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朝真正不敗的幕後軍師,其實是漢室王孫】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483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6-21 18:11
太和四年,大將軍曹真轉任三公之一的大司馬。
司馬懿繼任大將軍。

六月,曹真建議對蜀漢展開反擊,與司馬懿等人分頭並進,四路伐漢中。
八月,曹真本人從子午谷進入,另有斜谷道與陳倉道的進軍。

司馬懿則從漢水逆流而上,水陸並進。

不過諸葛亮終究是天候魔法師。
明明漢中一帶的雨季已過,這種內陸地區又不會有颱風,漢水黃河上游硬是下了三十天的大雨。
陳倉棧道斷絕,斜谷跟漢水暴漲,子午谷裡頭的曹真也是一整個進軍不能。

你倒是說說,諸葛亮北伐了這麼多次,哪次碰到這麼大規模的天災?
說不得,曹叡只能下令諸軍班師。

就蜀漢的角度,這次防衛戰是有交兵的。且魏延等人在祁山線很是耀武揚威了一番。
而按晉書的說法,司馬懿是這次魏軍唯一有打下縣城有戰功的部隊,不過吹牛的成分居多……孤證不立嘛。

發動大型戰爭失敗後,曹叡就只好耕田了。
太和五年三月,曹真病重,諸葛亮像是有天眼通一樣,發起了第四次北伐。

曹叡連忙徵召荊州的司馬懿回朝。
看來在蔣濟的斡旋之下,曹叡願意相信司馬懿了。

不然之前寧可提昇張郃,張郃也確實有戰功,為什麼不讓他督軍就好?

張郃的兵將在太和二年,早已落入司馬懿手裡。
他被召回之後是率領禁軍出征,是很屌,但諸葛亮退兵之後,張郃還有兵權嗎?
繼任的護軍蔣濟又是司馬懿難得的好友,太和三年,張郃明顯變成空頭將軍,曹真的四路伐蜀有沒有帶上他都還是個問題。

而太和五年,得把司馬懿叫來的原因也很清楚了。

曹叡要把關中兵將調回來!

張郃的職務雖然比司馬懿低了一班,但其實面對諸葛亮的第四次北伐,他仍然是督軍之一。
司馬懿作為大元帥,只是在長安坐鎮,真正出去迎戰,負責前線指揮的人,還是張郃。

這些變化都呈現出,司馬懿跟張郃其實已經爭了幾年的兵權,而曹叡更重用張郃。

而這次防守戰,張郃跟司馬懿更是時有爭執。
到後來司馬懿更離開長安,親自帶兵跟諸葛亮對決。

這並不是一個督軍大元帥應該有的舉動。

郭沖五事提供了一個看法,不過裴松之認為可信度不高,陳壽也未採。
就是曹叡親自前往長安駐守。

如果曹叡來了,司馬懿親征就很合理。

張郃本是西征宿將,跟諸葛亮交手的次數也多,對於蜀漢部隊的情勢掌握向來準確。
司馬懿不聽張郃的建議,其實導致了諸葛亮取得相當大的戰果,若不是李嚴扯後腿,諸葛亮這次或許真的能給魏國致命性的威脅打擊……直接推到長安門口。
按魏書的說法,司馬懿這次能夠獲勝,完全是靠著先搶割當地糧草龜贏的。
漢晉春秋則說麥是孔明割走了。

一個鹵城各自表述。

老實說,這一戰到諸葛亮的最終北伐,相當的春秋筆法。

陳壽說戰後封爵增位各有差。
不過即使是晉書,也沒有說司馬懿有任何的封賞。

整體來看,司馬懿這次可以說是大敗得不得了。

張郃傳算最直白:戰死,祁山道被蜀軍掌控。
晉書則透露出,上邽變成新的對抗據點……這就表示蜀軍已經冒出頭來了。
想要西進雍州,得打破上邽沒錯。
但北上涼州,沒有太多阻力。

也就是從諸葛亮的戰略來說,出祁山在這次就完成了。
所以下一次,孔明直接出斜谷道。

這又是一個謎。

為什麼雍州裡頭沒有駐兵了?
為什麼幾年前曹真可以截擊趙雲,這次卻沒有人攔截諸葛亮,讓他上去五丈原?

