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威震逍遙津:戰神張遼背後的兵法大師】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777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17 10:44
曹操西征張魯,字面上看來只是要攻打一個小小的漢中太守。
但實際上,曹操要面對的是堪比遠征江東的重重困難。

跟美國要去打越戰有87%像。

首先,山岳地形並非河北兵的專長。
五斗米教兵民合一,是一個困難。
羌氐蠻人,又是一個困難。
而曹操的野望,也不僅僅是征伐張魯,還包括了巴蜀之地。
雖然最終只有遷回巴民,但曹操這次西征的難度,並不在諸葛亮北伐之下。

所以曹操事先準備了防守孫權進攻的策略,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這也證明,曹操應該沒有收到孫權攻打荊州的消息。
若有,一般謀士都不會認為孫權跟劉備會很快結束戰鬥。
甚至曹操可能會放棄巴蜀的侵襲。

畢竟他有足夠多的經驗知道,面對共同的外敵,可以讓仇人聯手。

孫權侵攻荊州的行動,在各種利益交錯下迅速的終止,並願意給予劉備領土。
在攻打合肥之前,孫權不希望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這場合肥之戰充滿了各種謎團,首先就是孫權單獨的在逍遙津駐紮。

逍遙津是一個渡口,非常的接近合肥古城。
孫權在建安十三年曾經圍過合肥城,對於該駐紮在何處自然心裡有底。

那合肥人會不知道嗎?
第一次合肥之戰中,妙計退孫權的揚州刺史別駕蔣濟,此時也還在城中。
在陳壽的評價上,蔣濟是與程昱、郭嘉、董昭、劉曄齊名的謀略之士。

後來人談合肥之戰,只論張遼勇猛而未提及蔣濟之智,就有點可惜了。

當薛悌打開曹操的錦囊妙計,上書:
若孫權至者,張、李將軍出戰;樂將軍守,護軍勿得與戰。

合肥的防守計略就開始運作了。
既然張遼李典決定先行出擊,那麼針對敵軍的「可能」陣營處了解就十分重要。

蔣濟完全可以提供上次合肥被圍時,孫權軍的布陣要地。
然後大家還記得博望坡之戰嗎?不管演義還是三國志都強調過,地形戰術界的觀察家,李典李曼成,此時正在合肥!

有了蔣濟提供的地點,李典駐紮合肥多年,早有附近地形全圖,這時正好拿出來與張遼商議戰術。

平旦,遼被甲持戟,先登陷陣,殺數十人,斬二將,大呼自名,衝壘入,至權麾下。

張遼的專長,是趁勢進攻。
有了完整的計謀與優勢,張遼勇猛直衝。

16.png



衝進去,又殺出來。
這時陷入敵軍包圍的士兵大聲呼救。
張遼又衝進去,再把人救出來。

這時張遼的八百壯士已經損傷了不少,但也沒哪個嫌命長的敢擋在張遼面前。
人人如驚弓之鳥,任憑張遼予取予求。

張遼傳說從黎明打到日中。當時為農曆八月,日出大概是六點左右。
殺了六個小時實在是有點不科學。

總之,張遼看打得差不多,就鳴金收兵。
這番衝鋒,為的就是「奪氣」。

十幾天後,孫權決定撤軍。

值得注意的是,其實孫權是撤退在逍遙津被攻擊。
並沒有說抵達時在哪裡。

所以嚴格來說,張八百威震逍遙津的說法,太過想當然耳。
張八百是孫權進攻時的突擊戰。
威震逍遙津則是指孫權撤退時的被襲擊。

張八百究竟是不是合肥虛報的戰功?
為什麼孫權會第一個抵達,並且被痛毆一頓?

吳書中,有關建安二十年合肥之戰的記載者如下:
呂蒙、蔣欽、陳武(戰死)、甘寧、凌統、潘璋、賀齊。
另外有一個人的本傳沒寫,卻被記在別人傳中的徐盛。

徐盛就是解謎的突破口。

賀齊傳說:時城中出戰,徐盛被創失矛,齊引兵拒擊,得盛所失。

裴松之後面註了一個江表傳,表示撤退時賀齊是先走的。所以徐盛的受傷不是撤退戰。
然後在合肥之戰中戰死的將軍,只有陳武。

潘璋傳說:合肥之役,張遼奄至,諸將不備,陳武鬬死,宋謙、徐盛皆披走。

張遼傳則說到,張八百出擊斬兩將。

合肥之戰反反覆覆看了數十次,我這次才看懂。
張八百出擊,不是只有孫權在啊。

至少潘璋陳武徐盛宋謙這些人統統都在。
所以是圍城之勢已成,張遼還偷出城來黎明發起戰鬥,斬落了徐盛跟陳武。(陳武不治身亡)。

呂蒙他們可能是在另外的方向圍城。
其實是賀齊來救援,張遼才退走。

看懂之後,不禁又更佩服張文遠了……
徐盛跟陳武雖然在無雙裡面屬於大眾臉,但在三國誌裡頭也都還有個八十武力左右的評價。

張文遠上來就砍翻這兩個,潘璋宋謙顯然也不是張遼對手。
這些人既然擔任孫權的親衛隊,個人武力其實必然很可觀。

賀齊的統率力也再次得到了實證,這起碼是于禁那個級別,才能從張遼的突擊下絲毫不亂的收復失地。

而就算十萬兵八方布陣圍城,孫權這邊怎樣也有個兩萬兵吧。
張遼只帶了八百人,三國時代真的找不出戰例比他更強的選手了。(沒有錯字)

解決了第一個疑惑,第二跟第三就一起來吧。
孫權軍不到一個月就撤退,而孫權跟呂蒙等人一起殿後?

