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軍事、政治、用人。三點看曹操】 史前文話 三國亂談 213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5-31 10:29
37.jpg



【一、曹操是否善於作戰?】

跟三國演義的劉備有點相似,在曹操獲得三國名軍師們的幫助之前,他非但不常打勝仗,還常常把自己弄到快要死掉。
而且早年曹操手下並沒有關張這種萬人敵武將。
事實上,在出現決定性的大勢力之前,各種小型戰爭,劉備軍是不輸人的。
以至於進入建安年間,劉備的「戰名」頗是顯赫。

相對來說,不擅打仗的曹操,才真的是靠著其他名聲站起來。

要注意的是,曹操是士人,但卻是被主流士族瞧不起的類型。
曹操倚靠的,完全是「官場」上的關係。
董卓大量分發中央官員去擔任刺史太守,曹操或成最大贏家。

公孫瓚屬於原本就在地方發展勢力的將軍。
袁紹袁術吃家族跟士族勢力為主。
劉焉劉表陶謙這種是漢靈帝就派出去的。

曹操一開始沒有買董卓這張股票,導致大分封沒他的份,一開始靠張邈橋瑁這些太守提拔,後來則是憑藉著袁紹的逆反坐大。
也正因如此,三國志裡面對於袁紹從董卓手上拿到太守、以及私取冀州牧和反逆行為都非常的輕描淡寫。
袁紹要是寫得太歪,曹操也會跟著歪掉的。

擁有陳宮之後的東郡爭奪戰,是曹操第一次的勝利。
對比就像三國演義中劉備獲得徐庶大破曹仁的八門金鎖陣。

緊接著獲得荀彧,可那並非勝利的開端。
入兗州又再次被打到差點回老家。
這就像獲得諸葛亮之後,被長坂坡大追擊的劉備一樣。

退回後再帶荀彧入兗,與其說像赤壁大勝,其實更類似劉備平荊南四郡。
他們一樣在其中東征西討,並且獲得了半州的勢力足以與天下群雄比肩。

接下來,曹操的目標是徐州;劉備的目標是益州。
荀彧推薦了戲志才;諸葛亮推薦了龐統。
荀彧跟諸葛亮一樣負責坐鎮,讓新謀主隨軍前進。

曹操二入徐州,碰上兗州事變。
劉備入益州轉戰漢中,倒是沒有曹操那麼衰小。

但平兗州跟平益州,其實他們都一樣打了一年。
而最終決定勝負的,也不是曹操劉備。
是荀彧跟諸葛亮。

劉備的下一個謀士是法正,法正有兩大功績:救荊州、平漢中。
對應曹操這邊其實郭嘉才是正主兒:滅呂布、定河北。

然後這兩個厲害得莫名其妙的軍師就掛了。

劉備去打了夷陵,被燒得哀爸叫母。諸葛亮表示如果法正還在就不會這樣了。
曹操去打了赤壁,被燒得皮都脫一層。自己表示如果郭嘉還在就不會這樣了。

荀彧之前,赤壁之後,才能說是曹操本人的戰術發揮嗎?
其實潼關之戰,被武將身分耽誤的謀士萬人敵徐晃也居功厥偉。

隨著曹操的年紀增長與位高權重,我們越難認定他在戰鬥中所下的工夫。
但我們再換個角度來看,陳壽怎麼評價曹操的作戰能力呢?

三國志不含註解,在曹丕篡漢之前,所有的戰爭,只有曹操會設奇兵。
破呂布、敗張繡、截袁紹。

這三次的軍師都不同,手下的將軍也不同。敗張繡時曹操更是未採軍師荀攸的意見。
這樣看起來,這種奇兵打法很顯然是曹操本人的特長。

以特殊部隊出其不意的攻打敵人。

同樣的時間點,還有一種疑兵:只有董卓軍跟曹操用過。
擅長疑兵之計的董卓軍將領,可能就是徐榮。
而曹操學起來打馬超……其實曹操在酸棗也建議過用疑兵擾亂董卓軍。

伏兵之計會用的人就很多了。

用比較通俗的方式作假設,曹仁加入曹操軍之後,曹操的特殊部隊虎豹騎可能就已經有雛形了。
以特殊部隊來逆轉戰局,變成了曹操的一種嗜好。

事實上,在各種戰事中,曹操最強調的向來也是他本身所屬核心隊伍的強悍。
這跟他的多疑性格或許頗有關連。

而在愛用奇兵、講究核心部隊與多疑性格的交錯下,也形成了曹操對於整體戰略詳細考量的特色。
曹操的奇兵,並不是像魏延想做的、或鄧艾真的作了的……千里奇襲孤注一擲。
比較類似於所謂的詐敗拖刀計,先示敵以弱再從旁反擊。

