去怕也是抬不起頭,既然幹了,難道沒膽與我們見個高低嗎?

莽黑牛也罵道:孬種,有本事出來,和你爺正面對決,看我不抓碎了你娘的小腦袋…

話還未說完,就看一物急飛襲其面門,莽黑牛趕緊閉上眼口,來物碰上其護體硬功登時破裂,無傷莽黑牛分毫,一看此物乃一小碟。

鐵螳螂眼快,看出了此物從何而處,使個眼色給鬼蝙蝠,就看鬼蝙蝠如風般飛去,一屋內發出了聲響,和敵人交上手了。

片刻間,鬼蝙蝠又從屋內竄出,跟著走出兩個少年,皆著灰色道袍,一人生的是眉分八彩,目似朗星,面如冠玉,髮上扎髻,端是男生女相,甚為好看,面上帶著狂態,此人正是姚劍軒。

另一人是眉粗如墨,目光炯炯,臉上是菱角分明,短髮裝扮,神態與相比之下則較為沉穩,此子正是童峰。

童、姚二人卻實如鐵螳螂所料,馮季子只和他們說了寨主的功夫路數和外號,可不知長得什麼樣子,才無從下手,入寨後先抓了一巡邏的幫眾逼問其製藥之所,把藥爐給掀了,而後又起了個念頭,想說若是把這些嘍嘍都解決了,那等早上人一醒來不就被發現了,於是費了一番功夫,將嘍嘍又都放回原位,封了穴,使他們看起來像是睡著一般。

只是二人沒料想到魅蜘蛛會突然出現,兩人便竄入一屋內躲藏,爾後再看到其餘三人出現,觀其身手與其他幫眾不同,料想這就是那四位寨主了,再聽到鐵螳螂等人的辱罵,姚劍軒忍不住,抄起桌上物就擲出,二人也不懼怕,開門邁步現身。

鐵螳螂等人還在想是對手會是虯髯大漢還是如何兇惡之人,沒想居然是兩個年輕的少年,頗為意外,心想莫非後面還有高手。

鐵螳螂又道:別再躲躲藏藏了,都出來吧。

姚見其向四下喊聲,居然不是對他們說話,便道:別喊了,別喊了,就我們兩個,沒其他人了。

鐵螳螂不信道:就你們兩小鬼敢來闖寨?哼哼,借你們十個狗膽也不可能。

魅蜘蛛道:你們老大也真夠狠,居然推你們出來送死。

鬼蝙蝠雖才與二人交手,但房間昏暗,也不能確定是否還有別人,故沒作聲,趁二人離屋時又入內搜了一番,而後對其他三人道:屋內沒人。

姚說道:剛才就和你說了,叫你別白費勁,就我兩個人。

鐵螳螂道:我們應該沒見過面吧,兩位哪條道上的?

姚劍軒回的輕浮,道:我們確實是道上的,我們的道叫做天道。

鐵螳螂沒聽過,問道:什麼天道?

姚道:替天~行道。

鐵螳螂不信,只覺得姚在打謎語,又說道:你走你的道,我幹我的路,彼此互不相干,為何闖寨打翻藥爐。

姚道:誒,這可是你們的榮幸呢,成為我姚劍軒傳奇的一部分,而且還是第一段故事,你們該感到高興才是。

鐵螳螂問東,姚回答西,只是胡說,莽黑牛看姚那目中無人的樣子就有氣,剛想動手,被鐵螳螂按住,就聽鐵螳螂再問道:想是哪位山頭的好漢看上我們忘憂丸的生意吧,派你倆來踩的腳吧。

姚不屑道:忘憂丸,這名取的不錯,可卻是個害人的東西,所以我說師弟啊,有些沒本事的人就愛搞些風花雪月,山賊就山賊,還學人搞什麼文雅。

童峰也樂道:師哥你忘了他們還有取了別名呢!

姚道:對啊,什麼螳螂、兔子、蜘蛛,盡是畜生,對了,你們誰是誰啊?

鐵螳螂是忍耐再三,也憋不住了,罵道:你們想怎麼樣?劃個道來!

姚劍軒歪著頭假裝再思考,然後說道:破了這寨,毀了那藥,把你們全送交官府,吃牢飯去吧。

鐵螳螂也不是真要問出個什麼,其意在拖延時間,待醒來的堂主取兵器來,莽黑牛拿到兵器後,便吼道:我蜈蚣幫哪容你們倆小鬼撒野,找死還不簡單,我成全你!

