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二十六章 - 過河卒子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54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4-15 14:43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二十六章 ■過河卒子

  江陵城陷入狂風驟雨中,幸運的是無當飛軍終於入了江陵城,漢兵蠻兵入駐了荊州軍校場的兵舍,獸人戰士與座狼卻通通擠進了馬房的茅草堆裡,在風雨聲中打盹。

  蒼天變前荊州風土明媚,蒼天變後,荊州一日風光明媚,好似江南春曉永駐,一日就陷入風雲變色,好似深淵冥水般飄搖。

  無當飛軍終於在風雨降臨前,得到大將關羽應允入駐江陵城,避免了餐風露宿。

  但是李抗卻無法得到喘息。

  失去了獸人兄弟烏帕莫,發現了引發蒼天變的異類面目的他,發現自己踩在一個關頭上。

  他李抗並非一個偉岸的英雄、更非聞名於世的名將;決勝千里的謀臣,在蒼天沛變中,他只是盡力做好自己。

  有時候,他仍能夢見長坂坡一役時的景況,為了支援趙雲叔挽救尚在襁褓世子劉禪,他讓好友單福幫忙保護妻子阿馥,單福常和李抗切磋劍藝,原先使槍的李抗,很多劍法都是習自單福,後來李抗將單福推薦給劉備的近衛趙雲,單福雖為劍客,但卻因為出色的才智成了劉備的幕僚,長坂坡那時,單福負責支援百姓的隊伍,因為單福的母親也在百姓隊伍中,所以李抗也拜託單福照顧自己的妻子。

  但後來在驍將曹純統領下,曹軍前鋒虎豹騎衝散了百姓與劉備軍,這也包含了單福母親所在的隊伍,當然那隊伍裡也有著阿馥。

  因為母親被虎豹騎所擄,所以單福向劉備請辭往赴曹營,尋找母親。

  臨行前李抗抓著單福問阿馥的下落。

  「我在混亂中,看見了一個旗號...」

  「是誰!是誰抓走了阿馥。」李抗一次又一次的詢問單福。

  「靈壽亭侯.曹。」單福只說道;看見阿馥所在的百姓隊伍被虎豹騎騎督「靈壽亭侯」的隊伍沖散了,只知道率領的騎督似乎是曹氏宗族。

  之後單福離開了,不熟識的人都叫單福作徐庶,那是他流亡到劉備處前所改的名字,單福離去後,到底是用徐庶這名字,還是改回原名,李抗也不知道。

  總之沒了單福的消息,李抗無法再繼續多問些線索,只能假定阿馥與單福的母親都一樣被曹姓騎督擄走了。

  他在照顧劉封的那段期間,經常一次又一次的夢起阿馥,但是在「血透」現象之後,屬於獸人族的命運與祖宗之夢,滲透進了他的夢境中,取而代之的是,阿馥似乎淡出了他的夢...

  他踩在這樣一個關頭上,鑄血開光儀式之前,他思念著阿馥、仇恨著曹軍。鑄血開光儀式之後,他發現有著超越中原混亂局面的更巨大邪念存在,那仿佛太古神話中的吃人魔物,確確實實的存在於人世,而在零陵附近的榷場時,烏帕莫為著這樣的邪念魔物失去了性命,甚至連靈魂都跟可能跟著煙消雲散。

  李抗會覺得烏帕莫已經煙消雲散的原因是因為,他總是會在夢境中夢見獸人之夢,夢見與獸人血脈相關的事物,被魔物吞滅後的烏帕莫,他那薩滿的魂魄,那張繪滿咒術的黥面,並未出現在自己的夢境中。

  烏帕莫,以風中鳥為名的薩滿,已經隨風而逝。

  據說,江東已經化為魔物的巢穴。在江陵城,可以望見江東方面的天境烏雲密布,那叢雲的深處,有著更深沉邪念,那邪念能夠吞食靈魂,即便是傳承著獸人之夢的薩滿,也無法倖免。

