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37.慶次獨騎救末森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26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15 14:22
話說羽柴、德川兩軍僵持之際,佐佐成政也率領一萬五千大軍,急襲末森城,守將奧村永福急向前田利家求援。然而敵兵眾多,眾人皆勸利家切勿出戰,唯獨村井長賴堅持往救。

利家正在苦惱,救或不是?前田慶次卻騎著松風馬,玩樂回來了。利家不禁有氣:「慶次你這傢伙,整日遊手好閒,從今以後,不准再偷騎我的戰馬!」慶次笑嘻嘻說:「叔父別生氣,我剛燒好熱水,您先泡個澡,放鬆一下吧!」

利家忙碌了一天,早已疲憊不堪,走進澡堂,往池裡一跳,誰知裡頭竟是冷到冒煙的冰水,嚇得他哇哇大叫:「怎麼是冷水!凍死我了!」

慶次哈哈大笑:「叔父,不如我去替你解救末森城吧!」跨上松風馬,呼嘯而去。氣得利家吹鬍瞪眼,卻又無可奈何。

再說佐佐成政正在攻城,忽然後方一陣騷動,只見慶次頭紮馬尾,朱衣虎皮,披風上書「大武遍者」四字,迎風殺到,打得佐佐軍東倒西歪。

神保氏張見部下竟攔不住一騎人馬,氣得就來迎戰,哪知慶次揮槍一刺,已將其挑飛,瞬間殺出一條道路來,數百前田軍尾隨其後,直通城門而去。奧村永福見救兵來到,吶喊一聲:「敵軍已亂,出城應戰!」鐵砲連發,射得城外人馬屁滾尿流。

佐佐成政正要突圍,卻被慶次攔住,雙方大戰數十合,由馬上戰至馬下,又脫了盔甲大戰。成政雖然武藝高強,但慶次更顯英豪,怒吼一聲,劈斷成政兵器,將其手到擒來,擲於地面。眾將喝采,將成政七手八腳綁了。

慶次問道:「成政大人,你為何造反?難道是嫉妒秀吉成為天下之主?」

成政破口大罵:「呸!這是信長公的天下,秀吉欺壓主公之子,天理難容!我誓死也要與反賊周旋到底!」慶次見他威武不屈,是條好漢,竟親解其縛,對飲一杯後,放任離去。

前田利家聞知此事,氣得暴跳如雷:「混帳,竟然私放戰犯,萬一秀吉以為我軍通敵,該如何是好?」正要追究,卻找不到慶次去向了。原來慶次得知養父利久病死,也無意留戀阿娓城主之位,就此離開,雲遊四海去了。

再說秀吉遲遲無法打倒家康,正在苦惱,狩野永德卻來報喜:「大人,我花了半月時間,終於將猿智鶴相盔修好了!」秀吉喜出望外,將修復的戰盔往頭上一戴,立時覺得熱流亂竄,奇謀妙計也湧上心頭:「對了,我想到破解家康的方法了!」

眾將紛紛請教,有何妙計?秀吉說:「家康是為了替信雄出頭,才來與我為敵的,所以只要我與信雄和解,家康就失去作戰的理由,只能退兵了,乾脆我現在就去找信雄道歉吧!」

片桐且元急忙攔住:「但您是一方諸侯,主動道歉,豈不是減了您的威風!何況此次戰端,乃是信雄斬殺三家老,向主公示威所引起的,您根本就不需低聲下氣去道歉啊!」

秀吉倒是看得開,笑嘻嘻說:「現在的低頭,是為了最後的勝利,這點小小犧牲,不算什麼啦!就算我不登門道歉,至少也該寫封信給他吧!」

而信雄收到道歉信後,果然猶豫起來。織田有樂齋趁機勸道:「賢侄啊,既然秀吉主動賠禮,得饒人處且饒人,就放他一馬吧!」信雄說:「但我若接受了,只怕對德川不好交待,還是先知會家康吧!」

「不成,若是通知了家康,萬一他不同意議和,事情豈不又要鬧大了!」原來有樂齋熱衷茶道,只想太平度日,因此極力勸說信雄和解。

信雄心想有理,這才答應了,秀吉聞訊,飛馬趕至安土城,鄭重說道:「信雄大人,猴子我來向您請安了!自從主公喪禮以來,咱們彼此或許有些誤解,還請您大人有大量,別跟小的太計較,我在此向您陪罪了!」咚咚咚的連磕幾個響頭,又笑嘻嘻的說:「說真的,在下對過世的主公最忠誠了,就連怨敵明智光秀,也是被我所殺死的。在下如此敬重信長大人,又豈敢對少爺您有半分不敬呢?」

信雄見他這般好禮,口氣也鬆軟下來:「其實過去的事情,我也沒有放在心上啦!」

「不愧是主公之子,果然心胸開闊,非同一般!」秀吉趁機大灌迷湯,把對方哄得服服貼貼,心中卻暗自發笑:「信雄真是個單純無比的憨貨,一見到我低頭,就接受和議了,真是蠢得可愛,他早晚會因此滅亡的!」安撫完信雄後,就喜孜孜回大阪去了。

再說家康得知信雄撤兵,氣得七竅生煙:「豈有此理,信雄竟跟秀吉講和了!當初是他來求我,我才出戰的,這下我豈不成了笑話了!萬一信雄的領土因此落入秀吉手中,那就不妙了!」

此時,土佐國長曾我部元親與紀伊國田山貞政聯名來信,宣稱要一同包夾秀吉,家康長嘆一聲:「這封信若早到十日,活捉秀吉易如反掌,可惜一切都太晚了,莫非真是天意!」

正嘆息間,下人又報:「佐佐成政來訪!」家康大驚:「成政遠在越中,為何到小牧山來了?」

原來佐佐成政為了打倒秀吉,竟顧不得危險,翻越了冰天雪地的北阿爾卑斯山脈和立山連峰,前來提出「南北夾擊」之策。然而信雄早已撤兵,單憑德川之力,實在難以成功,也只能婉拒出兵之邀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