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二十四章 - 信物(v2.14)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17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19 10:31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二十四章 信物
  「諸葛季牧,你可以不要跟進跟出的嗎?」陳冰對跟在後頭的男人抱怨著。

  對於陳冰針對自己的態度,諸葛翊只是莞爾一笑,似乎對於陳冰的脾氣很坦然。

  在與許都的路人錯身而過時,諸葛翊額上冒著冷汗、小心地護著自己的斷腕,亦步亦趨的跟在陳冰身後。陳冰似乎終於注意到了諸葛翊被饕餮咬失手掌的斷腕,語氣變得有點緩和的說:「你為什麼不待在樂府散騎的衙署,讓華陀們診治好呢?不要跟著我亂跑!」

  畢竟諸葛翊的手掌是為了拯救陳冰而喪失的,在樂府散騎衙署裏頭,有師承異地「安息」煉丹體系的「華陀」派醫者們。這些醫者在陳矯建議下,也會跟著樂府散騎一起出巡,與能使用精靈樂曲魔法的樂府散騎一起擔任江東妖異前線的偵搜,組成能攻能守的小隊。

  而今小隊的從事袁幹和劉赦已經被魔物所殺,陳冰卻沒有顯露出多大的情感衝擊,在兵馬倥傯間,只是逃避式的往前走,參與著霸府的發兵籌備。

  「梅福師傅有開了麻沸散給我,對止痛很有幫助。而且跟著陳姑娘,是董夫人交代的。」諸葛翊回答道。所謂的董夫人,指的是屯田校尉董祀的妻子蔡昭姬,也就是領受「協律都尉」官銜的蔡琰。

  協律都尉不是個常設職,而是漢武帝時代的特任職,負責譜出音律。在天人精靈將魔法歌帶入中原後,魏公曹操奏請漢帝,遴選精通樂律的蔡琰,破格以女子身分特任協律都尉,成為第一名女性外官,統籌樂府中編撰魔法歌的事宜,向統管宗廟禮儀的太常寺回報。蔡琰在戰亂中曾經一度為匈奴族所擄,而被曹操重金贖回,除了稀有的魔法適性外,也頗善於和異族相處,曹操認為蔡琰必定能和精靈充分斡旋與學習,這個官職也象徵著魏公曹操將天人魔法歌吸收進中原儀軌體系的意圖。

  在樂府中,蔡琰等於是陳冰的頂頭上司,蔡琰下了手諭,要編入樂府擔當從事的諸葛翊,跟著陳冰。

  「不准叫本座姑娘,叫本座陳大人。」陳冰傲慢地說。

  「是,陳大人。」諸葛翊從善如流、拱起沒殘缺得那隻手說道。

  陳冰滿意的挑了挑下巴,領著頭往前,兩人在城門關閉前,出了許都,正要去「夜糴」買辦。

  所謂的夜糴,便是所謂的夜間市集,駐有三輔都尉轄下的市令官來管轄,位置在許都城外到精靈塔城中界點。事實上,這是一座天人精靈與漢人的特殊交易市集。為了因應精靈特殊的作息時間,所以於夜間經營。和商人們跟外蠻交換狩獵物、漢工藝品的民辦榷場不同,「夜糴」更像是一種官方文化經貿交流坊,不時有取得太學授權的士人穿梭於內,試著與在市內學館中駐館的精靈學者交流語言。

  「夜裡的市集挺新鮮的,或許該帶阿騖一塊過來。」陳冰評論道,心裡惦記著留在五都之一的鄴城的閨中密友。

  因為蔡琰囑咐不要穿著武裝,今晚陳冰身著白紅相間的襦裙,髮線中分露出額頭,兩側頭髮編成髮鬟垂落到頸旁,臉龐上了白鉛粉,拔除了雙眉的雜毛,搭上雲雀般輕靈的身段,若不說明陳冰乃世家女子,儼然是個華麗的舞姬。

  對於蔡琰的囑咐,陳冰因為不理解箇中安排,也沒太多抗議。

  閱歷滄桑的蔡琰似乎認為,諸葛翊雖是江東使節,但他對學習魔法懷抱的執念,或許能影響陳冰,讓陳冰對自己生活方式多一層反思。在蔡琰眼中,少女時期就踏上魔法學藝道路的陳冰,不僅僅是因父親陳登早逝,不太符合士族禮俗,這年紀仍未有人主持婚配。身著士人服甲活躍於江東前線,更讓她少了閨秀的自覺,拼命練習魔法歌聲,在江東戰線上穿梭,仿佛在揮霍有限的青春韶光。

