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十五回 蜘蛛的魅 凝凡 鳳鳴春秋 31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19 19:06
適才一拳奏效,莽黑牛激道:可別這麼快倒下了,我還有沒盡全力呢!還是說你想認輸?想跑?

莽黑牛的拳雖比鬼蝙蝠的腿更快,但要論身法,可說是連鬼蝙蝠的邊的沾不上,故其必須像蜘蛛一樣,慢慢的靠近對手,求一擊必中。

姚用力甩了頭,心想:我要連這小小寨主都治不住,還談什麼名揚天下,我可不能讓虞姬講起我的故事時是這種下場。

便回道:你別得意,剛我是看鞋子有點髒,彎腰看了看,你的拳對我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地上那隻蝙蝠就是你的下場。

莽黑牛道:是嘛!你要真有能耐接下我的拳,我便認輸,讓你們二人活著下去。

姚道:讓我們活著下去,你想的到美,等著被我送進官府,餘生後悔吧。

其實姚劍軒只要拉開距離不與莽黑牛硬碰便不致如此,可卻選擇正面迎敵。

莽黑牛面露冷笑,心想:這小子不跑就好辦了。

姚以為他是在笑自己,便道:來!來!來!你有什麼本事都給我使出來,別要到時候趴在地上還有藉口。

於是莽黑牛又如適才般,舉起拳、拱起身、緩步進逼,待距離縮至一步之內時,就一記崩拳射出,姚還是和剛才一樣,看到其要出拳,跟著拳就打上了,只是這次姚有準備,運起渾元功,手掌雖仍被反彈,但是硬挺了過來,這以掌接力,然後削減對方勁力的招式,本是姚最拿手的,可如今卻接連失手,莽黑牛的拳像是突然爆開般,一瞬即逝。

姚心想:要比勁大,你能比大牛厲害嗎?我就不信了。

叫道:再來!

莽黑牛是巴不得如此,於是再步向前,出拳,這次姚不再伸掌,是握緊拳頭,渾元功運至高點,碰的一聲,發出如槌敲石頭般的聲音,姚的手是護住了,也沒有後退半步,可被自己的拳頭反彈的更痛,額頭是高高腫起。

姚晃了晃頭,暗罵道:可惡!可惡!

腦中是急思破解之法,鬼蝙蝠的腿招綿密如端急河流,一招緊接一招,可莽黑牛的拳勁卻如巨大的水塊,砸下後就消散,師父說,我是器皿,是大海,不論是哪種力,一旦入了海,便會被大海給吸收,或許我根本不應該以渾元功與他硬碰,應用太虛御引術讓身體呈現無底洞的狀態,這樣不論對手從哪裡攻來,使何種勁道,都可被我吸納。

念想至此,便放下了雙手,呈無防備的狀態,也是姚藝高人膽大,一連幾次被人痛擊,是毫無懼怕,還敢臨陣試招。

莽黑牛見姚一改架式,全身都是破綻,不知對方葫蘆裡賣什麼藥,可知道這小子有邪法不敢大意,是更加謹慎,這次在距離稍遠的地方便出拳試探,這一拳打在了姚的肚子上,姚等於是毫無防備的受了這一擊,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要嘔了出來,這次是真的撐不住,跪在了地上,此結果不僅出乎姚的意料,莽黑牛也是錯愕,心想這小子在玩什麼把戲,可拳頭傳來的觸感相當扎實。

見姚倒地,莽黑牛道:不管你想搞什麼把戲,這次你別想再站起來。

這次莽黑牛不再緩步接近,而是一立刻縱身,一計最強烈的崩拳朝著姚的面門擊去。

自己的招式都不管用,姚也惱火,見莽黑牛見獵心喜的模樣,一股氣上來,叫道:打上癮了你。

竟然也出拳和對方互擊。

空中爆出厚重的悶聲,好似有人以鐵鎚砸地,這次被擊退的居然是莽黑牛,在看姚腳下之地,赫然出現了許多裂縫,像大地裂開了般,原是姚使出了童峰所悟的乾坤勁。

姚的資質本就比童峰還高,童峰這借地力之法,他稍加琢磨便可領會,但其自尊心甚強,故從沒使過這招,這還是他第一次用,剛才一擊不單是借地力回擊,還將對方之勁卸於地,功力較童峰又高出一籌。

莽黑牛沒想過這縱橫江湖的鐵拳居然會失利,而且還是在對方以拳拚拳下敗下,

是既震驚又憤怒,雙拳緊握好似要捏碎了般,看著自己的拳頭,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的拳頭不會敗,他們不會背叛我。

一咬牙,人如猛虎般撲上,這一拳包含了他的自尊與信念,而姚因為再使乾坤勁時還可同時卸力,故回氣反而比童峰更快,見莽黑牛這拳較之前都還要凶狠,哼了一聲,揮拳迎上,口中喊道:我是不可能敗在這的,你別想妨礙我啊!