是不是大家都不敢明白寫下,司馬懿上一次輸得有多慘?

魏國的國力,並非想像中的厚實……曹丕三路伐吳就掏空身家了。
諸葛亮的第四次北伐,或許就打到曹魏只能內縮防守點為經典長安城。

那個什麼司馬懿吹噓孔明耗損國力,三年內不會再來,再來必定直接出隴東的笑話,一百分是未來人搞的花招。
另外常見的說,司馬懿更被重用征伐匈奴,其實出動的人是胡遵。
陳壽只是寫了司馬懿「遣」。晉書宣帝紀壓根沒提。

而在這之前,更嚴重的鮮卑與并州之亂,也完全沒有司馬懿的影子。
整整兩年,司馬懿神隱。

順便一提,青龍二年諸葛亮突然從斜谷冒出來,先被派去迎戰的,也是平定并州之亂的秦朗。秦宜祿的兒子(笑,確定不是曹操的私生子?)。
而司馬懿被叫出來坐鎮,曹叡也是下詔要他不准打,堅守到底。
辛毗傳更提到,司馬懿其實一直很想打五丈原的諸葛亮,曹叡眼看要管不住了,趕緊派辛毗擔任大將軍軍師,魏軍才沒有衝出去找諸葛亮送頭。

有些人很喜歡黑諸葛亮不擅軍事……司馬懿才是魏國戰場上的老鼠屎吧。
這麼大顆老鼠屎,曹叡為什麼還非用不可,甚至任命為顧命大臣?

曹叡年間,曹休曹真張郃三位帥級將領相繼過世。
陳群跟司馬懿是僅存的,在曹叡之前擔任過元帥的人物。而陳群並沒有實際的領軍經驗。

而曹叡時期的政治鬥爭,或許比我們想像的都還嚴重。
不過這個不用說得太複雜,這裡有兩個堪比丁儀暨艷,但是有傳的,顛覆曹魏的英雄人物。

簡單說,曹丕跟曹操有心結,導致他最重用的不是曹操的愛臣。
曹叡跟曹丕也有心結,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曹操老臣反而為曹叡愛用。
光用舊臣?曹叡是個傀儡皇帝嗎?絕不是。

曹叡也有愛臣,劉放孫資是也。

值得一提的是,劉放確實是漢室王孫,字子棄,全名劉放棄這樣咧看到鬼。

31.png


他是涿郡人,跟劉備是個同鄉。
差不多在建安九年時加入曹操軍,參軍事,任縣令,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經歷。

曹操稱魏公時,突然把劉放跟另一個經歷差不多的孫資找回來當祕書郎。

東漢有祕書監,隸屬九卿之一的太常。
太常本身掌管禮樂祭祀等大事,而祕書則是管理圖書典籍。
不過這裡是魏國,不是朝廷,並沒有那麼多古典籍須要管理。

所以曹操需要的並不是圖書館管理員,而是小編。
記錄王家嘴砲,寫寫政治作戰文章。

劉放的文章寫得又漂亮,來當小編也是合情合理又合乎邏輯的事情?

