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荀彧曹操的政治協商:空便當盒事件簿】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654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14 17:41
我花了很多篇幅在穿插荀彧跟曹操之間的政治鬥爭。
他們當然有理由要鬥,但其實也有理由不鬥。

會把整個脈絡導向荀彧曹操非得拚個你死我活不可,最主要還是魏氏春秋曰:太祖饋彧食,發之乃空器也,於是飲藥而卒。

也就是江湖上最盛行的荀彧你連便當都沒得領的故事。

33.jpg


連賜死都賜得這麼低調,他們之間的戰爭肯定也是沒有搬上檯面的。

是說現代政治,都很喜歡開小房間協商,荀彧曹操私交這麼好,為什麼不協商呢?

今天先從其他人身上說起。
建安元年到建安五年,荀彧跟曹操還經常私下見面,還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當時他們的政敵,是跟著漢獻帝從長安一路逃來的夥伴。

曹操升為司空,只是三公之一,不是無敵星星。
三公還有兩個人。
司徒趙溫、太尉楊彪。

後漢書記載了一則軼事,當曹操迎奉天子後在許都大會百官,但曹操注意到這個掌管軍事的太尉楊彪臉色有異。
曹操擔心是不是楊彪安排了人手要對自己不利,就假稱肚子痛屎遁逃走了。
這種記錄未必是要損曹操,漢高祖遇上鴻門宴也是屎遁。

最主要只是要埋下這兩人不合的因子。

楊彪就是楊修的老爸。
楊修是袁氏的外甥,意思是楊彪娶了袁家女。

感情好,楊修都因為這個親戚關係被殺,你說正當袁術搞起建國稱帝那招時,楊彪會沒事嗎?
曹操自然是借題發揮,將楊彪下獄。後來因孔融求情而放了楊彪,但大漢朝從此再無太尉。

這邊有幾個重點:
首先是曹操治楊彪的罪,看起來好像曹操是無敵權臣?這是錯誤解讀。
曹操完全可以因著他的軍權,用軍法來動楊彪。
再者是孔融的出馬,昭示著曹操還是得罪不起獻帝派。

既然得罪不起,為何又要尋隙下手?

楊彪這個人雖然性格火爆,但其實是身段柔軟的政治變色龍。
不只經歷過董卓李傕的「暴政」,後來曹丕對他也是禮遇有加。
他曾經衝撞董卓,但也接受荀爽(荀彧叔叔)的政治協商。

對楊彪下手,並不是真的要他的命,而是曹操要撬開獻帝派的政治勢力。
更重要的是,楊彪此時為代尚書令。

罷楊彪的官,也是曹操為荀彧打開大門的舉動。

楊彪此後也非常識時務的不再跟曹操作對,建安四年復官為太常。

另一個司徒趙溫,才是獻帝派堅定的壁壘。
趙溫的記錄非常少,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司徒府人員流向。

郭嘉、劉馥、陳群都曾經是司徒府的人。
劉馥跟陳群都是先跟曹操往來,後被趙溫徵辟。
而曹操跟趙溫的搶人大作戰,最高峰的角色卻是曹丕。

獻帝起居注曰:建安十五年,(曹丕)為司徒趙溫所辟。太祖表「溫辟臣子弟,選舉故不以實」。使侍中守光祿勳郗慮持節奉策免溫官。

這個時間是有問題的。
首先建安十五年只有丞相,沒有司徒,自然也不會有司徒府。
再者郗慮這個人跟孔融在獻帝面前吵過架,曹操當然不會幫孔融讚聲,就推薦郗慮從光祿勳轉為御史大夫。
所以曹丕被司徒府所辟如為真,應發生在建安十三年之前。
孔融未死,朝廷仍有三公。

但不會是十三年。曹操十二年征烏丸時,孔融在靠北,郗慮就因為有舊怨參了孔融一本。
而前任光祿勳擔任到建安六年。
曹丕又曾參加官渡之戰直到建安九年得甄氏,所以趙溫徵曹丕事件,應該發生在建安十到十一年。

這期間曹操不斷征討各地,只有建安十一年四月到八月比較有空閒。
恰巧八月是難得的東征,郗慮在這個時間轉御史大夫的機率最高。

而在這之後,曹丕也確實往曹操敵人那一派傾斜了。
這也讓我們知道,荀令書差不多就是在建安十年左右,已經變成曹操的政敵了。

有了時間點,我們就可以看到,荀彧傳其實已經點破曹操跟荀彧的決裂點。

九年,太祖拔鄴,領兾州牧。或說太祖「宜復古置九州,則兾州所制者廣大,天下服矣。」太祖將從之,彧言曰:「若是,則兾州當得河東、馮翊、扶風、西河、幽、并之地,所奪者衆。前日公破袁尚,禽審配,海內震駭,必人人自恐不得保其土地,守其兵衆也;今使分屬兾州,將皆動心。且人多說關右諸將以閉關之計;今聞此,以為必以次見奪。一旦生變,雖有善守者,轉相脅為非,則袁尚得寬其死,而袁譚懷貳,劉表遂保江、漢之閒,天下未易圖也。願公急引兵先定河北,然後脩復舊京,南臨荊州,責貢之不入,則天下咸知公意,人人自安。天下大定,乃議古制,此社稷長乆之利也。」太祖遂寢九州議。