就見莽黑牛那近八尺的魁武的身軀,十分快速的朝童峰撞來,右手持著兵器似棍非棍,前端是諾大的刺錘,莽黑牛人如狂風,一棒砸來好似巨石壓頂,童峰面無懼色,瞧準棒的來勢,先一步向旁避開,姚劍軒則是有意炫耀,待錘自面前數吋才向後一躍,可沒想到錘風刮面生疼,本想裝從容,可到後來是狼狽避開,臉上那自信的笑容也感覺有些僵了。

姚道:這塊頭力氣還是不小,飯沒白吃。

童叮嚀道:師哥,這些人下手可狠了,別大意了。

莽黑牛揮著尖棒,棒朝是大開大闔,範圍極大,且一砸一戳都虎虎生風,二人雖在山上與大牛時常交手,但都僅止於切磋、玩鬧,像這樣帶著殺意的狠招,倒是第一次見,不敢貿近,閃避頻頻。

突然寒光一現,童峰就感後方有兩道奪命利刃攻來,原是鐵螳螂雙手持鐮刀配合莽黑牛棒法襲來,將童峰退路盡封,前後夾攻,童峰見無可再退,竟然是身朝前傾,斜身避開前端刺錘,手拖著棒身,利用莽黑牛的棒招朝背後的鐵螳螂打去。

鐵螳螂原是估計著童峰看來較不起眼,可先收拾掉,之後再與眾人之力將另一人拿下,因此一出手便使出螳螂拳的殺招”黃雀在後”,本來此招與莽黑牛配合下,是少有失手,沒想到童峰居然是不退反進,藉棒破招,其冷靜與膽大的程度讓二人心中都不經一凜,他們哪裡知道,童、姚二人常與大牛練招,對於壓迫感二人早已習慣,與大牛那雙可鋪天蓋地的巨手相比,莽黑牛的刺棒所帶來的壓力可小多了。

童峰破招後,便旋身以手肘朝莽黑牛擊去,莽黑牛仗著全身強練的硬功,是不擋不閃,瞧童峰小胳膊小腿的能什麼力。

一聲悶響爆開,莽黑牛居然被擊出數丈,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那自是童峰”乾坤勁”的威力。

另一邊,鬼蝙蝠也和鐵螳螂一樣,趁著姚閃避猛黑牛的棒招時,從旁攻擊,趁著莽黑牛棒招的間隙處,鬼蝙蝠的腿如驟雨般落下,姚劍軒只覺得眼花撩亂,剛要抬手格擋,莽黑牛的棒又來,姚暗道:這可不能接。

側身避了過去,鬼蝙蝠早就算好,亂腳踢來,姚是守得住一腿擋不住二踢,好在鬼蝙蝠腿力不強,姚劍軒雖身中數招,但皆非要害。

趁著童峰將莽黑牛給震飛的空擋,姚也是縱身上前,使出無用拳法,欲反守為攻,這無用拳法可不全是破綻,十招裡面有七、八招都甚是精妙,使對手忙於拆招之餘,故意露出一兩處破綻,誘使對方上當,鬼蝙蝠見姚的拳招如流水、如暗潮,是綿綿密密,以快打快,居然將其自傲的腿法給壓了下去,一拳穿腿而過,碰的一聲響,鬼蝙蝠胸口中拳。

姚道:嘿,是我贏了,你服不服?

鬼蝙蝠罵道:我服你娘的。

一個鯉魚打挺,沒等站直,就直接朝姚踢來,姚則叫道:倒下就算輸了,你怎麼賴皮。

姚從前耍無賴時也是倒下後對方就停手,可鬼蝙蝠是跟他玩命,不是玩耍,這狠勁頓時將姚攻的亂了,沒等使上無用拳法,就看鬼蝙蝠的腳已經來到面前,直覺反應伸手去抓,抓了個空,幾乎同時間,面門、胸口挨了數腳。

姚順勢後退,卸去了部分腳力,再使無用拳法與鬼蝙蝠打了起來,這次鬼蝙蝠的腿有實有虛比剛才更難對付了,加之雙手不時變換拉著背後的斗篷,遮蔽姚的視線,也使自己看不到姚的拳法中的破綻,如此,姚打不到鬼蝙蝠,鬼蝙蝠卻腳腳踢在姚的身上,姚只覺得手忙腳亂,出拳,毫無實感,只擊中斗篷,跟著眼前一晃,背後又被踢了數腳,一回身,又是斗篷,姚罵道:裝神弄鬼的,看你沒了這玩意要怎麼辦!

扯住了斗篷的衣角,本以為這樣就能抓到鬼蝙蝠,沒想到斗篷是抓到了,可還沒等扯下,那斗篷突然朝自己臉上捲來。

頭上傳來聲音,說道:你小子嘴巴不是厲害嗎,看你現在還怎麼囂張!

原來鬼扁蝠使了一招”蝠王蔽日”,是頭下腳上,以雙手捲斗篷罩住了姚的頭用力朝後拉,姚雖是用力拉那斗篷想掙脫,可卻是愈扯愈緊,鬼蝙蝠自然不會客氣,一個翻身,重腿連踢,將姚踢的是飛出數丈,連那斗篷都被撕破,是面門著地,不知傷勢如何…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