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番外篇:曹丕與司馬懿】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318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6-17 13:02
28.png


曹丕是不是一個好皇帝?
在陳壽三國志裡頭,完全不是。

窮兵黷武,天有異象。
天災頻傳,民不聊生。
生殺由心,叛變四起。

其實之前就說過了,陳壽能夠比較寫實正直描述的,是曹操時代,是建安年間。
魏朝不可以。魏朝要是無道之君,晉朝代魏才高大正。
孫吳不可以。孫吳最終就是要邪不勝正。

只有蜀漢可以。
蜀漢沒有亡於晉。
蜀漢大將諸葛亮又是跟司馬宣王僵持的天下英雄。
一如劉備與曹操的角色分配。

陳壽對曹丕的評語,主要誇獎他是文學家。但是心眼太小了。

相對於幾乎只是配角的曹丕,他的兒子曹叡才是三國鼎立的主角。

曹叡之世的戰亂更是頻繁,但魏國主要採取守勢。
且任用了隱藏版主角司馬懿。

三國志裡頭,關於司馬懿如何升遷成為曹丕的心腹,可說是完全沒有畫面。
陳壽僅僅暗示了我們一件事:陳群跟司馬懿關係很好。

這在晉書中也能得到映證。

從晉書宣帝紀,如果我們把溢美之詞拔掉看司馬懿的升遷。
一開始是曹丕下屬的郎官。
接著轉往曹操的丞相府。

基本概念都是認為曹操發現司馬懿的才華,不過爭儲時期曹操拔掉曹丕手下不少人。
司馬懿又是荀彧派出身,其實很難說曹操為什麼徵調他。

但司馬懿做人很低調是真的。

他並沒有特定跟隨哪個主管,在派系中發展實力。
司馬懿唯一反覆跟從的對象,就是曹丕而已。
但他待在曹丕底下的時間都不是很久,隨軍出征的時間反而長一些。

前一次西征為東曹主簿,西征張魯時則為軍司馬。

這兩個職務在州牧刺史底下都是非常大的軍職。
可曹操如今是丞相。
如果把曹操算一級,那司馬懿大概都是待在三到四級的職位上。

這些職務能跟曹操說上話我也很懷疑。

在晉書的記載上,司馬懿提出的多是民生相關議題,跟軍司馬的職務有落差。
但對應著三國志所述,曹丕代漢後的各種民不聊生,就饒富趣味了。

不停興戰好大喜功的曹家人,與關注百姓天下的司馬家,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曹丕繼任魏王後,司馬懿做為丞相長史,非常的有一貫性。
我們始終看不出,除了受到曹丕極度信任之外,司馬懿為何能夠升官。
話又說回來,曹丕為什麼這麼信任司馬懿?

答案總是要請三國志第一名偵探:裴松之出馬。

司馬懿除了跟陳群交好,還有另外兩個好朋友:吳質跟朱樂。
朱樂這個人,完全沒有出現在三國志裡頭,但吳質則有。
基於他的重要性,裴松之找了一些史料。

吳質因為才學受到曹丕賞識,更難得的是,他跟其他諸位公子的交情也很是不錯。
魏略把他比喻成西漢時的名人樓君卿。
樓君卿此人頗有戰國古士之風,不耍文了,就當蘇秦張儀吧,一張嘴厲害的不得了。
還有一句比較少人知道的成語:君卿唇舌,用以形容他的善辯巧妙。

樓君卿生活在王莽篡漢的年代,當時太后王政君有五個弟弟都封侯,爭奪權力各納門客,一般人想要進入五侯府中都非常困難。
但樓君卿卻像蘇秦一樣,同時被五侯奉為上賓。

魏略雖然可信度不高,但作者魚豢看起來倒是挺有氣節的?
要知道,像陳壽寫劉備會用先主、寫曹操會用太祖。
但魚豢基本上都是你現在是啥職位就用個代稱,劉備什麼的直接寫名字就好。

而這段樓君卿的典故,更是挑明了指責曹丕幹的就是王莽的行為。
(說真的你寫個蘇秦不也高大正得多)

魏略唯一用了代稱的是司馬懿的宣王。
有趣的是,其實曹丕在位時下令修官史,但編到曹叡年間都一直沒能搞定。
後來參與編史的人各自成書,包括魏書、魏略、傅子都是當時參加編撰曹魏正史的成員著作。

