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鳳鳴春秋 第二十三回 熱爐寒冰 凝凡 鳳鳴春秋 18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3-30 07:34
就見山下面是一道河流,由一處不高,約莫就三、四仗的山梯上流下,此本為再尋常不過的山景,但奇的是於河道旁有一水池,顏色暗紅,蒸氣就是從那池中冒出,此池被石頭堆疊分成數個區塊,有一些區塊還引河水流入,池水本熱,一遇上涼涼的河水,發出的蒸氣就更濃烈。

童峰還看到每池裡都有一個爐子,便說道:師哥,你說的沒錯,他們果然用爐子烹人來煮。

姚定睛一看,隱約發現什麼,用手一指,說道:你看那個爐子裡是不是有人啊?

童峰順著姚所指的方向看去,隱約從中看到看一爐子中有人。

姚道:不知那人是生是死?

童峰道:去看看。

兩人找了一個隱密的落角處下來,探頭察看附近並無寨兵,與姚兩人事前所想的不同。

姚說道:這裡居然沒人?倒是出乎我所料。

童峰則已經在想要如何走到對面的血池,因河水甚急,要涉水而過雖也不難,可若救人回來之時,對面來了寨兵,那可就不好辦了,望眼望去,除了眼前的河道外,也無其他出路。

姚道:如果順著河水流而下,不知會到哪裡?你在這等著,我去查看一番。

說著就沿著下游跑去,不一會姚回來,沒等童峰開口,姚先說道:這河道甚長,或許我們可以順這河逃走出去。

童峰道:好啊,我們可以用那大爐子當船,順著河水流去。

姚道:這倒是個好辦法。

此時又是一陣山風吹來,帶起些許樹葉,就看幾片樹葉飛到他們上頭幾尺時,突然翻了個面,像撞到什麼東西般。

姚不知是否是自己眼花,便問道:師弟,你看到了嗎?

童峰道:好像有什麼東西…

話還沒說完,姚便藉著山壁向上躍去,手朝剛才看道的位置抓去,這一抓,人居然是吊在半空沒落下地。

姚興奮道:居然有這玩意。

童峰跟著跳上,也是伸手一抓,也抓到一物,細看發現,原來是一個白色的繩索,此繩索雖不細,但因霧氣環繞下,甚難發現。

童峰道:好啊,我就想,他們不會也是涉水而過吧,果然有方法。

正當此時,一物落在了他們前方,是那小山猴,就看牠吱吱亂叫,在繩索上亂跳,不讓二人過去。

姚奇怪,說道:這…這什麼意思?

童峰道:看樣子牠是不想讓我們過去,可看牠樣子好像很是生氣,難道牠是在警告血池那邊很危險嗎?

姚便道:連天牢我們都能逃出來,小小血池又算得了什麼,難道能把我們給吞了。

可不管兩人怎麼驅趕,那猴子就是不讓,過了一會,就聽後方傳來人聲,那猴子更是大聲吱吱亂叫。

一個二人在此時最不想聽到的聲音喊道:你們怎麼會在這?

是公孫仇的聲音。

跟著就聽見破空之聲,有暗器朝二人飛來,二人只得鬆手落地,那山猴也跑到公孫仇了的腳邊。

姚罵道:好啊!原來是你這畜生通風報信,以為找個老猴來我就怕你嗎?

公孫仇旁還有兩人,一位是吳嬸,手裡還握著幾個飛蝗石,想來剛才發射暗器的便是她,另一人卻是石剛,兩子互看了一眼,都想:這怪人在此逃脫就不容易了。

姚回道:別說是你那小小牢籠,便是大上一倍,老子照樣出的來。

公孫仇對二人如何逃離天牢甚是不解,但眼前有比這更重要的事,就聽他說道:好!算你們有本事,我放你們走。

這話一出,二子都奇怪,事情怎麼可能如此簡單。

童峰便道:你這謊也撒的太不高明,以為這樣說我們就會乖乖走過去,再被你們關起來嗎?

公孫仇道:不,不,不是騙人,既然這天牢都關不住你們,我也無法再能留住你們,你們儘管走出去,我們絕不阻攔。

姚道:我算是聽出來了你這老頭話不老實,我們出去不阻攔,但出了寨便要動手事吧?我們可不會上這個當。

公孫仇有些著急了,說道:絕對不會,絕對不會。

跟著對石剛說道:你打了兩位小俠一拳該如何?

