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番外篇:北方的隱藏軍閥,田疇】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437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4-23 11:02
時間倒流一下。
公孫瓚原本作為北方第一霸主,率領大聯盟包圍袁紹軍,卻被袁紹打倒。
這本身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最常見的論點,就是公孫瓚殺了劉虞,搞到大家對他失去了信心。

大家是誰?
這四周球評球審全都是公孫瓚的人,除了少林隊他能得罪誰?

公孫瓚得罪的,僅僅是劉虞手下的一個從事。
當時沒有人有任何一絲可能覺得,一個從事官可以覆滅一個勢力吧?
至少也要是主簿,Someone like 呂奉先。(笑)

這位從事名叫田疇。

31.jpg


當關東聯盟把董卓打跑到長安的時候,劉虞身為宗室幽州牧,覺得應該要派使節去勤皇一下。
對,你沒看錯。
劉虞既沒有協助關東軍攻打董卓,這時候更沒有打算派兵去幫助皇帝。
而是跟老狐狸陶謙一樣,打算派使者去刮點油水。

這時公孫瓚正在茁壯崛起,袁紹跟韓馥在吵架,劉虞如果派兵,很容易引起這些人的不滿與阻攔。
甚至派個使者,都不知道能不能順利通過這些戰亂之地。
劉虞手下的人們一致推薦了當時的一位年輕人。
這人有智略有膽識,善擊劍,正是田疇。我還以為是徐庶咧。

田疇時年二十二歲,但劉虞卻以禮相待,並聘為從事,為田疇準備了使節車隊,要讓他去進行這不可能的任務。
怎麼說也是個智略型遊俠,田疇就跟劉虞說,現在這個局勢,大張旗鼓的穿過冀州,不如抹脖子自殺還比較快一點。
且讓我回去召募幾個可靠的勇士,輕裝簡行,更能達成您的使命。

劉虞同意了,田疇臨行前更提醒劉虞,公孫瓚現在並非乖乖的在討伐賊兵,有暗中擴張勢力,最好能先找機會把公孫瓚拿下,以免發生危險。
發現了嗎?田疇的這兩個建議,都顯示出他對於幽冀情勢有相當程度的掌控,甚至更勝州牧一籌。
可見得他絕對不是小流氓小混混鄉下大哥的等級。

不過劉虞聽完也是笑笑,公孫瓚還能翻起什麼浪來?

田疇回家帶了二十名騎士,不從冀州走,而是往西北走出塞外,一路繞過各個軍閥的領地,直取長安。
這已經不是聰明而已了……一般人光是要辨認方向都有難度,更別提食物飲水的問題。
最客觀來說,田疇應該懂得當時塞外民族的語言。

抵達長安後,有勇有謀的田疇廣受大家歡迎。
當時已經是李傕執政了。
漢獻帝想要把田疇留下來作騎都尉,李傕等三巨頭也紛紛想要召募田疇。
但田疇一律不接受。

就在田疇人在長安的時候,袁紹與公孫瓚的初次至尊對決爆發了。

這場關鍵的界橋之戰其實十分詭異。
三國志一筆帶過:
紹軍廣川,令將麴義先登與瓚戰,生禽綱。瓚軍敗走勃海。

按英雄記的說法,公孫瓚大破青州黃巾後,便北上駐紮廣宗,開始以冀州老大自居。
接任冀州牧的袁紹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公孫瓚文攻武嚇,主動出擊。

雙方在界橋南方二十里處交兵。

公孫瓚兵強馬壯,步兵超過三萬,騎兵也有上萬左右列陣,鎧甲閃閃發亮光照天地。
袁紹派遣麴義率八百兵先登。
麴義所用的戰法,跟戲志才抗呂布的方式非常相似。
先令士兵躲在盾後,等對方停止放箭,讓騎兵衝鋒到眼前時才展開反擊。

這一反擊勢如破竹,不但打退公孫軍先鋒,更直追二十里來到界橋。
公孫瓚派出殿軍抵禦,仍是不敵麴義。
麴義衝入敵軍大營,袁紹見機不可失,輕騎簡從跟上。

這時斜裡殺出一支兩千人的大部隊,帶頭正是趙雲……抱歉這是三國演義了。
有部隊橫殺袁紹是真,帶頭大概還輪不到趙雲。

總之袁紹一時陷入重圍,所幸麴義回頭來救,擊退了敵軍。

八百兵打人家四萬含騎兵,你是張遼他老師膩?
張遼一個人鎮住合肥,孫權十年不能敵。
麴義如果真這麼有本事,真的所有疑點都不重要了,八百破四萬,公孫瓚可以有幾個四萬給人家破啦。

