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二十二回 破牢 凝凡 鳳鳴春秋 33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24 10:20
那牆受到”童姚一氣功”的合擊之力下,除了悶響外卻無其他異狀,童、姚使完這招後,也感難受,畢竟身體感官突然膨脹數倍,雖然可發出較大勁力,但因為用力過巨,故反震之力也是平常的數倍,二人得好好回氣一番。

休息了一會後,童峰於牆上仔細觀察,尤其是他們擊出的那部分,姚問道:怎麼樣?有用嗎?

童峰道:好像沒什麼不同…

姚便道:該死!我就說吧,白費力氣了。

童峰道:師父說過,只要持之以恆,滴水之力也可穿石,我就不信合我們兩人的力量還不能逃出這裡。

姚道:很少看你這麼有鬥志,好,我陪你。

童峰突然說道:若是我爺爺在此,說不定一擊就能將這門給碎了。

姚奇道:你爺爺有這麼厲害?

童峰道:他曾經和我說過天下萬物都有弱點,即使是最堅硬的東西,如果能發現那弱點,以全力擊破,那麼再堅硬的東西都檔不住。

姚有些不信,說道:再堅硬的東西都能一次擊破?真的假的啊?

童峰道:我看過他用一指之力將一人高的巨石戳個粉碎,連刀都被他給抓碎。

姚忙問道:那你會不會使那功夫?

童感嘆道:他還來不及教我就被人害死了…

姚也知道童峰的事情,輕拍其肩安慰道:沒事的,像你爺爺說的,既然萬物都有其弱點,那這破牆也一定如此,我們雖然沒有你爺爺的那功力,但我們勝在時間多,一個一個試,總會找到薄弱之處,等我出去一定要把那老頭跟那老太婆給關進來,讓他們也常常這滋味。

童峰也道好。

二子便以手指敲打牆面,用牆所發出的聲音猜測哪邊是弱點,而後重複以童姚依氣功擊之,反正裡面霧氣蒸騰,從暗門看進來是什麼也看不到,即便聽到些聲響,吳嬸也只是認為二子在裡面發脾氣而已。

這一試就是五天,開始時是無頭緒的胡亂發力,累的要死,卻沒任何進展,後來姚提議:這風孔的存在,就是這牆的一個缺口,我們不如就目標訂為將缺口放大。

童峰也覺得有道理,二人就力量集中在風孔附近,一次又一次,除了一日兩餐與睡覺外,就是做這件事,終於,他們將風孔打的凸了出去,二子是大為興奮,雖然這離破牆而出還很遙遠,但至少是個進展。

又過了幾日,二子發現蒸氣的濃度是愈來愈高,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裡面也是愈來愈熱,二子是照慣例問吳嬸怎麼回事,吳嬸也照慣例回答不知道。

就在當晚,二子正休息時,突然發出框的一巨聲,嚇得兩人都從地上跳了起來,剛開始以為牢外的開門聲響,叫了幾回,沒人回應。

姚還想難道是自己聽錯了,便問童峰道:你也有聽到吧?

童峰道:恩,像是什麼東西撞到牆所發出的聲音,難道我們成功了。

姚聞言,立刻朝那牆摸去,在他們發力打凸出去的地方摸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那東西不知從何處而來,正好崁入了那風孔,將風孔的周圍的牆都砸裂開,那物摸起來圓滑,且頗為厚實。

童峰從牆的裂口處伸出手去摸,發現那物裡面是空的,像是個大爐子,童峰說道。

換姚也伸手去摸,也覺得是個爐子,從撞的方向看來,是從下方飛來的。

童峰道:真不知道那血池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又冒熱氣,又飛爐子的。

姚思索一番後道:我聽說書的說過一件事,和血池和爐子有關。

童峰就問道:與血池有關的故事?那是什麼?

姚說道:聽說古代有個皇帝用過一個極度殘忍的刑罰,用來震嚇別人,樹立自己的權威。

童峰道:什麼刑罰這麼恐怖?

姚道:就是當著大家的面,把爐子架起來,在底下加熱,等水滾了之後,就把他的敵人活生生地給丟進去。

童峰道:活生生的煮人…那人不得掙扎爬出來嗎?

姚道:別說人了,就丟一隻雞它不也得往外飛,那人想出來自然得巴著爐口往外爬,這時那皇上就會拿著大剪刀,待那人手一攀到爐口,就剪下去…

童峰聽到此,腦中忍不住想像那畫面,直欲作噁,罵道:這什麼鬼皇上,太殘忍了。

姚道:可不是嗎!但這沒完呢?