  烏帕莫的灰飛煙滅好似成了一種死諫,告知李抗必須悁棄各種仇恨,團結漢獸才能面對那未知的邪念。

  在江陵風雨飄搖的幾天裡,他與王敢、王導父子一起進行整補,與糯糯普萊、鳴女進行士兵的團練。關羽這幾日似乎密集判出探馬往江東方向偵查,並沒有進一步對無當飛軍指示,李抗對諸葛亮、烏帕莫的責任感驅使他在沒有進一步命令下,操演部伍。「墜星」馬巴貝塔忙著復健傷勢,失去了座狼的他,忍著傷勢在馬廄自個兒練習武藝,暫時沒有鬧事。

  某天的夜裡李抗忙累了,就裹著軍毯倒在馬廄的草堆裡睡了,在深夜裡他半夢半醒,卻感到一股暖意攏上來,是阿馥回到自己身邊了嗎?那是人類體軀帶來的暖意,回首一看卻是鳴女靠著自己睡著了。那睡姿沒有任何意淫意味,他忽然明白到,這雌性獸人只是像犬類會互相聚攏著睡覺般靠著自己。

  這景象似乎與他心中對阿馥的思念是牴觸的,李抗起了一種抗拒感,但還未掙扎起身,馬廄外卻有爽颯的步履聲,三步併兩步那人已經蹲伏到李抗身邊。

  「軍侯,我父親請你來一趟商議。」來人是少將關平,他面容專注、聲音清雅,雋朗的臉並未因為目睹鳴女依靠李抗而眠而有其他餘思。

  李抗立刻起身掛上青釭劍,在關平引領下,來到江陵城的小北門城樓,此處被關羽充作荊州軍的指揮部,室內鋪展了各種鞣皮軍事地圖。

  關羽立定在城樓外,手裡正持著一柄雄偉的闊刀,那是因為經過獸人鑄血加持,關二爺始終不肯提用的青龍偃月刀。雖然經過附魔,連結著獸人薩滿的符文法力,但關羽本人並未通過「開光」儀式,所以法力本身尚未與關羽產生連動。

  李抗上前拜會關羽,身後還跟著獸人女戰士鳴女,李抗帶著不請自來的隨扈,關平倒也沒阻止。大概是關羽的軍事體系本身就帶有這種草莽俠義風格。關平是關羽流浪期間所收義子。周倉出身黃巾賊,主要活躍於湖海。而主簿廖化傳說也有黃巾賊餘黨背景,但實質上反倒是個識字的士人。

  鳴女用著一種感興趣的眉目打量著獸人間聞名的「赤臉」關羽,關羽將青龍偃月刀順手拋給了隨扈周倉。看似怪力莽漢的周倉矮了半截身子才勉勉強強接住了青龍偃月刀。這舉重若輕的豪邁表現,足見關羽的怪力。

  汗水順著關羽深沉的臥蠶眉旁低落。

  「不好使!」關羽不滿意的評論「鑄血開光」後的青龍偃月刀。「但是,飛蠻的花樣似乎不像關某所想的邪門...還算堪用。」關羽補上了一句,看來是因為李抗帶領無當飛軍的奮戰,讓關羽內心對獸人的成見起了淺微的變化,雖然試用後頗得意,但固執的關羽又不好直接了當地承認,只好說是「還算堪用」了。

  「關將軍能接受符文加持過的青龍偃月刀,想必費心運作的諸葛軍師將軍知道了也會很欣慰的。」李抗上前拜拳肯定關羽道。

  「如果說是軍師的意見...」關羽沉吟了一番後,讓開身姿。

  關羽壯闊的身形之後,浮現了一個李抗熟悉的身影。

  「早阿,元飛,還有...這位獸人女戰士是?」遠在蜀境深處的諸葛亮竟然現身在江陵城。血透帶來的作用,讓李抗定下心來就能察覺到意氣相通之人的存在,對於自己進到城樓前,竟然未察覺諸葛亮的體感,而來去飄逸的諸葛亮就這樣出現在自己面前,感到有些意外。想來自己對身體直覺的把握還有很多不足,更有可能的是,眼前的關羽和諸葛亮都有更深層的存在感,遮蔽了李抗對兩人的身體的感應。