被張遼的突擊一打,四面八方的圍城部隊接下來恐怕連睡覺也睡不好。
而且誰也沒信心能夠確實擋住張遼的進攻。

士氣低落之下,選擇撤退是必然的。
不過,一隻腳踏入萬人敵領域的呂蒙,會這樣甘心撤退嗎?

別忘了,呂蒙的專長是詐術。

孫權跟呂蒙部隊,配上武力更強的甘寧凌統。
這次撤退,很可能是詐退!

露出破綻,引敵軍追擊,再伺機反撲,就是呂蒙定下的策略。
為何會遭遇重大的失敗?

答案在凌統傳:敵已毀橋

單看凌統傳的時候,只會覺得孫權的退路被斷,但孫權還是策馬躍橋好棒棒。
但你想想,如果呂蒙安排下伏兵,只待張遼追擊便要克他爛飯的時候,這些伏兵進軍逍遙津的路線,其實已經被合肥守軍毀去了……

地形戰術界之王,李典豈是浪得虛名。
哪裡適合放伏兵,會走什麼路線進擊,在李典的領域裡,沒有他看不穿的!

典曰:「賊無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窄狹,草木深,不可追也。」 BY博望坡之戰

李典為張遼製造了最適合他的地形。
不管對面是東吳最強的智將呂蒙,還是最強的武將甘寧,又或者最強的親衛隊長凌統。

「從來沒有人可以越過我的劍圍。」 BY火鳳燎原

戰馬跳得過去,士兵可跳不過。
凌統最後也是披甲跳河,險死還生。

光憑凌統的經歷,就可以看出陸軍步兵無法前來救援。
水軍又做為撤退演出主體走得遠了。

孫權這一戰,智不如人,力不如人。
能不怕張遼嗎?
張遼在前面衝鋒,江東人怕他。
但曹丕稱帝之後,合肥之功是歸於張遼李典二人組。

建安二十年,第二次合肥之戰就這麼落幕了。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進爵魏王。

現在的局勢對曹操軍來說,已經變成巴蜀打不進去,江東擋不住我們。
十月,曹操開始整軍。
即將到來的第三次合肥之戰,又是一樣的公說公有理,劉備說你們不講理。

武帝紀:二十二年春正月,王軍居巢,二月,進軍屯江西郝谿。權在濡須口築城拒守,遂逼攻之,權退走。三月,王引軍還,留夏侯惇、曹仁、張遼等屯居巢。
吳主傳:二十二年春,權令都尉徐詳詣曹公請降,公報使脩好,誓重結婚。

其實,居巢就是濡須口。
曹操本紀明明白白的說了,濡須口已被曹軍攻下。
孫權軍退卻請降。

但孫權降曹之後,卻嘉獎呂蒙升官。
不要說劉備,東吳合眾國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明白,孫權已經投降了。
而這邊也證實了一件事:赤壁之戰那時候,魯肅跟孔明都猜錯了。

投降曹操,舞照跳馬照跑,孫權根本沒損失。
孔明當然是為了求援軍故意說的,魯肅又是算錯還是別有用心呢?


最後還有一個合肥問題:溫恢傳提到,建安二十四年,孫權攻合肥。
發生在關羽水淹七軍之前。

這是一個獨立記載,不符合當時的大局,也沒有實際發生戰事。
而且之後不久孫權就致信曹操,會幫忙討伐關羽,不是嗎?

孫權進攻合肥的動作,是做給關羽看的。
這在董昭傳裡頭有:
孫權遣使辭以「遣兵西上,欲掩取羽。江陵、公安累重,羽失二城,必自奔走,樊軍之圍,不救自解。乞密不漏,令羽有備。

西上講的就是這次打合肥。
補充一下地理。合肥在孫權的秣陵西方偏北一咪咪。
但以水軍出動來講,則得先往南才能入肥水。
所以孫權當時發出的軍事情報讓大家知道的,是水軍沿長江入肥水。
但分出一組外表商船內藏軍隊的呂蒙繼續逆長江而上。
呂蒙一奪城成功,孫權不需重新整軍,直接撤出肥水支援荊州,又快又有效。

好的,話說三國第二部即將迎來曹操篇的結局。
荊州戰線的布局,裡頭是不是藏了甚麼呢?
我也不知道。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