文帝即位,放、資轉為左右丞。數月,放徙為令。黃初初,改祕書為中書,以放為監,資為令

尚書台有左右丞,不過我想放資應該不是轉尚書台,單純就是祕書監的左右丞。
也就是隨著曹丕繼任魏王,這兩個小編開始爬上主編,劉放甚至是副總編……曹丕稱帝後,劉放就正式成為總編輯了。

並將祕書改為中書。
這邊有個重大的誤解,一般會解為曹丕改制。
但其實祕書並沒有被廢。

其收黃初中諸奏植罪狀,公卿已下議尚書、中書、祕書三府。

曹植傳說明了中書跟祕書是並存的,也查得到很多在魏朝擔任祕書官的人。

這邊的改,僅僅是曹丕改變了兩小編的官職才對。

隋唐之後,尚書、中書、門下合稱三省,是中央政府行政的最高機構。
尚書是行政院的話,中書就是立法院。

即使成員不是民意代表,立法院仍是最重要的議事機構。
可以注意的是,中書監的職權,其實跟御史大夫重疊。
但曹丕廢了御史大夫。

劉放孫資當了三任皇帝的立法院長副院長,到第三任時更開始擔任將軍。
不是什麼雜號,劉放最高的職務是驃騎將軍。

而即使領有將軍職,他們仍是緊抓著中書省的權力不放。
在沒有丞相僅有三公的魏朝,中書監變成一個最接近皇帝權力,一個全新的影子皇帝職務。

大漢死而不僵啊……檯面上是曹家人稱帝,背後掌控決策跟情報的,其實還是大漢王孫。

根據記錄,劉放還曾經偽造書信離間孫權與諸葛亮,讓他們無法真誠合作。
該用誰為帥,與其說是曹叡自主的決策,恐怕劉放孫資的意見更重要。

曹叡的時代,派系至少有宗室派、曹操派、曹丕派、親信派。
為了尋找脈絡,讓我們跳一下到曹叡過世前。

原本曹叡的意思,是要讓宗室派跟秦朗(就說了這個天知道是不是私生子)共同輔政。
但劉放孫資硬是把司馬懿加了進來。

我們不難看出,劉放孫資的親信派,跟曹丕所任的顧命大臣派,在姓曹的死了之後,連成了一氣。
說到這好像就不能不佩服曹操……他的軍事機要一定是交給宗室派。
也就是曹丕一手創立的中書,稱省好了,中書省導致了曹魏一朝的短命。

沒辦法,誰叫曹丕碰到宗室逼宮,宗室不可盡信呢。

總而言之,幫曹叡整理判斷天下軍事的大臣說,司馬懿可以用應該用要大用,曹叡也不得不用。
找到這兩位大大,我真的覺得魏書政治部分不用再看下去了。

曹芳的親信也是他們,要知道,曹芳的身世成謎,很可能只有他們兩個知道,曹芳是誰的兒子。
實權說什麼在曹爽司馬懿手裡,根本上從曹丕開始,就一直是低調的劉放孫資在控制魏朝。

這兩人共併一傳,陳壽的評價極好,可是我們都不認識(笑)。
而實際上晉朝對他們的評價則是佞臣,所以關於他們跟司馬懿之間的脈絡是隱而不顯的。

可司馬懿的好朋友蔣濟,就曾經上書提醒皇帝,這兩人權力太盛。
這樣的政治敵對關係,又怎麼會聯繫到一起呢?

