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二十三章 - 精靈的曲風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42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8 10:53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二十三章 ■精靈的曲風

  埃蘭納歐抵達了塔城的高處;鳥瞰著平原彼方的許都的燈火。

  所謂的塔城,其實是符文樹林交纏攀高形成的巨塔。

  精靈族栽植符文樹的種子,唱誦魔法歌《花與鳥》,以元素之力澆灌符文樹林,使其在三年內快速生長成為塔城,而這座塔城至今仍在升高。

  群樹盤根錯節、扶搖直上,交纏成這座巨塔。

  中原的群鳥棲息在這座塔城的林幹上。

  埃蘭納歐聆聽著蟲鳴鳥囀,中原的生靈,以千變萬化的音頻告知埃蘭納歐中原的變動,那鳥囀仿佛精心編綴的詩詞,反映著候鳥們穿越的風土氣候。

  埃蘭納歐從鳥類的歌聲理解到,人類所謂的江東之地,正面臨著劇烈的氣候操作。那是跟隨著靈船抵達中原的食靈者帶來的異變。

  熵魔、惡魔、食靈者;無論賦予那個貪婪的魔族如何的名諱,都不會改變那支如今盤踞在江東的異類的扭曲本質。

  「冷澈的埃蘭納歐音主,季安。」一個深長的音韻傳來,音源來自埃蘭納歐家系的盟友伊塔拉。

  「至誠的伊坦拉音主,這個季節並不安寧。」埃蘭納歐回應伊坦拉道,兩支精靈家系維持了千年的友誼,對彼此的關照問候,自是以季節為單位。

  「我聽到群鳥婉轉告知,熵魔釋放的負能,正在這塊大陸的邊陲處製造混亂的天候。」伊坦拉回話道,他淡金色的頭髮中分,在額間繫了一枚共鳴魔法用的水晶,與銀髮掛劍的埃蘭納歐相比,面容顯得較為柔美。

  「遠比這風聞更直接的是,我和漢人們在宛城附近擊殺了一隻『熵魔』。」

  「擊殺…..怎麼作到的?」伊坦拉感到有些吃驚,一般而言,精靈幾乎不可能在與食靈者的一對一戰鬥中取勝,埃蘭納歐沒講戰鬥當時有無漢軍,伊坦拉也沒問,他們壓根不把漢人數量列入戰力。

  「在一名它邦漢人建議下,我和漢人魔法學徒合唱靈歌。使我的靈劍頻率升高到能逆轉『熵魔』的反生命程序,將他的負能量韻律破壞,以至於一擊殺死了『那座熵魔』。」

  「漢人建議的...」伊坦拉翫味著漢人竟有辦法給與魔法方面的建議。

  「是的,漢人雖少有靈明悟性,但非常工於計算。」埃蘭納歐說出身為使節,對漢人的觀察。

  「兩個主唱者合唱…..這是個大發現阿,但是...似乎違背了靈歌的律例,所以埃蘭納歐音主,你是來跟長老們請罪的嗎?」伊坦拉詢問埃蘭納歐道。

  「至誠的伊坦拉音主,吾等已經風聞埃蘭納歐音主的作為,正打算控告他。」還不待埃蘭納歐回道,一個聲音搶先回答伊坦拉音主道。

  幾名精靈潛藏在構成廳堂的花木間發言,他們眉目年輕,但盤坐在花木間的體驅似乎與廳堂有些同化,這些潛藏的精靈正是這個不朽種族的長老們。

  精靈長老們並不因星月流逝而變得老邁,反而一反常態得變得更加年輕,只不過他們的體驅逐漸與供應他們生命力的塔城林木合而為一,在經年累月的冥想中,讓肉體化為自然力的一部分。

  「眾長老們,埃蘭納歐音主何罪之有?」

  「伊坦拉音主你明知故問,他破壞了樂律,與低等族類唱和。」三名精靈長老同音指控埃蘭納歐道,宛如一首劇烈的奏鳴歌。

  「眾長老們,如果吾等以樂律來決定高貴與否,那會吟唱的族類就談不上低等,能與埃蘭納歐音主唱合的漢人絕不低賤,反而是與埃蘭納歐音主創造了絕美音符。逆轉了『熵魔』的生命結構,破壞了它的運轉。這實是一件美事。」伊坦拉幫埃蘭納歐辯解道。

  「至誠的伊坦拉音主,我想長老們在意的是更深沉的理由。」埃蘭納歐坦然的唱音回道。

  「埃蘭納歐音主,你的意思是?」伊坦拉詢問好友道。

  「伊坦拉,埃蘭納歐知道吾等心意,為了應急殺死了『熵魔』,卻洩漏了靈歌能夠唱合的性質,這點如果讓漢人普遍查覺到,將會創造出許多不和諧的音律。」長老們回應道。

  「長老們,如果這種和音音律能壓制『熵魔』,是否能造福這座大陸呢?又何必在乎音律不和諧呢。」伊坦拉持續為埃蘭納歐爭辯道。

  「伊坦拉音主,你誤會了,如果讓漢人掌握了和音,除了會製造風土的混亂外,或許會讓他們產生能自行對抗『熵魔』的錯覺,則我族將對漢人失去影響力,進而遭到奴役,『熵魔』終將吞噬這塊大陸的所有生靈。這是長老們真正怪罪我的原因。長老們,埃蘭納歐向朝廷請罪。」

