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十四回 乾坤勁 凝凡 鳳鳴春秋 28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15 17:50
見姚負傷倒地,童峰擔心叫道:師兄!師兄!你沒事吧?

使勁連打數拳欲逼退莽黑牛與鐵螳螂的糾纏過去幫手。

就看姚劍軒緩緩爬起,喊道:沒事,沒事,搔癢而已,管好你自己就好,別扯我後腿。

適才姚知避無可避,便運起渾元功硬受了鬼蝙蝠的腿招,這渾元功乃凝天地精氣而成,自有護體之效,姚只受了些皮肉傷。

再說姚哪容得童峰來幫忙,見童峰面對敵方雙戰還遊刃有餘的樣子,心中頗不是滋味,自打學藝起,童峰是樣樣不如他,沒曾想初戰自己居然搞得如此狼狽,一時的挫敗使他收起了輕浮,深深吸了一口氣,意識到眼前這幾人這可不是三兩下就能打發的對手,難得屏氣凝神地認真了起來。

鬼蝙蝠見姚劍軒還能站起,頗感意外,剛才那幾腳可是出了全力,沒想到這小鬼居然挨的住,但又想也許只是虛張聲勢,說道:沒想到你還挺耐打,不過幾次都一樣,早晚把你給踢廢了。

姚說道:我沒和你說過嗎?我是天生銅皮鐵骨,要打倒我可不容易啊,你倒是趕快檢查你的腿吧。

鬼蝙蝠哼的一聲,快腿又至,姚仍使那無用拳法,可這次姚並不進攻,採了守勢,護住了周身大穴後,偶爾出拳反擊,可每次一出拳,就露出不少破綻,鬼蝙蝠心想:你小子除了耐打外也沒別的本事,這架式是漏洞百出,看你能撐多久。

重招不斷朝姚招式中的破綻踢去,可鬼蝙蝠卻愈踢愈覺不對勁,腿是踢在了姚的身上,可怎麼感覺愈來愈沉,到最後甚至是難以抬腿,急忙抽身退開,再看姚劍軒,身中了數腿卻還是那樣沒什麼傷般。

原來姚靜下心後,才回想起這無用拳法可不是攻擊的招式,而是誘使對方進招借力打力的招式,配合”太虛御引術”,御自身之氣,引敵人之力,適才鬼蝙蝠的一陣猛攻,每一下的勁力都如石沉大海,便是被姚給吸去了內力,且鬼蝙蝠每踢上一腳,就覺得對方身上產生一股黏力,使其腿是愈來愈難收回。

見鬼蝙蝠退去,姚便說道:誒,你怎麼跑了?我都讓成這樣,站著讓你打了還會怕啊?你這山賊當的也太膽小。

邊說還朝鬼蝙蝠招手。

鬼蝙蝠近些年雖少與人動手,但從前也是靠著凶狠闖出的名,哪受得住一無名小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雖沒搞明白發生什麼事,可殺心已起,只想將眼前這討人厭的小鬼給活活打死,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口中罵道:我發誓,我一定要把你舌頭給拉出來。

說罷使出了其成名的殺招”鑽心腿”,此招將全力聚於腳尖,藉由旋轉之力,讓對手即使出拳防守,也可因力集於一點而碎骨、破心。

姚雖出言挑釁,但實際上可是一點也沒大意,早已運足了太虛御引術等待,見鬼蝙蝠腿招襲來,原本防守的右臂突然放下,變拳為掌,接過對方腿招,鬼蝙蝠就覺陷入漩渦般,全身精力從腳尖狂瀉而出,再看姚劍軒又反掌為抓,配合腳步挪身往後一抽,鬼蝙蝠的身體就像被姚的手掌黏住般,半空中身不由己的被拉動,此刻幾乎平躺般看著姚,就見姚的左掌提起,一聲大喝:說過,輸的是你!