  蔡琰聽「華陀」梅福說過,諸葛翊在面對魔物時捨命拯救陳冰,關鍵時刻又對陳冰和天將埃蘭納歐提出建議,讓埃蘭納歐據此擊敗了魔物。這名諸葛家系的年輕人,或許能讓不喜反思的陳冰,產生些羈絆。

  「陳大人今日很美。」諸葛翊讚美著陳冰的打扮。

  「施了胭脂,跟商人比較好談價錢。」陳冰務實的回話道。

  陳冰此行是要替樂府買辦些材料,她有些擔心讓出身江東的諸葛翊知道太多樂府的採購細節,會洩漏些樂府魔法的運作大綱。但是魏公、霸府的軍師們也都沒有限制諸葛翊的行動的意思,魏公甚至對諸葛翊有著惜才的寬容,陳冰便覺得自己也沒必要置喙什麼了。

  這座「夜糴」四周豎立著精靈朝廷栽植的樹塔,用以佈下魔法音場,而市坊門則是漢式的,陳冰在市坊門前,取出了騰蛇玉符給市令官核對,雖然未結樂府的綬帶,市令由騰蛇玉符確認了這容姿彷若璧玉的世族少女,是樂府的使者。

  陳冰晃了晃各種鋪肆,在市令陪同下,以官符和商人們確認買辦。包含由涼州引進的良質軍馬,宛城市集轉來的銅鐵礦石,下訂給鹽鐵官坊和樂府馬房,用以彌補宛城外戰鬥後的短缺。

  樂府散騎屬於魔法方面的官衙司掾,並非原先的樂府建置。頂頭的協律都尉屬於漢廷中央系統的太常寺,是一個直達權力系統的獨立組織,採買也是獨立進行。陳冰由商人處取得了訂貨的質據,當作領貨的憑證,便轉往下處地方。

  陳冰與諸葛翊進到只有特許者才能進入交易的市樓中,那裏則有精靈派駐的貿易使者,能購買些漢天雙方同意限量流通的精靈工藝物事。精靈只收取能夠產生各種音頻的礦物寶石、大宗糧食物資來以物易物。

  精靈貿易使者們將特許的供貨放置在一塊織毯上,自身則宛若神木般矗立在織毯兩旁。

  陳冰取出幾張質據,與身姿優雅、峨嵋不動的精靈使者兌換了一把銀匕首,陳冰將匕首遞給諸葛翊,而一旁的市令則將這筆交易登錄進呈報給三輔都尉的竹簡上。「夜糴」雖然說是市集,但其實都是中央官署在做採買,一切都是登記有案。

  「我是來向陳大人學習魔法的,這匕首……」諸葛翊問道。

  「原先我也是想教諸葛季牧你使用定音雙戟,但往許都路見你沒有音律的慧根,且你僅剩一掌,就拿這密銀匕首護身吧。這匕首易於共振魔法音律,也能幫助你學習音律。每個月朔,魏境只得發配三把,很稀有的,樂府發配、樂府買單。」