石剛二話不說,挺拳就朝自己頭上打去,居然把自己打的翻了一圈。

童峰道:這是做什麼?

公孫仇道:想是這廝之前得罪你們,才叫你們不信,我命他給你們賠罪。

說完後喝道:石剛,兩位小俠不信你,該怎麼辦?

石剛立刻奔向山壁,童峰一看這勢道撞上去還得了,大喊道:住手啊。

可沒得公孫仇命令石剛不敢停下腳步,用力撞了上去,這一下子,把山壁撞凹了一角,石剛也站不住,倒了下去,就看他額頭上流下了血。

姚道:這…戲也做的太真了。

公孫仇道:如何這下你們信了吧,我說要放你們走,便沒人誰敢阻攔你們。

吳嬸也哀道:兩位小俠若還不滿意,我這老命也可拿去,只求你們走吧。

童峰低聲道:師哥,你怎麼看?

姚道:這老頭幾日不見,怎麼態度大變,前幾日還說要把我們關到死,現在巴不得走,我也被他搞矇了。

童峰道:難道從他那自負的牢跑出來就讓他們這麼害怕嗎?

姚想了想,看了看四周,突然說道:不對,是血池,是我們後面的那血池,他們是不想讓我們接近。

童峰道:是了,他們不想我們發現他們的秘密。

姚道:嘿嘿!他們卻不知道這勾當我們早就知道了。

童峰道:那可不能讓他們如願,定要把那人救出來。

說罷,又縱身拉上那繩索,公孫仇見狀大驚,這下可驗證了姚的猜想,對童峰說道:果然是如此,走,我們快點過去。

公孫仇道:過去不得。

這下子公孫仇不再演戲了,一邊驅趕著猴子,一邊趕上,飛蝗石也不斷發來,二人吊掛著手腳不好施展,身上是連中數石,雖有渾元功護體不致受傷,但也夠痛的。

見吳嬸手一動,一撥飛蝗石又來,姚罵道:這東西真是和你一樣煩人。

就看姚將腳往上一輪,於空中劃個半圓,將暗器踢落,跟著順勢一個挺身,站在了繩索上,一伸手說道:師弟,上來。

童峰借力也站在繩索上,跟著手中劃圓,於身前形成一道氣牆就將第二撥飛蝗石給擋下,另一邊也山猴沿著繩索齜牙裂嘴的奔來,姚是一腳踢去,罵道:滾開,你這雙面猴。

哪知猴子靈巧,一個跳下抓繩躲過了姚這一腳,跟著又跳了上來,竄到了姚的背上,張口惡口就要咬,童峰看見,趕忙抓住了猴背頸,將他從姚的背上拉開,這一下甚為驚險,那猴口中還咬了姚肩上的一塊布。

姚罵了聲:畜生!

將那猴抓了過來,就朝下面一丟,說道:淹死你!

撲通一聲,那猴入了水,沒多久又露出了頭,游了起來,到了岸邊對二人吱吱亂叫。

正當此時,公孫仇也上了繩索,姚說道:臭老頭,你總算自己出手拉。

公孫仇道:兩位有話好說,叫我老頭也行,叫我老鬼也可,兩位開心就好,我只求你們離開,我發誓絕對不會有人為難你們。

姚道: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能讓你們如此緊張,表示我們肯定是做對了。

好言相勸無效,公孫仇立馬變臉,說道:你們要再朝血池走近,就別怪我下狠手了。

童峰道:這時候就不怕我們師傅找上門了嗎?

公孫仇道:這時候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姚道:別跟他廢話了,我們走。

公孫仇喝道:走不得。

提手中煙桿急刺,卻輕易的被童峰給拍開,本來公孫仇手上這煙桿判官筆使是極為厲害,一來平時抽菸當作偽裝,對手沒想到煙桿會突然打來,便達到出奇不易的功效,二來裡面裝了其特製的煙草,此藥性對於公孫仇早已習慣,抽之無害,但旁人吸入過多,便立感感暈眼花,可此刻,公孫仇與兩人皆在繩索上,煙桿只能上下揮動,發揮不出平常打穴的威力,童、姚則是兩人四手,即便童峰沒擋住公孫仇的煙桿,姚也早在落點伸掌等待,好幾次公孫仇的煙桿都差點被姚給抓去。

