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二十回 藥石童子 凝凡 鳳鳴春秋 22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10 05:17
前話說到那名全身紫黑的少年是不閃不避的朝宋旭的陰暝指迎上,果然如童、姚所言,未等少年的拳擊中宋旭前,宋的毒指便戳到了少年的眼皮上,眼乃人之致命弱點,宋旭的指力的連嚴慕白的崩拳都不敵,但碰上了這少年,卻是不可置信驚叫而出,叫聲剛起,半空中便發出一聲悶響,少年的拳打中了宋旭的太陽穴,拳力之大,宋旭是立刻倒下。

就見宋旭於地上幾下驚恐的看著自己的手指,就見那引以為傲的雙指居然斷去,適才那一指彷如戳在鋼鐵之上,叫道:我的手…我的手...你是個什麼怪物!

想爬起,卻感頭脹欲裂,嚇得他是伏地倒退。

公孫仇道:嘖嘖嘖,好歹你也是名門出身,怎麼說話如此沒禮貌,他是我的藥童,有名有姓,叫做石剛,怎麼叫人怪物呢。

石剛一拳擊敗對手,可臉上毫無喜悅,仍是那冰冷的表情,彷彿打敗宋旭根本不是個事。

童、姚互相看了一眼,皆是暗自吃驚,都想:這姓宋的既然能打敗嚴慕白,那也不是個膿包,怎麼連那人的一拳都挨不住,這怪皮膚的可厲害啊。

宋旭也不敢回頭背對對手,只是手腳並用稱地而退,退到抵上一物,似是個椅腳,宋旭剛朝後伸手想借力撐起,沒想一雙腳突然跨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宋慌恐的抬頭看去,這一看可不好,自己居然退到了綁著莽黑牛的椅子下,就看莽黑牛粗腿一夾,鎖住宋旭的脖子,雖然他拼命地想掙脫,但他的雙指已被廢,單論氣力,哪是莽黑牛的對手。

宋旭見掙脫不了,又看公孫仇緩步走來,便喊道:有種就殺了我,少主會替我報仇的。

公孫仇道:不怕死?看不出來是個硬漢,但南宮家既然與九黎為敵,就得知道要付出多少代價。

宋旭冷笑道:儘管下手吧,南宮山莊沒有貪生怕死之人。

公孫仇道:好,好,好一條忠心的狗。

說著撿起了一把刀,說道:那我就看看你的身體有沒有你的嘴巴這麼硬,把他的手給我抬起來。

石剛便將宋旭的手給抓起,公孫仇喝道:叫你耍橫。

見公孫仇刀揮下,宋旭咬一牙,閉眼等死,沒死成,兩手傳來無比劇痛,睜眼一看,五指都被削下。

宋旭痛的打顫,說道:你…你…有種就把我殺了…這是什麼意思?

公孫仇道:要你個賤命還不容易,但我要你去跟南宮烈帶個信。

說著手一揮,石剛與莽黑牛便不再使力,放了宋旭。

公孫仇道:跟他說,與我們為敵南宮山莊恐怕要消失於整個武林,聽明白了嗎?給我一字不漏和他說。

宋旭掙扎爬起,由死到生一回,硬氣沒也剩多少,這下見有活路,自然不會放棄,往外走去,不時回頭看,深怕公孫仇反悔,等雙腳跨出莊園,見公孫仇真的沒追過來,似是真的要放了他,便頭也不回的逃去,其他南宮山莊的手下見狀便跟著想跑。

公孫仇道:嘖!嘖!怎麼這麼不懂規矩,我說放他走,可沒說放你們走啊。

這時已有人過去將嚴慕白等人給鬆綁開來。

聽到公孫仇之言,石剛與嚴慕白等人就朝其他人殺去,就聽陣陣哀嚎聲起,數十個南宮山莊的人轉眼間被殺的乾淨。

公孫仇搖搖頭道:就這點本事也敢上門,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姚、童等人此刻雖然被圍,可當中最害怕的是那快刀徐樂,想是心虛,徐樂是提著刀一個勁的喊:別過來,你們別過來。

公孫仇見這人如此窩囊,根本懶得理會,手隨意一擺,鐵螳螂率先朝徐樂攻去,想是還記著於南風堂上被王武與徐樂圍攻的虧,儘管身上帶傷,但鬥志與狠勁卻更甚以往,徐樂見鐵螳螂攻來,知道此刻是生死一瞬,不敢保留,快刀揮出,是上、下兩刀如同時砍去,鐵螳螂以鐮刀分頭擋去,就看鐵螳螂雙手被徐樂的大刀壓下,看情況鐵螳螂的近身兵刃似不敵徐樂的刀勁,連徐樂也覺得要勝,大喊道:死去…