童峰不可置信的道:這還沒完!

姚道:那皇上待那人被煮的半死不活的時候,就叫人將他抬出,放在板子上,然後就用那剪刀…分給其他人吃…

童峰聽到此忍不住乾噁了起來,道:太噁心了…

姚道:分食後那人其他的軀體就會被投入一池子,那池子就叫做血池。

童峰道:你說這爐子可能是用來煮人的?

姚道:你也看到那群人殺人的樣子了,怎麼不可能?

童峰道:那他們把我們關在這,根本不是他說的怕我們師父找上門,而是想等我們長大後把我們給吃了!

姚道: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童峰便道:這群喪心病狂,我一定要出去,阻止他們。

說著就拉住那爐口,左右用力搖晃,試圖將裂口撕更開,姚也幫忙出力,並說道:就算下面是萬丈深淵,我也寧願摔死,不要成為臭老頭跟吳嬸的食物。

不知是姚剛才說的太生動還是如何,二子就感到此刻生命垂危,彷彿下一刻外面的門打開,就是要將他們投入爐中,分食而吃般,兩人是發了瘋的使力,什麼渾元功、太虛御引術、童姚一氣功、乾坤勁都用上了,折騰了一晚,終於靠著那鐵爐將裂口擴大,夠兩人爬出。

童峰先將頭伸出去,此刻還是太陽初生,只知道此牢懸空而建,往下看是下面是白茫茫的一片不知深淺,童不禁回頭問道:要下去嗎?

姚道:當然,死也不要死在這裡。

因為目無可見,童峰先爬出後,用手小心探索牢外,但如此只摸的到牢牆的另一面,便說道:師哥,除了牢牆外我構不到其他地方。

姚想了想後道:我在裡面拉住這爐子,你靠這爐子再試試看。

說完,姚就用一手一腳夾住爐子,令半身抓著牢牆,盡力往外伸去,童峰雙腳踩在爐口上,心想:記得這牢龍並不大,既然懸空而建,那往上找應該可以構的到頂,不然也得摸到山壁之類的東西。

而後就對姚喊道:師哥,我要跳囉!

姚也喊道:放心吧,我在這接著。

其實這爐巨大沉重,姚只用半邊身體凌空夾住相當吃力,更何況還要出力頂童峰上去,而身處外面的童峰更是驚險,上面有什麼東西不知道,但若姚一個鬆手,掉下去那肯定是九死一生,但二人彼此信任,姚既然說他會接住自己,童峰便不再懷疑,用力朝上一跳,雙手盡可能的向上探索,這一下,果然讓他摸到了牢頂,

但上面極為滑潤,童峰剛站上去就感腳下一滑,如踩到泥鰍,整個人往前摔去,

而後是直往下滑,童峰驚嚇之餘雙手亂抓,讓他抓到一個樹枝,那樹枝雖不粗大,但能足夠止住下落之勢,饒是如此童峰已經嚇出一身冷汗,哪敢再站起,乾脆整個人就趴在頂上,整個人像壁虎一樣,朝樹枝根處緩慢移動,沒爬多久,就讓摸到了根,靠近一看,原此樹枝是從一山縫中長出,牢頂不大,約只有他們牢籠的一半,再往旁邊摸,又有摸到其他的山縫,童峰心喜,二人於山中生活多時,爬山還難得了他們嗎,然後小心翼翼的爬回牢頂的邊緣,大叫道:師哥,我上來了。

姚喊道:上面什麼樣子?

童峰道:這裡有山風,雖然霧氣還是不少,但山風吹過後,反而看得比牢裡還清楚,後面就是個山壁,這裡不高,你一跳我就接的到你。

姚道:好,兄弟,你接住我。

但適才是有姚幫忙,童峰才得以從牢外往上躍,此時姚只有一人一爐,要如何從外跳上,可不容易,一個踩空,或是與童峰一個錯手,那自己可就完了。

姚也知道這一點,是緊張的心臟急跳,深呼吸了好幾口後,喊道:師弟,你要一直出聲我才知道你的位子,我也會一直出聲,讓你知道我的位子。

童峰便一直喊道:我在這!我在這!