  「妳那副能敲出音律的雙戟怎麼辦?」諸葛翊問道。

  「由...那怪物的屍體身邊回收後,送回去給天人重新鍛造、定音了。」陳冰回道。

  「這裡需經過特許交易,我是否也能買辦些什麼?」諸葛翊恭敬收下匕首,插入腰間後問道。

  「你想買什麼就買吧,你身分特殊,如果是不能流出的機密物事,我會阻止你買。但是你有能交易的貴金屬嗎?」

  諸葛翊由懷中掏出了一枚雙聯玉璧,其材質溫婉通透,連掌櫃的精靈使者都為之注目,仿佛那碧玉能共振出美妙的魔法音色。

  「這是家母所留下的玉璧,我想換毯邊上的銀髮髻。能換嗎?」諸葛翊說道。

  諸葛翊關注著盛放工藝品的毯邊上,有隻雕著鉤文的髮簪,或許是精靈們多半長髮及肩,不太盤髮,那類的髮簪並不多見。

  「那不是什麼管制品,就看天人們願不願意賣了?」市令補充道,跟著試圖和精靈使者溝通,而精靈反覆盯著諸葛翊的玉璧,慎重的低首同意交易。

  「你確定要買那東西,那密銀髮簪定音能力不顯著喔,當作法器沒什麼效果。」陳冰重新確認道。

  「陳大人覺得這髮簪美嗎?」

  「品味是不錯啦。」

  諸葛翊單手接過髮簪,品味著他密銀材質紋路的細膩。

  「沒問題的。我很確定它的用途。」

  兩人在巳時前返回許都,但是因為城門已畢,只能入泊城外的驛館,驛館內的差馬被借調一空,看來是因為有許多傳令軍使往返許都周邊。

  「今晚大概沒法睡了,等待酉時開城回樂府。霸府看來已經廣發出兵的傳檄,各地五營兵應該都開始備戰了。」陳冰看著深夜驛館的熱絡道。

  諸葛翊取了驛館提供的粗糒餅給陳冰,陳冰要人給諸葛翊重新換上藥布,並且取出華陀給的金創藥,讓館人替諸葛翊上藥。

  上藥時,陳冰並沒有幫忙,只是靜立在一旁啃著糒餅,不時盯著創口看,對於創口感覺有些餘悸猶存,諸葛翊看著著襦群結鬟的陳冰,默默的欣賞陳冰英颯殊麗的容姿。

  諸葛翊的手掌是因為陳冰被咬斷的,但此時的陳冰或許是想到那饕餮般的魔物,對諸葛翊的傷口,露出了微微不忍卒睹的困惑表情。

  之前一直披著戰甲的陳冰,現在在燭火下,怎麼看都像個不經事的世族少女。

  冷不防地,諸葛翊一面容著別人替自己裹傷,另外一隻單手探向了陳冰,陳冰來不及意會,諸葛翊已經將「夜糴」購買的銀簪,插上了陳冰濃厚的盤髮上。

  「這東西不是用你貴重的璧玉換來的嗎?」

  「品味還行嗎?」

  陳冰一時無語,倒也沒拒絕諸葛翊主動的行為。先是表情詫異,隨後難得的對諸葛翊露出了一抹善意的視線。

  「還可以。」陳冰半是欣賞半是冷然地說。

  「陳大人如果不打算休息,諸葛季牧有事請教。」

  「你又想請教魔法的事?我不知道為何你要入樂府,這是白費工夫,往宛城的路上,請你對定音戟唱音時,不就證明你沒有慧根了嗎?」諸葛翊適才的贈物,似乎贏得了陳冰一點點的好感,換來陳冰老實直白的態度。

  「不是的,我是回想到已故鬫澤大人不斷警告的一件事,他似乎認為魔法會引來那霸佔江東的魔物...」

  陳冰聽了諸葛亮提起鬫澤的警告,聯想起當初在唱誦魔法戰鬥時,確實看見了那饕餮般的魔物對自己露出貪食的表情。

  「而魔法和寄居貴境的天將,畢竟是同時抵達中原的。」諸葛翊進一步推敲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指帶來魔法做為禮物的天將是引來魔物的元兇嗎?」一講到自己欽慕的埃蘭納歐的族類,陳冰馬上主觀起了防禦心,進一步攻訐諸葛翊道:「你這人為何想那麼多?難道就不能好好辦事嗎?」

  陳冰撫了撫頭上的髮簪,似乎想還給諸葛翊。

  「不要拆下來...這是諸葛季牧想給陳姑娘的...信物。」

  「什麼信物?」

  「陳姑娘父親曾治廣陵,也算與長江有淵源,如果陳姑娘能垂青,季牧希望光復江東後,能帶陳姑娘走訪揚州的春色。希望陳姑娘能留著髮簪,當作這個約定的信物。」

  陳冰看著諸葛翊,似乎不能理解眼前男人的意思,不過她卻也不是收了人家禮物又還的小氣之人。

  「請叫本座陳大人,髮簪我暫時留著,但我不想去遊什麼揚州,我想睡了,沒空理你。」陳冰端正好髮簪,把諸葛翊留在原地,頭也不回地去請館人安排睡炕。

  諸葛翊看著四旁桌邊的傳役,或是等候交班間玩著煢戲,或是整理著鞍袋準備送件。

  一旁軍使的傳令吆喝聲中,不斷的在講此次動員的事態,驛館的人作動起來準備迎接攜帶調兵虎符的符節令,兵力指揮將由魏公親族間的征西將軍領銜。

  征西將軍...不就是強襲猛將夏侯淵嗎?

  此時的諸葛翊並沒有太揣摩周邊變動,他心中浮想連翩,心中深深為陳冰所著迷,他想著聯軍若能收復江東,若能邀約陳冰下揚州,想像如果江東重歸漢廷,若能請宗室的諸葛瑾伯父幫忙提親議婚,以諸葛氏縱橫江東、北方名門、劉益州的名氣,自己定能順利迎娶曾被譽為國士的陳登的女兒陳冰,憑他的謀略,加上陳冰的魔法才華,必定能為天下治平做出貢獻。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