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二十一回 血池天牢 凝凡 鳳鳴春秋 23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17 08:45
童、姚兩人不知昏迷多久,只感到四周頗熱,如置身於蒸籠中,連呼吸的空氣都帶著刺鼻熱氣,咳咳咳,二子是先後被嗆醒了過來,就見自己身處於陰暗之處,且是蒸氣環繞,就算二人相距不到六尺,也只能模糊地看到對方。

童峰咳了一會後,稍微適應了這個氣味,便問道:師哥,你傷的如何?

姚劍軒也大咳了幾下後緩緩吸氣,說道:那怪人的拳還真重,但還死不了,你不也挨了他一拳,骨頭沒碎吧?你可沒我這樣的銅皮鐵骨啊?

童峰動了動自己的肩,一陣痠痛,說道:那人拳頭不只是重還很硬,好像被石頭打到而不是拳頭,就好像以前不會武功從崖上摔下來撞到岩石的感覺。

姚道:真想不到那怪人吃什麼長大的,居然真給他生成一副刀槍不入的身體,看來這銅皮鐵骨的名號要被他搶走了,話說他們把我們關在這要幹什麼?

童峰道:這鐵牢不只是裡面瀰漫著霧氣,四壁連碰觸都覺得燙手,難不成是想把我們燒死?可是聞這氣味又不像是煤炭…

兩人都試著揮手將空氣中的霧氣拍開,以便看得更清楚些,姚說道:你去那邊看看,這裡面有些什麼東西?好歹得有個孔洞,不然霧氣怎麼飄進來。

二人就分頭去摸這鐵牢裡是何模樣,繞了一圈,只覺得裡面四四方方,並無奇特,除了牆上開的一方孔,霧氣便是從那裡灌入,再無其他。

二人便試著從那孔往外看,可外面霧氣更大,根本看不出去。

姚氣的踢牆,罵道:可惡!我要出去絕對饒不了那個鐵人跟那老頭。

童峰也道:這些人明明武功不差,卻盡使迷藥,很是卑鄙,下次遇到得先把鼻子給塞上。

二人跟著說了些”下次”要如何給對方好看後,想到現在被困在這裡,根本出不去,說這些有什麼用,不免喪氣起來,也沒勁再說了。

沉默了一會,姚又突然站起來,大罵道:那老頭把我們關在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既不打也不殺,難道想把我們給賣了嗎?喂!臭老頭,九黎的老鼠,我們不值錢啊,快放我們出去。

罵著罵著便出腳踹去,聽著咚咚聲響,那開孔的鐵牆並沒有想像中的厚,姚跟著又朝其他三面踢去,除左右兩側踢起來巖實無聲外,另一面牆踢起來也是有聲響,可牆雖不厚,但用肉腿去踢,也是怪痛的,姚知道不可能憑肉身破牆而出,再鬧只是白費力氣而已。

只得大罵道:喂!喂!臭老頭和那怪物鐵人,有種放老子出去,我們再打過。

童峰也跟著喊道:對啊,卑鄙、無恥,只會使下流手段,我們不服,放我們出去。

罵老半天,也不見外面有任何動靜,二人是口乾舌燥,只好又朝這牢籠裡面唯一的孔洞查看。

這次二人凝神傾聽,隱約聽到有水流之聲。

童峰道:若非這牢籠建在瀑布上面?

姚道:不對,瀑布噴出的煙霧是冷的,這是煙霧不但熱,還有奇怪的味道。

童峰道:這味道有點像師傅煎藥時會發出的氣味。

姚道:難道這是個大型煉丹爐嗎?

童峰驚道:那我們豈不是成了藥材。

姚道:以人入藥,這些人還說不定做的出來。

正說話時,外傳來聲響,童、姚立刻衝去搥打牢牆,喊道:臭老頭,死九黎,放我們出去!

突然牆上打開一長方孔,原來是一個暗門,門外站著一人,就是那公孫仇,姚便又罵道:臭老頭,死老頭,卑鄙老頭…

還沒講完,暗門又關上。

姚一愣,然後暗門又被打開,公孫仇笑道:看兩位這精神還不錯啊!

怕公孫仇又要把暗門關上,姚趕緊用手拉住暗門,問道:你把我們關在這到底要幹什麼?

公孫仇道:自然是為了保命啊。

姚又道:保什麼命?難道我們在這裡面還能傷的了你嗎?

