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國將領篇:五子良將 feat.李典】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612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4-2 10:06
20.jpg


于禁是山東人,在曹操的貴人鮑信招募義兵時加入。
當曹操成為兗州牧時,于禁隸屬於王朗。

王朗原本在徐州當官,陶謙曾經派人到長安勤皇,王朗因為有幫著出意見,所以得到了一個會稽太守的職務。
這其中諸多奧妙。
首先呢,曹操當上東郡太守時,屬於袁紹派,然後打入兗州為同為袁紹派的劉岱復仇。
史書沒寫,但之前我就推論過,曹操其實明是袁紹派,暗裡卻是朝廷派,與公孫大聯盟有互通款曲。
王朗向曹操推薦于禁,正好就符合了這個推論。

在這個時間點上,曹操跟陶謙算是友好的。

可是王朗身為倡議陶謙勤皇的一員,卻被派任到最南方的會稽郡去,這可不能說是榮升了。
同樣跟王朗一起出嘴,並且動身前往長安的趙昱,可還是封在徐州的廣陵呢。

我們唯一可以推測的,就是王朗親近曹操這個舉動,不合陶謙的意。
如果于禁真有大將軍之才,為什麼王朗不推薦給陶謙?

吃裡扒外的王朗滾蛋了,于禁則得到曹操重用,成為攻打徐州的前鋒。
接下來兗州叛亂,曹操回軍作戰,于禁同樣在討伐呂布跟張超(張邈弟)的戰役中屢建奇功。
征討汝南黃巾時,于禁更是力抗夜襲,斬了兩個黃巾大將的首級。

可以說,于禁是戲志才非常愛用的一個將領。

就連曹操被偽降的張繡大敗時,于禁也是唯一能整肅亂軍的優秀將才。
于禁為人有條理,執法嚴謹,確實是一個上選之將。
如果時間序沒出差錯,在荀攸跟郭嘉加入曹操陣營之前,于禁就受封亭侯了。
除了表現出曹操對他的功績嘉獎,我想這也是戲志才已死的一條線索。

整體看起來,戲志才活躍的時間跟于禁大致相當,應該在曹操入宛之前死的。

為什麼要強調戲志才呢?因為于禁雖然戰功彪炳,但基本不擔任主將。
到官渡之戰即將開戰前,于禁自行向曹操請纓為先鋒,被任命守衛延津。

于禁傳中說得很漂亮,于禁在曹操東征劉備時堅守延津,始終不落。
但我們也知道,當曹操回轉守衛官渡,袁紹大軍開來還是佔領了延津。

這邊發生了什麼事?原來于禁搭配樂進出外當奇襲部隊去了。
整體來說是這樣的。
于禁守延津,顏良攻白馬。
曹操大軍從官渡北上延津,派出張遼關羽突擊顏良。
同時也讓于禁樂進出城,對袁紹軍進行襲擾戰。
以至於袁紹軍只有文醜劉備強渡延津成功。

于禁跟樂進立下不少戰功後,又回防官渡。
親自督戰的于禁很是鼓舞了曹操軍的士氣。
與其說于禁勇猛,不如說郭嘉很好的接穩了戲志才給他的接力棒:五子良將于文則。

樂進其實看起來就是于禁的分靈體。
戰績類似,官職類似,封侯的時間也相同。但他更受曹操信任,有多次跟隨曹操親軍的記錄。
包括東征劉備跟奇襲烏巢,這都是于禁沒有參加的戰役。

跟外部推薦的于禁不同,樂進本來就是曹操自己提拔起來的募兵官。
也由於隸屬親兵部隊,樂進不像于禁在官渡戰後就立刻升將軍。

從上面的敘述跟樂進傳中都可以看到,五子良將有三大衝鋒隊長。
于禁是最接近將軍職務的。
但衝鋒隊長張遼則是一開始就擔任將軍的。

張遼這個人看起來沒什麼節操,他都是手下有兵的狀況,發現老闆換人就直接帶槍投靠。
其實降曹操也是一樣。
張遼並不像高順,是呂布手下的將軍。
呂布統領徐州時,張遼任魯相。
也就是魯國地區最高行政負責人--有設郡守就不會有相,所以張遼頭上是沒有太守的。
魯相的上司就是州牧,也就是呂布本人。
(英雄記則說張遼是北地太守,其實實權上是一樣的。)