九州議就是魏國的前身,兩者同樣都是要曹操以冀州為根據地稱霸。
荀彧很顯然的反對。

荀彧的意思是,現在各地軍閥統治,如果變更州牧管轄,會造成大型的動盪不安。
有趣的是,荀彧這時所說的內容,正好就是曹操後來的攻略方針,是以一般我們只會當作這是荀彧又一次的神機妙算,堪比隆中對的戰略提案。

但你認真去看,荀彧是說:先定河北、修復洛陽。
再懲罰劉表,天下自定。

還記得我們說過的赤壁戰後形勢嗎?對荀彧來說,那就是天下已經平定了。
荀彧但求各軍閥納貢、政令遂行;曹操卻是不肯停手。

於是我們可以推估:曹操跟荀彧(朝廷)是有進行政治協商的。
協商的結果,就是讓曹操成為獨一無二的丞相。

最大的官都給你了,請你照著我(們)的要求去辦理。

但荀彧終究算不到天命:劉表病死,劉琮投降。
曹操花了六七年平定冀州河北,荊州雖然沒那麼強大,原本估計也要打個三年五載。
結果變成毫不費力的就奪下荊州。

當下正常來說,不應該是曹操大軍開進去受降並且布置自己的勢力。
正常的狀況應該跟建安二十二年曹操接受孫權投降一樣:孫權納貢,接受朝廷安排,保有自己的勢力。

曹操會開進荊州,並且向劉璋孫權宣戰,這背後有幾個意思。
第一,後方無虞。
第二,顯露出曹操的野心。

曹操就是這樣處理冀州的,他再吞下荊州,確實將沒有人再能克制曹操。

然而第一點非常有趣,在這個時候曹操認為後方沒有問題,但建安二十二年他卻不敢深入江東。
就歷史表面來看,這兩次的決策都是正確的。

建安二十二年之後,曹操至少遭遇了兩次叛變,同時西方劉備正在坐大北上。
如果這些時間曹操被困在江東,三國志劉備傳搞不好就破台了。

但建安十三年,曹操的大後方真的沒有問題嗎?

荀彧在曹操南征期間,去拜訪了曹丕。

後軍南征次內蠡,尚書令荀彧奉使犒軍,見余談論……

這是曹丕的自述,說荀彧來誇獎他擅長左右開弓,實屬難能。
重點是,曹丕是南征隊員。
荀彧以尚書令的身分前來勞軍,回去之後才轉為光祿大夫。

陳壽沒有採這條史料,若考慮進去,荀彧其實應該是來找曹操商談荊州之後的戰略。
這恐怕又是一次協商,曹操給出了光祿大夫的位子。
問題是荀彧本來連三公都不想當,為什麼這次接受升官?

不管荀彧是真心還是假意,這次協商讓曹操放心跟孫權宣戰。
但我還是要說,赤壁敗戰之後,曹操肯定發現自己回不去北方了,所以才會轉往譙郡蹲點。

還好在南征之前,曹操爭取了荀攸的效忠,才得以苟延殘喘。
來點一下兵馬,一般估計曹操打赤壁的兵力是二十多萬,約有三分之一是荊州兵。
赤壁損傷跟疫病人數不明,但如果還能整出十萬可用兵馬來,誰會選擇撤退?

我們就算他剩個十萬好了,但既然派了各大將駐守荊州,曹操手上這些兵馬肯定要灑下去的。
保守估計灑個四到五萬留守荊州,曹操應該還有五六萬兵馬可以帶……
跟當時北方一個州牧的兵力差不多。

好的,關中鎮守鍾繇,荀彧的好朋友。
徐州牧臧霸,原本是朝廷派,這個時間點風向難定。
青州刺史劉琮。荊州派入主九卿,這個時候靠向朝廷怕是多點。
并州刺史梁習,這個人保證最堅定曹操派,但也跟這時候的曹操距離最遠。
兗州刺史有點難確認,一開始由於首都遷至許昌,未設兗州刺史,由程昱都督。

