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軍師祭酒,郭嘉 feat.曹操的張良二號機】 史前文話 三國亂談 249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27 10:40
19.png



嘉深通有筭略,達於事情。

筭讀做算,同義古字。
本來是名詞,指計數用的工具。

那筭略指的是甚麼呢?

你知道嗎?易經本身其實是一種算數的學問。
古代的中國人找出了公式,透過帶入計算公式,可以明白天地萬物之間的道理……跟即將發生的事情。

現代人稱之為算命。

三國時代的士人,長於筭術這門專業的人,並不算多。
郭嘉是一個。
魏有王粲,蜀有李譔。
吳國則包括陸遜的族兄陸績,還有神算子篇的最強者,趙達。

我們都知道,曹操為了郭嘉特闢軍師祭酒這個職位。
通常會把關注放在軍師上,但當時軍師並不是指頭號謀士,而是軍權的第二掌控者。

祭酒有些人認為,是類似秘書的職務。
如果這樣翻譯,郭嘉會變成「軍師荀攸的秘書」,並不會成為「司空曹操的秘書」。

祭酒原本就是負責主祭的官位。
在春秋戰國時代,凡要出兵之前,必定要先進入宗廟進行祭祀,卜算吉凶。
是為廟算。

這是禮的部分。
也就是在軍事層面來說,祭酒原本就是廟算的主角。

實質上,當帝王大將們進去拜拜完,就會開始在宗廟內討論戰略,所以孫子說「夫未戰而廟算勝者」。
這表示他那個年代,廟算就已經是做戲的成分多,主要是戰略的規劃計算了。

郭嘉本身就有算術專長,派去當祭酒主導出發前的戰事規劃,其實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當小秘書倒不見得跟軍師祭酒有關。

事實上,我們上面提到的王粲,後來也擔任過軍師祭酒。
軍師祭酒是一個位在祭酒之上的職務。

因為同名職務太多有點麻煩,軍祭酒本身是一個統稱,所有跟軍事相關的祭酒都可以用。
其他各種祭祀還是有著祭酒的職位。
所以另一個區分法就是前置:比方說司空軍祭酒、博士祭酒。

魏書通常提到的除了軍祭酒這個統稱外,主要就是軍師祭酒、軍謀祭酒、博士祭酒。
博士那邊我們就先不管了。

軍謀祭酒並非正式官名,應該是代替軍師祭酒,但非主祭的指稱。
大概可以理解成這樣比較方便:軍師祭酒→軍謀祭酒→祭酒。(實際上的官位只有軍事祭酒跟祭酒)

可以查到同時最多有六個祭酒。

我想可能是六軍祭酒。天子有六軍,所以六軍祭酒本身是朝廷職務。
六軍祭酒承制可任太守,也就是說,這些個比郭嘉還小的軍謀祭酒,就已經是近九卿等級的文官職了。

郭嘉的軍師祭酒,則是略低於三大夫。相當於九卿本體大小的官。
那荀攸的軍師有多大?沒意外這個軍師是三將軍之師,也就是概略等同於劉備的左將軍那麼大。

這些主要都是靠荀攸給勸曹操任魏公的聯名上表推演出來的。

單純以官職來說,郭嘉荀攸都在當時的尚書令荀彧之上。

是的,荀彧。

當曹操打算增設六軍祭酒之上的軍師職位時,荀彧會有意見嗎?
應該不會。
郭嘉本身是荀彧推薦,取代戲志才的位置。

但啟人疑竇的是,郭嘉是一直支持荀彧,還是支持曹操?
由於曹操荀彧的正式鬥爭,主要從河北平定之後才顯出脈絡。而郭嘉最後僅跟隨進攻柳城就掰了。

可有一個人認為,曹操啟動的河北布局,應該是出自郭嘉的謀畫。
晉初的司隸校尉,傅玄。
他爸傅幹。

傅玄所著《傅子》,被裴松之引用了不少在三國志註裡頭。
《傅子》特別多被拿來增加管寧、劉曄、杜畿、郭嘉這四個魏臣的傳記。跟張遼也有點熟。
此外就是對於荊州事務頗能補三國志不足之處。