後朝其胸口重重拍下,是鬼蝙蝠一聲慘叫,是嘴角滲血,躺在地上,掙扎幾下就不動了。

花開兩葉是先表一枝,剛才單說姚劍軒,這邊童峰面對的也不簡單。

莽黑牛與鐵螳螂雖與童峰交著手,但是也沒忽略了姚劍軒,起初還看鬼蝙蝠佔上風,沒想到轉瞬間就倒地不起,二人是想趕緊解決童峰,再一起把將姚給收拾掉,沒想到童鋒這看似不起眼的小子,居然在二人夾攻中撐這麼久還不見敗象,莽黑牛怪叫一聲後,索性棄了童峰朝姚奔去,喊道:天殺的小鬼,敢傷我兄弟,可不是死了就算完。

適才童峰能與二人周旋,很大一部分是利用莽黑牛那大範圍武器-刺棒牽制了鐵螳螂的進攻,要說戰鬥的經驗上,童鋒差二人許多,但在招式上比二人不之要高上多少倍,無用拳法吸引莽黑牛揮棒進攻再以渾元功接棍,使出借力打力將鐵螳螂逼退,二人敗不下童峰,可童峰也沒傷到二人。

現下蟒黑牛去了,童峰無力可借,情勢一下就逆轉過來,鐵螳螂雙手倒持鐮刀還真像螳螂的前足ㄧ般,進擊時能伸,宛如手臂突然暴長,回擊時能勾,那是連消代打,童峰只有一雙空拳,哪能抵禦那鋒利的刀刃,加之鐵螳螂接連使出拐、伏、勾、刺等刀鑽的招式,沒多久童峰的身衣服就被劃出了幾道口子。

鐵螳螂雖被無用拳法的破綻吸引進招,可童峰卻無法以空拳去接對方的刀,且鐵螳螂身法雖無鬼蝙蝠快,力量沒莽黑牛的猛,可論起招式的刁鑽,進退的巧妙,實在那二人之上,兩手鐮刀好似旋風不斷交錯,使童峰明明看到了空隙也不敢出拳。

童峰也是暗叫不妙:我引他進招後卻無反擊的方法,馮叔說的沒錯,這螳螂拳與那大個得蠻力比起來,是更不好應付。

鐵螳螂見童峰身上破綻是愈來愈多,且無還手之力,便道:想挑我們的寨來充當英雄,這種不知死活的傢伙我不知砍了幾個去了,待我把你的肉一片片給削下後,你就會和他們一樣後悔有這種天真的想法。

童峰道:我們是來阻止你們繼續做那害人藥的。

鐵螳螂道:是嗎!真是虛偽、噁心,你那朋友可比你老實多了。

語音未落,人又鑽至童峰身旁,手回抽,刀迴旋,朝童峰的後腿砍去,童趕緊縮腿後仰翻身,想避開此刀,可落地後卻感到疼痛,後腿還是被割了一道,好在開始交手時,童峰就使出乾坤勁讓莽黑牛吃了虧,到現在鐵螳螂都沒搞明白這小小的身子怎麼能發出這麼大的力量,有所顧忌,不敢過靠近童峰,刀是劃過就退,要是平常鐵螳螂適才那刀就能切下一大塊肉來,可如此反覆,童峰的腿、背、手等很快就被劃出好幾道口子。

鐵螳螂見佔了上風,心想:這小子除了偶爾發出那奇怪的勁力外也沒什麼厲害。

便問道:快說,是誰指使你們二人來的?

幾番交手,鐵螳螂見童峰內力奇特,似有高人傳授,打狗都還看主人,得如何處置童峰,還得視他背後是什麼來頭而定。

童峰道:沒人指使。

鐵螳螂罵道:沒人指使,你們是吃飽撐著來管閒事的嗎?

童峰反而質問道:你們的藥害了多少人你知道嗎?

鐵螳螂道:笑話,這買賣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再說,你家人有吃嗎?

童峰回道:沒有。

鐵螳螂道:那害了多少人又與你何干?你有什麼資格出這頭?

童答道:天下人便可管天下事。

鐵螳螂道:好一個傻子,居然跟我講這個。

鐵螳螂見問不出個所以然,心想把他拿下當人質,待其背後那人尋來,當作籌碼算了。

適才二人說劃之際,鐵螳螂攻勢頻頻,童峰因身上所受之傷愈來愈多,不禁有些慌了,目光就想盯著鐵螳螂的刀,這不看還好,一留神,只覺得鐵螳螂那刀是瞻之在前,忽爾在後,一會從上攻來,一會著地翻滾砍其下盤,被搞得是眼花撩亂,腳下未注意,絆到一石塊,重摔於地。

