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二十五章 - 怒血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50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27 12:23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二十五章 ■怒血

  李抗取出了諸葛亮給的黑色竹簡,在蒼天之下燒化。

  「荊州有變就把這黑簡燒了。」當初諸葛亮是這麼交代的。

  黑色竹簡在火中發出爆裂聲響。

  除了燻出煙霧外,並沒有發生什麼魔法景象。

  更大層面的感應,在於他的渾身的血液好像正在煎熬他的胸腑。

  死去同僚的屍體,在登錄戶籍或所屬部落後就地火化,四周惡戰引發的灰煙稍止,經過一整夜的戰鬥,派遣來榷場偵查的無當飛軍死者近半,幸運的是;傷者比重遠大於死者,但幾乎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帶了點傷,幾乎都是被火勢波及的燒灼傷,而被那魔物攻擊的,則通常當場死亡。

  李抗身上所受的傷並不痛,痛的「仿佛是他的血流」,那是一種他未曾經歷過的痛楚感。好像烏帕莫的死亡,和以往漢軍同僚的死亡不同,更像是自己的血肉被啃食了。

  「吶喊...齁齁...這種時候要吶喊...」在與那怪物戰鬥時,和平常傍若兩人、若有神助的糯糯普萊經過一旁時說道。

  「是『血透』的負面作用嗎?」李抗問。

  「負面作用?...糯糯普萊不懂...這個詞的意思...但是痛的話要喊出來,你現在是這群人的頭領,要喊出來!要喊出來!」糯糯普萊再次催促李抗。

  李抗環顧四周,雖然他手刃了那魔物,但是無當飛軍的士氣卻很低落,南夷戰士的眼神中傳達出一種恐懼感、漢軍則多半顯得很困惑、獸人戰士們則顯得很氣餒。他們困坐在原地,等待著頭領進一步發號司令。

  李抗渾身感應著那種挫敗感,在漢獸之橋時建立的那種不分彼此的情緒已經消失了,他由衷體察到一種無力感,那是人類、甚至是體魄更高一個檔次的獸人,在面對那赤黑雕像般的魔物時,都無法避免的無力感。即使是擊倒了那魔物,光是揣想著那魔物來處是否有著更多無法滅絕的異類,人們就陷入一種終生的恐懼中。

  他該怎麼辦,任由這種挫敗感侵蝕他的隊伍嗎?他知道放任這股不信任感繼續侵蝕他的隊伍下去,這隻剛成立的實驗部隊,那個諸葛亮的漢獸協同理想,將因此胎死腹中。

  不、在他胸中還有另一股聲音在說話。

  那是一股痛楚感,而痛楚的原因來自於憤怒。

  他渾身都是失去獸族血脈兄弟烏帕莫的憤怒感,一日之間無端的因為那異類損失了那麼多的戰友,那股感覺甚至覆蓋掉了對阿馥失落多年的懸念。

  蒼天有變,天下交通斷絕,他也無緣再得見阿馥。

  他看了看身邊的樣貌忠誠的糯糯普萊,不斷的鼓吹他吶喊。

  這就是獸人最簡單的原則,如果痛就喊出來吧!如果憤怒就喊出來吧!

  李抗沉下心緒,露出堅定的眼神,一旁的獸人戰士似乎也察覺到李抗的變化,李抗環顧四周的夥伴戰士,向著蒼天吶喊出聲來───

※※※


  李抗在憤怒的呼聲後,引發了獸人戰士一陣狂嘯,每個人都抒發著失去同僚的憤怒感,即使是漢人兵卒也被帶動了情緒,蒼天變這事件,對中原人士來說一直是個謎,卻造成了中原三方割據、互不往來,這種不安全感如果是那魔物的族類引發的,那人們便有了共同的憤怒對象。

  李抗率著分隊回返江陵,讓王敢整編留守在江陵的無當飛軍大部。無當飛軍的駐營四旁,都有荊州軍的戍卒看守。

  李抗拿著油布捆縛著斬落的魔物屍塊,綑上了鞍,李抗正打算由封鎖的小東門甕城方向去求見關羽時,官船碼頭方向的城門卻大開,隔著水,一隊儀仗人馬越過了商人通行用的棧橋而來。

  有個黑臉漢手持一張大黷步行尾隨,大黷上書「都督荊州漢壽亭侯河東關羽」。來的隊伍,領頭者騎乘在一匹異常高大的紅色駿馬之上,正是飛蠻口中的漢人大將「赤臉」關羽。

  李抗牽著馬迎上前去作了個揖,雙方沒有虛應故事,關羽打轉著赤色駿馬怒視著眼前的無當飛軍營區,一旁的關平也揹著個油布捆縛的長桿,想來是關羽拒而不收的青龍偃月刀刀身。

  「軍侯,人馬少了些?」一旁的關羽主簿廖化問道。

  「遇到了戰鬥,不分彼此的戰死了,漢獸南夷屍首全一起燒了。」李抗答話道,王敢捧著取樣出來供作漢俗祭祀,漢獸混在一起的骨灰罐子進前來。而此刻獸人女戰士鳴女、糯糯普萊、甚至負了傷的馬巴貝塔都主動站到了李抗身邊。