一邊打,姚一邊低聲道:師弟,別跟他耗,我們慢慢朝血池走去。

三人就這樣亦步亦趨移動著,石剛也入了水,直接朝三人走來,這時候血池所冒出蒸氣是愈來愈濃,還間斷的噴出水柱,好似被火悶燒的藥爐,隨時要爆開般,可是泡在血池中爐子的人卻依然一動不動,此情景公孫仇也未見過,覺得不對勁,喊道:石剛,快攔住這兩小鬼。

同時公孫仇是連點童峰的身前穴位,雖仍被二人擋下,但也算暫時拖住了兩人,石剛在水中朝他們跑了過來,童峰見狀,喊道:他想幹嘛?

姚道:上下合擊,看來他是打算把我們給拉下去。

面前公孫仇打得快,童峰在繩索上又使不上那最具威力的乾坤勁,眼看又快石剛趕上,姚心生一計,道:師弟,把功力借給我,甩我過去,看我擺脫這老頭。

童峰會意,將運起渾元功,跟著一手握著姚,將他從後甩向前,這一變位,來勢極快,加之姚是從旁擊來,公孫仇雖舉手去擋,但與姚這合兩人之力的一掌交上,公孫仇也只能被撞了下去,石剛見狀,便朝公孫仇跑去。

剛接住公孫仇,就被罵道:別管我,快去阻止那兩小鬼過去。

二人擺脫了公孫仇的糾纏,便朝血池跑去,一個起落,躍到了圍著血池的石塊上,石剛此刻也趕了過來,正要爬上岸,姚說道:師弟,你拖他一陣,我去救人。

說完便朝爐中那人跑去,童峰腳下的石塊甚大,足有兩成人之高,石剛又身陷水中難以使力,剛想爬上,就被童峰打退,這叫以上打下,童峰不需使多大力,可對石剛來說卻感到相當沉重,即便石剛身如鐵石,也得被打退了去,試了幾次都無法突破童峰,後面的公孫仇又催促道:你在幹什麼!快點把他們兩個給我攔住!

石剛這一著急,又無法爬上頭快,索性直接出拳擊打石塊,碰!碰!碰,三拳後,石塊裂出了一道裂縫,上面的童峰叫道:你不會是想要…

話還未說完,石剛就道:就是!

第四拳打出,就看石剛是一條胳臂都插入了石縫中,跟著另一手又打去,裡外一用力,將石塊給打成了兩半。

上面的童峰見狀,趕緊跳到另一個石頭上,說道:瘋拉你!就算你是真的鐵人,也不可能把這些石頭都打碎的。

石剛不理會,繼續朝另一塊石頭打去,這塊石頭較剛才的那塊更大,足足打了石拳才將其打碎,石剛道:我不需要將石頭全打破,只要能上來你們就不是我的對手。

有了空間後,石剛再跳上石塊,童峰就阻不了了,

另一邊姚劍軒終於看到爐中之人,卻是那天站於公孫仇旁的少女,姚奇怪:這女孩不是跟他們一路的嗎?怎麼也被抓來烹煮?

但轉念一想:這群人做事哪有道理,說不定這女的是被他們騙來的也不一定,救人要緊。

就朝那人喊道:喂!喂!我們來救你了。

叫了幾次那人只是不動,姚心想該不會她已經死吧,就又走近,直到爐口姚才看清,那女的除了頭以外,全身都泡在一種紅色的液體中,想來是將血池的水用到

爐子裡。

姚又喊了幾次那女孩是沒答,姚不知這人到底是死是活,便伸手將她拉上。

那邊公孫仇和吳嬸則大喊到:給我住手,別碰小姐。

姚心想:他們既然著急那肯定要幹了。

一個彎腰伸手勾住了少女的腋下,但覺觸手柔軟、滑潤,一用力,剛拉到一半,姚便嚇得鬆手,原來少女僅穿著貼身衣物,其他地方皆為裸露,故剛一拉起,差點看到少女胸部,姚趕忙放手。

這時那少女突然口噴鮮血,睜開雙眼,也不講話,一爪就朝姚的咽喉要害抓去,姚只敢到一陣寒氣奔面,趕忙抽身後退,但這下完全出乎姚的預料,避的稍微慢了些,胸口還是被少女的爪給抓過,就感到被人拿冰刀刮過般…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