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日出東方,唯臧霸不敗】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543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4-15 09:48
建安五年十月,曹操大破烏巢,得到張郃的降兵後,更直取官渡袁紹大營。

袁紹與子袁譚亡命而走,留下了大量財寶與……文書。
在曹操故事集中,非常有名的曹操燒書,就發生在這個時候。

就這麼簡單幾句話裡頭,隱藏著某些盲點。
第一,袁譚身為青州刺史,青州被臧霸攻下後,為何他不是回返冀州,卻是來到前線?
第二,袁紹軍是來打仗的,為何攜帶大量財寶?

這第二點,是不是讓你想起了,曹操破文醜之計呢?
袁紹軍留下的輜重財寶,是否具備阻敵功用?若然,袁紹留下的書信,是不是也暗藏了反間之計呢?

不論事實如何,曹操肯定考慮到了這一層。
甚至此時有大量的袁紹降兵,如果張郃被逼急了反咬曹操,三國歷史就要改寫了。

袁譚出現在官渡前線,則是體現出了袁紹的立儲問題。
袁紹統一河北之後,以一子一州為方針,想要看看哪個孩子最有才幹能夠繼承他的大業。
長子袁譚負責青州,是對抗曹操的前線。
次子袁熙負責幽州,既有公孫家族的威脅,也有與烏丸接壤的風險在。
三子袁尚負責大本營冀州,除了支援調度外,同樣有與烏丸接觸的部分。

不過當時烏丸跟袁紹算是交好的,公孫度也沒有什麼問鼎中原的野心。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三個孩子裡頭,袁譚的處境最是艱難。

袁紹最疼愛的,也顯然就是三子袁尚。
當袁紹出兵官渡,根本就等於把家業交在了袁尚手裡。
但袁紹並沒有說出口,也沒有發布什麼命令。

我們可以看到,當時元老派的逢紀吸收了冀州派的審配,選擇支持袁尚。
你就不能不說逢紀真的很懂袁紹。

而爛船也有三寸釘的潁川士人派,當然是管他三七二十一的支持長子袁譚。

真正的純冀州派,沮授跟田豐在這方面則是沒有什麼意見。
袁紹軍大點兵時說過,純冀州派完全是大漢朝廷傾向。事實上,袁紹拒絕了曹操朝廷的封侯,這時候連個侯爵都不是。
你要給誰繼承家業,完全是你家的事干其他人什麼事?

這樣說是比較好聽啦,更重要的是,沮授在官渡被擒,田豐在官渡兵敗後被殺。
袁尚跟袁譚真的鬥起來的時候,也輪不到純冀州派放屁了。

但袁譚之所以青州兵敗不回冀州,多半就是怕被袁尚給弄了。
來前線陪老爸,如果能賺個戰功,這個太子的地位也是穩當許多。
……那是我在說。

袁譚看起來就是個豆腐腦,不然張郃攻打曹操大營這種事情,換成在爭儲的曹丕早就搶第一個上去了。
一旦太子爺候選人上場,豈是張郃說降就能降的?
一家子都豆腐腦啊(嘆)。

袁譚真的這麼不靈光嗎?

按九州春秋的說法,袁譚本是以都督之名前往青州,北排田楷,東攻孔融,曜兵海隅。
百姓們都很愛戴袁譚,袁譚又能禮賢名士,在青州可說一片聲勢大好。
曹操更是為了巴(麻)結(痺)袁紹,將袁譚封為青州刺史。

至於袁譚的敗亡就很八股了,任用小人、喜好奢華、不能管束士兵……然後政務就亂七八糟了。
我實在忍不住要說一下,這些大中華傳統敗亡SOP,蔣介石都幹過,但蔣朝一點都沒有失敗掉呢。

也就像戰國七雄中的小韓,你說他治國有多爛?沒人來打他也不會倒啊。
這些敗亡的原因,是否只是侵略者給失敗者加上的豪華理由呢?就交由各位自行判斷了。

無可否認的是,袁譚打不贏山東豪將:臧霸。

27.jpg


臧霸是兗青徐交界的泰山人,父親臧戒是縣裡的獄官。
以漢代來說,臧姓其實是山東大姓,之前提過的關東軍聯盟發言人臧洪,也是徐州人。
說大姓而不說大族,就是他們應該還滿分散的,臧洪跟臧霸看起來也沒什麼親戚關係。