單挑用這種計策不難,但戰爭這樣搞不容易。
因為士氣。

即使詐敗,士氣也很容易因而低落。打落水狗人人會,而趁著敵人士氣滿點的時候展開攻擊,不是一般部隊可以做到的。
一個差錯,這支奇兵部隊的死亡率絕對大於本部大隊。

所以奇兵隊的戰鬥能力跟戰鬥意志,都必須遠大於一般部隊。

而這也是曹操踏不進萬人敵領域的重要條件之一。
曹操不擅長即席操作士兵心理,必須透過訓練來培養士兵戰力。

不然曹操的個人武勇不差,也有擅長的逆轉奇計,其實在當代可說是一流將領了。
部隊未訓練也有兩次差點讓曹操送命的記錄。
一次是南下揚州徵兵,第二次則是陳宮鮑信徵召兗州兵打黃巾賊。

如果把註解也考慮進來,我們甚至會發現,帶著一堆新兵差點被黃巾賊幹掉的曹操,最後還是靠著核心部隊的奇伏脫困。

曹操的作戰能力可說是水準以上,雖然比不上一線萬人敵將領,但不要說跟孫十萬比,曹操應該比劉備還更能打一點。
但能夠考慮整體戰略,顧全大局的軍事能力,才是曹操真正強大的地方。

【二、曹操用人是否很強?】

呃老實說不算厲害,你看夏侯惇就知道了。
夏侯惇成長起來當督導是不差的,可是直到消滅呂布之前,夏侯惇都在那邊衝鋒……給他綁個炸彈搞不好還厲害一點。

荀彧對於曹操很大的幫助,就在於專業的人力資源運用。
但荀彧主管文官政務官跟謀士,軍事還是靠曹操自己來。

一如上所述,曹操練兵的本事是高明的。
這點我不能不同意陳某。

但整體用人上,也因為曹操多疑的性格,讓宗室人員掛帥。
因禍得福的是,由於除了曹仁之外的宗室,都不是那麼高明,反而讓我們看出了下面眾人的才華洋溢。
而五子良將中,最常配合曹仁的徐晃,更是一再的扮演最佳救援投手。

曹操的用人跟用兵如出一轍,經常性的把優秀將領帶在身邊。
但他也不會持續的讓他們擔任軍中要職,反而多是用調動職務的方式,讓賈詡董昭這類深謀之士能夠做為副軍隨戰。

立儲一事特別突出了曹操本性中不可動搖的顧全大局。
在這個點上,曹操比孫權優秀。
但曹操的晚年卻跟孫權同樣搞得亂七八糟。

重用丁儀所造成的紛爭並不小,甚至引爆後來的耿紀與魏諷之亂。
還有一筆小記錄,一個叫嚴才的傢伙在曹操人在鄴城的時候就造反了。

如果不去追溯曹操與荀彧的政治鬥爭,逼死名士HR荀彧的作風也沒有比孫權逼死陸遜高明到哪裡去。
曹操單單就是勝在剎車的技術。

以及統御的能力。

孫權的國家,是一種複合式的利益結合體。當它轉變為集權中心制時,產生了極大的動盪。
曹操軍並不是那樣的鬆散。
在官渡之戰後,所有的曹操軍成員,肯定都面對過應該效忠天子(荀彧)還是效忠曹操的難題。

有許許多多的高明之士都選擇了曹操,這不會是單純的利益導向。
選擇曹操,你的位置最高就是曹操之下。
選擇荀彧,下一個丞相大將軍隨時有可能是你。

曹操的魅力何在?或許在於物極必反的道理。
一方面懷疑所有人,一方面又信任著所有人,是奸雄曹操的迷人之處。

「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

曹操對劉備說出的招攬台詞,幾乎可以做為他的最佳模板。
「吾之子房。」
「非常人也。」
「使我信重於天下者,子也。」
「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
「微子之力,吾無所歸矣。」

你看劉備就算得到個諸葛亮,也不過說個如魚得水。
曹操的文才顯然要高得多。
而這樣一個天才型老闆,卻總能絲毫不吝於稱讚下屬。

曾經在跟朋友的閒聊中提過,曹操的格局,在於他本身的多工型。
劉備會的東西並不多,但他尊重專業,對人友善。
曹操卻是會的東西很多。
下屬在做的事情,曹操基本都會,程度都不差。

跟這樣的曹操一起工作,得到認可,對有才能的人來說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格局上跟曹操最相似的人,其實就是蜀國權相諸葛亮。

【三、曹操的政治力】

我是不會去說,如果荀彧不鬥曹操,他可能就成為治世之能臣這種傻話。
「吾之子房」就透露出他的劉邦之志了,而當時曹操不過是一個東郡太守。
甚至再往前看,連官位都沒有,卻加入關東軍聯盟並且一直在鼓勵大家出兵,表示曹操是一個國之忠臣嗎?

