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28.賤岳合戰(下)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28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13 08:07
前情提要:

秀吉奇襲賤岳,卻遇摯友攔路,分屬不同陣營的秀吉與利家,是否會反目成仇呢?

本文開始:

秀吉唯恐利家殺下山來,情勢可就危險了,大喊一聲:「利家,你為何幫助柴田?你忘了咱們要一齊共創太平盛世的諾言了嗎?」

利家顧念舊情,一時難以動手,佐久間見他猶豫,連聲催促:「利家大人,難道你想背叛義父嗎?還不快來幫我!」

秀吉才不想跟利家交手,急忙喝止:「等等,這是我和柴田的私人恩怨,請利家大人不要插手!如果咱倆成為敵人的話,阿松和寧寧一定相當難過!」

原來利家之妻阿松與秀吉之妻寧寧,乃是知心閨蜜,當年住在武家大雜院時,兩人就常聚在一起談論心事,互訴家常。

利家顧及妻子的心情,更顯掙扎。秀吉見他猶豫,趁機使個眼色,部下們一擁而上,打跑了佐久間政盛,利家見勝負已分,只能長嘆一聲,收兵回府中城。金森長近、不破勝光也不願介入這場恩怨,各自撤退。

柴田勝家見前線大敗,氣得咬牙切齒:「可惡,我絕不能輸給那猴子,全軍突擊!」毛受勝照連忙扯住:「我軍大勢已去,請主公即刻撤退!」

「說什麼話,大丈夫寧死不屈,就算戰死,也不能被那猴子笑話!」

毛受勝照勸不動他,只能改口:「別忘了阿市夫人還在城裡等您哪!萬一您死了,夫人不就……。」

勝家一時驚醒,自己光榮戰死倒也罷了,但心愛的妻子若被人擄走,就是奇恥大辱了。只能忍氣吞聲,收兵而回。毛受勝照奉命斷後,卻不幸戰死了。

再說柴田勝家帶著數十殘兵,逃經府中城,通報要進城歇息。大井直泰乘機勸城主利家:「您不戰而退,必會被追究責任。不如綁了柴田,獻給秀吉!」

利家卻說:「別說了,這不合武士之道!」反而開城相迎,想起自己在陣前的表現,不禁慚愧:「對不起,義父大人,我實在無法向朋友動手,連累你了!」

勝家向來欣賞利家的忠義武勇,嘆了口氣:「你能幫我到此,我已十分感謝!如今我武運已盡,回到北之庄後,就切腹自盡!你跟秀吉關係良好,之後就跟著他,享受榮華富貴去吧!別像我一樣,走錯一步,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利家見義父竟未責怪自己,反而關切自己的前途,大為感動:「築前守的大軍很快就到,你快回北之庄,我設法拖住敵軍!」

果然不久之後,追兵趕到,城內火槍齊發,將之射退。秀吉見城上砲火猛烈,只能命一名小兵舉著馬標前進,單騎來到城下呼喊:「停火!我乃羽柴筑前守,有認得我的嗎?我要求見前田大人!」

守護城門的奧村永福,與秀吉有過數面之緣,代為通報後,便打開城門。秀吉下馬進城,行至大廳,見廳堂寬敞明亮,與當初他和利家住的大雜院,簡直天壤之別,不禁讚嘆:「嘩!利家賢弟,如今您已是堂堂一城之主了,真讓人刮目相看哪!」

利家只是淡淡一瞥:「就不知敵軍主帥到此,有何貴幹?」

秀吉皺起眉頭:「敵軍主帥?這麼說也太見外了吧!我跟你是從年輕時候,就一起辛苦過來的朋友耶!對了,寧寧也很久沒見到阿松了,她倆以前老愛抬槓,還真懷念在大雜院的生活啊!」這些話勾起了利家的年少回憶,一時竟不知要說些什麼。

秀吉伏在地上,磕了一個響頭:「其實我今日是特地來道謝的,多謝你手下留情,否則憑犬千代的武藝,就算十個秀吉一齊上,也絕非對手!」

利家見他行此大禮,突然慌了手腳,秀吉話鋒一轉:「但說真的,我實在不想跟老友為敵,所以竭誠邀請犬千代……啊不,是利家大人,能加入我軍行列,讓我們完成年輕時的夢想,一齊共創太平盛世!」

