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十八回 百獸拳法 凝凡 鳳鳴春秋 27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2-26 17:14
屋內,原本同一陣線的三人,因為失敗而開始互相歸罪,徐樂與封二中兵刃相向,王武也正煩封二中的隱瞞,但知道現在少上任何一個都非常不利,雖不願意,也是抽出刀來,對著徐樂,說道:徐兄,冷靜些,事已至此,我們該想的事下一步要怎麼辦。

徐樂道:王大哥,我一心跟你,為了你我連結髮妻都下了手,你現在卻拿刀對著我,護著他?護著這個背叛者?

封二中道:我沒有背叛你們,我只是…

王武勸道:他自有不對的地方,但現在更重要的是我們的下一步該如何?

徐樂怒道:嘿嘿,他今天能為了他妹可以欺騙我們,明天說不定就能為了那續尾凝膠在我們背後下手。

封二中道:我絕不會這麼做。

徐樂道:閉嘴!你的話跟放屁沒什麼兩樣。

徐樂所言不無道理,王武不禁也看向封二中,就看封二中深吸一口氣,長劍迴轉,眾人不知他要幹嘛,除了徐樂外,都叫道:慢!

就看長劍劃過後,封二中的小指斷於地,血不斷滴下,封二中忍著痛道:我只想救她的命,絕無背叛之意。

徐樂看封二中如此表態,自也不好再相逼,哼了一聲,不再說話,王武則伸手點其穴道,助其止血,說道:封兄出手重了些。

封二中道:那姓嚴的不除,不敢自廢武功,還請王大哥再信我一次。

王武點點頭道:嚴掌櫃確實不好對付,我們是得好好想想下一步,尤其是令妹已敷上了那藥。

封二中看了看依萍,但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姚劍軒此時說道:你們可真有趣,連對手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自己先吵起來了。

徐樂正憋著氣呢,聽姚嘲諷自己,便喝道:你小子說什麼!

姚根本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說道:怎麼?現在敢拿刀指著我是想對付我了?你恐怕是忘了,在場的除了我師弟外,你們可沒一個能傷得了那姓嚴的。

三人知道姚所言非虛,當時童峰所展現的力量三人確實無人能及,王武可不願得罪這兩個生力軍,趕忙按下徐樂的手,說道:徐兄說話是衝了些,兩位小俠可別見怪。

這幾人吵了老半天,童峰只是看著封依萍的腿,聽他們提到了自己,便開口說道:那續尾凝膠是什麼東西?

封二中道:續尾凝膠乃去腐生肌的奇藥,依萍本來是無法站起的,現在能如此都是那藥的功效。

童峰又問:那人說十天不上第二次藥會如何?

封二中道:這續尾凝膠本身雖無毒性,但要能讓死肉重新生長必然需要極大的刺激,若十天內不再上藥,則生肉便腐,全身潰爛,且將極度痛苦。

聽到此,封依萍不禁害怕尖叫出來,不由自主的摸著自己的腿,生怕他們下一秒就會融化般。

童峰道:那人說只要再上兩次藥就會痊癒是真的嗎?

封二中道:確實如此。

姚站起身來,說道:那我們還等什麼?

王武道:別急,南風堂現在肯定是戒備森嚴,我們就這樣殺過去,恐怕連他人都見不到。

姚說道:那怎麼辦?就這樣看著時間過去?

王武道:那倒不是,每年的這個時候姓嚴的總會神神秘秘的出城一趟。

此話一出,封二中與徐樂似乎也頗驚訝,王武沒和他們提過此事,徐樂就問道:他去哪?

王武續道:從這往北約莫兩天的路程有一山谷。

徐又問:那裡面有什麼?

王武道:我也不知道,他從不帶上我。

姚問道:那你怎麼知道的?

王武道:身為縣長,打點些人蒐集消息還是辦得到的,但山谷裡有什麼,卻沒人知道,有幾個膽大手下想進去一探,就沒再回來過。

封二中道:可…我們這事鬧這麼大,他還會去嗎?

王武肯定的說道:會的,就我這些年的觀察,不論是颳風下雨他都會去。

姚算了算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在半路埋伏?

王武道:正是。

姚道:你是在行動前就想好了這一步吧。

王武道:這一步我已經想了數十年了。

如此,眾人等到傍晚,換上夜行衣,在黑暗的掩護下出了城,一路來至後谷口等待。

兩日後,就看前方人影晃動,王武等人是手按刀柄,就待來人靠近,便要動手,姚卻說道:別出手。

王武問:為什麼?

