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之看板娘:忠臣司馬懿的結局】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241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6-25 09:53
雖然標題是這樣,不過今天的故事要從曹爽說起。

曹爽是曹真的兒子。
年輕的時候,是個謹慎穩重的人。
當曹叡成為皇太子時,跟曹爽非常親近。

事實上,曹叡當皇太子的時間非常短暫。有多短?一天而已。
之前曹叡都是平原王。

陳壽的這句:明帝在東宮,甚親愛之。
相當耐人尋味啊。

曹爽的職務,在曹叡身邊跟禁軍頭領之間轉換著。
曹叡當政之後重用曹真,可說是宗室大將第一人,更獲得可以配劍上朝,無須跪拜的特權。

曹真過世後,曹爽繼承了曹真的爵位,並成為武衛將軍……還是禁軍。
前任的武衛將軍就是大家很熟悉的,曹家禁衛軍霸主,許褚是也。

曹叡更追念曹真之功,封曹爽的五個弟弟均為列侯。

嚴格說起來,曹爽並不是什麼有功勞的人,完全就是托了老爸的福一路扶搖直上。
而曹叡在人生的最後,更突然將曹爽提上大將軍、錄尚書事。
軍政一把抓。

不管是哪一個朝代,皇帝過世永遠夾雜著謎團。
曹叡光是立顧命大臣就一堆版本了。

在明帝紀裡頭,特別強調了曹叡最信任司馬懿,不只要年僅八歲的曹芳認好司馬懿,更忍死相待。
在劉放傳中,曹叡一開始根本沒有打算把司馬懿排進顧命大臣,是劉放孫資的建議。
郭頒世語不只有相同的敘述,更寫了一篇精彩的故事……特別重要的是,郭頒的寫法,其實曹爽也不在初始名單中。

剛開始曹叡只選定了大將軍曹宇,夏侯獻,曹肇三人。
獻肇得知後有點得意忘形,暗示放資看你們還能囂張多久。
放資連忙去找曹叡,建議他召司馬懿回來。

司馬懿也算機靈,快馬趕回京師。而曹肇等人本來要離開了,收到訊息也連忙回轉。
終究是司馬懿先到一步,放資更關閉宮門,不讓曹肇等入內。
一夜之後,風雲變色。

劉放孫資是沒有權力關閉宮門的,漢末曾經幹過這件事的人,是虎賁中郎將袁術。
而這個時候有資格的人,正是武衛將軍曹爽。

劉放為了讓計策能行,在曹叡問說,誰能搭配平衡司馬懿的時候,推薦了站在一旁的曹爽。
曹爽壓根沒想到事情會鬧到自己頭上來,嚇得滿頭大汗。
劉放悄悄走到曹爽身邊,偷偷跟曹爽說:「放心,沒事,我們挺你到底。」

就這樣,劉放孫資與曹爽司馬懿完成了奪權大計。

不過老裴提醒大家,事情的結果雖然相同,但世語的遺命安排跟陳壽所寫是有出入的。
就只是個編按,老裴並沒有說他覺得哪邊的細節正確。

事實上,老裴還找了漢晉春秋。

按漢晉春秋的說法,曹叡病重的時候,就像曹操有夏侯惇陪著,陪著曹叡的也是他最信任的大將軍曹宇。
有一天曹宇離開禁宮找曹肇談事情,只剩武衛將軍曹爽隨侍在側。
劉放孫資認為機不可失,趕快去找曹叡,用激將法逼他更換顧命大臣。
這個版本則是首推曹爽,司馬懿輔之。

跟郭頒世語不同的是,放資這次沒關宮門。
曹叡答應放資換人之後,曹肇趕了回來一哭二鬧三上吊,曹叡就說好啦不換了。
曹肇一走,放資又連忙去見曹叡,曹叡又說好。

劉放知道,曹叡已經三魂丟七魄,根本亂說一通,就要求他立詔書。
曹叡表示:好累喔我沒辦法寫字(快死了這個)。
劉放遂爬上曹叡的床……那個只是臥坐用的床,老爺吃葡萄的那種,不是睡覺的……抓起曹叡的手,開始散發他那漢室王孫獨有的文采。
詔書寫好,劉放立刻出去宣布:顧命大臣換人,你們幾個給我滾!

不管是郭頒世語還是漢晉春秋,又或是陳壽三國志。
雖然劇情不同,但你會發現大家的人物設定都是一樣的。

放資就專門演奸臣,而且擬詔一定是劉放這個作文大師的鍋。
曹肇永遠是負責吵嘴的原班人馬。
曹爽總是適逢其會。
司馬懿不管怎麼看都跟劉放孫資有一腿。

由於所有的史書資料都指往同一個方向,晉代的解讀一直都是:曹爽無能適逢其會,司馬懿原本就擔當大任是放資想要討好他。

魏書更在後續補了一刀,留下曹爽自認無能,應該將軍政大權交給司馬懿,讓他兼任大司馬與太傅的上表文章。
劉放孫資接了這表,擬詔宣布司馬懿為太傅,大司馬就沒讓他當。

曹芳年幼,大權自然落在兩位顧命大臣手裡。司馬懿看來局勢一片大好,為什麼比較囂張的卻是曹爽?
按陳壽的推斷,關鍵在於曹爽錄尚書事。

雖然司馬懿的官位較高,但凡政務發布,必定會先經過曹爽之手。
也就是司馬懿被架空的意思。
所以曹芳年間所有的狗屁倒灶,司馬懿都不需要背鍋……

這在史書上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情況。

舉個例子吧,荀彧是尚書令的時候,不管當時政務是好是壞,一律全部算在曹操頭上。
而現在卻是在說,政務有很多壞狀況,但是我們不應該算在首席執政官司馬懿身上,應該是曹爽的錯。