  「...鳴女。」鳴女直接地回話給劉備軍的軍政首腦道。

  「我知道妳,『雷吼氏』,妳有透過已故薩滿烏帕莫;要求編入元飛所部。」諸葛亮是個記憶含量很驚人的人,似乎連一般人很難記憶的獸人氏族都瞭若指掌。

  「看來元飛你不負所望,統合漢獸之誼很成功阿。」諸葛亮看著緊跟李抗的鳴女打量道。

  「我喜歡因古納古,我得打敗他,所以我跟著他。打贏後,我就不會喜歡他,也就不會跟了。」鳴女回話道。

  「哦,我了解。元飛,你可不能輸阿。」諸葛亮眉眼帶著笑意的接受鳴女的答案。

  「軍師,你怎會出現在江陵城?」李抗詫異地問道。

  「我要你在荊州有變時,燒化那黑色竹簡,你燒化了那竹簡,你所經歷的焦急與變異狀況,依稀入了我夢境..烏帕莫的事情,我很遺憾,而得知了那魔物與紙絹之事...我就跟主公報告後,簡從趕來了江陵城。」

  如果諸葛孔明已經知道李抗所經歷的事,想必也已經得知擔當江東使節的兄長諸葛瑾已經遭逢不幸,但是除了替烏帕莫致哀外,諸葛亮的臉目上並未顯現情緒上的動搖,仍是那一派智者的練達。

  「拒絕江東求援,導致軍師兄長遇劫,是關某的過錯。關某在此向軍師請罪。」老將關雲長不待諸葛亮苛責,自行請罪。

  「何罪之有?何罪之有?關二爺切莫自責,國交之時,不談私情,這是我們諸葛家兄弟之間的默契...我夢見了元飛的處境後,也在夢中睹見了那魔物,因為若由蜀中發兵,恐應變不及,出發前,主公授權我直接與關二爺商議應變。」孔明情緒並無動搖,搖搖羽扇唏噓的說。

  「我大哥怎麼說?」大將關羽詢問道。

  「...蒼天有變,利用夢境我已檢驗過元飛取得的紙絹,在成都報告給主公。適才已與關將軍核對過,夢中的紙絹確實與魔物處奪回之紙絹彷若,確實是我兄長諸葛瑾攜來的玉璽拓印。江東孫權在魔物宰制下,似有讓鼎之心,雖主公身為陛下宗室後裔,恭迎傳國玉璽自是有政治上的好處,但更重要的是,討伐我們與江東、甚至是獸人族的真正共同大敵「食靈者」。否然...如獸人薩滿所言,中原將生靈塗炭,所以主公在亮面前,做了個沉痛的決定...暫時...暫時擱置北上光復的想法,請關二爺即刻整兵支援過去的盟友江東孫權。」

  諸葛孔明淡然的回答,卻是代表著職志回復漢室權威的劉備政權的戰略目標大轉彎。

  承認有比對抗曹操、爭奪中原的權力更重要的目標。

  承認所謂的食靈者與其所控制的陸遜政權,是遠比把持漢室的曹操,更危險的敵手。

  關羽蹙起長眉,對諸葛亮的話若有所思,他捋了捋長鬚,很難看出心思,但幾日的相處,李抗對關羽的個性有了幾分了解,不以曹操為首要大敵,而東進牽涉進飛蠻、蒼天變、魔物等未知事端中。或許不是關雲長容易接納的。

  李抗面對著兩名劉備麾下的文武代表人物,意識到自己站著的關卡,沒有中原命運那麼的巨觀,而是對於自己命運的矛盾選項:北上尋找阿馥與團結身邊的漢獸夥伴。而孔明帶來的蜀中決策,則將他個人的糾結選擇置於大戰略之中,做為先發的過河卒子,他的選項成了個無法逃避的命運發端。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