任憑莽黑牛拳頭再硬又怎能擊破大地,雙拳相撞,這一下震的莽黑牛是拳骨斷裂,透皮而出,反觀姚劍軒則是沒受什麼傷害,因其將莽黑牛的拳力是盡卸於地。

仰賴之鐵拳被破,莽黑牛是戰意大失,說道:是我敗了。

姚要憑著童峰的招式才得勝,心裡不沒多高興,只是道:早和你說過了。

莽黑牛問道:你怎麼可能使出這麼強的拳?

姚道:憑你的資質,跟你說也是浪費時間。

見莽黑牛只是愣在原地,看著那曾經陪伴自己戰勝對手的拳頭,一臉黯然,姚居然生起同情之意,安慰道:其實你也不錯啦,只是碰上了我。

莽黑牛像沒聽到般,沒有動作,看他已無心再戰,姚便想抽身去幫童峰。

這一趕過去,剛好看到童峰用爪敗了鐵螳螂,便叫道:好啊,師弟,沒想到你還有留了一手,怎麼從沒見你使過?

童峰怎麼會使出這招自己也不清楚,只好說道:我也沒想過會這樣,身體好像自然的就動作了。

童峰見鐵螳螂因劇痛而倒地,料其已經無力再戰,便不加傷害,朝姚走去。

姚笑道:你可真是狼狽啊。

童則道:你倒地兩次我也有看到。

而後二人忍不住都笑了出來,這是兩人的初戰,初戰得勝,自然是開心。

而後姚反駁道:我可是一對二,一對二呢!

童峰突然想道:不是還有一個女的嗎?

姚道:對啊!自從我們和對方交手後,好像就沒看到她了。

童峰道:會不會跑去哪搬救兵了?

姚道:四個寨主被我打倒三個,她還能去哪找幫手?

童峰道:或許她還在這裡。

說罷,兩人就找開了,找著找著忽聞一聲道:找哪位呢?難道是想我了嗎?我在這呢!

此聲是飄飄渺渺,嬌嬌滴滴,聽之讓人骨酥腿麻,二人尋聲找去,進到一院子內,院內有一房,內裡充滿此色煙霧,在煙霧中隱約有一身影。

正猶豫時,那聲音又道:進來吧,外面三個大男人都被你們擺平了,難道還會怕我這麼一個弱女子嗎?

裡面那人果然是魅蜘蛛,房間裡面陰陽怪氣的,二子哪裡敢貿然進入。

童峰斥道:裝神弄鬼。

魅蜘蛛道:不是好歹,我這房間不知道多少男人擠破頭想進來呢。

姚道:恐怕那些男的是有命進去沒命出來。

魅蜘蛛笑道:沒聽過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嗎?進來的哪個男人不是自願的呢!

童峰道:那也就是說我們不進去你也拿我們沒轍囉!

一陣風將裡面的煙霧帶向屋外,使人能暫時看清楚屋內的情況,就看魅蜘蛛正在躺於床上,玉腿交錯,酥胸外露,對二子嬌道:每個男人都想佔有我,難道你們不想嗎?我就在這床上,任你擺佈,你愛摸哪,就摸哪,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這樣難道還不夠嗎?

適才屋內一陣風迎來,二子只覺氣味是說不出的好聞,再看魅蜘蛛那嫵媚的樣子,不禁都吞了吞口水,不敢答話。

魅蜘蛛又道:其他三人都被你們打敗了,難道怕我這個柔弱的女人嗎?

姚道:誰知道你那裡面有什麼機關,我們可不是笨蛋,我們不是不進去,是根本懶得理你,師弟,我們走。

姚話音剛落,就一陣風襲來,從煙霧中襲來一布,纏住了童峰的手,與此同時,魅蜘蛛說道:就這樣拒絕人家的好意,也太傷人心,為我留下吧。

童峰為恐被拉進屋內,便用力往外拽,原想另一端的魅蜘蛛會出力與之拉扯,沒料到這一使力,根本無相抗之力,魅蜘蛛反而是藉此一力朝二人飛來,眼看就要撲到童峰的身上,童峰想出手拍向魅蜘蛛,但手剛舉到一半就不動了,姚見狀趕忙以拉著童峰後退。