因為曹爽奢華、僭越禮制……這些都是屬於欲加之罪。
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曹爽任用了許多親信進尚書台,而這些親信作威作福……

這種奸臣戲碼看多了也是套路。

不如我們來看看曹爽伐蜀跟高平陵之變吧。
過去一直想衝出打諸葛亮的司馬仲達,這回變成了勸阻曹爽的角色。
而關於曹爽此戰,可說是完全沒有畫面。

一般來說,曹爽如何敗戰,不應該被記在本傳。
但曹爽這個是奸臣傳,所以寫下來他們如何遭遇困難如何爭執退兵。
反而蜀書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曹爽到底為何退兵。

曹爽傳不停的顛覆著三國志的常規。

所有關於司馬宣王的史料,陳壽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所以我才會不太想看下去。
不如我們看看西晉學者殷基的記錄。

殷基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費禕對高平陵的評論。
費禕是個人才,他作了甲乙兩種假設。

甲種就是我們常見的結論:
曹爽平庸,幹了一堆上述的壞事,司馬懿殺他剛好而已。

乙種有點難。
簡單說,司馬懿就是失勢造反。
如果有反意的人是曹爽,你他媽高平陵發動的時候曹芳在曹爽手裡耶。
誰才是忠臣?你以兵戎向皇帝,有考慮到皇帝的安危嗎?
更進一步推論,曹爽奢華僭越你可以叛他刑,但誅滅宗室是何用意?屠殺何晏等家族,難道你司馬懿就沒有僭越刑度律法嗎?

以上是記者在蜀國的「當代」現場報導。

需要懶人包嗎?費禕的乙種假設意思就是:司馬懿謀反,加曹爽罪奪權,甚至有篡魏的意圖。
雖然沒有明說,費禕最終覺得哪種可能性高,但高平陵當年,姜維假節征西平。

費禕之前都節制姜維,但他認為高平陵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變動,遂全面授權姜維出兵,我想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這場戰役的相關記錄,應該是陳群傳陳泰篇中,嘉平元年的戰鬥。
郭淮、陳泰、鄧艾這些姜維一生中的大敵全聚在一起了。

這一戰是由郭淮陳泰的大勝告終,郭淮隔年追前功晉升車騎將軍。

費禕的判斷究竟是否正確?
事實上,這一戰曹魏並無中央援軍。
而費禕選的時間也很棒:前任雍涼督軍夏侯玄剛被調走。
但他可能沒料到,曹魏直接把地頭蛇郭淮拉上來當都督。

郭淮原本挺張郃,但張郃死後他一樣盡心為司馬懿謀畫西線戰事。
姜維次次認為良機莫失北上,次次被郭淮所阻。

看看武將開心點,武將比較沒那麼多勾心鬥角。打就對了。
贏了就是本事。

高平陵變後,司馬懿的權力達到頂峰嗎?
想得太美。
我有超過六成的把握,權力還是在劉放孫資的手裡。

所以他們試探司馬懿,任丞相、加九錫、贊拜不名(但是沒有劍履上殿跟不拜喔,有這兩條要殺司馬懿會比較難)。
如果司馬懿已經大權在握,那應該演演拒絕然後就受了。

但司馬懿拒絕到底。

這種破格封賞更不可能出自曹芳之手。

司馬懿拒絕不久,他的好朋友,擔任著太尉的蔣濟過世,換上了王凌……大家都知道王凌跟司馬懿不對頭。
這個補位也不是司馬懿可以控制的。

嘉平二年,劉放過世了。放資二人組露出了缺口。

事實上,陳壽在司馬家崛起的過程中,對另一個關鍵人物的描述更少:司馬孚。
如果按照司馬懿在高平陵的上表,司馬孚在這之前就已經當上尚書令了。

曹爽是不是還能靠錄尚書事把權?有問題。
曹爽如果在尚書台動手腳,司馬孚會不會回報給司馬懿?

就不再贅敘曹爽的冤枉了。

可以注意的是,司馬孚雖然是司馬家,但他明顯對魏忠誠。
雖然他身居要職,但對於孫資跟司馬懿之間的暗鬥,很可能保持中立。
但到底是司馬家人,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司馬孚登上了三公之位。

三公有兩司馬了。

劉放就像陸遜,一過世派系就跟著崩盤。
王凌之前就在策畫謀反,嘉平三年,王凌便發動了淮南第一叛。

司馬懿親征王凌,平亂後不久就過世了。

嚴格說起來,三國志裡的司馬懿像是個假曹操。
他從頭到尾都在進行政治鬥爭……但其實他沒跟人爭,他比較像被推來擠去的一葉小舟,因著曹丕的信任被逐漸推上大位。
而司馬懿也從來沒有一絲一毫對魏不軌的舉動。

要說他演,演了一輩子那就是真的。

如果司馬懿有不軌,蔣濟跟司馬孚這兩個魏之忠臣也不會挺他挺那麼久了。
對他們倆來說,劉放孫資曹爽才是國家蠹蟲。

說穿了,司馬懿這個人超~~~~~無趣的。
根本上就只是一個看板娘。

32.png



但也正因為有這個看板娘的存在,讓魏國沒有亡於劉放孫資之手。
讓魏國的政治鬥爭得到了一個平衡。

司馬懿的人生,絕對不愧於曹丕對他的信任跟託付。

但就像曹操一生不愧於漢。
依附在曹操名聲之下的曹丕,卻非得篡漢不可。

司馬師跟司馬昭,究竟是身不由己,還是早有野心呢?
就讓我們看到最後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