姑且不論陳壽魏朝史的真實性,畢竟蔣濟上書跟放資有關,也是陳壽之言。
而我們知道確實的內容跟影響,主要發生在陳群跟兵權之間。

放資挑選了司馬懿,很可能跟派系有關。

曹叡是一個非常注重宗室的皇帝,在興建宮廟大行祭祀的方面有非常多的動作。
即使曹真曹休陸續過世,曹叡仍是提拔宗室為將領。

在曹叡執政的期間,曹操之世的老臣也逐一凋敝,到後來剩下有大權的元老,正是司馬懿。
我們常常可以看到一種說法:在曹丕曹叡之世,司馬懿其實並無反意。

說真的他也不過是個位高權空無戰功無政績的老頭,就算發動禪讓也輪不到他上位。

當青龍二年,司馬懿被喊來對抗諸葛亮第五次北伐,應該就是放資的主意了。
當時負責節制司馬懿的,則是放資的政敵辛毗。

陳壽非常低調的在呈現,面對大敵諸葛亮當前,魏朝還在內鬥的情況。

如果諸葛亮活久一點歷史真的會改寫……

而雙方真正拉上關係的,應該是司馬懿征遼東這樁。
劉放孫資為中央參謀,司馬懿為前線指揮,立下了大功。

事實上,孫資的戰略能力、判斷精確,大概是直逼賈詡的程度。
劉放的政治作戰能力,更是不輸董昭。

曹丕時老臣宿將還有很多,曹丕主要只是坐鎮,史書上也未記載這兩人的功勞。
但曹叡時他們的決策段數肯定很高,舉凡對遼東對蜀漢對東吳的戰略運用,都有這兩人的影子在。

單以運籌帷幄的能力來說,恐怕荀彧再世都很難勝得過這兩人聯手……司馬懿就是個負責帶兵的老鼠屎而已。
而除了諸葛亮第四次北伐,司馬懿貪功冒進之外,根本可以說諸葛亮五次北伐,這兩個人的戰略都擋住了。

在他們的運作之下,曹叡更是堅定守合肥長安這種阿公留下來的戰略。

某方面來說,這兩個人幾乎就像是魏朝的陸遜。不過是得皇帝重用的。
朝中大臣更是以這二人為主流,多數親近之。

這種比司馬懿還有資格取魏代之的大臣,為什麼會被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

因為陳壽寫下了:放資推薦曹爽為顧命大臣。
大部分的史料,也都指往這個方向。

曹爽當權,被視為曹魏衰敗無可救藥的關鍵。
但身為未來人我們一定要知道,這一百分是為了合法司馬懿發動的高平陵之變。

推薦曹爽的放資,也因此變成恃寵弄權,無視曹爽是個廢物,只是想掌控他而推薦的亂臣賊子。

雖說孤證不立,裴松之自己也認為陳壽跟諸史料的可信高,他還是註上了孫資的別傳。
資別傳中關於曹叡選取顧命大臣時的敘述,孫資沒有直接贊成或反對曹爽受詔,只是以漢初諸傑舉例,表示宗室仍可為亂,異姓仍可扶助天子。
曹叡問他當今誰可比,孫資也只說了,有惡名者,未必不是佳臣。

X別傳基本上都是家傳,有隱惡揚善的可能性,但同樣也有細節更精確的可能性。

但我們可以看到,在曹爽主政的期間,劉放孫資都從中書省退了下來。這是不可動搖的史實。
資別傳則補述孫資自己先說生病休養,然後接到詔書說你勞苦功高不用幹了。

反而是高平陵之變後,司馬懿重新起用孫資為侍中。

這樣的發展,你跟我說劉放孫資當時吃到姑婆芋所以才推薦曹爽?
這當然可能是一時的識人不明,不過我更寧可相信放資當時力薦司馬懿,勉強推司馬懿上位,但三人仍是擋不住曹爽專權。
直到曹爽對孫資下手,整個非宗室派系才擰成一股發動高平陵之變。

高平陵的脈絡上,曹爽跟司馬懿的正面衝撞並不多。
有一說是司馬懿喪失軍權……司馬懿在曹芳繼位後兩個月就被轉為太傅了,而且幾年後司馬懿還是可以帶兵,司馬師甚至領中護軍。
前面先說劉放孫資失智,這邊又說曹爽失智,反正曹魏就是搭上失智列車才被司馬家篡奪?

這種讀史方式,真是浪費了陳壽一片心血。

大家喜歡司馬懿很能忍的人物設定,但事實上,正始九年劉放孫資衛臻一一被逼退位,恐怕才是隔年政變的導火線。

好吧,其實寫到這篇的前面,已經發現司馬家的威能籠罩,史實的精準度像自由落體一般的快速下降,有點不想寫了。
但陳壽跟裴松之還是持續的付出巨大的努力,進行小小的掙扎。

說什麼也得再來一篇高平陵之變跟司馬懿如何變成完全體的脈絡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