在呂布軍中,張遼顯然已經是一方鎮守大員的角色。再說一次,跟高順是不同的。

而呂布在下邳被郭嘉荀攸灌水飽的時候,張遼看起來並沒有下去救援。
等到呂布戰敗,張遼就投降了,受封中郎將關內侯。
張遼這個人看起來沒什麼節操。
曹操上表的時候稱他守執節義我也是笑笑。

也正因為張遼是太守等級的,所以在官渡之戰中,我們僅僅看到他和關羽衝了一次鋒,他就負責去鎮守後方了。
許都的北邊一點點這樣。

張遼雖然是衝鋒隊長,又身兼一方大員的治國之才,但看起來好像沒什麼謀略?
可這種人才也算很難得了,能打能將又能當太守的真的不多。

張郃是能將,不能當太守。
(張郃事蹟請參照:【勝負決定在開戰前-袁紹軍大點兵】

如果于禁是樂進的加強版,那麼張遼就是于禁的加強版。
後來張遼鎮守一方,整個東吳屁都不敢放半點,那是廣為人知的了。

徐晃則絕對是五子良將中最能打的一個。
為什麼呢?
因為徐晃,有謀。

早在楊奉手下時,徐晃就曾獻策幫助天子,甚至建議投降曹操。
光這樣看我還以為是賈詡呢。
是的,徐晃是一個賈詡派。他最擅長的,就是為對方陳析利害,然後勸降。

別人的戰績都是殺幾個頭,攻幾座城。
徐晃的戰績卻是掛著:今天又勸降了幾個將領、今天又勸降了某某城池。

要知道,三國演義說張遼勸降關羽,那是關羽傳寫他離開曹操軍的延伸。
事實上,關羽跟徐晃是故人,一個河東解家村,一個河東楊家村。
人家都翻譯成「縣」,可我覺得這兩個分明是姓氏,X家村不是更合理?

甚至這兩家村搞不好都在同一縣內,不然屏東縣長大要認識高雄縣的難度很大耶。
但是內埔村要認識內田村就很容易了,沒事還可以一起去釣大肚魚咧。

而且徐晃的特技擺明了是勸降,真正為曹操收得關羽的人,應該是徐晃。
這招特技不只戰場適用,徐晃更向曹操建言:「降一城,十城降。」

是說程咬金都有三板斧,徐晃除了能打能勸降,當然也別有奇招。
設伏兵掩擊他也是略懂略懂。
虛實互擊以詐退敵軍也是略懂。

事實上,就連射箭徐晃也是略懂。
善射者(非騎射),大概有一半的機率是士人。
徐晃可能是個六藝俱全的萬能型將領?

不過或許就是徐晃太擅長分析局勢,他的奇謀就沒什麼突出之處。
但徐晃也懂帶新兵打仗。
那是與關羽的最後一場戰役,根據我的解讀,雙方都沒贏也沒輸。
徐晃這邊的新兵死得多,但關羽的陣勢被破。
雙方都無法再進一步。

是的,徐晃也滿足了萬人敵的三大要件:個人武力、奇謀、整合新成部隊。

而徐晃與關羽的這一戰,恐怕也是整個三國史上,唯一一次的萬人敵將領正面對戰。
說全中國太誇張,不過如果有類似的案例我也很想知道。

差點忘了徐晃在官渡之戰的表現,基本上,大概就是個我爸徐榮的概念。
討董之戰,董卓軍哪邊打勝仗,哪邊有徐榮。
官渡之戰,曹操軍哪裡有戰功,哪裡有徐晃。

如果要評價五子良將的戰力,我肯定以萬人敵徐晃為先。
目前看起來他甚至可能是魏國第一,但複雜的政治局面讓他只能當到四方將軍。

對於戰局能實際判斷應對,但自己不常衝鋒的張郃次之。
後來升官那是五子良將死光了剩他。

張遼于禁樂進都是善治兵,能衝鋒,但老實說自爆機率太高了。

不討論綜合價值,戰場上于禁可能用起來更保險。
樂進的事蹟則是太少了,看起來像一張軍功表,幾乎沒有為人行事。

張遼人生經常腦衝,為什麼會成為鎮守大員啊?
其實張遼是一個能夠細微觀察,舉一反三的人。單騎上山說服賊人那個太嘴了,我們看合肥之戰。
合肥之戰時,大家不知道該進攻該堅守還是該撤退。
這時曹操發來指令:「張遼李典出擊,樂進鎮守。」