曹操算不算一個壞人?
在性善論底下,所謂的壞人,其實是被引誘改變心志,去做出違背他本心之事的人。
曹操的心志非常堅定,他一直都認為這個天下有問題,這個朝廷有病。

他想要「治療」朝廷的病。

不管是擔任洛陽北都尉還是濟南相,曹操都用著雷厲風行的手段來辦事。
他一直都相信,這個天下需要強力的改革者。
這跟是否篡位是兩回事。

在赤壁之戰前,天下的共識就是成為東漢霸主、或是接受天子禪讓兩條殊途同歸之路。

曹操需要最大的權力,來改變這個世界。
這是他自始至終都在追求的目標。

如果說曹操的霸主之路有所動搖,那恐怕就是他曾經產生了「我當劉邦也可以」的想法。
劉邦不是一個窮盡己力來追求目標的人,他依賴著許多人的幫助。

在遇上荀彧之前的曹操是孤獨的,自己一個人走在與天下價值觀逆行的道路上。
他不是沒有嘗試過,但那些凡夫俗子沒有人看得見曹操眼前的風景。

荀彧想必看見了。他讓曹操學會了接受他人的幫助。
也讓曹操再次的對人性失望透頂。

而此時,曹操已經不再是無權無力,只能靠辭官消極地表達不滿的小小官員。

當曹操經歷這二十年從信任到背叛的過程,他的願望也跟著產生蛻變。
他相信這個世界,只能用他自己的手來改變。
無法寄望於其他大臣,也無法寄望於大漢天子。

這些人永遠醉心於權力的鬥爭,但曹操並不是。

事實上,以丞相之位與平定河北關西的功績,曹操就已經具備足夠「被」禪讓的資格。
男人的權力欲望向來是沒有止境的。
為什麼曹操跟董昭等人擬定的,僅僅是稱公建國?

在大漢朝廷忙著鬥曹操的那些年,曹操作了很多事情。
最知名的當然是大興屯田。
有多大興?台北市改變台灣就會改變逆?

建安元年許昌開始。
建安四年滅呂布,派袁渙至徐州屯田。
接著派劉馥到合肥又屯,後來赤壁戰後曹操親至合肥,修復了之前的水利工程繼續廣開屯田。
官渡戰後則命國淵負責冀州屯田。
高幹之亂時,并州也有屯田都尉。(不知何人)
淮南也就是豫州,由倉慈負責。

千萬不要以為屯田就是派個官去行使條例,這麼簡單王安石變法就不會失敗了。

三國志裡頭更是明白寫著,當曹操要在徐州合肥屯田時,老百姓可是都跑光光的。
這證明曹操的屯田制徵民夫必然有可怕之處。
但他還是硬幹,你看除了青州關中沒有記錄,當時曹操可是在所有他能掌握的領地上都幹了。

即使百姓逃跑,就算叛亂叢生,吾志不改。
這種當時絕對是惡政的東西,如果只是為曹操提供軍需,是不可能持久的。
隨著時間過去,農民肯定收到好處了,才能一直持續到三國結束,北方的糧食軍員都不虞匱乏。

關中的經濟政策之前也提過的,販賣官鹽。
衛覬提出的不是簡單的販鹽,而是將鹽收歸官有,用與商賈兌換耕牛。
一旦有農民願意返回關中,就將耕牛提供給他們。
這其實也是非常虧空國庫的農業政策啊。

此外,曹操對刑罰也是相當重視,官渡戰後就數次調整刑科法律,甚至加重軍法敗戰者的處罰。
魏國建立後,也數度跟大臣們討論是否恢復肉刑。

罪刑在治國中佔了很重要的地位,如何拿捏輕重跟詳細規範,曹操和諸葛亮都不敢輕忽。
以罪刑來鞏固統治權力的,吳國才這麼玩。

事實上,從曹操的官鹽制度來看,北方的銅錢絕對是有問題的。

董卓搞過貨幣、劉備孫權也都從貨幣下手過。
曹操卻沒有。

治理國家,考慮經濟民生的能力,曹操幾乎可以說是傲視三國。
他在戰亂中改革,一邊對抗敵人的軍隊,一邊要讓政令通行。

吳國真的沒有做好這件事。
但是諸葛亮有,所以才能讓最晚成立的蜀國堅持下去。
離題一下,退一萬步說假設諸葛亮的農經政策不好,是劉禪搞好的,那諸葛亮死後蔣琬他們勢必要對付大量零星的叛亂。
蜀國沒這麼亂……

曹操左手平小型內亂,右手對付軍閥。國庫要吐錢荀彧也是問他(官鹽事件)。

說真的,以個人才能的多樣化與水準來說,只有諸葛亮能追得上曹操吧。
如果諸葛亮也有個專業荀令書的話,他大概可以再過勞多一點才死。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