利家被他的誠意感動,低頭感慨:「老實說,修理亮大人也囑咐我,務必要加入大人的行列,別像他一樣,走錯一步,就永難回頭了!」

秀吉一臉吃驚:「啥?勝家竟會說這種話,沒想到他也是個有情有義的男兒,想必他也不希望你的才能被埋沒,才好心提醒的吧!」

利家心知再堅持也沒用,雙手抵地,深深一拜:「在下前田又左衞門,願為大人效忠!」

秀吉連忙扶起,雙方暢飲一番,正在歡喜,又傳來金森長近、不破勝光投降的消息。秀吉大笑:「看來柴田必敗無疑了!」點齊兵馬,望北之庄城而來。五萬大軍包圍城下,秀吉策馬而出,仰天呼喊:「勝家大人,如今形勢已經明朗,請你開城投降吧!」

勝家見城外圍了數萬大軍,焦急不已。一旁的阿市站出來罵道:「呸!你這猴子,別想騙我夫君投降!」

秀吉見到意中人,又驚又喜:「阿市,你快勸勝家投降,我保証不傷一兵一卒!」阿市卻不領情,舞起袖袍叫罵起來:「城下所有人聽著,你們竟然幫助秀吉,竊取織田家的基業,難道全忘了我大哥信長的恩惠了嗎?」

眾將被這一頓痛罵,都不敢回嘴,唯獨秀吉說:「夫人您誤會了,信長、信忠大人死後,三法師孤苦無依,我看他可憐,才挺身相助!我這麼做,只不過是想創造一個,人人都能歡笑度日的國家罷了!」

阿市卻紅了眼眶:「挺身相助?說的倒好聽,你逼死我兒,害我承受了無止盡的痛苦,還敢說你想創造一個讓人歡笑的國家,真是可笑!」

勝家見阿市哭的傷心,十分不忍,嚷道:「猴子,有本事就儘管攻城吧,我柴田勝家寧死不降!」罵完之後,回到天守閤裡,向家臣們交託後事。又說:「你們還年輕,有的是大好人生,儘管先走吧,別陪我送死,其他人也別阻攔!」

誰知眾將不願離去,勝家感激不已,回顧阿市說:「你帶孩子先走,秀吉一直喜歡你,不會為難你的。」

「不,我絕不要落入那骯髒猴子的手裡,讓我留下來陪你吧!」

勝家還想再勸,阿市卻牽起他的手,溫柔一笑:「為大人而死,我心甘情願。」

勝家不禁流下男兒淚,召開最後的晚宴,與八十家臣飲酒訣別。此時,城外下著絲絲小雨,似乎也在泣訴蒼天的無情。雨停之際,羽柴大軍同時殺了進來,柴田勝家望著滿城烈火,與阿市攜手對唱:「夏夢無常一世名,杜鵑悲啼上雲霄。」雙雙自盡了。

而秀吉正在督戰,得知柴田將三位幼女送出城來,唯獨不見阿市蹤影,只怕她出了什麼事。抬頭見天守閤冒出火光,嚇得魂飛魄散:「不妙,天守閤起火了,快救出阿市來!」

誰知火勢猛烈,根本無法接近。原來柴田家臣擔心主人屍體遭受敵人凌辱,所以放起一把火,將天守閣燒了。

當秀吉衝到閤下時,只剩一座廢墟,嚇得渾身顫抖,腦袋嗡嗡作響,倒退三步,哭了起來:「阿市寧願自殺,也不願到我身邊來,她就那麼討厭我嗎?」

官兵衛安慰說:「主公,沒時間哀悼了,柴田既死,除您之外,無人能夠勝任信長一統天下的遺志,還請你節哀!」

秀吉只能拭乾淚水,聚集有功將士,論功行賞,封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片桐且元、平野長泰、糟屋武則、加藤嘉明、脇坂安治為賤岳七本槍。前田利家拜領加賀、能登兩國。織田信孝見勝家敗北,自知不是秀吉對手,也只能退兵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