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英雄閒聊酒館
【禪讓與古中國的企業大戰】 史前文話 閒聊先秦 623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6-12 11:51
25.png


禪讓是什麼?
就是帝王把統治者的領導地位讓給另一個人。
通常是轉給外姓,進而改朝換代。

中國古代的三皇五帝,其實都是靠著禪讓機制轉移政權。
但後來我們只讀堯舜。

以常見的故事來說。
舜二十歲以孝道聞名。(舉孝廉?)
然後堯把女兒嫁給舜(結親),任命他擔當大臣。

舜舉拔人才,管理政務,打敗不臣……歷經了二十年的重臣生涯,堯邀請舜攝政共主。
八年後,堯過世。舜把共主交還給丹朱,但天下都希望舜繼續執政。

我的媽呀,這經歷是寫舜?我還以為是曹操咧。
這不是後來標準的權臣篡位套路嗎?

一個劇本可以這樣演上幾千年……莎士比亞算個雕啊。

反觀大禹根本就奇葩了,治個水回來權臣大將軍帝王舜就把帝位讓給他。
這才是神話吧。

但就是大禹這麼神話,可信度反而高了起來。
講真的啦,那麼上古的年代搞什麼名士高人內憂外患……有種文明需求跳級的感覺。

大禹治水讓領土能發揮實際的價值,讓人類能夠定居,這才是基本需求的硬道理吧。

而且前任共主過世後,大禹跟舜的舉動完全一模一樣,這又不是賽跑,必然有一個是抄來的故事。
抄了後面前面肯定也要修。

舜的故事整體為假的機率,說真的是頗高。除非舜又是安杜路星雲來的外星人啦。

基本上,把舜定義為聖人,最主要是孟子的功績。
其他的先秦文獻,多半是提到舜治理天下不錯以及跟堯一樣實施禪讓。
也就是結果論。

撇開儒家的好棒棒道德觀,其實透過握大權篡位並不是什麼多大的罪惡。
曹丕篡漢為什麼不會碰到像王莽那樣的天下大亂?

很簡單啊,當時的大魏領地肯定大多數的人都有飯吃,都能過著「人」的生活。

老百姓並不是支持那個最有本事的人當皇帝。
老百姓只支持「好好生活」,反對「不能好好生活」。

你執政者用的人到底多有才能,規劃的政策到底多棒都無關老百姓。
這就是政治的市場機制。

只要不讓市場反彈,誰管你禪讓兒子還是隔壁老王。

而大禹的崛起,是因為他去改變了市場生態。
推出了iPhone。

改變了時代,改變了人類的基本需求。

甚至大禹之前,三皇之所以為三皇,就是因為他們改善了當時人類的生活環境。
不是什麼治理好棒棒啦君權神授啦。
那些不過是政治市場中的謊言跟手腕罷了。

史記版本的五帝,前兩個也是改變時代的類型,但到了後面就開始只是追求安定平穩。
但不論後三帝再怎麼讓人們安居樂業,終究抵抗不了天威。

大禹不是五帝,他再次改變了市場,改變了信仰,與天爭地。
成為新時代的神。

成為真正的天之子,開啟了朝代。

我們明白到,古中國在三皇五帝時期,統治者的更迭主要來自於改善生活型態。
也就是一種「進化」。

智慧帶來的文明進化。

但是中國人突然把智慧用在別的地方,導致進化趨緩。
這個轉換就像一把大鎖,不時的出現在中國文明中。
甚至原本不屬於中國的民族進入這塊土地上,也跟著被扣上了這把大鎖。

於是乎,中國跟他的鄰近國家,完全沒有跟上工業革命的潮流。

這是不是一種生存環境變化,導致生物本能改變的案例呢?

我們再把鏡頭往回轉一點:沒有踩剎車的年代,也就是三皇五帝的時代,文明卻消失在地表上了。
考古目前為止最多只能發掘「疑似」夏朝的文物。
但實際上,就連更早的猿人文化都找得到啊。

又或許,改變人類生活機制的王朝,並不是禪讓轉移政權,而是硬生生的「被消失」。

黃帝跟蚩尤的對戰是一個線索,蚩尤部族明顯比黃帝部族先進,但是消失掉了。

要知道,人類並不是一個群體。根據地域性,文明有著不同程度跟方向的進展。
當人類生活獲得改善,戰爭的需求降低,那個區域的文明即使有很高的生活水準,戰爭水平卻比不上周遭的「蠻族」。

但為什麼只有黃帝跟蚩尤是戰爭轉移,其他都是禪讓?
為什麼三皇版本的共識多,五帝除了黃帝之外的爭議大?