就這麼簡單的指令,張遼自己給大家翻譯成:「趁敵人還沒有站穩腳跟,先加以突擊折其威勢,後面要守城就容易了。」
孫盛先生的解讀是,當時是三名將軍並治,如果把主管權派給其中之一都會有缺失跟不服的情況。
張遼愛衝,樂進穩重。李典正可輔助張遼,這安排妥妥的。

不過我還是要嘴一下,孫權方的史書不是說張遼趁他們剛到的時候突擊。
而是說他們要撤退,呂蒙轉頭把孫權放在後方時,才被張遼偷襲。
雙方的說法都有不合理之處,認真要說是吳國比較豪小。

如果孫權平時被保護在後方,那這時候前軍轉後軍也太智障。
基本上孫權是個好大喜功的人,出戰時跑到前線來的機率挺高……以魏書的角度來說,其實情況可能是呂蒙根本還沒抵達布陣,孫權就被張遼痛打了。
張遼對準孫權,也是殺了個幾進幾出。
單純說個人武勇,張遼搞不好還優於徐晃。

剛提到李典了。
李典常常擔任五子良將們的副手,可能有跟徐家學過影分身之術。

一開始其實是李典的阿伯為曹操效力,基本上是個真正的黑道大哥。
跟那些少年有俠氣的君主們不一樣,阿伯李乾養了數千「家」門客,在曹操收服青州黃巾的時候加入……我說,阿伯你就是青州黃巾賊吧裝什麼啊?

阿伯的老家在青徐兗交界,呂布之亂時,曹操派阿伯回去要安撫一下民心。
可程昱這種武將不是隨便可以撿到的,於是阿伯李乾就被呂布殺了。

都說阿伯是青州黃巾頭領了,如果因為阿伯掛了就把黃巾兵納入管理,那肯定要造反的。
於是曹操任命阿伯的兒子李整接軍隊,並在臧霸擊退袁譚後,命李整為青州刺史。
當時曹操手下幾乎都還是這種個人部曲為主,所以迎奉天子除了獲得大義,更重要的其實是以朝廷名義分派官位調整兵權。
所以曹操並沒有孫權那種要打仗調不動兵的困擾。

可是李整身體不太好,早卒,於是就只好把李整的堂弟李曼成拉上來接手。
李曼成就是李典,我絕對不是因為他跟張曼成同名所以懷疑他是黃巾賊的。

但李典就沒有這麼大官了,可見得曹操有動手腳慢慢把青州黃巾打散到軍隊中。
李典是個讀書人,不喜爭功,其實他活得窩囊。
他肯定時時刻刻都在擔心曹操翻臉把他家族全端了。

在官渡之戰中,李典率領宗族部曲當運輸官。
不要小看運輸官,曹操軍的夏侯淵跟袁紹軍的元老淳于瓊不過也是運輸官。
尤其在這個長期戰役中,運輸是非常重要的。

這邊得提一下,曹操偷襲烏巢之前,就是跟運輸官說再十五天就可以破敵,你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或許對象不是李典,但應該是青州李家的人。

就是青州黃巾賊,曹操是必須安撫他們的那個時候。

後來曹操專注發展北方,李典更請命將宗族遷徙到魏郡,還被曹操試探了一把。
李典表示:是為了協助明公征伐四方。
這一遷遷了一萬三千多人。也表示在這個時間點後,曹操軍中再沒有青州黃巾。
全都是曹操軍了。

獻上忠誠的李典,獲得了破虜將軍的職位,可與五子良將平起坐。
下荊州時,李典終於不用當副手,可以獨領一軍,後來則與張遼樂進共鎮合肥。

但他依然低調,依然謹守著分寸,就算跟張遼樂進這些腦衝人不合,李典也要大聲說:「我是為曹公效忠!」

李典三十六歲就去世了。基本上應該連魏國都沒看到。
但仍然被放入曹操的祠堂,與大將們共同被祭祀。

除了典韋,就是他官職最低了。

聰明而又低調,在曹操的手下活出榮耀。
李典,不是萬年老二喔。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