  「李抗,榷場出了什麼事?」關平問道。

  「我們到之前,場子已被屠了,無人倖免。我們也是血戰得免。」李抗忍著悲痛說。

  「漢獸並肩抗戰嗎?若不是獸人,是誰襲擊了我荊州管轄的榷場?」關羽沉聲問道。

  「是這東西!」李抗反身抽出了青釭劍,吐出胸中瘀了的怒氣,以劍輕輕劃開裹住馬鞍上物事的油布和捆索。

  那物事掉落,油布下露出像是座石雕的怪異顏首。

  「像是些民間異談所說的上古魔獸...父親,這就是了,之前江防線上的一些目擊報告,都說見到了妖異。這東西有智謀,似乎總藏著讓我們看不到。」關平驚訝地看著李抗斬殺的魔物頭頸道。

  「這解釋了江東那頭出了什麼異變嗎?」神色較為平靜的廖化說道。

  「老夫不相信呂蒙,但是他兩年來堅守不出,確實詭異,難道他防的便是這東西...」關羽瞇視著那食靈者的首級道。

  「要不是『因古鈉古』斬了這魔物,他早殺光你們這邊的漢人啦!」「雷吼」.鳴女拉著李抗的手抗議道。

  「斬殺魔物...怎麼做到的?用那把發著青光的劍?」扛著關家軍大旗的周倉問。

  「是的,青釭劍匯集了漢獸之力,才得斬殺這魔物。」李抗將長劍插回身後道。「而且,我們還搜到了這東西,似乎是江東使節通過榷場想往江州時留下的,無奈乎他們遭到了襲擊。看來無一倖免。因為品級不合適,末將未曾展閱,這方面還需要文士解讀。」李抗由鞍袋內取出了上書江東現存首席名士諸葛瑾抬頭的文書。

  李抗將文書直接遞給了關羽,關羽將文書轉給廖化。

  「關將軍...這。」廖化展開了竹簡,看見了捲在裏頭裹著篆印的絹紙,隨即下了馬,恭敬的跪下,將文書回遞給關羽:「關將軍,這是漢室帝印阿...」

  「復興漢室,關某恭納。」關羽急急下馬,恭敬的收下文書翻閱。「關平,立刻快馬和傳鴿並進,通知我大哥...」

  關羽下完指令通報左將軍劉備後,回頭面對李抗,高大的身軀卻顯出無盡的惆悵:「看來諸葛瑾說的是真的,孫權小子竟拿國本出來當作籌碼了。當時我拒絕了他的求援,也不看信物,就讓呂蒙多撐些片刻吧,要讓他們逕行到江州,讓江州呈報給我大哥!諸葛瑾看來沒有放棄,往江州的路上卻被那些真實存在的魔物給追上了...這...這是關某的過錯阿!」

  李抗一直感覺到的,關羽身上的那股壓抑氣息,忽然解放開了,他將雙手沉沉的放在矮半個頭的李抗肩膀上,那氣勢讓貼近李抗的鳴女也跟著瑟縮後退,關羽威嚴的問道:「李抗!你說殺害諸葛瑾的,引發漢人與飛蠻之間的矛盾,就是那怪東西嗎?」

  「是的,這東西也讓末將失去了獸族的血脈兄弟,而今,或許比李某仇恨的曹軍,更深刻的阻絕了人們的希望...荊州、江東、甚至中原,或許一切的悲痛都因之而起。」李抗篤定地望向關羽說道。

  此刻正日已暮西山,李抗也好、關羽也罷、無當飛軍也好、荊州軍幕將也罷。

  都有股長期壓抑的痛楚透過認清了敵人而釋放出來。

  「關平,幫我把獸人鑄血過的青龍偃月刀,重新接上槍桿子。廖化,回去籌算錢糧準備動員。至於你...李抗,讓你們的夥伴們進江陵城內整補。」關羽下達指令後,反身上了他知名的紅棕色駿馬。

  無當飛軍受命進駐江陵城,依照諸葛亮叮囑,李抗在晨時燒化的黑色竹簡不知能夠引發什麼效應,但李抗能化解關羽排斥獸人、排斥江東勢力的心防,或許早在諸葛亮的預料內,但是蒼天變引發的劇烈動盪,至始至終就不是足智多謀的諸葛亮、權謀過人的曹操、乃至於優秀的江東群臣鬫澤、諸葛瑾、呂蒙所能應變。即使知道食靈者的底細,勇猛的獸人戰士與薩滿們、機謀和魔力並具的精靈朝廷主事長老們,也一樣不能阻止事態惡化。

  漢人、獸人、精靈,乃至於一般的個體,埃蘭納歐、陳冰、諸葛翊、烏帕莫、李抗,在這樣劇變的命運下,都只能憑著個人的意志在逆流中持續泅泳,直至滅頂的時刻到來。

  又或許,搏得一個攜手進擊的機會,成了中原眾勢力的唯一希望。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