我們不妨試著這樣想。

存活到現代的人類,在上古時代只是猴子。
而同時期地球上也存在著高文明的人類……不見得是外星人,事實上,懂得用輪子跟不懂得用輪子的人類,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文明區別。

高文明之間比拼的,主要是改善人類生活的技術。
當一個新技術出現,一個新的神也隨之誕生。
但是同時期未必只有一個神,好像GOOGLE跟APPLE都掌握了類似的技術。

所謂的工業革命,就是人類掌握到能量轉換機制的開始。

上古的三皇五帝部族,與其說是統治天下的帝皇,或許更接近掌握新技術的企業。
所以版本才會各有差異。

NOKIA作手機,摩托羅拉也作手機。
原本的電器大廠SONY也作手機。

在這三皇並立彼此爭奪市場的時代,卻有朝其他方向研發的小公司,對手機提出了新的革命。
而轉換到智慧型手機時代,只有SONY還能存活下來,卻不是掌握最尖端技術的了。

是不是跟三皇五帝的情況非常相似呢?

就這個方向去想,三皇五帝初期其實不應該說是部族的統治者。
而是交易市場的技術中心。
是大企業。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三皇五帝在記載上都有超越常人的生命。
由於上古技術變動沒有這麼快速,大企業的核心技術造成的市場領頭效應,可能維持上百年之久。

伏羲氏只是一個家族企業的公司名稱。

這樣說起來很合理,但是還缺少高端文明消失的原因。
如果是戰爭,那應該還是會留下戰爭的痕跡。

普遍來說,比較支持上古戰爭發生地=文明起源地,經過長期開發,所以地表上的痕跡難以被現代人所發掘。
目前主要的文明古物,還是出自墓穴為多。

這也是中國考古的可證最早年代在殷商的原因:商代開始有了喪葬的文明。

有一段時間,上古的高文明人類停止了喪葬的舉動?
又或者他們實施著比火葬更有效消滅遺體的方式?

我想更合理的答案,或許就是大禹治水。
意思是三皇跟五帝的文明,或許是被黃河沖刷掉了。

地質史演變考證,黃河屬於較為年輕的河流,距今約10萬至1萬年間的晚更新世,黃河才逐步演變為從河源到入海口上下貫通的大河。

即使在中國歷史上,黃河仍是經常改道。
比較起來尼羅河算是穩定得多。

水患大規模的消滅了三皇五帝的企業文明,並將其沖刷入海。
也因而誕生大禹這個統治者。

大禹的技術是不可偷盜轉移的。
除了改變水道之外,選擇居住地也是一個重要的部分。

人們開始必須接受共同的統治指揮,來保障生命財產的安全。

原本的交易市場,就這麼轉變成國家政府的機制。
而人類的進化本能,也被巨大的自然威脅限制,從追求更先進的生活,變化成求取生存與爭奪統治權。

也就是前面提到中國人被上了生物鎖的概念。

值得玩味的是,其實光看中國史就可以發現,這個生物本能的剎車是地區性的。
外圈不同文不同種的人類,仍然按照著自己的步調在進化。
當他們的戰爭能力提高到超越中國地區時,就很想來吃這隻肥羊。

吃完肥羊的你,就成了下一隻肥羊。

在歐亞大陸系文化圈,幾乎都逃不開這樣的變化,這樣的禁制。
所以大航海時代改變了人類的文明進程。

原本是以主文化圈一圈圈向外擴散融入,但航海技術卻讓人類展開了提前的交流。
歐洲地區首先發現自己的剎車卡死了。
平平都是文明人,為什麼亞洲文明看起來好像比較高端?

歐洲人解開了禁制,回復到像蠻族一樣突飛猛進的智慧本能。
為了征服與完成征服的循環,讓他們像掛了渦輪那樣不斷的進步。

這一次最恐怖的是,人類開始無止無境的挑戰環境給予的限制。
我們想要征服地球每一個角落,甚至脫離地球。

看起來好像突變,其實從上古就一直緩步在進行。
在對抗著環境的禁制。

你知道解開禁制的鑰匙是什麼嗎?

人類有一個被表象限制的念頭。
表象是指活下去。
被限制住的是「往更好的地方前進」。

人權跟道德觀念壓制了人類的進化。
而「往更好的地方前進」雖然是被壓制的本能,但實際上沒有人知道「更好的方向」究竟是什麼。

在人類短暫的歷史裡,很顯然不是單純的利己心態。

宗教、哲學、科學、藝術……甚至歷史。
我們試著在不同的方向尋找答案。
尋找生命的真相。

生命絕對不是活著而已。

其實長大以後覺得蔣介石的文膽真的很厲害,能想到「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這麼饒富興味的答案。
那並不只是單純的生育下一代。

是傳承。

為什麼人類需要傳承生存以外的智慧跟技術?
因為我們還在找。
我們感覺到要找。

中國人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修真的概念。
脫離生存基本需求後,人類才有可能接觸到真實的概念。

甚至以易經、各種古文明技術來看,上古的人類很可能已經了解到真實的存在。
但是無法傳承下來。

這或許表示了,答案存在於所有有形的事物中,但是我們失去了解碼的能力。

所謂的電腦,其實就是轉譯解碼的工具不是?
代碼的構成跟我們從螢幕上看到的畫面跟動作,完全不相同。
看起來不相同。

本質當然是一樣的,因為就是代碼構成的啊。

40.jpg


當前的技術,相當於把畫面還原成代碼單元,但還沒有到理解組成跟運作的程度。
就像鍊金術的難題:我們知道構成人類所有的元素,但無法知道如何造出一個人。

扯到天邊去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