那個吧字已沒機會說出來,因為徐樂的喉頭已被鐵螳螂的鎌刀劃開。

原來鐵螳螂領教過徐樂的刀法,知道只要撐過這兩刀徐樂便再無後著,趁徐樂刀壓加重之際,拼著背受一刀以拉近兩人的距離,跟著遞出鐮刀,將徐樂殺敗,鐵螳螂也跟著不支倒下。



童、姚哪裡見過如此多人眨眼間就沒命的情景,從前聽書上說哪個武功高殺了哪個,聽得精采,可如今親眼見到,是既震又驚,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是要打?要逃?還是要救?還沒在躊躇之間,戰鬥就落了幕。



這時公孫仇的目光投向了童、姚,見二人年年紀不大,便說道:你們兩小孩也跟著湊什麼熱鬧?看來這南宮山莊真是沒人了。

童峰道:我們才不是那什麼南宮的人。

公孫仇說道:不是南宮家的人怎麼會跟他們攪在一起?難道如今連三歲小童也想藉由扳倒九黎而出名嗎?

似乎覺得此事太過荒謬,身旁那少女居然笑了出來。

姚大聲道:那有什麼不可以。

少女道:就憑你?沒見到剛剛那人的下場嗎?

姚道:他是他,我是我,你若把我跟他比,很快你就會笑不出來了。

少女奇道:難道你比他厲害?

姚道:厲害一百倍。

其實姚哪有把握,只是受不了被人小瞧。

這時童說話,道:你們把他殺了,他妹妹的腿要怎麼辦?

童峰手指封不二。

公孫仇不解,問道:什麼妹妹?

嚴慕白上前便將王武等人的事與公孫等人解釋一番。

公孫仇一邊聽一邊猛抽著手中那桿大煙,待嚴說完後,公孫仇才道:我們九黎與道家向來是互不相犯,你倆初入江湖,年輕氣盛,想學你師父當遊俠,一展所學過過隱,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但怕是找錯地方了吧?

童峰道:哼,你們製毒害人,還將病人當成籌碼要脅對方,利用他人的感情,卑鄙無恥,難道沒有錯嗎?

嚴慕白反駁:害人?他的兒子是他自己下的手,他的妻子也是他親手殺的,你倒是說說,這裡面哪一個是我們所害?

童峰道:若不是你以他們的親人作為脅迫,他們哪會如此?若說醫治好了那說還你恩情還說得過去,但你們根本就沒有醫好任何一人,純粹是趁人之危。

嚴道:笑話,他們每個人的病所需藥材都得來不易,不用錢買嗎?不用派人去找嗎?是光動嘴皮子就能憑空就變出來嗎?他們既然付不出錢,便替我做事抵債,有何不妥?

乍聽之下嚴慕白說的頗有道理,童峰一時語塞,姚立刻幫腔道:照你這說法,連那製毒害人的事你也自認沒錯,對吧?

嚴道:我倒是要問問你,現有一人病重,醫治他的藥材需花百錢,還不一定能治好,且那醫藥費他是籌不過來的,這忘憂丸只需一錢,卻能短暫的讓他忘卻病痛,他所求的也只是那短暫的無憂,苦苦哀求著你買,你餵他吃是不吃?

童、姚還在思考如何回答時,嚴的第二個問題又出,說道:你們恐怕是不知道,這忘憂丸最大的買主是誰吧?

姚答道:不就是鎮裡的人嗎?

嚴說道:是軍隊。

童、姚不解,便問道:軍隊?

嚴說道:士兵知道開戰在即,且是九死一生,生還無望,而這小小一顆忘憂丸正好能讓這些士兵暫時忘記即將到來的死亡,你說你是賣是不賣?

一連兩問,皆是生死議題,甚至牽連軍事,二子哪想過這層面的問題,張著口,卻回不上話。

嚴道:此事雖甚為機密,料是馮季子在此恐怕也想不到。

公孫仇道:若真要論個對錯,只怕是這天下之人都有錯,連你的師傅馮季子也有錯。

姚道:胡說!他有什麼錯?

公孫仇道:你師傅本事大啊,身為道家三傑之一,一副遊俠姿態,插手天下不公事,能救了幾人?一人?十人?還是百人?天下就太平了嗎?改變了什麼嗎?沒有,什麼都沒變。

姚道:他只是一個人,哪裡管得了這麼多!

公孫仇道:我們又如何能管得了這麼多,這道理很簡單,有人求,我們就賣,若天下太平,人人無痛苦,人人有希望,誰還需要這忘憂丸?

童峰忽然大聲喊道:不對,不對,強詞奪理。

這時那少女說道:我覺得很有道理啊?哪裡不對?