見童峰莫名跌倒,鐵螳螂自不會給其喘息之機,一邊譏笑一邊揮刀攻來,說道:看來你口中的天下也不幫忙啊。

童峰人坐於地,鐵螳螂無法在上躍、下鑽,等於少了上下方位可進攻,便只能繞其四方,這下摔,童峰反而看清楚對方的身法,好似明白了什麼,目光不再盯著對手的刀。

鐵螳螂觀童峰敗象已定,便不再留力,鐮刀雙雙落下,欲一下將童峰的肩膀給卸去,就聽一聲敖叫隨著兩道鮮血盪於空中,鐵螳螂的手掌上多了兩個見骨的指洞。

原來童峰身上雖中了許多刀,但剛才一摔,發現中刀處都是後方,鐵螳螂慣從前面以複雜的刀法混淆視線,然後再從後方攻擊,這下鐵螳螂又使上全力,當真是生死一瞬,童峰腦海中浮現的卻是他爺爺童岳以爪破敵兵刃的畫面,他雖沒學過”匠心獨具”,但當日的情景他是如何也不會忘,這爪使了出來,用上渾元功的內力,鐵螳螂一手就算是廢了。

當童鋒與鐵螳螂激戰之時,姚劍軒面對的是極度憤怒,氣勢洶濤的莽黑牛,適才姚與鬼蝙蝠的一番交手,是其首次將太虛御引術用於實戰,敗了鬼蝙蝠後,對這功夫是更加有信心,莽黑牛沒多說一句話,棒子直接朝姚砸下,姚則是說道:大塊頭,你著急什麼?本少俠可和你們這群賊匪不一樣,不會動不動就要人生死的。

說話同時手上那御引術已經纏住了莽黑牛的棒子,莽黑牛使勁愈大,就愈難以控制自己,才揮不過五棒,整個人就如陀螺般,身不由己的被姚牽著走,姚還戲弄地唱道:我指這邊,牛要耕田,我比那邊,姚就拉車。

若只是被招式被拆掉也就算了,另莽黑牛更驚的是,自身的內力有如流水潰堤般,是傾瀉而出,莽黑牛暗想:這小子功夫比剛才那個更邪門,要這樣下去,不用多久,自己的內力就得全被這小子給吸乾了。

想撒手,卻感覺棒子生出一股黏力纏著自己,莽黑牛倒也是當機立斷,心想既然掙脫不開,乾脆豁出去了,居然用頭去撞姚,姚沒見過用頭當武器的,趕忙鬆棒,撤身,說道:你這又是什麼打法?想同歸於盡嗎?

莽黑牛怒道:同歸於盡又怎樣!

姚道:笑話,我可是要幹大事的人,哪能跟你這般作賤自己。

姚這一退,莽黑牛才重新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驚訝歸驚訝,可憑著他多年在將江湖打滾的經驗,立時改變了進攻方式,棒子朝姚用力擲去,被姚輕易閃過,姚見這人打著打著連兵器都不要了,便出口笑道:你要認輸說一聲就是了,怎麼把氣出在棒子上…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劈啪聲響,跟著就看一黑影以極快的速度襲來,姚叫道:卑鄙,使暗器!

趕忙從旁躲開,就覺風壓從頭而過,再看莽黑牛,手上沒有暗器,但是雙拳一前一後的舉至肩膀處,重心壓的奇低,背部高高拱起,全身關節是劈啪作響,姚還沒明白莽黑牛剛才是用什麼東西攻擊自己時,莽黑牛就緩慢的朝其接近,那腳步如野獸盯著獵物般地小心。

姚說道:你這又出什麼怪招?

莽黑牛道:嘿嘿,你小子可激起我的興趣了,我這”一字崩拳”已好多年沒使了,有種的,你就再用剛剛那吸人內力的怪招試試。

姚道:誒,你這意思是你這什麼狗屁拳比我的厲害了?

莽黑牛道:一句話,敢,還是不敢!

姚道:放牛過來,難不成我還怕了你。

姚不知對方搞什麼花樣,只是集起十二萬分精神,待一交上手便吸取對方的內力,然後再好好朝笑他一番。

就看二人距離是愈來愈近,姚不出手,等對方出擊,二人距離只剩一步時,莽黑牛突然大喝一聲:著!

半空中響起一聲清脆的爆響,而後莽黑牛是一個墊步退了出去,就看姚雙掌貼臉,而後居然像失神般,雙腿一軟,就再要碰到地的同時才回過神來,趕忙以手撐地,這才沒跪下,臉上是鼻血流下。

原來姚看到了莽黑牛要出拳,故舉雙掌去接,想捉住對方的拳後直接吸取他的內力,沒想到這拳太快,中間像是消失了般,下個瞬間就打道了自己的掌上,勁透雙掌,將手掌反彈道自己的臉上,登時將自己給打暈了,好險平時練渾元功時沒偷懶,這才及時回過神來,不至於做出跪下如此屈辱的動作,可也把姚嚇得夠嗆的…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