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二十七章 - 闇昧不明(2.33)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12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14 15:14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二十七章 闇昧不明

  風中鳥(烏帕莫)被食靈者吞食了。

  就像鳴女的爸爸與爸爸的妻子們、眾多的族人們一樣。

  血和靈魂都被吞入了食靈者腹中的深淵。

  鳴女腦袋中浮現了食靈者再次出現的畫面,她瑟縮著自己的身體,不時感到惡寒。

  「雷吼」氏族的男丁們全軍覆沒,只剩早先過繼給了戰笛氏族,接受薩滿「王足」的訓練,成了一名薩滿的烏帕莫。

  現在烏帕莫也被吞食了,雷吼氏族僅剩女戰士們,不再有機會人丁興旺。

  但是鳴女並不在乎,她現在一心一意關注著因古鈉古,那是個逃避命運的漢人,卻依舊被命運追上,被迫取用了薩滿「王足」氏附魔過的中原劍,成了「不是獸人的獸人」,並且須要盡全力擺脫命運持續追獵。

  過去薩滿為「雷吼」一族所敷的夢境,「不是獸人的獸人」,會獵回「雷吼氏族」的命運。指的正是這個漢人。

  依照薩滿的解釋,食靈者吞食了眾人的命運,吞食了獸人族與艾洛斯世界的未來,甚至是吞食了那冷漠的精靈族的宿命論觀點。

  在鳴女看來,食靈者只是群飢渴的野獸罷了,他們不過是位居食物鏈上層的貪吃野獸。而「因古鈉古」是否能取回雷吼一族的命運亦不重要。她現在只憑著本能接近因古鈉古,只想找機會擊敗他,她想體驗看看擊敗著有特殊命運之人的感覺,她想要征服那個握有薩滿法力之劍的因古鈉古。

  因古鈉古揹著他那把經過附魔的劍,在漢人的城池外與座狼騎士們會合。

  那漢人騎上了稱為馬的中原騎獸,環顧著座狼騎士們,以漢語向眾人喊話。鳴女也憑著本能與座狼騎士們站上了一起,為了克服自身的惡寒,她想跟上因古鈉古,她摩娑著一隻無主的座狼,與牠溝通後攀上了那頭座狼的項背。

  她想起這頭座狼似乎是「墜星氏」馬巴貝塔的座狼之一,座狼騎士間特別氣盛的馬巴貝塔,因為是獸人戰士間稱為「呼嘯主」的高階戰士,總是能叫喚其他位階較低的騎手的座狼,這傢伙老想找因古鈉古麻煩,這下子身子骨在對食靈者的戰鬥中壓斷了好幾根,還是被自己的座狼屍體壓斷的,幾頭失了主子的座狼徘迴不已,鳴女騎乘著其中一頭座狼,摩磳著其他戰鬥中失去騎手的座狼們的毛皮,與座狼互相嗅著體味,以氣味溝通。

  「妳、鳴女,妳不是天生的座狼騎士吧,別騷擾座狼,留在江陵。」因古鈉古以漢語對鳴女命令道。

  「你、因古鈉古,也不是天生的獸人吧,那把鑄血的劍你挺順手的,我跟著你。」

  「這是軍令!」

  「這幾頭沒了主子座狼很可憐呢,你也需要牠們吧?鳴女雖不是座狼騎士,但很善於很座狼溝通,讓我跟著你,鳴女可以把座狼都帶上!你會需要全部的座狼。」鳴女邊說著,邊搓弄著座狼的毛皮。

  因古鈉古以一種專注的眼神看著鳴女,鳴女晃了晃肩身,抖了抖肩微笑了起來。

  「如果我說,我夢得見烏帕莫呢?想不想帶上我,聽聽烏帕莫的建議呢?」鳴女視線中帶著一種魅惑般的侵略性說道。

  「...這...不可能,我的獸人兄弟給食靈者吞了。」雖然因古鈉古嘴上否認鳴女的看法,但鳴女感覺的到,提到那薩滿烏帕莫,因古鈉古的身驅動搖了。

  「因古鈉古,你與獸人的連結是建立在大薩滿『王足』的附魔法力;造成的血透現象上的,與烏帕莫並無真正的血緣之親,但其實烏帕莫是我最小的兄弟,他的靈魂被吃了,但少量的血,仍然殘留在我身上,他殘餘的薩滿靈魂藉此仍能寄宿在我的夢境中。」