童峰道:你們明知那藥會讓人上癮,且對病情完全沒有幫助,卻讓人一再服用,這就是害人,單就這件事就是錯,不需再說其他,藥是醫人的,你們的是毒。

姚原還在想嚴所提的問題,若當時手上有這一顆忘憂丸,小月會吃嗎?可聽童這麼一說,便也跟著大聲道:說的沒錯,你們殺死了封二中,也等於害死他那無辜的妹妹,這叫…這叫…

童峰幫說道:一屍二命。

姚道:對對,一屍二命,你們是罪大惡極。

公孫仇道:這些人闖到我的地盤,偷我的東西,還殺我不少手下,難道我還要恭恭敬敬的歡迎他們,送他們出去嗎?天下間有這種道理嗎?

童峰不再理會,這些人的詭辯,只是問道:他妹妹的腿傷怎麼辦?

公孫仇道:都說道家對於煉製丹藥頗有獨到之處,你們不是馮季子的高徒嗎?你有本事治儘管去治啊。

童峰道:好,那你給我續尾凝膠。

聽童峰伸手討藥,少女樂道:是你要救人,就該自己想法子,跟我們討藥算什麼本事?

童峰不管這個,只是道:給我藥。

少女道:不給你又怎樣,難道你想要用搶的嗎?

說罷,少女故意拿起封二中偷去的那小盒在手上把玩。

姚突然說道:搶就搶。

跟著就朝那少女伸手,一旁的那叫石剛自然不讓,出手去攔,姚知道這人厲害,一交手便使上御引術要吸他功力,哪知伸手一碰是觸手冰冷,且堅硬如鐵,正訝異時,石剛的鐵拳就打來,姚連對方如何出拳都沒看清,就覺一股勁風襲向胸口,碰的一聲響,姚卻未受傷,因童峰及時使上乾坤勁從姚腋下接過這一拳,乾坤勁乃藉大地之力而出,強如石剛亦被震退,未想這小子能有如此功力,公孫仇與那少女都咦了一聲,倒是那石剛依舊沒什麼表情,這人彷彿就跟鐵一樣冷。

姚把握時機亦揮拳打去,石剛不閃不避,是挺拳拼之,拳拳相交之際,姚突然化拳為掌,石剛就覺得拳力如陷入泥沼,被人拖了去,當下直覺是抽身抗力,姚等的就是這個,一個順勢將石剛的拳力加上自己的勁力推去,石剛就覺一股巨力撞來,若換作旁人,當先後退,避免受力,但石剛不然,一手雖被姚的御引勁纏住,另一手卻握拳朝自己被纏住的那手打去,欲以己之力抗己之力。



姚見石剛重拳又來,心想:好啊,一次學不乖,自己還送上門來,帶我把你雙拳都封住,看你怎麼辦。

伸掌又要去接石剛的拳,沒想到石剛這拳速度又加快,比之莽黑牛的崩拳更加厲害,姚的掌是伸出去了,卻連個影都沒抓到,石剛的拳以打在姚的臉上,拳力極重,姚伸不由己朝後飛去。

那邊童峰見狀趕忙再使乾坤勁欲攔住石剛,照理石剛適才吃過這招的虧應該知道厲害,試著避去,但石剛卻是揮拳迎上,又是一聲爆響,石剛一就被震退了幾步,原本沒有表情的臉上,卻有了些興奮,後腳重踩,硬是止住了後退之勢,然後就朝童峰打來。

童峰的乾坤勁威力雖大,但每使一次就需回氣一段時間,無法連續,見石剛攻來,童峰根本無招可抗,只得以基本的卸力法擋去,可石剛的拳既快且重,童峰無法全部卸去,被打到了胸口,一口氣上不來,搖搖晃晃就要倒下。

石剛卻沒打算停手,追了上去,那邊姚倒地後撿起了一把刀,就從旁邊劈來,喊道:我不信你的身體真是鋼鐵做的。

石剛見刀砍來,是舉臂挺上,童峰以為姚這一刀就會把這人的手臂給砍掉,驚道:師哥,手下留情。

可姚此時也聽不進去,揮刀而下,就聽半空中發出鐵器交擊之聲,刀臂相交,碎的居然是姚劍軒的刀,石剛的拳卻是好端端的在那,姚登時傻住,全身都是破綻,石剛老實不客氣的一拳又打在姚的腹部,將姚擊飛老遠。

姚倒地後還喊道:銅皮鐵骨…這人居然真的是銅皮鐵骨…

公孫仇道:好了,兩小鬼別再玩了,給我老實躺下吧。

說著從口中吐出好大一把濃煙,這煙夾著公孫仇的內息來的甚快,童、姚雖意識到要閉氣,卻仍是慢了些,吸入幾口,是立感暈眩,正慌亂揮手欲散開那濃煙時,公孫仇以手中煙桿點到二人睡穴,二人迷迷糊糊間就倒了下去…

*初稿會先放在鳳鳴格歡迎來逛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