臧霸十八歲那年,泰山太守打算判一個人死刑,但臧戒認為於法不合拒絕了。
太守大怒,下令收押臧戒,派了百來人押送臧戒……哪有可能,應該是連之前想殺的那個一起押了。

臧霸帶了幾十人去劫囚車,光靠威嚇不殺傷人命,就把父親救出。
從此父子逃入徐州東海地界,成為亡命之徒。

這邊說明一下,獄官這種職位啊,基本上也是地方上的大哥在擔任的。
與其說臧戒守法,我更相信他是跟人家講義氣。
也正因為是大哥講義氣被抓,臧霸才能召集到人手去救老爸。

押送者也是鄉勇為主,誰願意為了這種事情拼上性命?

臧霸父子的逃亡故事,其實頗有漢高祖之風。
收錄這樣一個故事,旨在說明臧霸此人講理講義氣,有領導能力,略通兵法,更不濫殺無辜。
在劉備篇就提過了,臧霸跟劉備其實非常相像。

黃巾之亂起時,臧霸遂投身陶謙破賊,功拜騎都尉。
這國防布蓋得可大塊了。
騎都尉本身是禁軍官職,放在外部則類似於都督的概念,是一個軍權比太守還大的武官。

我們都知道,黃巾亂後提高了刺史州牧的權力,但較少注意到這些軍區指揮騎都尉的大量誕生。

丁原、公孫瓚、鮑信都是黃巾後騎都尉。
沮授也是冀州騎都尉,早在韓馥時期他就是兵權主管。
五子良將的徐晃張遼,也都擔任過這種軍區指揮騎都尉。
(張遼的情況比較不一樣就是了。)

從這些知名人士的經歷都可以看出,在黃巾之亂後擔任騎都尉的人,都是有本事擔任一方軍閥,或是左右軍閥的強者。
臧霸就是這樣一個徐北小霸王。

這裡就已經很奇怪了,撇開丁原公孫瓚這種自己上大位的野心家,哪個騎都尉不是被刺史州牧老闆緊緊攏絡在身邊?
偏偏臧霸駐紮得離下邳很遠,而且一副跟陶謙不相往來的樣子。

其實從三國志中看,陶謙這個人真的不是什麼好人啊……敗亡SOP也是做好做滿。
有趣的是,裴松之選註的吳書中,陶謙反而是剛直有大節的好好先生。

每個人的性格都是複雜的,不會是單一的,莫要被刻意單一化人物性格的史書或戲劇給誤導了。

總之,臧霸得到騎都尉這個官職之後,很顯然跟陶謙交惡了。
曹操來二征徐州,臧霸動也不動,反而得靠青州小霸王劉備來救援。
劉備接任徐州牧,臧霸還是動也不動。
一直到呂布上任,臧霸才展開了跟呂布的合作關係。

由於資料算少,我們很難看出臧霸的心裡在想什麼。
若說他是親袁紹派,呂布佔徐州後他不該跟呂布合作。
若說他是袁術派,放劉備南下支援陶謙也很奇怪。
如果他是大公孫聯盟的一員,當時根本就應該親自攻打曹操。

就像張燕的黑山軍被暱稱為黑山賊,臧霸他們這一伙也有著泰山寇的渾號。
臧霸的定位,非常可能就是漢官,無他。

陶謙被曹操打,最開始的原因是陶謙謀反。漢官沒有理由救援陶謙。
但曹操沒有敕令,所以也不會選擇幫曹操。

反而呂布是朝廷的潁川太守,被曹操打敗後退入徐州。
比起陶謙劉備私相授受的官職,呂布代行徐州牧更具有合法性。

可曹操最終迎奉了天子,前來消滅呂布。
這時候臧霸不敢出手幫呂布了,而曹操獲勝後,臧霸更是自認為罪臣藏匿起來。

整個脈絡來看,臧霸對於朝廷是非常忠心的。
在曹操攻下徐州後,派人找出臧霸,並將青徐二州的治權兵權一併交給這批泰山寇。
徐州刺史車胄,最有可能就是原徐州北部的官吏,並且是召募臧霸的主要幫手。
也只有此等大功,能讓車胄的官位凌駕於臧霸之上。