  「…..如果是這樣,事實上我的家系正在編綴那首『未完成的靈歌』。能夠對抗『熵魔』。」伊坦拉對於這個惡劣的現況,似有解套方案。

  「伊坦拉音主,是所謂的《熵海之歌》嗎?」埃蘭納歐詢問好友道。

  「是的,埃蘭納歐音主。正是那首傳說中有可能瓦解『熵魔』本質的歌。」伊坦拉說明道。

  「伊坦拉、埃蘭納歐,吾等必須在此有共識,瓦解『熵魔』的大業必須在吾等族類手上完成。事實上,只要保有靈鑽之力,吾等確實能夠在此大陸落地生根,再次成為主宰者。初期依照埃蘭納歐的建議,提供魔法給漢人,增強他們抵禦食靈者的能力,而今造你日前的戰果,漢人已具備牽制食靈者的戰鬥力,所以不宜再增強漢人們的力量。我族利用漢人當作屏障,堅守靈鑽,靜待完成《熵海之歌》即可。」長老們唱音道。

  「我明白。」埃蘭納歐冷血地回應道,但是又不動聲色的落下個問句:「但是....」

  「但是什麼?埃蘭納歐音主。」伊坦拉問道。

  「事實上,漢帝國的權力者曹操,已經放棄守勢,準備發兵援助江東漢人勢力,對食靈者發動攻勢。」埃蘭納歐回報適才參與的漢帝國會議的結論。但並沒有說出,他在會議中自作主張力挺江東的態度。

  「關於我朝該如何回應...埃蘭納歐你有建議嗎?」長老們中一個較高昂的聲音道。

  「我朝應該採取支援的決策。」埃蘭納歐表面淡然地回答,但他早已以行動主導態勢發展,甚至早已承諾會升級給漢人的魔法援助。

  「那支援漢廷,對我族的利基是什麼?」另一名長老詢問道。

  「我們能直接左右整個進軍,牽制漢軍的進展,適時地增加我族的影響力。更長遠層面來看,如果曹操的進軍受阻,將會讓漢人自身的矛盾擴大,使失勢的漢人舊朝廷勢力反撲掌權者曹操,那我族將有更大立足空間。」埃蘭納歐回答了對精靈朝廷最有利的布局。

  「長老們、埃蘭納歐音主,這個策謀的旋律太過偏鋒,將有可能無法遏止食靈者破壞這塊大陸的生命樂章。我朝廷應該協助漢人全力對抗食靈者。」伊坦拉對這埃蘭納歐的獻策持反對意見。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伊坦拉。舉凡生命皆有定數。『熵魔』的出現,是對生命的一種測試,而我族將如同以往越過歲月般,越過這項測試,進化成為更多世界的主宰,這必然是造物主對我族命運的一項深遠安排。」長老們發言道。

  「埃蘭納歐!請你不要玩火。」伊坦拉急躁的說。

  「伊坦拉-伊坦拉,埃蘭納歐知道吾等的心意。」長老們力挺著埃蘭納歐的策略。

  「埃蘭納歐,你應該知道利害的,如果我們還有不和諧的盤算,無法和漢人齊心,將重蹈在艾洛斯原鄉時,不能與獸人族一同在『水銀王朝』早期就遏阻『熵魔』的復輒。等到食靈者吸食了眾多的生靈之力時,一切就來不及了!」伊坦拉的憂慮溢於言表,優雅的音韻也隨之尖銳起來。

  「至誠的伊坦拉音主,我家系世代的摯友阿,我在這次面對食靈者時,也是抱持著同歸於盡的決志的。所以請你相信我並沒有輕忽食靈者的威脅性。但是,如果摧毀了食靈者,而精靈文明也與之同歸於盡,則伊坦拉音主你摯愛的眾多靈歌,也將隨之佚散。漢人正是我族在這場賽局中的新籌碼,只要巧妙利用這個入迷於博弈的種族,使他們陷入設局而不自知,或許我們有機會能取勝食靈者。」埃蘭納歐試圖說服伊坦拉道。

  「伊坦拉,你不服嗎?」長老們質疑伊坦拉道。

  「睿智的眾長老們、冷澈的埃蘭納歐音主,伊坦拉一族只為譜歌而生,衷心期盼精靈一族的存續。支持長老們的一切決定。」伊坦拉低下頭,接納上意。

  「那埃蘭納歐,實際上你打算怎麼做?」長老們和聲詢問埃蘭納歐。

  「說服曹操,我族將派遣戰力協助漢軍進軍食靈者勢力。」埃蘭納歐額首說道。

  「吾等悅納埃蘭納歐音主的獻策,就去辦吧。」長老們說道。

  「眾長老們,福壽延年。」埃蘭納歐銀眼泛光,額首稱意,定調了精靈一族的謀略。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