就看姚將頭往外一望,只覺熱氣撲臉,其他什麼都看不到,自己對自己道:不要怕,姚劍軒,你是軒轅劍轉世,有十八條命,福大命大,不會死在這的。

跟著又道:小月啊小月!你可得保佑我,我還沒幹出一番大事,可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

跟著大喊一聲:我來啦。

就看姚將爐子拋出,人也緊跟著跳去,凌空腳一踢爐,藉此力往上躍去,伸手在白茫茫的中氣中,另一把有力的手,就抓住了他,一個使力將他拉了上來,剛想站起。

童峰便道:小心,這裡滑得要命。

姚聞言,就也學童峰將身體整個趴在牢頂。

就看姚也不急著動,胸口上下劇烈起伏,還沒從剛才的驚險中平復過來,過了好一會後是放聲大笑,邊笑邊說道:我們逃出來了!我們逃出來啦!什麼破牢,天牢,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姚劍軒,作夢,做夢啊,一群笨蛋。

童峰也樂道:是啊!就憑這樣哪能困住我們兩兄弟,作夢!

抒發完後,童峰便說道:師哥,我們是往上爬還是往下。

姚思索一陣後道:若是往上爬,搞不好我們就可出這鬼谷,他們要再想找到我們也不容易,但不知道這山有多高,要爬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可往下的話,就是那老頭說的血池,他們烹煮人的地方,剛剛那爐子說不定就是哪個不想死的傢伙扔上來的…

童峰便插口道:那他等於是救了我們,我們可也得救救他。

姚心想:目下我們都自身難保了,我這師弟還再替別人擔心,師父雖教我們要宏正道,行狹義事,但遇事如此不考慮自己,會否也太無私過頭了。

只這話姚沒說出,只是道:既然爐子能砸到這裡,也表示那血池離我們並不遠,往下的話會比較容易,但下面必然有他們的人,其他寨兵我倒也不怕,只是要再遇上那個刀槍不住的怪人,可不知該怎麼辦?

童峰心想:這點確實麻煩,要說打,上次徹底敗了,要再碰上,下場應該也沒什麼不一樣,到時候恐怕就不是把我們關起來,而是直接都丟到爐裡烹了,難道那怪人就沒有弱點嗎?

隨口說道:不知道大牛打不打過他?

提到大牛,姚還真有些想念他了,說道:肯定打不過,大牛一掌拍下去,別說他只是外表堅硬,就是真的鋼鐵都能給他拍扁了。

童峰笑道:那時這個鐵人可就成了扁人了。

可兩人心裡都知道即便在這裡講的如何精彩,若真的遇到,恐怕一時間還是沒有對策。

姚問道:如何?你決定了嗎?

童峰道:恩,還是下去吧。

姚道:好,大不了自投血池,也不能再讓他們給抓了。

而後兩人就小心地抓著樹枝從牢頂爬向山壁,好在這山壁表面雖然光滑,但卻有不少縫隙,有些狹縫還足以讓兩人身形躲進去休息一番。

兩人是緩慢的往下爬去,爬著爬著確感覺道有什麼東西從他們頭上飛過,二人趕緊抬頭查看,原來是一隻猴子,就看那猴或抓著樹枝,或抓著山壁,移動甚快,

繞著二人轉,似乎也好奇為何這裡會有人出現。

二人先是沒敢亂動,因他們知道山裡的猴子對陌生事物是恐懼的,讓他們認定自己是沒有威脅前最好是什麼都不要做。

果然就看那猴子,開始愈靠愈近,似乎在打量著兩人,跟著是愈靠愈近,直到觸手可及的距離時,那猴子居然拿樹枝去搔兩人的臉,看兩人忍耐的模樣頗為好笑,居然吱吱吱的笑了起來。

姚小聲說道:有句話叫什麼平陽被犬欺...

童峰道:虎落平陽被犬欺。

姚道:對對,我們今日是逃難被猴耍。

童峰叮嚀道:忍住…千萬忍住。

因為那猴子又爬到了兩人的上頭,就在二人抓的樹枝上,要是牠一個不高興把樹枝給弄斷了,兩人可就完蛋了。

姚道:我知道,牠喜歡看我們的窘樣,我們就窘給他看。

說著就朝那猴子做擠眉弄眼的做鬼臉,那猴子見二人沒有威脅便也沒再像剛剛那般靠近他們,二人試探性的朝下跨一步,那猴子沒動,又一步,依然沒動,第三步時,那猴子突然竄了下去,一晃眼就跑到兩人前面。

兩人奇怪,不知道那猴子搞什麼,就看那猴就攀在那石縫上也不動,姚道:莫非牠再幫我們帶路?

說著就跟上去,那猴子見兩人來了,果然又跑到下一個地方。

童峰道:這小猴可真乖。

有山猴帶路,兩人自然是下得快,且愈往下,就聽水聲愈來愈大,再快接近底部的時候,一陣山風吹來,將霧氣追散,二人終於看到血池全貌…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