但其實既然公孫瓚有埋伏兵,照理來說大營部分應該是詐敗:先頭部隊可能是真的敗。
為什麼公孫瓚一退千里?
因為公孫瓚還安排了黑山賊肛袁紹。

所以公孫瓚在界橋,其實沒有受到致命性打擊。
只是犯了早期每個軍閥都會犯的病:有同盟,就要盡量保留實力讓同盟去死。

公孫瓚一撤退,黑山軍就開始猛烈的攻擊袁紹。

在長安的田疇,收到了界橋之戰的戰報,知道公孫瓚大敗。
換成別人可能認為這樣一來劉虞就不用擔心公孫瓚了?但田疇心知不妙。
公孫瓚怎麼會如此輕易敗給袁紹並且撤退?若他真心要跟袁紹打到底,雙方僵持個幾個月也是正常。

田疇連忙跟獻帝告辭,趕回幽州。但終究是晚了一步。
劉虞已被公孫瓚殺害。

田疇到了劉虞墓前,大哭朗讀了從獻帝那裡得回的章表。
公孫瓚知道後十分生氣,把田疇抓來:「現在幽州的老大是我,你的公文不拿來回覆與我,卻去死人墓前靠杯靠腰,這樣合法嗎?」
田疇回答:「這是給劉幽州的公文,內容你聽了也不會高興。你現在正要幹大事,卻殺了無罪的劉幽州,又要對我這種守節義的臣子治罪。我們燕趙之地多烈士,大家要是知道了,寧死也不會投效於你。」

公孫瓚辯不過田疇,便將他拘禁起來。後來才有人勸公孫瓚釋放了田疇。

田疇回到北平附近的故鄉,召集了群眾,立盟要為劉虞報仇。
這群人躲入徐無的山中,找了個山谷開始定居耕種。是時河北戰亂,百姓多流離失所,田疇等人便慢慢的吸收百姓。
一開始只有數百人的小群體,數年間壯大到五千家。

概念上大約等同於青州黃巾李家的勢力……可比一個小郡守了。

人越來越多,田疇便倡議大家共同推舉一個賢能的人出來做為領導者。
大家都說「好」。然後全部把票投給了田疇。

這不過是個選舉手法,田疇也不像劉備那樣推三阻四,立刻又再次上台,制訂律法規矩,嚴懲殺傷、竊盜、爭吵之人。
更興辦學校,安排婚姻禮儀。
一時之間,徐無山中竟成了路不拾遺的烏托邦。

田疇的威名越來越盛,陳壽並沒有記錄他的戰功,但想來他首先就是先對周遭外族發動了戰爭。
或許,只是文攻武嚇的小規模戰事,但也令得烏丸鮮卑的眾多部族對田疇俯首稱臣,獻貢求和。

同樣的,陳壽也沒有記下,田疇是否對公孫瓚採取了復仇的舉動。

袁紹也聽說了北邊有這麼一個小軍閥,數次派人來招安,並欲授與田疇將軍職。
田疇仍是不受。

袁紹死後,袁尚多在北方逃竄,也授予了田疇官職,但田疇始終沒有赴任。
待到曹操北上,欲平烏丸,便派人去跟地頭蛇田疇打交道。

田疇表示,他早就想平定這些異族,願與曹操合作。
這時大家就奇怪啦,袁紹多次招募你都不理會,為什麼曹操一來你就OK?
莫非你也打算改名田昱嗎?

還真是巧,田疇跟程昱一樣,就笑笑說事情不是你們憨人想得那麼簡單,就去曹操軍中上任了。

在田疇的協助下,曹操軍把白狼山當成自己家後院一樣,如入無人之境,輕鬆打敗了單于。
一路將烏丸趕到柳橙汁外……柳城之外啦。

是時為建安十二年,隨曹操北上的謀士,正是郭嘉。

戰後論功行賞,封田疇為亭侯,但田疇仍是不受,回到了他的徐無。
不久,袁尚被公孫康斬首送回曹操軍。

在官渡開戰到袁尚死亡的這七年間,曹操一直非常大氣不追究任何叛亂行為。
但現在全部討平,曹操就下令了:「為袁尚哭泣的人,一律處斬。」

好的,這時候田老師又跳出來哭喪了:「袁尚底迪有封我當過官,我要為主子哭哭啦。」
曹操沒有將他問斬,因為哭完喪,田疇就跟李典臧霸這些舊勢力頭子一樣,把宗族遷往鄴城向曹操輸誠了。

裴松之表示:我呸,你最好不知道當年袁尚依靠烏丸跟曹操打仗,如果你不幫曹操,袁尚會戰死?
既然老裴都說話了,我們該是時候來看看田疇到底在想什麼。

首先對應回去,田疇哭袁尚如果只是貓哭耗子,那他哭劉虞八成也是一樣。
不同的是,對於公孫瓚的叛亂,田疇並沒有任何勢力能夠幫助其中一方。

再看到田疇施展的選舉手法,我們不難發現,田疇處心積慮的想要擁有自己的勢力。
而且不想為任何人效勞。

要知道,就在田疇二十歲的時候,原冀州刺史劉焉提出了「廢史立牧」的建議。
田疇不是一般市井小民小吏,他對於冀州幽州的情勢掌握,也不可能是二十二歲時才建立起來的。

這個人對於州牧權力的增長肯定瞭若指掌,而他也可能更早就對於權力產生了欲望。
田疇的情報網,並非為了保衛家族而建立的。
保衛家族的部分,為他帶來的是對於烏丸鮮卑匈奴等族的知識。