意思是,司馬懿的宣王很可能是後人幫魚豢改的,免得一出書就抄家滅門。

回到吳質。
吳質之於曹丕,幾乎就是一般認知上的楊修之於曹植。

曹丕留下不少與吳質交好的書信,吳質也特別願意給曹丕出力。
吳質本是縣長縣令等級的官員,曹丕稱帝之後則將吳質提拔為北中郎將,統河北軍事,等於是幫曹丕看顧核心的軍事統帥。
在吳質的個人傳(質別傳)中更說,他其實是曹叡的輔弼大臣之一。

就各種脈絡來看,這應該是合理的情況,但陳壽未採,緣何?
答案就在吳質的諡號:醜侯。

他的功績大到應該追諡,但他卻是仗著曹丕的恩寵肆意妄為。
其實以曹丕的立場,他放任吳質整治其他大臣應該根本是故意的……

吳質曾經羞辱過董昭、曹真。並且修理過不買他帳的崔林。
羞辱曹真時,有一位中領軍朱鑠本來想嗆他,卻被他嗆回去。
朱鑠跟晉書中的曹丕四友朱樂或許是同一人。

等到曹叡當政,吳質更跟皇帝說,司馬懿超棒,陳群爛爆了,導致曹叡下詔責罵陳群……糟糕我有點喜歡這個幫郭嘉報仇的傢伙了(誤)。

簡單來說,曹丕四友很顯然分成兩派各兩人,一主軍一主政。
司馬懿是吳質那一派的。
但更精準的說,應該是司馬懿的處世法則低調,讓吳質想拉攏他。

悶聲發大財的概念。

司馬懿在魏朝成立之初為文官尚書,不久轉為軍職,不久又轉回尚書僕射。
但曹丕首次三路伐吳結束後,又再次把司馬懿任為軍職,負責鎮守許昌。

曹丕在位時經營五都,長安洛陽鄴城許昌譙縣。
環伺天下,自以洛陽為尊。
但曹丕跟曹叡總是不時巡幸許昌宮。

許昌宮裡到底有什麼?
基於曹丕本身是一個破除迷信的皇帝,他往來於許昌應該跟神奇異術無關。
這種千古之謎我當然不是說解就解,姑且提供一個方向吧。

宮城良田走不開。

人口可以遷移,建築可以重建。
但許昌周邊三十多年來保護周到,生產力度一流的田地,這可搬不走吧。

輜重所在,又宜有鎮守之重臣。

這是曹丕加封司馬懿為撫軍大將軍,令他鎮守許昌時的理由。
許昌的意義,就是後勤補給的重心。

曹叡之世,言許昌近郊現青龍,從此改元,曹魏帝皇也不再去許昌了。
如果以田地的概念來說,曹丕曹叡可能是緩步在廢棄許昌的農田,行幸時徵召民伕,以非常緩慢的步調在把許昌的百姓遷走。
也因為要把許昌轉移掉,所以曹丕一次又一次東巡,確保青徐安定。

曹叡的太和末年去得尤其頻繁。
這個時候,蜀漢的威脅變得比東吳還強。
曹叡已經不能光把注意力放在東吳戰線上了。

簡單來說,曹丕的黃初年間,許昌不能亂。
不能一次性的摧毀過去二十五年所建立的繁榮與生產力。
而曹丕與孫權征戰,這裡更是重要的前線基地。
各種設施早已齊備。

不是軍事攻守,是政務運作所需。

讓司馬懿守許昌,就正式的表現出,司馬懿的地位與吳質齊平,甚至超越吳質,直追陳群了。
說真的,如果司馬懿不是有野心算計的低調,那他可能真的很愛曹丕。

其實比起曹操曹植寫那種大部頭的詩文,曹丕的詩文是更注重個人與情感的。
也就是某方面來說,曹操他們有雄心壯志。曹丕對「人」則較為敏感。

而司馬懿是對人比較無感的……

想像一下,大概就是一個熱情王子跟面癱屬下的故事。
面癱屬下雖然什麼都沒說,但他感受得到王子的*情。(自填空)

而他也一直都知道王子的煩惱,但他卻從來沒有熱血澎湃的站出來說讓我來為你擋下一切。
因為司馬懿壓根不相信「人」。

可是王子的熱情,一直持續到了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你可以不相信全世界,但我相信你。」

司馬懿覺得胸口有些怪怪的,但他不明白那是什麼。
他走了出去。

司馬懿不再只是低調謹守本分的當個守護者。
他第一次想要上戰場,揮灑胸口的那一股熱血。

「奪走你的,我必將它滅亡。」

司馬懿心裡清楚得很。
奪走曹丕的,不是孫權的叛亂。
那僅僅是龐大政治鬥爭中的一個部分。

司馬懿心裡清楚得很。

要消滅的對象,是曹丕的親人、是曹丕的臣子。
是這個不應該存在的國家。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