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RE:關羽其實是劉備借孫吳之手殺的!!! 史前文話 三國亂談 726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4-10 10:13
之前有寫過反對諸葛亮因為鬥爭害死關羽。
RE:諸葛亮借刀殺關羽?

後來才又翻到這篇,指稱兇手是劉備……老實說我也覺得有點難講。
關羽其實是劉備借孫吳之手殺的!!!

關羽激化了「新」劉備集團的內部鬥爭,確實是存在的事實。
當然那問題就回到,劉備有沒有狂到認為要放棄三分之一個荊州(其實就是劉備佔的全部),來消滅關羽。

先說放關羽當一方鎮守員是否合適?
綜觀吳魏,確實比較少見武力評價高於智力的人在當鎮守大員。

賈詡程昱鍾繇,陸遜步騭諸葛瑾。
放在光榮三國志裡頭全是文臣智將。

反觀蜀漢,關羽魏延張飛都是武力掛帥,李嚴馬忠這些人就顯得較為平均。
而進入諸葛亮時代後,用長腦子的人當大員的比例也相對提高。

要說劉備用人不當,好像也是對的。
而與其說劉備用這些人的武力,倒不如說劉備時期的大員以元老派為主。
只有這些人站在第一線,劉備才能安心。

劉備本人是很懂叛變的,他履歷比呂布還豐富。
也就是當劉備入蜀後,他最擔心的其實就是叛亂,派系鬥爭還在後面,先主要安插在自己身邊慢慢搞。
在這個優先序下,說劉備放棄荊州滅關羽就不合理了。

怕叛亂就是怕失去領土,怕被人家直搗黃龍。
所以至少在當上漢中王以前,劉備應該都還是最看重元老派。

關羽的荊州之戰就在這前後。

而抓這個時間點,就是關於魏延的重要性大於張飛。
我覺得不能假設魏延的守城技術比張飛好,魏延此前並沒有相應的戰例。
事實上我也懷疑,張飛本人可能有提過不想離開巴西。

畢竟張飛後來也被當人祭祀,而且看起來不像關羽那種拜作祟的。
他跟當地感情應該不差。
與其說劉備更信任魏延,我傾向張飛關羽趙雲不動的情況下,劉備最信任魏延。

所以我想關於劉備因為集團鬥爭而想消滅關羽的說法並不成立。
甚至我們把時間再往前拉一點看,當關羽跟魯肅吵翻,劉備大可以擺爛讓關羽先吃幾個敗仗再說吧?

最後說到三巨頭都是武力掛帥,劉備有沒有安排監督事務官给他們?
不是關羽跟麋芳的關係,比較像劉封跟孟達的關係。

關羽的主簿是廖化。廖化在劉備心中的可靠度是有的,智商嘛……看起來是不輸郭淮,甚至可能略高。
雖然廖化敗給郭淮,但仍能成功將降兵遷走。感覺跟趙雲對曹真有87%像。
諸葛亮也是把廖化放在參軍,整體看來他就是智能型將軍無誤。
廖化又是個逃走會帶老母的人,你知道嗎?廖化是士人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除了君主,你很少會看到武勇型戰士這麼尊重老母親。
武勇型經常都是殺人犯罪拋棄家庭的,只有士人才會盡克孝道。
士人不表示他們武功差喔。

所以放廖化在關羽身邊是OK的。

張飛一生人沒什麼記錄,他當太守時有功曹名馬齊,後來被他送入中央當官。
可見這個人不是劉備派來的。
比較能追尋到的大概會是宗預。
宗預跟張飛一起入蜀,張飛死後被諸葛亮任為主簿轉參軍。
跟廖化的仕途非常像。宗預跟廖化的交情也是挺不錯的。

宗預後來雖有任武官,但並未跟隨北伐,而是在外交上發揮長才。
表示他長於斡旋。雖然是個冷面人。
搭配張飛作為副手,其實你會發現出乎意料的合拍。

張飛真性情,對下屬其實又不太好。
宗預雖冷,但分析透徹入理,對粗中有細的張飛來講,是個不錯的溝通橋樑。

魏延就有點難找。
不過如果以上所述,劉備諸葛亮肯定對關羽張飛的輔佐是有安排的。
或許會有人覺得,廖化宗預這種在那時根本比不上劉備軍的眾多謀士。

但最近看的曹操軍結構給了一個很好的範例。
基本上第一流人才有兩個位置:君主身邊與地方大員。
第二流人才則是:君主身邊要員的下屬與次級太守。
所以地方大員的下屬,大約是二流到三流之間的角色。

宗預跟廖化就是這個級別,被回收後(劉備死後)更是放在主政諸葛亮的底下,而最終的官位都比得上當時的次級太守。
也就是他們兩個應該在劉備軍中,已經可以說是二流人才了。
大概就是數值七八十的角色。

對人才捉襟見肘的劉備軍來說,配備算是不錯了啦。

總之整體來看,我還是認為關羽之死並不是劉備諸葛亮刻意造成的結果。
硬要說的話,當時唯一能輔佐關羽而且關羽會聽話的人,只有諸葛亮本人。
那就變成益州荊州選一邊保了。

益州的問題不是防守,防守戰爭有法正在罩。
問題是治理跟安定。
就好像曹操會選擇治理安定不在戰爭前線的鄴城,劉備諸葛亮也不會把寶押在荊州南郡上。

確實在最壞的打算上,荊州可失。
但真的沒有必要為了消滅關羽來放掉荊州。
如果要這麼做,張飛會在最後一刻出兵荊州,不管關羽戰死還是大敗被困,張飛都可以撿回一部分荊州。

好的,讓我們回到上面的邏輯。
其實劉備有做這件事,但不是命令位高權重的張飛,而是二線的劉封孟達。
不管正論反論陰謀論,荊州全失的關鍵就是孟達沒有出兵。

但需要注意的是,孟達等人所持有的兵力,僅可能支援關羽攻打襄陽,不可能跟魏吳發起全面戰爭。

說到底,劉備諸葛亮沒有算到的,就是吳魏早在建安二十二年就已經同盟。

最後的最後補充一下關於廖立的說法,其實問題就是很對人不對事。
這種批評老闆同事的台詞,隨便去間公司也能撈出幾百句。
就是拿著既成的失敗來說嘴。

當然陳壽整個廖立傳是對他評價很低的情況下寫成的,其實參考價值極低。
而廖立也沒有什麼旁支佐證的史料。
但就整個三國志來評量情況,其實他批評的那些人都沒有這麼不堪……唯獨關羽的評價尚稱中肯?
不過關羽的失敗真的不是單單因為他的性格而已。
那是一場巨大的騙術之戰。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