後來則以司馬朗為刺史,但時間不明。
甚至我會認為,增加兗州刺史,就是因為建安十四年的這個時候,朝廷控制了兗州讓曹操不敢北上。
所以曹操奪權成功,改加設刺史管制,不讓朝廷有自己的大隊兵馬。

豫州刺史則是劉勳的哥哥。
他們兄弟一定也是挺曹操的,畢竟曹操就是在豫州蹲點。
而後來劉勳恃寵,應該也是因為這時候挺曹操於患難。
跟許攸認為自己是官渡大功臣在那邊囂張一樣。

就兵力來看,挺曹操派可說是四個州(還有冀州他本營),但被切開,所以曹操僅以二州之力約十萬兵自保。
反觀朝廷派的四州二十萬兵剛好連成一氣。
真的要打,雙方自然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可是曹操要是動手,他就理虧了。孫權跟劉璋就可以接受徵召來打曹操。

後來鍾繇跟臧霸明顯都軟化了。
由荀攸打通鍾繇,是曹操這場政治鬥爭勝利的關鍵。

甚至如果考慮到陳壽的春秋筆法……曹操在潼關之戰前,可能根本就沒有離開過豫州。
但如果對比到曹植的記錄,曹操最晚應該在建安十六年有回鄴城參加銅雀臺落成典禮。

總之,這次被徹底惹毛的曹操,還會接受政治協商嗎?
會,他應該就是接受了協議才能回到鄴城。

不讓位,但減邑並將領土分給諸子。
曹操本身的封邑只剩下一萬戶,是戰前的三分之一。

父子關係在權位底下是非常複雜的。
除非是夷族大罪,不然罪不及妻兒是當時的基本道德觀。

李嚴即使被廢為庶人,他的兒子一樣能在蜀漢當官。
陳宮叛亂,曹操同樣奉養他的老母跟主持他女兒的婚事。

親族會互相提拔,但一般也不敢互相包庇。
所以讓兒子去分曹操的權,對朝廷是可接受的。

脈絡就不再敘述了。
其實最後的荀彧勞軍,曹操應該也沒有要置他於死地的打算。
只不過是最後的協商,而荀彧用生命來拒絕。

曹操自己也說過,稱公是古之聖人,他可以拿古聖人當偶像目標,但真的去做就是僭越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曹操是不是在演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必然是當時士人的普世價值觀。

彧以為太祖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

其實認真說起來,荀彧應該一直都相信曹操是可以溝通的。
是會陪著他一起復興大漢的。

中間偶有變化跟鬥爭,其實也是政治常態。
殺父殺子什麼的,在政治面前要放下都是很容易很容易的。
只要給予的代價夠高。

誰佔優勢,誰來開價。

但走到這一步,曹操開的價碼,荀彧再也不願給。

太祖饋彧食,發之乃空器也,於是飲藥而卒。

最後來說文解字一下。
字面上來看,直接都會認為曹操送給荀彧一個空便當盒(或碗或什麼的),荀彧就自殺了。
詩人陸游更以「空器饋」來描述這個事件。

不過「饋食」其實是一個專用術語,查白話解釋都是指禮制祭祀上獻祭的熟食。
但儒家十三經中有個專門講述先秦禮儀的《儀禮》,這裡可以得到更明白的表述。
饋食祭祀的對象,就是人類的屍體。

也就是家裡有喪事時的祭品。

這個饋食會使用專門的祭器,祭器也有各種專門,不得逾越。
上層可以賜給下屬祭器作假祭,祭後歸還。

整個來看,曹操給荀彧的應該是祭器,不是便當盒。
祭器為空,表示我是你的上層,借你假祭。

丞相跟光祿大夫,都是卿士大夫,禮制平級。
但魏公為諸侯(不是侯爵),才能借荀彧祭器。

也就是這個傳說中的空便當盒,是一個基於禮法的最終通牒暗示:魏公我是當定了,辦後事吧你。
呃,假設此事不虛(陳壽未採的史料都要假設下),老實說我覺得未必是曹操送的。

整個脈絡上來看,董昭可能才是真正送祭器給荀彧的人。
偽造書信的高手。
禮制的內行人。

同時也是了解曹操,知道荀彧不除,曹操不會稱公的肚裡小蛔蟲。
更是騎上這個「建魏國」大老虎下不來的人。

要是當時曹操真的不建國或是突然死掉,董昭這個提案人必定要倒大楣啊。
按荀彧傳來看,九錫備物,搞不好還是董昭私下已經開始準備了。

太祖軍至濡須,彧疾留壽春,以憂薨,時年五十。

陳壽的寫法也有曹操並不知情的味道在裡頭。
這個不許說我錯!

荀彧的最後一刀不是曹操殺的,這至少令人舒服一點。
至少在這個亂世中,還有那麼一點點令人欣慰的地方。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