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一山不容二虎,張郃的邊緣人生】 史前文話 三國亂談 335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23 16:08




說書人昨天說到張郃。
原來陳壽稱讚張郃是巧變之王,是因為他是個擅長拔草測風向的尚書大人啊~

後面提到張郃邊緣的陰謀論,說到陰謀論這三個字就感覺好像被點檯了一樣。
說甚麼都要來趕一篇。

在五子良將中,曹操最信賴的其實是樂進、于禁跟張遼。
張遼、張郃這兩個人的降將身分比較像,都是曹操正在打仗的敵營將軍。
于禁跟徐晃相對屬於和平轉移,而于禁又曾經是曹操恩人鮑信的屬下,他們倆的基礎信任度是比二張高很多的。

可張遼在如此不利的開局中,飛快的向上爬昇,甚至爬得比徐晃還快。
張郃為什麼只能當槍頭使?
他的機靈巧變,為什麼沒能幫他在曹操在世時,登上更高的位置?

也好在曹操不疼他,曹丕最愛這種了。

其實比起張郃的投降時間點,另一件事更可能讓曹操耿耿於懷。
官渡擊退袁紹之後,曹操立即坑殺了大量的降兵,也就是張郃高覽帶來的部隊。

沒有人記載,張郃這時到底作何反應。
但接下來曹操只是把張郃帶在身邊,沒有外派。
在河北平定之前,張郃沒有任何作為主將的記錄。

相比之下,張遼徐晃都是可以獨自出任務的。

有一個相關人士,我想是個更好的例子:臧霸。

曹操曾經派劉備去找臧霸,要他把叛徒交出來處死。
臧霸很有義氣的不肯,曹操反而欣賞他。
更是不去動臧霸的軍權。

我想,張郃在曹操坑殺他的弟兄時,應該是完全沒有反應。

曹操自己也是為了自身權利,可以完全不講義氣的那種類型。
但不表示他會喜歡同類來當下屬。

事實上,如果張郃完全沒有反應,曹操大概會看不起這個人吧。
看不起歸看不起,有才能的人曹操還是會用,看怎麼用而已。

曹操用張郃,很顯然就是敬重他的才能,但是不信任他。

中途需要平亂,曹操派出了夏侯淵跟張遼。
河北平定之後,夏侯淵升為督軍,有選拔武將的權責。
張遼通過了考核,如今該他考核別人。

天柱山之戰,張郃就是張遼的下屬。
這是張郃第一次不在曹操麾下,而是接受其他將官指揮。
很顯然就是要打考績了。

該不該上天柱山,張遼跟下屬的意見是相反的。
陳壽先寫張遼督張郃牛蓋,又說諸將曰:「兵少道險,難用深入。」

這說詞很張郃。

天柱山道一入,真的任憑你多機變,也只有死戰跟跳崖兩條路。

張郃的考核,就因為主考官是張遼這種人,肯定是不及格了。
算他倒楣,如果當年是張郃跟夏侯淵去打昌豨,以他的性格跟打法,昌豨保證沒有機會三叛。
發現昌豨無心作戰,張郃八成就把他往死裡打了。

夏侯淵給他打考績的話,應該也有個A+吧。
認為張郃好用可以大用的人,一直是夏侯淵。

有著夏侯淵的保薦,讓張郃深入西涼建立戰功,這才讓曹操征張魯時願意讓張郃擔任先鋒,並給予他更多的兵力與單獨進行重要任務。

所以我要說的事情應該很明白了吧?
張郃初期在曹操心中的信任度不高,但會邊緣那麼久直到曹丕之世才冒出頭來,就是被張遼給黑了。
而夏侯淵則是張郃的大恩人,不但提拔他、信任他,最後還用生命幫張郃換來了主帥之位、假節之權。

有趣的是,黑人者人恒黑之。
張遼在天柱山立下大功……其實這邊算是個三國之謎耶。
1.天柱山在安徽,為什麼陳蘭他們會跟「氐」聯合造反?
2.時間點。

地點部分,或許「氐」是地名的一部分,或那邊有甚麼氏縣(X家村高級版)之類,這倒是還是好。

時間上,資治通鑑說,天柱山之戰發生在建安十四年底。
這應該是基於張遼傳的記載,先於曹操派張遼駐守合肥之前。
所以大多數人推估,這是發生在曹操蹲點譙郡時的討伐戰。

但戰後張遼臧霸紛紛假節……曹操都還沒有九錫,難道天子給他們兩個假節以抗曹操嗎?