他應該早就在覬覦幽州牧的位置,但苦無良機,只是慢慢培養人脈跟情報網。
劉虞要找人入朝廷,對田疇來說是好機會。如果他沒有培養人脈,也不可能大家都推舉他。
到了長安卻拒絕所有職務,這正是田疇心在地方的證據之一。

陶謙派去朝廷的人,一口氣就飛升太守了。

田疇很可能也有弄到太守,如能回報劉虞,他的第一步就完成了。
可惜被公孫瓚搶了頭香。
他知道公孫瓚不會按詔命任命他,所以直接去劉虞的墓上朗讀,讀完田疇其實應該就去赴任了。

但是公孫瓚的玩法並不是擒賊先擒王,而是地方包圍中央。
所以田疇去上任,結局只是被公孫瓚的人馬抓起來。

可劉虞身邊本來就有許多田疇的人,這些人不會全部跟著劉虞死,留下來的肯定還有些人被公孫瓚重用。
這時候他們便可以幫田疇說話了。

田疇收買人心,用的不是利,是義。
於是逃得一死的田疇以大義之名東山再起,他肯定對公孫瓚持續有小規模襲擾,但不會傻到跟公孫瓚賭身家。
他只要跟公孫瓚賭誰先死就好。

除了慢慢培養勢力,田疇最大的本錢就是烏丸。
可是烏丸雖然敬服田疇,卻更著意與袁家合作。

這也是另一個我們應該要相信,袁紹必然在鄴城也準備了一個朝廷。
那些北方異民族不是在跟軍閥合作,是在跟新的朝廷合作。
所以幫忙打曹操的時候特別用力。

因為曹操代表了大漢朝廷。

待到袁家覆沒,只剩袁尚投靠烏丸時,田疇明白大勢已去了。
他所剩下的本錢,只有一直以來用心培養的大義之名。

田疇笑笑,只能投降曹操。但要先把一直害他大志不得伸的袁家跟烏丸先痛揍一頓再說。
打完收工,田疇希望至少能繼續扮演他的北境之王大義之人,就有了那麼些動作。

看穿他的不只是裴松之。
當時有官員彈劾田疇過去的行為,請曹操拔了田疇的官並且罰罪。
曹操對這件事非常看重,但畢竟不是現行犯,到底應不應該罰田疇?曹操發下去給眾大臣商議。

十八歲的曹丕也在這場大案中擔任了陪審團。

陪審團發言人曹丕表示,田疇既然都不受官爵了,這是古士之風,宜讚賞,不應再追究。
曹操拿了這個結果,又寫信去問荀彧跟鍾繇,這兩個老參謀也認為可以照曹丕的說法去辦。

我必須要告訴大家的是,陳壽這段田疇傳的記錄,並不是要告訴大家田疇清白高潔被誣陷。
田疇確實幹了些什麼犯大忌的事情,所以曹操才會十分重視。

更重要的是,這裡揭示出,曹丕的奪嫡大戰,已然開打。
這個時間,是曹操南征荊州失敗回返。曹植跟曹彰都已經成年,而且必然開始嶄露頭角。

曹丕加入斷案,並且獲得多數大臣支持,可說是贏了第一陣。

而在眾議為不要追究就好的情況下,曹操仍是打算為田疇封侯。
這不是表示曹操超級愛田疇,雖然大致來看田疇早年的表現可說不輸劉備。

重點是曹操並不滿意曹丕的結論。
曹丕雖然取得了大臣們的認同,但曹操內心深處萌生的更換繼承人念頭,並沒有就此被拔除。
這之後引起的眾多風波,總是慢慢還會說到的。

於是,曹操派出了他最信任的交涉高手夏侯惇來去鄉下住一晚。
田疇的耳目還是一樣靈光,早知道朝中對他的意見,自己跟夏侯惇說吾乃不義之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終於是沒有封侯。
拜了個六百石的議郎,吃著乾飯過完他剩下的人生。

也沒多久了,這種窩囊求存的日子,不適合野心家。
關在小籠子裡的大老鷹,在幾年後便過世,享年四十六。

田疇在諸多野心家裡頭,最特別的可能就是他非常注重宗族。
劉備、袁紹、孫權、董卓、公孫瓚……我們數得出來的軍閥,其實對於宗族都沒有太多的重視與認同。
最愛護重視整個宗族的人,可能就是曹操。

或許也是因此,曹操對田疇有著額外的加分感。

如果不是為了保衛宗族,田疇早年可以更早出仕,不用在民間當英雄。
曹操平定北方,他也大可以繼續作他的北境之王,不用把宗族帶下來投誠。

大義之人,也許是為了野心而扮演的角色。
但愛家之心,卻是田疇一生最甜蜜也最沉重的負荷。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