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二十二章 - 抉擇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44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22 14:42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二十二章 ■抉擇

  曹操給了左軍師涼茂一個臉色,涼茂意會了政軍強人的顧慮,正色對廳內眾人宣布道:「霸府、樂府直屬人員,以及正三品以外人員之外,請僻靜。」

  隨著一聲禮樂,所有的常侍與從騎紛紛退出議事場。換來的是持著禮钺的虎衛,在殿廊排成橫列,虎衛們面向殿外,將內殿與外苑隔絕起來。

  現在江東使節、精靈與曹操霸府的樞要人士,全被圈在了一起。

  曹操瞇著眼睨視著諸葛翊,除了孫鄰之外,全是霸府人士,而陳冰與蔡琰隸屬於樂府,算是精靈魔法的關係人,是魏境漢廷少數的女官,也是全場唯一的女眷。

  「昭姬,你念。」曹操讓協律都尉蔡琰接過紙絹和附帶的竹簡,昭姬是蔡琰的字號,身為女子卻有字號,是因為蔡琰是個知名的才女。

  「是,魏公。『江東至尊孫權使節孫鄰,奉呂蒙都督詣令,假副使鬫澤手書:妖焰方熾,江東危慄。故險走許都,攜來印信。此拓印係證于漢傳國璽,呂、鬫不敢造次用印,只因受江東至尊孫將軍權囑託,以墨拓濡印形於絹紙上。表欲以傳國璽獻歸漢室,奉於九鼎之前,以圖王師救江東州郡免於妖異荼毒。望魏公轉稟陛下,以宣九江人心。』」樂府女官蔡琰以珠玉般的音韻念出竹簡上的請託。卻避諱念出傳國璽蓋出的「受命于天,既壽永昌。」的字樣。

  「這下可傷神了,玉璽又不在場,只是在絹紙上草草蓋了個印,鬫澤老兒又化成灰了,怎麼斷真偽呢?程昱,怎麼看?」曹操讓幕僚發話道。

  「有一說孫家先人孫堅在漢宮大亂時,拾獲玉璽,袁術由孫家奪得玉璽,徐璆由袁術那取回了玉璽歸獻陛下,而今孫家尚保有傳國正體,斷然沒有可能。」黃巾之亂以來,在天下大亂中,以當機立斷之姿,數次堅守危難的衛尉程昱回話道。

  「賈詡,怎麼看?」年老的權臣又點名另一名幕僚道。

  「咳咳、哎、或許當時確實是搞錯了。」號稱鬼謀的賈詡,打哈哈的說。

  「諸葛家的公子,你怎麼看阿。」曹操竟然點名了諸葛翊。

  「鬫澤大人捨命攜出的,絕對是傳國正體,足以支持天子天命,但事實上...」諸葛翊豁出去了,他必須以犀利的言詞切中曹操的心意,整個求援才可能成形。

  「你說說看,事實上如何呢?」

  「事實上,江東保留的傳國玉璽是否為正體,端賴魏公斷定了...」諸葛翊把問題拋回給曹操,這正是諸葛家學的特質,由問題來決定答案,而今諸葛翊將玉璽是否為真的議題,留給曹操決定。

  江東使者拿出絹紙證明手上有玉璽,正是為了攏絡曹操發兵,而玉璽在政治上的用途,則端賴曹操的政治野心而定。也就是說當年徐璆送回來的玉璽與江東保有的玉璽,何者真偽根本不重要。重要處在於曹操是否打算拿玉璽完成政治上的野心。

  畢竟玉璽不僅是一顆代代相傳的皇帝御印而已,而是象徵著天命依歸的天子證明。

  而程昱與賈詡的回答,與其說是他們覺得江東玉璽是真是假,倒不如說代表他們在政治和戰略上,對玉璽意義的判斷。程昱認為應該拒絕出兵、維持現狀,採取守勢。而賈詡認為或許可以採取發兵江東、採取攻勢,戡定中原。

  而諸葛翊失了鬫澤、又一直在意著陳冰,對於說服曹操一事顯得特別積極,而要說服曹操這類人物,最好的做法就是誘引曹操的需求,讓他自己做選擇,諸葛翊賭的是曹操的野心。

  相較於諸葛翊的處心積慮,埃蘭納歐席地跪坐在一旁,他看著在場議事的漢人高官,顯得焦躁不安,埃蘭納歐通透的眼神靜靜地凝視眼前的議事,仿佛聽不見漢人說話的凝重音律,他仿佛只是在看歲月的流逝。

  「孤能事奉陛下...事實上已經頗為滿足了...也不認為陛下所持傳國之璽為假阿。而孫權小兒若尚在,若以玉璽為條件要換取出兵,是否別有暗示呢?我曹阿瞞若是刻意替陛下取回江東玉璽回來鑑定,恐怕又要擔負無端罵名阿。」曹操撫弄了鬍子說。