公孫仇笑道:就算你們出來也不是我的對手。

童峰罵道:你這只會使迷藥的卑鄙老賊,有本事放我們出來,我們再打一次。

公孫仇道:我是沒本事,可我站在外面,你們有本事,卻被我關在裡面,好本事,好厲害啊。

姚道:你們殺人如麻,怎麼不把我們和他們一樣殺了。

公孫仇道:南宮山莊的人我不怕,但你們師傅我可惹不起,要說殺人如麻的話,我可還比不上他的師弟,隨風子。

童、姚是聽過馮季子提起,世人所稱的道家三傑,除了他之外,還有其師兄莊公子與師弟隨風子,但不論二子如何纏著馮季子請他說更多關於那兩人的事,馮季子就是不開口,故此時聽公孫仇提起,都是詫異。

姚問道:那隨風子很厲害嗎?

童峰也問:比我師父還厲害嗎?

公孫仇道:他與你師父誰厲害我是不知道,但馮季子行事正派,還可以商量,隨風子就不然了,他做事亦正亦邪,要殺起人來,可比我們狠多了。

童、姚互看一眼,心想:我們這師叔這麼橫啊!

童峰道:既然惹不起那還不放我們出去,我師父見我們不回去,遲早會找上門,看你們到時怎麼辦。

公孫仇道:嘿嘿,他能不能找到這都很難說,就算真讓他找到了,不還有你們在我手上嗎!

姚道:你把我們關在這就是留個保命符?

公孫仇只是冷笑,不答話。

姚又道:萬一我師傅十年沒找來,難道你要關我們十年?

公孫仇道:對囉!聰明,聰明,可別說我虧待你們,這血池天牢天下間是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也還沒有人用過,兩位可算是第一位。

姚問道:什麼血池?

公孫仇道:這血池好處可多了,看到石剛那刀槍不入的身體你們見識過了吧?

二子心想:難道那怪人的身體與這有關。

公孫仇看二人表情變化,說道:猜得不錯,石剛的身體就是從小泡在血池裡練成的,這血池還有許多神奇功效,等你們慢慢體會了。

姚罵道:你說的那是用泡的!我們這算什麼?

說著揮手於蒸氣中。

公孫仇道:誒!說不定用燻的也有功效啊。

看公孫仇那說話的神情,再笨的人也知道他在戲耍二人,童峰道:要是這麼好,你怎麼不自己進來。

公孫仇道:我這個人呢還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無福消受,可你兩人身為道家弟子,聽說道家有一套吸納天地靈氣的方法,成道之人還能去掉肉身脫胎成仙,說不定你們在這裡專心修練,慢慢修練,也能達到這種境界,到時你們還得感謝我呢!

知道公孫仇意在消遣,姚怒道:老傢伙,我要是能成仙,第一個就來找你!

公孫仇樂道:好哇!好哇!我等你,活這麼久,死人看了不少,可還沒看過仙人長什麼模樣。

話說時,暗中將煙桿的口套入姚的手指,姚感到手指一熱痛便縮了回去,公孫仇立刻將暗門關上,任憑二子如何喊叫,也不再理會,又是一陣聲響與剛才一樣,童、姚知道公孫仇已經關門離去。

二子又吼叫一了番再無人回應,直到隔日早上,才又聽到開門聲響,二子馬上喊道:臭老頭,不給我們喝的,也不給我們吃的,是想把我們餓死在這裡嗎?

暗門打開,姚就要罵,可看來的人不是公孫仇而是一名老婆婆,看裝扮像是尋常的家僕,便說道:喂!喂!你是誰?那公孫老頭怎麼沒來?

那人道:我什麼都不是,大家都叫我吳嬸。

童峰說道:你來幹嘛?難道是來放我出去的嗎?

吳嬸道:谷主吩咐我來照顧你們。

童峰又問:那他有說什麼時候放我們出去嗎?

吳嬸道:這谷主可沒說。

童峰道:看你的樣子不像壞人,求求你放我們出去吧,這裡面熱得要死,我們實在是很難受啊。

童、姚原本是把上身衣物褪去,可如此皮膚就直接與熱氣接觸,不一會就紅了起來,只好又把衣服穿上,可穿上後,又受到熱汗與蒸氣的影響全身溼透,是又熱又濕又重又悶,臉上也是熱得紅透。

吳嬸道:這也不行。

童峰又道:關我們的這地方外面不是還有一道門嗎?不然你把門關著,讓我們去透透氣就好,就一下子也好。

吳嬸還是道:這我也沒辦法。

不管童峰如何求,吳嬸就是反覆地回那三不一沒有,不知道、不清楚、不要問我、沒有辦法。

姚一來聽得不耐,二來腹中飢餓,便問道:你什麼不能做,那你到底來幹嘛的?