  「你是說烏帕莫的魂魄仍不散嗎?」

  「沒了吧。只不過有些殘餘的思念寄宿在我的夢境中,不過那已成了我的一部分,不屬於他自己,他被吃光了。」

  因古鈉古以他特有的凝視望著鳴女,鳴女伸伸懶腰,也沒打算回應他的提問,打了個哈欠說:「你帶隊還是不帶隊呢?」

  其餘的座狼獵手隨著鳴女的問句,也望向因古鈉古,他們跟烏帕莫和鳴女不同,甚至和「墜星」馬巴貝塔不同,他們仍把因古鈉古認作漢人李抗,除非他能展現狼主般的資質,否則並不會因為他的軍侯頭銜跟隨他。

  鳴女的身體語言柔媚中帶著脅迫,對於烏帕莫之死,她在夢裡流著淚水,醒來後知道一切都跟在祖先的大陸時一樣,食靈者把所有有靈魂之物都當作獵物。

  連在夢裡面烏帕莫也在躲著食靈者,食靈者正在獵殺他殘餘的靈魂,烏帕莫殘留在鳴女血脈中的魂魄,反映著鳴女的恐懼。雖然那只是像落魄一般的殘念記憶,但鳴女相信夢中的烏帕莫知曉著某些真相。

  正待因古鈉古回應,另一名漢人戰士騎著快馬抵達馬棚,來人穿著青綠色戰袍,背上和鞍側都掛著箭筒,年紀在漢族中似乎是個青年。

  「關小將軍!」因古鈉古對來者以漢人特有的拜拳動作招呼道。

  「李軍侯,叫我關平便行。」年輕漢族小頭目說道。

  「這不成,李抗是屯兵出身,還是得造軍旅規矩稱呼吧。關將軍也叫我軍侯不是嗎?」

  「好吧!那我直呼你李抗如何?」那漢族小頭目關平爽快的對因古鈉古說。

  因古鈉古望著這名漢族小頭目,雖然只有一箭之緣,但他的眼目傳達出;他相信這個年輕人,慎重地請拳道:「感謝關將軍不以李抗微賤,那就不以士人之間以表字互稱,我倆就直接以名諱直呼了...」

  「爽快。」關平也請拳回應,隨後環顧四方座狼獵手與鳴女道:「獸人族的座狼騎士,你們既是受劉皇叔之恩,就該配合編制,受李軍侯制約。」

  「因古鈉古,你帶隊還是不帶隊呢?」鳴女也不理那年輕漢族小頭目的位階是否在同身為漢人的因古鈉古之上,她也只認著李抗,反問李抗道。

  鳴女是想藉由挑釁因古鈉古的領導和夢境中烏帕莫提供的訊息,讓因古鈉古帶上她,因古鈉古似乎不打算正面回應,反過來詢問漢族小頭目道:「關平,你怎麼來了?」

  「諸葛軍師一到即宣達了皇叔的旨懿,外加你帶回來的饕餮顏首的震撼。父親開始整頓荊州的兵力,但是曹軍與江東的動向仍舊不明,諸葛軍師表態,擇用了你率領外蠻的異獸騎兵當先遣隊去偵查,所以你一早就拿到派令整頓偵騎,但父親心中仍有疑慮,我也希望能幫上李抗你的忙,就主動請纓隨行了。你直呼我,也好調度分
撥。」漢族小頭目關平說道。

  「是,諸葛軍師有交代,除了偵蒐外,若有接觸到呂蒙所部,便宣達主公救援東吳的意向書。」因古鈉古聽了回應,似乎心中下好了決定,對著漢族年輕小頭目、眾多漢軍騎馬戰士、座狼獵手和鳴女說道:「那我李抗-因古鈉古便不多言了,此行要去一探江東一帶虛實,關平、鳴女你們跟上便是!」

  話說完,李抗與關平便乘馬率先奔出,鳴女撫了撫幾頭座狼,搶先讓座狼躍進到因古鈉古座騎旁說:「就這樣帶上我?為何不問我烏帕莫的事?」

  「快趕路吧,天氣又要狂變了。」因古鈉古用他那有神的眼眸直視前方,似乎不想作答,但話語落下後,又輕輕搖了搖頭回道。

  「我不管出現在妳夢裡的,真是我的獸人兄弟….或只是殘餘在妳腦海裡的印象。狂亂的天候也好,食靈者帶來的動亂也罷,我都希望他能暗示些線索給我們。」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