  希冀著天子之印,隱喻著王莽篡位之心。

  曹操似乎不想擔個妄圖傳國玉璽之名,意味著曹操現在想採取守勢。

  由頭至尾都處於被動的孫鄰也沒有法子,諸葛翊也侷促起來,他飛快的尋思方法,轉往埃蘭納歐:「天將,請問你們的仙術,是否是以歌聲為主。」

  埃蘭納歐聽了這漢人的問題,感到頗值得翫味,此人雖然氣勢稍弱,但以漢人而言,把握知識本質的能力卻似乎不差。

  「是的。」埃蘭納歐爾雅的答話,一旁的陳冰則把目光由埃蘭納歐轉向諸葛翊,不知道諸葛翊打的是什麼算盤。

  「那是否能以音律來確認事物真偽的仙術呢?」諸葛翊急切的問。

  「汝等所謂的仙術、吾等稱為魔法,要鑑別事物真偽,確實是有這樣的魔法。」埃蘭納歐答道。

  「魔法確實是很棒的技術,我一路上看著陳冰小姐使用,感到非常驚豔,只要能活用魔法技術,不只能辨別傳國玉璽真偽,或者也能挽救江東了。」諸葛翊故作興奮的說。

  埃蘭納歐看了諸葛翊一眼,理解到了諸葛翊為何把話題導到魔法話題上了。

  這是把精靈族當作籌碼使用的一種方式。

  「如果魏公願意拯救江東,對抗背後的食靈者,精靈族可以升級魔法的技術合作。畢竟此對精靈族的初衷。」埃蘭納歐順應著諸葛翊的話說。

  「喔?好小子,精靈族願意為你加碼...」曹操說道。畢竟只有精靈族全力加持,曹操或許能夠重返赤壁一統天下。

  「那、你們江東能拿什麼出來呢?」曹操追問。

  「若能順利救出至尊的孫將軍,或者能與魏公的子嗣共獵於江東...」孫鄰回道。

  「感覺...沒什麼有利於蒼生阿。」曹操說道。說是沒有利於蒼生,倒不如說是想要要看對魏境更具體的好處

  「不,事實上我夏口所部早已疲乏,而陸遜的魔軍勢力也一直未能順利統合,所以攻勢一直不明顯,魏公的兵力能夠南下的話,江東臣民並將順應天意,迎接王師。」諸葛翊搶著答話,此言一出,震驚了隔壁的孫鄰與在場的鍾繇等人,這意味著江東的現況,只要曹軍一進場,就將完全臣服。白話的意思是,諸葛翊保證江東將會降服於魏師。

  「有意思。」曹操終於面露喜色,說來說去,不管是藉玉璽掌握漢室命脈、取得精靈的魔法技術、霸服江東,這年老的謀臣可沒有一樣放棄,在老年之際仍懷著雄心。

  「諸葛季牧!你為何要這麼說!這不就是把整個江東賣了嗎?」年輕的孫鄰經不住心情而對諸葛翊脫口而出。

  「江東使者──切莫無理!魏公出兵是為了江東百姓,也是為了天下蒼生。」鍾繇喝止了孫鄰。

  在這番對話中,陳冰看著諸葛翊,露出了一個詫異但並不欣賞的表情。

  「孫家公子也別煩擾了,你們家籌碼不多阿,涼茂,通知尚書台準備媾和文件,江東輸誠,漢室必定出兵。畫押成議、天下太平。」曹操揮了揮手,會議得到了結論後迅速準備離去,離開前刻意看了諸葛翊一眼道:「諸葛小子,你頗有意思,為了讓孤出兵,把局都說破了,那...你要什麼?」

  諸葛翊好似得到了超乎想像的答案,壓緊了失去的手掌傷口處,看了陳冰一眼,正色道:「請魏公讓我入樂府,向樂府散騎從侍陳冰大人學習魔法。」

  陳冰睜大了眼,藏不住情緒的個性使然,表情不能說好看。

  「魔法?好小子,作漢官,你這可是要脫江東歸漢囉。你的野心也不小阿。」曹操挑釁的說道。

  「魏公...」陳冰似乎想抗議。

  「好、好,孤准了。」也不管陳冰想抗議,曹操吟一番後曹操做了結論。「琰,妳做安排。」

  曹操指示女官蔡琰,蔡琰淡雅的欠了個身。

  「其他事休提,程昱,你馬上進行軍政佈達,準備調兵遣將,馳援江東抵抗妖異。」

  眾官應和,曹操幕僚隊列魚貫而出,孫鄰帶著不能諒解的表情看著諸葛翊,而諸葛翊順從內在的執念,凝望著陳冰,相信自己的舉措,能改變天下。

  陳冰卻看也不看諸葛翊,不管諸葛翊什麼分撥,她覺得不關自己的事。

  她在眾官退場後,跟著追出外苑,攔下了精靈使節隊伍中的埃蘭納歐。

  「如何?冰。」埃蘭納歐問道。

  「我、我想謝謝你救了我。」

  「是,我是救了妳,但我不接受妳的感謝,這是我該做的。」埃蘭納歐冷冷地說。

  「這、這怎麼行,我一直很企盼能夠再跟音主請益。」陳冰急切的表達感謝。

  「如果,冰真的這麼想,那就找機會回報精靈們吧。」

  「這樣嗎?我可以的、我可以的...」陳冰懇切的說。

  埃蘭納歐撇了嘴微笑,表情蒼茫而不可測,但陳冰仍是看得著迷。

  冷澈的精靈貴公子沉下眼眸,越過陳冰向後頭的諸葛翊欠身施禮。

  這動作讓陳冰回頭看了諸葛翊,諸葛翊也鄭重的對埃蘭納歐打躬作揖,陳冰對埃蘭納歐態度看得不解,何必對這個江東腐儒那麼客氣。

  「當我有需要時,會請冰回報精靈們,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囉。」埃蘭納歐施完禮後對陳冰說。

  「會的,我會守住約定的。」陳冰眼瞳發光、篤定的說。目送著埃蘭納歐散開銀髮轉身,那精靈與他天人般身姿的夥伴如同月色迎接黎明般,不動聲色的消失在廊苑底端。

  埃蘭納歐、曹操、諸葛翊利用天下變局各有盤算,一場蒼天變,戰亂在即,即便跨越國族、種族,不變的仍是人心各有度量。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