吳嬸道:谷主讓我來給你們送飯的。

姚叫道:那飯呢!

吳嬸道:這呢!你把手伸出來接過。

姚趕緊將手伸出暗們,接過了一盤子,上有一碗澆了碎肉的飯和一碗水,飯不多,水倒是不少,姚接過後三兩口就將飯給吃完,跟著把盤遞出去,原以為吳嬸還會再遞一碗進來,畢竟他們是兩個人,可看吳嬸卻沒有動作。

姚就道:還有一份呢?

吳嬸道:沒啦!就一份。

姚道:你在開玩笑吧!

吳嬸說道:沒有啊!怎麼了嗎?

姚道:怎麼了!你眼睛問題嗎?我們是兩個人啊。

吳嬸道:我知道啊。

姚道:那應該有兩碗飯,兩碗水啊,你卻只送了一碗進來。

吳嬸道:谷主是這樣交代的沒錯。

姚頓時氣結,罵道:什麼谷主谷主的,就是個臭老頭!

吳嬸道:谷主臭嗎?這我可不知道。

姚忍不住大聲說道:就算真只有一碗,你也要早點說啊,我一下把他吃完了,我師弟怎麼辦?

吳嬸覺得委屈,居然也大聲反駁道:你沒有問我阿!

姚心想:這老太婆盡是說些廢話,跟他多說也是瞎耗,便不再理會。

吳嬸收了餐回去後,等晚上再來,姚就沒再吃一口,讓給了童峰。

如此,吳嬸果然每日早晚都來送飯,不管二子怎麼問,像什麼是血池?九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那叫石剛的怎麼練那一身刀槍不入?為什麼這裡總是冒著蒸氣等種種問題,吳嬸都秉持著那三不一沒有的原則回答,氣的二子直捶胸口,暗罵道:這一定是那老頭刻意安排的,搞不好吳嬸是那老頭的相好,不然從哪找來這麼氣人的傢伙。

明知道從吳嬸嘴裡問不出半點東西,但二子每次看到吳嬸來,還是忍不住一直與她說話,希望能有一次碰到她可以的問題。

除此之外,二子只能在不大的牢中,從孔洞中向外看出朦朧天亮、天黑,但即便到了天黑,這折磨人的熱氣也不會因此消失,二人也試著用衣物堵住那方孔,看能不能阻止熱氣進入,可沒過多久,就發現呼吸困難,那方孔居然是這裡唯一的通風口。

姚不經無奈道:看來那臭老頭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想把我們關到死。

童峰暗數著日夜,說道:已經是第三天,除了吳嬸外沒再看過其他人,看來在他把我們關到死前,我們會先被吳嬸給氣死。

而後又道:那天公孫仇說血池有什麼功效,你覺得是真的嗎?

姚道:那老頭說的話要能信屎才能吃。

童峰道:反正我們在這裡也不能做什麼,不如運功試試,若也能練成那刀槍不入的身體,說不定就能打破這牆出去了。

幾日下來,二人也漸漸習慣了這蒸氣,不再像剛開始那般感到刺鼻。

姚道:難道你想用那招?

童峰聳聳肩,說道:沒用也不過就是這樣。

姚道:好吧,就試試看。

姚所說的那招,乃二人於山上練功時,無意間發現的一種可短暫提升功力的聚勁之法,二人將其稱之為”童姚一氣功”。

就看兩人同時運起了渾元功,這渾元功本就是聚氣凝神之法,但需靜心屏除雜念,感受周遭的氣息,去俗身入自然之境,童、姚此刻身處方寸牢中,無其他可想,恰恰進入此狀態,而後就看童、姚出掌相對,童峰將自身的渾元功傳去給姚,姚運起太虛御引術,與童峰這一接引,是二者合一,感官何止增加數倍,就看原本環繞於四周的蒸氣也因童、姚所發出的巨大吸力而匯入,二子只覺得一股熱息暴漲,是不吐不快,姚另一手就伸出抵在風孔的牆上,跟著就將吸收的勁力一次全部吐出,就聽那牆發出一聲悶響…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