泰山寇的成員眾多,臧霸也並非能夠完全掌握。旗下至少有三個人鬧過叛亂。
但臧霸非常講義氣,以德服人……所以像昌豨就反了又反。
以德服人能當飯吃,那就不叫亂世了。

臧霸能憑戰功當上騎都尉,行軍打仗肯定有兩把刷子。
事實上他還有一個弟兄孫禮,同樣也是黃巾後騎都尉。
雖然臧霸傳中完全沒有提到他作戰的能力,只是著重於他個人品格的描寫。

忍不住再說一次,臧霸真的很早年劉備。

在官渡之戰中,臧霸全面控制東部戰線,讓曹操能專心在官渡對抗袁紹。作為一方鎮守大員,臧霸十分稱職。
但戰後青徐仍是叛亂不斷,曹操便派了夏侯淵跟張遼來刷戰功。

曹操知道,臧霸是個仁慈講義氣的好大哥。
有些髒事情,還是得有人來做。

臧霸升遷為徐州刺史,彷彿是在諷刺陶謙一樣,臧霸完全各種配合軍區指揮官夏侯淵跟大將張遼于禁。
徐州完全平定後,臧霸更是全力支援前線對抗孫權的張遼。

有多全力?在攻打巢湖時,這個刺史級的大將居然還擔任先登部隊攻入城中。
更與張遼分兵進擊,大破吳軍。

臧霸在與孫權軍的戰爭中屢建奇功,最終在曹丕稱帝後擔任執金吾,曹叡繼位後更行太尉事。
是一個可比賈詡的概念。

但還記得嗎?臧霸所忠的,是大漢朝廷,是大義所在。
雖然陳壽寫了臧霸成為曹丕的軍事顧問,但其實在曹操過世時,裴松之註了一段插曲:

建安二十四年,霸遣別軍在洛。會太祖崩,霸所部及青州兵,以為天下將亂,皆鳴鼓擅去。

後來曹丕也擔心臧霸造反,才收了他的兵權,讓他擔任資深國策顧問。
在這段魏略的記載中,臧霸甚至表示,如果國家願意讓他親率萬兵,可橫行江表。

這個發言跟陳壽筆下的臧霸相當不合。

在陳壽的臧霸傳中,他並不是一個會誇耀自己善戰且好戰的人。
臧霸總是謹守著自己的分寸,而且相信曹操。

其實我們可以看到,臧霸跟青州兵也是有著某種程度上的關聯在。
而曹操定都鄴城(差不多建安九年打下來之後就決定了),除了李典,臧霸也同樣採取了輸誠的舉動。

這個人早年的行為軌跡雖然跟劉備很像,但明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說得簡單點,可能就是野心吧。
對有野心的人來說,當時的潮流確實是九卿不如太守,三公不比州牧。

在三國時代,武力高的人,最合適就是當親衛隊。
武力高又有謀略的人,適合當將軍。
有謀略的人,適合當軍師謀士。

有謀略又有領導指揮能力的人……不好說。
他們既適合當鎮守一方的州牧或軍區指揮,也合適當權力中心的高級指揮官。

曹操把劉備帶回權力中心,讓臧霸繼續在地方發展,不外乎是因為臧霸的整體勢力比劉備更強大更穩固。
就像不能隨便把青州黃巾的兵頭調走,臧霸也必須留在青徐穩定泰山寇。

但不管是做為鎮守大員或中央官員,臧霸都沒什麼怨言。
說盡責恐怕未必,臧霸比較注重自己的大義。

有人想成為天下霸主。
有人想要經世濟民。
有人想要榮華富貴。
有人只希望,我的人生一片無悔。

當臧霸對張遼說出:「公明於利鈍,寧肯捐吾等邪?」的時候。
或許就已經明白過來。

這個天下需要的,不是愚忠的大義。
而是明白利大於弊的改革者。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