陳壽三國志裡面,完全沒有提到過傅幹這個人。
基本上只知道他是北地人,高幹之亂時曾經說服馬騰合作。
同一個事件,陳壽卻說是張既的功勞。
張既對於曹操平西有著大功,到曹丕時被任為涼州刺史。

可能是張既帶頭,傅幹出嘴吧。
有趣的是,傅幹這個人很看得起劉備。而後漢書記載他最後的官職是「魏」扶風太守。
然後傅玄少孤貧,避難於河內。
傅玄出生於建安二十二年(217年),他的少年時期剛好跟諸葛亮的生命一起結束掉。
後來先擔任魏官,再入晉都是大官。

傅幹有八成的機率在諸葛亮最後一次北伐時投降,被殺掉。
而且死因對蜀漢來說非常不光彩,所以陳壽才不記這個人。

扯遠了,回到郭嘉傳吧。
其實裡面還有細節。
一、郭嘉在投靠曹操之前,是司徒府的人。
司徒趙溫跟曹操基本上算政敵,所以荀彧從他那邊拉人是可以的。
但這也表示,荀彧對郭嘉的認識不能算深。

即郭嘉跟荀彧並無私交。

二、在眾多謀士中,曹操唯獨認為郭嘉是知交。
郭嘉本身就是可以對一個人的性格鑽研甚深的人,他能夠做到讓曹操都自己承認郭嘉確實很了解他。
那曹操打敗袁紹之後,開始煩惱朝廷中的鬥爭,郭嘉會不知道不出謀嗎?

三、郭嘉被陳群排擠。
這邊又再次顯示了,郭嘉雖是潁川出身,但非潁川士人派。
陳群跟荀彧孔融的交情都很好,也是荀彧之外一個獵人頭的窗口。
而曹丕跟荀彧派掛勾,陳群更可能是其中的關鍵人物。

陳群檢舉郭嘉是廷訴,並非私下的行為。
要知道,陳群本來就是著名的評者,孔融還活著的時候他們就會開評論會,他要批評郭嘉,還用得著廷訴嗎?

再看看時間點,官渡之戰時,陳群擔任縣令,去廷訴一個軍師祭酒是不可能的。
所以必然是後來陳群轉入朝廷的事情。
恭喜大發財,陳群也是被司徒趙溫所辟。
陳群在朝廷當到治書侍御史,後轉參丞相軍事。

理論上跟郭嘉當同事的時候參郭嘉好幾本(對,他不只一次告郭嘉)最合理。
問題是郭嘉根本就沒看過曹操當丞相就掰了。

治書侍御史則是法律官員,掌刑罰。
陳群一定是這個時候對郭嘉出手的。

而陳群從針對郭嘉到變成曹操的軍事顧問之一,在我們理解過荀彧跟曹操的鬥爭後,就顯得有些可怕了。
這表示荀派在建安六年的官渡戰後,不確定什麼時候開始,肯定察覺到了郭嘉的威脅性。
所以需要弄掉郭嘉,另外安插人手進去。

郭嘉非自然死亡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

先說,柳城之役,荀攸是沒去的。
這時朝廷的主議其實是要曹操先去打劉表:劉表多年未上貢了。
而郭嘉留給曹操的最後一計,可能就是拉攏荀攸。

我們都知道,曹操初見荀彧表示:你是我的張良。
初見荀攸:哎呀這個人不錯。
而且在官渡之前,曹操對荀攸的信任都不算很足。

可是從柳城回來,曹操親自到了荀攸家中,跟他說:「今天下事略已定矣,孤願與賢士大夫共饗其勞。昔高祖使張子房自擇邑三萬戶,今孤亦欲君自擇所封焉。

後兩句其實曹操是在暗示荀攸:你要不要來當我的張良?
而前兩句我們已經花了很多篇幅來講了:大勢已定,士大夫想要除去我曹操,但我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分享這個天下。

白話點就是:你叔叔跟我已經水火不容了。我需要一個新的幫手來取代他,只有你能勝任。
老闆親自到你家,當時是非常高的榮譽。
諸葛亮敢耍劉備三次,多少也是因為劉備不是個咖。