姚道:你難道不想知道這山谷裡面有什麼嗎?狡兔都有三窟,說不定那是他的另一個蜈蚣寨?如果我們既能奪藥,又能再壞他的好事,那不是一舉兩得,更解氣。

能壞嚴掌櫃的事,自不會有人反對,王武等人就看嚴掌櫃帶著鬼蝙蝠等人從眼前過去後,悄悄跟於後。

這谷地是一路蜿蜒向下,四周草木也愈來愈茂盛,好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色,跟著就見前方出現一竹園。

還沒走進,就聽到有人吆喝之人,喊道: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聽聲音是嚴掌櫃。

姚就奇怪了,這裡他不是每年都來嗎?還需要問對方什麼人?

就聽一人說道:你們又是什麼人?

聽起來是兩方都互不認識。

王武更是奇怪了,緩緩接近,嚴掌櫃對面有數十人,嚴掌櫃問道:你們來藥王谷幹什麼?

童、姚同時眼神望向王武,問道:藥王谷?那是什麼?

就聽王武低聲道:這藥王谷不同於一般藥舖,尋常疾病不治,是專醫拳腳武術之傷,聽說谷主叫做公孫仇,可真沒想到藥王谷居然在此,更沒想到那姓嚴居然和藥王谷有關連。

姚說道:這有什麼奇怪,兩個都是做藥的,搞不好是來這裡賣他藥材。

童峰道:聽過練武成痴,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醫武成痴的人。

這時,裡面那人也問道:你又來幹嘛?

嚴掌櫃道:看你也是武林中人,難道不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

那人笑道:就知道這是誰的地盤我才來的。

嚴掌櫃喝道:原來你們不是迷路,是找死來的,居然連九黎也敢惹。

聽到九黎的名字,王武等人是臉色大變,喃喃道:沒想到這姓嚴的居然和他們有關係。

童、姚不解,又問道:九黎是什麼?

徐樂道:你倆小子當真什麼都不懂,九黎可是這一帶最大的幫派,或說半個天下都是他們的地盤也不為過,裡面高手如雲,勢力大得不像話,尤其是九黎寨主楊天裂,武功是無人能敵。

馮季子少與二子談論江湖人物,故二子確實是什麼也不懂,聽徐樂這一說,姚便倔將道:切,吹牛,要有你說的這麼厲害,還有人敢來砸場嗎?

王武也奇怪道:九黎稱霸綠林已久,是誰這麼大膽?

庄內嚴掌櫃又問道:莊裡的人呢?

那人說道:我還想你告訴我呢?這藥王谷在九黎中也算是有點地位,原來就這麼幾個膿包?看來九黎早就過氣了,名不副實,名不副實啊。

嚴掌櫃喝道: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你有什麼本事。

說罷就朝那人打去,莽黑牛等人也和對方動上手,透過竹間的縫隙,王武等人也可看到裡面發生的情形。

姚說道:這倒乾脆,說沒兩句就打起來。

就看嚴掌櫃揮起虎頭大刀,霸道劈去,招式簡單,但速度極快,除了王武外,其他人都感到驚訝,沒想到這嚴掌櫃倒是武功不俗。

對手在刀要劈到時,一抬手,將刀給咬住,使的是一對倒半月形兵器,就看嚴掌櫃刀試著拔刀幾次都無法掙脫。

那人笑道:就你這點底,正好坐實了我剛才所說的話。

嚴掌櫃見兵器受制,立刻變招,一張口,一聲猛喝,乃絕技”虎嘯”,那人防的住兵器,卻防不住聲音,而這虎嘯純以內勁傷耳膜,就看那人頭稍微晃動,夾刀的手就鬆了些,嚴掌櫃將刀一翻,脫離對手古怪的兵刃,跟著是一連五刀,朝那人砍去,這五刀出手極快,就如五人同使般,專砍對手頭頸部位,甚是凶狠,就看那人舉起半月短刀,每每於刀要劈至身前時才舉兵刃擋去,氣勢雖沒嚴掌櫃那般,卻絲毫沒落下風。

五刀過去,那人倏的一個近身,兩手一個交叉劃下,嚴掌櫃趕忙將刀往下壓,勘勘擋了開膛的殺招,嚴掌櫃順勢一揮,要將對方給震開,就看那人突然一手放開兵刃,朝嚴掌櫃手臂連戳兩指才退了去。

嚴掌櫃就覺到兩道刺麻之感如針插入體,急運功去抵擋,就看手臂被戳處流出黑血,已然中毒,口中喊道:陰暝指,你是南宮山莊的人?

