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太閣青雲記 49.伊達繼位 凱米爾 太閣青雲記 20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9 09:20


話說政宗得知母親要另立繼承人,痛苦無比:「為什麼母親這麼討厭我,就因為我少了一隻眼嗎?」怒喊一聲,衝出府門,片倉小十郎(景綱)唯恐他做出傻事,也追了出去。

政宗一路疾馳,衝到米澤山頂,盡情嘶吼,發洩過後,才跌跪在地,淒慘苦笑,小十郎安慰說:「少爺,你是上天選擇的萬海傳人,身形外貌才會與眾不同!」

原來義姬結婚之時,曾夢見獨眼神僧萬海上人來借她的肚子投胎,之後就懷了政宗。果然政宗出世不久,就因天花失去右眼,成為獨眼之姿。

政宗憤怒地搥向地面:「可惡,為何是我?」小十郎說:「別灰心,等你揚名天下時,主母一定會對你另眼相看!」

政宗痛哭一番後,才回府休息,由於連日疲累,竟作了一夢。夢中依稀回到婚禮現場,政宗遭刺客包圍,正要還手,刺客卻化為母親與愛姬的形貌,雙雙殺來,嚇得他魂飛魄散:「母親、愛姬,你們為何要殺我?」

「你這獨眼廢人,還活在世上做什麼!」

政宗遭雙劍挾殺,慘叫一聲,驚醒過來。愛姬見夫君冷汗直流,掏出香帕,溫柔地替他擦汗:「相公,你怎麼了?」。

政宗回憶近日之事,不覺苦笑起來:「母親竟要廢了我,連素未謀面的妻子也要取我性命,我的人生真是一場笑話!」

愛姬嚇得跪地求饒:「夫君明察,婚禮上的刺客真的與我無關!」政宗見她哭得可憐,知曉自己說錯話了,才扶愛姬起身,摟住安慰。

此時,輝宗傳他相見,政宗只能前往大廳,卻見文武眾臣早已聚集在此,不知出了何事:「父親,是您召見孩兒嗎?」

輝宗望向眾人:「今日召各位前來,是有件大事要宣佈,我打算將家督之位傳予政宗,從此退隱!」眾臣全都難以相信,紛紛追問這事是否屬實?

輝宗說:「政宗雖然年輕,卻有凌駕於我的才幹,我從他小的時候,就對他的潛力震驚不已。看過他大破相馬的表現後,更加確信,只要政宗繼位,定能讓伊達興盛繁榮。希望諸位齊心輔佐,助政宗完成稱霸陸奧的大業!」

原來輝宗擔心家中會因繼承人選而鬧翻,這才提前交託家業。眾臣雖然吃驚,卻也為政宗歡喜。唯獨義姬生起悶氣來:「為何是政宗繼位?若是竺丸就好了!」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政宗在眾臣簇擁下,坐上家督寶座,文武大臣皆來賀喜,只是他見母親拂袖離去,心情又變得落寞無比。

忽然下臣通報,說二本松義繼來訪。政宗心情正低落,聽到這事,不禁起疑:「二本松不是才剛背離伊達,和蘆名走在一道了嗎?怎會突然來訪?難道是想兩面討好,假若形勢不利的話,就再重新歸降,這個反覆無常的傢伙,看我怎麼對付他!」

只見二本松義繼走進門來,笑盈盈說:「耳聞政宗大人成為當主,在下無限喜悅,特來祝賀!」

「那真是多謝了。」政宗話鋒一轉:「不過,這二本松的意思,是代表有兩條腿的松樹嗎?」

義繼愣了一下:「此話何意?」政宗臉色一沉:「別裝蒜了,你正腳踏蘆名與伊達兩邊,正考慮要投奔何方吧!」

義繼連連搖手:「不不不!這全是誤會,在下從未如此想過!」政宗眉毛一挑:「沒有最好,我政宗可不是三歲小孩那麼好騙,若想背叛,就要有死亡的覺悟!」

義繼受了這番冷嘲熱諷,暗自忿恨:「我專程來賀喜,竟遭此侮辱,簡直欺人太甚!」喝沒幾杯酒,便氣沖沖離去。

小十郎目睹了這一切,不禁勸諫:「主公,你怎麼這樣跟人說話?二本松因為想投效我方而來賀喜,您卻潑了他一頭冷水!」

政宗將手一擺:「不,我瞧這此人並無歸順之意,只是想在伊達和蘆名之間,兩面討好罷了。假若哪天不幸敗北,就可以隨時改變陣營,這種人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是不會真心效忠的。即使收留了他,倘若哪天形勢不妙,一定又會轉投蘆名,捅咱們一刀!對付此等卑鄙小人,稍微威嚇一下,也未嘗不好。」

「或許是吧!」小十郎嘆了口氣,只希望別惹出禍端來。

而二本松義繼離開後,氣沖沖來到小濱城,向大內定綱說起方才之事:「政宗那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當眾羞辱我,真是豈有此理!」隨即把政宗痛罵一番。大內定綱與義繼乃是兒女親家,見了他那咬牙切齒的模樣,問說:「瞧你的樣子,難道是想殺政宗?」

義繼眼裡閃出殺氣:「只要連結蘆名與相馬,再加上我二人之力,要殺政宗,易如反掌,我定要讓政宗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

究竟義繼與政宗的恩怨,又將如何了結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