曹操可是司空大將軍啊。

荀攸沒跟去柳城,顯然是知道荀彧派的決定。
但曹操突然跑來推心置腹,荀攸動搖了。

要開始腦補了,請自己先開好防護罩不要當真。


郭嘉授予曹操的錦囊妙計還在後面:「我想要讓你叔叔跟我一起當三公來共饗其勞,但他一定不願意。而且他必然會給我一個如董卓般的定位,再找機會毀掉我。」
「若如此,公欲何如?」
「以河北為根據地,握兵權為籌碼……唯一缺的便是那張子房。」

除了荀彧本人,能做出這樣預言,並且令荀攸信服的,就只有那始終跟他難分高下的郭奉孝了吧。

「承蒙曹公不棄,若奉孝盡皆言中,公達願效死力。」

荀攸很快的在腦中計算過了,繼續協助小叔叔,他能得到的,其實不多。
鍾繇肯定在荀攸之上,而長時間遠離荀彧派系,委身於曹操的荀攸,隨時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郭嘉。

他不想當壯志未酬身先死的郭嘉。
要做,也要做曹操身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郭嘉。

但荀攸到底是個聰明人,他絕對不會參加沒把握的賭注。

於是曹操便取出了郭嘉所交付的十大奇策,與荀攸參詳。
荀攸越看越是冷汗直流:郭奉孝,果然天生鬼才!

但表面上荀攸還是不動聲色,他內行的。
「依我看,還有兩處奉孝未能考慮周全:一是鍾繇,二是馬騰。」

戲精曹操立馬也演了一齣願聞其詳。
其實郭嘉早交待過:「公達外愚內智,外怯內勇,外弱內彊。吾今留下兩策不錄,留給公達補遺。請明公牢記。」

郭嘉留下了只有荀攸才能打開的缺口,十二奇策,功勞盡歸荀攸。

而且事實上,曹操的鬥爭戲碼,不但不會對朝廷造成損害,更無傷任何人的性命。
除了把曹操提升到最高的權力。
同時,荀攸也將成為最佳的受益者。
鍾繇,次之。

演戲的部分腦補當然很大啦,不過如果要說荀攸倒戈的時間點,柳城征伐後的這次曹操私下邀他當張良,絕對是無可置疑的。
注意到了嗎?
我說的十二奇策,就是指荀攸逝世後,只有鍾繇知道的那奇策十二。

十二奇策本身不會是戰例。
如果是戰例,最少最少都還會有曹操知道。執行奇策的將軍也會知道,戰役是需要配合的。
真的有這麼多的好棒棒的戰例,曹操早就寫成書了。

屬於政治鬥爭算計術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這種算計,在局中的人都不會知道全貌,除了規劃者。
而這也非常非常的不適合被寫下來。

但鍾繇實在是嘆服不已,所以難免還是會跟人家提到荀攸的算計策畫有多麼的厲害。
十二連環,機關算盡,而且得到了非常巨大的成功。

沒有比曹操奪權更巨大的政治成功了。
喔,或許我們稱之為魏國建立更好。

魏的建國確實沒有把誰的屍體墊在下面。
荀彧死與不死,根本沒有區別。

只是荀彧不願意低頭。
不願意承認,這世上有人能比他算得更精更多。

老實說,即使荀攸有心算無心,我也不認為他能在政治戰中兵不血刃的獲得全盤勝利。

荀攸其實也算擅長推測,他的五個案例中有兩個跟郭嘉是並行的。
他有一次曹操不聽話的經驗,但後來在官渡他就學會了榮耀歸於主子的方式。

問題是,單純以郭嘉或荀攸的成績來比,完全是比不過荀彧的。
荀彧傳裡面的成功案例,粗估就有十個。

郭嘉七荀攸五。
不算上失敗的話,賈詡是最接近荀彧的。

一個軍師不夠,你有沒有再請第二個?
三國君主只有曹操懂這個道理。

或許就是因為曹操是唯一體驗過軍師內戰的君主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