魅蜘蛛嫃道:你小子真壞,口裡說不愛,但手上卻不乾不淨。

原來捆住童峰的布是魅蜘蛛身上的衣物,現下魅蜘蛛可說是衣不蔽體,且身上散發淡淡煙霧。

童峰聞言,趕緊把手上那布解下,道:我…我才沒有那個意思。

二人同時低頭看地,姚說道:趕快把衣服穿上,這什麼樣子。

魅蜘蛛語帶挑逗地道:好啊,你來幫我穿吧。

說著朝二人走去,二子後退,依舊連頭都沒敢抬。

姚低聲對童峰道:這女人太噁心,她不穿,我們幫她穿。

童道:你是說要去…碰她嗎?

姚道:不是,我們找個繩子再找個麻袋把她裝裡面不就行了。

童道:這主意不錯。

說罷,二人就要往外跑,可卻突然覺得天旋地轉,搖搖晃晃就要倒地,童峰趕忙拉著姚劍軒,二人還想往外走,是踉踉蹌蹌地到了院子門口,姚說道:這…這房子怎麼突然晃得這麼厲害?

童峰也道:這門怎麼有兩個,不…不對,是四個,我們該從哪個出去?

正此時,魅蜘蛛道:每個男的碰我前,都說得正正經經,可被我服侍過後,是趕都趕不走,那滋味,你們嘗過一次就不會忘了,也不想忘了,畢竟,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比我更能讓你忘記憂愁與煩惱呢?

說著玉掌一翻,捏著一顆丹藥。

童峰驚道:忘憂丸!

魅蜘蛛道:你倒是識貨。

原來魅蜘蛛雖雖也會武功,但不愛以拳腳取勝,反是專攻男女之事,以一身勾魂攝魄的本領讓對手是服服貼貼,甘願為其賣命,當看到姚劍軒敗了鬼蝙蝠時,便跑回房中取藥,此藥為膏狀,濃度較一般忘憂丸更高,魅蜘蛛將其塗於皮膚上,讓體熱造出煙霧,忘憂煙較之忘憂丹不同,是效果立見,雖效果無丹藥持久,但就這片刻功夫已足夠。

加之二子看了魅蜘蛛的身體也是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不自覺就吸多了毒煙。

魅蜘蛛是不急不躁地走向二子,彷彿二子已是被困於蜘蛛網上的獵物,伸出玉手,先將捧住姚劍軒的臉頰,姚問道:你…你想幹嘛。

魅蜘蛛道:這麼一個英俊的小夥子,不嚐嚐味道怎麼可以。

說著朝姚吻了去,姚就覺得魅蜘蛛的嘴唇柔軟帶甜,瞪大的眼看魅蜘蛛,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衝動,不再抗拒。

魅蜘蛛本就生的好看,眼神更是攝人,兩頰帶渦,雖年近三十外表卻和少女一般,兼具成熟女人之魅力又有少女迷人可愛之態,二子有所反應乃人之常情。

姚經此一吻,是無力抵抗,癱軟於地,魅蜘蛛則像一隻溫柔的小貓般,用手輕輕地在姚的身上滑來滑去,其曼妙的身材,豐滿白皙的胸部是一覽無疑,二人都沒見過女生的身體,童峰雖沒被吻,也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覺,像是無法控制般盯著魅蜘蛛看。

魅蜘蛛伸出手,撫摸童峰的臉,似笑非笑的說道:你這眼神我很喜歡,充滿慾望的眼神,你也想要我嗎?你覺得我好看嗎?

童還沒說話,姚先回道:好看,你好好看。

魅蜘蛛笑道:我喜歡你的自私。

但仍問童峰道:你還沒回答我,你覺得我好看嗎?

童峰道:好…好看。

魅蜘蛛道:你們願意為我而死嗎?

二子皆說願意。

魅蜘蛛露出不捨的表情,說道:如果你們不來搗亂,那該有多好?

二子像無神般的重複魅蜘蛛說的話,道:不搗亂…多好…

魅蜘蛛道:可惜啊!可惜!男人都是一個樣,喜新厭舊,你知道怎麼樣才能留住男人的心嗎?

不等二子回答,魅蜘蛛就說道:那就是讓他們永遠沉睡在我的懷裡。

說著摟起姚劍軒,將他貼在自己胸上,另一手以拿上沾了毒藥的小刀,與此同時,還附耳在姚的耳邊說道:這樣你就只屬於我一個人了。

正當魅蜘蛛要動手之際,後方傳來一聲爆吼,喊道:住手!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部落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