那人冷笑幾聲,道:是又如何?

又是一個沒聽過的名字,童、姚又看向王武,王武這次沒等他們說話,便先說道:我可也知道南宮山莊是什麼來頭。

嚴掌櫃心想:南宮山莊甚少涉足武林,這次怎麼挑上門來?

嚴掌櫃跟著問道:你是南宮烈?

那人道:嘿嘿,我可比少莊主差遠了,要是少莊主的話,就憑你這兩下,根本沒有連出手機會也沒有,倒是你,百獸拳的嚴慕白,早年以五虎斷魂刀盤據一處,也算是有點勢力,而後突然從銷聲匿跡,沒想到成了九黎的走狗。

既然被人揭了底,嚴掌櫃也大方承認,說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不錯,我便是嚴慕白。

那人又道:告訴你吧,九黎這靠山再過不久就要倒了,給你個機會,改投靠我們吧?

嚴慕白問道:你們?憑你們南宮山莊就想挑了九黎?

那人道:嘿嘿!想你還不知道吧?這個藥王谷只是個開頭,還有不少九黎的據點也被我們給挑了,趙天裂這招牌早就不好使了。

嚴慕白點了點頭,似乎在思索對方的話,而後道:這藥王谷確實也欺我許久,苦於其人多勢大,是敢怒不敢言。

那人見嚴掌櫃態度軟了下來,便道:不錯,不錯,很識時務。

嚴慕白問道:但我還有一事擔憂。

那人說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嚴慕白道:我這人天生膽子小,俗話說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那九黎畢竟佔據江湖多年,我今日背叛他們,你們可有能力保我身家安全嗎?我連你是什麼人都還不知道。

那人道:好,這問題很實際,我乃南宮山莊宋旭,我南宮山莊為重振百年前威名,拿下九黎,便能再於江湖立威,雖然九黎的勢力大,但我們這邊的陣仗也不弱。

嚴慕白搖搖頭,說道:能與九黎抗衡的勢力?還未聽說。

宋旭道:你會知道的,待你歸順後。

嚴慕白看了看周圍,藥王谷的人是死的死,傷的傷,鬼蝙蝠等三人還在與對手纏鬥,且漸漸若於下風,看來對方一行人武功都不差,仰天長歎一聲後道:叫你的人住手吧。

宋旭抬手示意,手下暫且收手。

嚴慕白緩緩靠近宋旭,道:看來這江湖也是時候清理一下了。

宋旭笑道:是時候換人做頭了。

嚴慕白一副不甘願的樣子,如喪家之犬般地走向宋旭,到二人相距一步時,突然嚴突然大喝,以虎嘯吼道:要我幫你們做事,作夢!

嚴慕白突然發難,撩刀而起,劈宋旭下陰要害。

宋旭道:好傢伙,敬酒不吃,吃罰酒。

就看宋旭雙手一擋,又以手上古怪兵刃咬住嚴的大刀,可嚴卻突然棄刀,衝向對方,拳借身力,身借拳力,猛擊而出。

碰的一聲悶響,宋被震飛老遠,連手中兵器都脫了手和嚴的大刀同時落於地上,見嚴使這拳,童、姚二人差點叫出,因此的正是莽黑牛的一字崩拳。

宋旭吃了虧,怒道:好一條忠心的老狗,給你活路不走,現在想死也沒這麼容易啊,把他們都給我殺了。

說著挺指與嚴相鬥,就看嚴慕白一拳過後,立刻近身,縮手如勾,要箝對方脖頸要害,螳螂拳在嚴使來,更顯老練,宋旭簡單的以指戳去,嚴似頗懼對方指力,急忙變招,一矮身,連攻向對方下盤。

外邊眾人,除王武外,可算是第一次看嚴掌櫃出手,原本以為他所倚靠的就是莽黑牛等人,沒曾想莽黑牛等人的功夫原來是嚴所傳授,心中都不禁打起鼓來。

可即便嚴一連變了幾種攻擊,還是沒把宋旭給如何,宋旭那兩劍指如兩利刃般,化去了嚴的攻勢,見嚴勾來,便向其掌插去,嚴若出腳,宋也是如此,二人打得激烈,拳腳卻沒交上,到後來宋旭甚至將嚴給逼了回去。

嚴大喝一聲又是那招虎嘯,震的宋旭頭腦一晃,跟著就是一字崩拳打出,喊道:當真以為我怕你了你那破指。

見對方重拳擊來,好個宋旭,是不閃不躲,陰暝指迎上…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