如果張遼在建安十五年就假節,建安二十年的第二次合肥之戰,阿薛憑什麼當督軍?
樂進更是連吵嘴的資格都沒有吧。

但要是天柱山之戰發生在建安二十年後,那又怎麼會有張郃參戰?張郃建安十八年之後應該都在西線作戰。
而臧霸傳記在孫權二十二年第三次合肥之戰前,第一次攻打濡須口之後,看起來發生在建安二十一年左右又好像合理?
畢竟這個時間點,孫權更可能是聽到人家打敗韓當就繞跑的驚弓之鳥。

甚至要想,天柱山之戰是連孫權都跑來參一腳,戰後論功可以增邑假節,這絕對是大型亂事的規模。
為什麼僅僅記在四個魏將的傳上?孫權傳曹操紀全然不提?

時間點猜哪邊記錯沒校對,好像都不是個理。

拿出我的「陳壽永遠是對的」大法好了。

這場叛亂要切兩個部分來看,首先是梅成叛亂,于禁跟臧霸攻打。
表示梅成叛亂的位置,應該在淮河流域。
接下來潛山(天柱山只是其中一峰)的陳蘭響應,張遼帶張郃去攻打。

陳蘭在建安四年就已經是潛山山賊了。

假設這場亂事是在建安十四年底發生好了,曹操人就在附近卻不平亂,表示他急著趕回北方。
蹲了一年現在趕著回去,必定局勢有甚麼變化。

甚至曹操可能假平亂之名北上,但實際只撥出部分兵力跟將領。

所以,這場亂事可能並不如陳壽如此輕描淡寫,一擊即潰。

梅成不知道撐了多久,後來詐降找機會逃往潛山。
潛山離合肥非常近,樂進身為老大不能離城(阿薛還沒來),所以張遼「持續」上山討賊。

關鍵就是「持續」。
張遼討潛山賊,跟孫吳討山越大概有個四五成相似。
始終不能一擊斃命。

所以這場亂事可能維持很多年,張遼跟張郃一直打不到重心。
不過張郃頂多陪打一兩年,可能就被張遼寫個不適任送回北方去了。

第二次合肥之戰開打,潛山賊應該有出來呼應孫權。
所以後來他們被逼上天柱山,孫權才會派兵救援。

更重要的是,第二次合肥之戰讓李典跟張遼成為了戰友。
有李典的地形密術配合,張遼才能開始把潛山賊逐步圍困。
但最終逼入天柱山的時候,李典又反對決戰了。

是的,「兵少道險,難用深入。」除了張郃,也是非常適合李典的台詞。

但這時于禁糧也送到,臧霸又擊退韓當,張遼仍是銳意決戰。
最終解決了這支作亂十多年的潛山賊。

這整個推測也非空穴來風。
按陳壽的記錄,這次平亂于禁跟張遼都有增邑。
但張遼卻沒有在合肥戰後增邑,李典則有。

張遼的合肥戰功比不上殺陳蘭?
不,我想是這兩次非常接近,合併記功。

也正因為張遼連環兩大功,才得以增邑假節遷征東將軍。

這段天柱山考實在離題有點遠。
但張郃不被張遼認可,仍是肯定的。

縱觀張遼傳,可以看出他本身很巴結老闆,勇於抓住機會,但跟同僚沒一個合得來。
張郃不擅長巴結,可撇開張遼,同僚對他是很認同的。

夏侯淵敢讓張郃孤軍深入,或是作為大前線戰將。夏侯淵死後郭淮等漢中將官也都支持張郃掛帥。
這都證明了他的軍事表現是深得內行人信賴的。

甚至我們反過來想,張郃身為五子良將活躍時期唯一沒有擔任過主將的男人,卻有著不下其他四人無法被掩蓋的戰功……
他不但強,而且堅定。

即使曹操不重用他,即使張遼排擠他,他仍然本本分分的發揮自己最佳的實力。

雖邊緣人,吾往矣。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