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引渡人日記day 33:舉頭三尺有神明,地下三尺有正義 老闆 引渡人 51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7-3 22:35
撐著無力的身體,好不容易才走到第五殿,按照指示下樓走到「心輔室」,門口有個小鬼發了面具要我戴上。

一走進去那暗暗的小房間,發現已經有十來個戴著相同面具的人,圍成一個半圈坐著,完全沒人聊天、交談,氣氛安靜得很詭異,我趕緊找張椅子坐下。

想不到來心理輔導的同仁這麼多,看來我也不是那麼沒用嘛!

那天在第三殿被叫去幫忙懲罰犯魂,你知道他們有多殘忍嗎?我親眼看到大小鬼將燒紅的鐵條掰彎,然後緊緊捆住犯魂,好像綁肉粽那樣。鐵條整枝燙進那年輕人的皮膚,血肉都融化了,滴滴答答滿地板都是,還流到我腳下。

這個「黑繩大地獄」的刑罰,比我先前看得那些小地獄都還恐怖啊!

被這種酷刑虐待,那犯魂當然是哀爸叫母,不斷哭叫「老大、我錯了!對不起!我不該當背骨仔!」整張嘴哀嚎到合不起來,眼淚口水滴了整個胸口,好可憐。

但那些大小鬼可沒放過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繼續用鐵條不斷纏繞他,鬆開、再綁緊。真是失德啦,整個人被燙得皮開肉綻都見骨了。

那天之後,我每天都翻來覆去睡不著,腦中都是那個年輕人被燙得血肉模糊的樣子,要不就在想,我真的適合在地府工作嗎?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錯誰人無,有需要這麼殘酷的處罰嗎?

鬼門關銅環鬼看我這副德性,好心跟我說:「五殿閻羅天子有設一個心輔室,很多適應不良的菜鳥都會去,你要不要去看看?」

「啥米心輔室?為啥我要去那?」

「心輔室就是心理輔導諮詢室啦!我們剛進這行,看那些酷刑,心裡會有創傷啦,像你現在失眠就是最好的證明。沒辦法,這算我們的職業傷害。幸好閻羅天子很好心,有注意到這個問題,讓大家可以去聊聊抒發一下,那個創傷才不會愈來愈嚴重。」

銅環鬼瞄了我一眼,又繼續說:「我剛來的時候也有去過,很有效喔,保證吃得下睡得好!」

雖然還是懵懵懂懂,但既然有人掛保證,我就當作來看看也沒損失。只是說,這裏氣氛真的很怪啦,雖然每個人都戴著面具,但就讓人感覺……很鬱卒。

「喀、喀、喀」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個高高瘦瘦,梳著油頭的斯文男子走到中央,向大家自我介紹:

「你們好,可能在座有些人看過我,我是第一殿的文判,同時也是心輔室的主持人,很高興今天有機會跟大家聊聊。」

啊!原來他是第一殿文判!難怪覺得他很眼熟!

文判坐了下來,很優雅的翹起一隻腳,說:「在正式開始之前,請大家先看看一些影片。」

忽然間,四面八方就像電影一樣投射出許多畫面:吸毒犯殺人放火,只剩一個孩子逃過一劫、小孩被虐待得全身傷痕累累、婦女被凌辱後慘遭殺害,被棄屍在水溝邊、高利貸業者鬧得整家不得安寧,男主人被迫上吊自殺、酒駕的開車撞死路人和警察,遺屬在靈堂前哭到昏倒……

影像嘎然而止,畫面停在家屬捧著遺照哭斷腸的瞬間。我忍不住低下頭,實在不忍心再看。不只是我,旁邊的壯漢還吸著鼻水,偷偷將衛生紙塞進面具裡擦眼淚。

幹!早知道就不來了,叫我們看這種影片,嫌我睡太飽日子過太爽?看了這些東西,不只失眠,還會歸懶趴火,世間上怎麼這麼多垃圾人渣!

「各位先不要激動,我想請你們好好思考一下,看完這些影片,你有什麼感覺?」

好像猜到我心裡在想什麼,文判慢條斯理的順了順頭髮,換翹另一隻腳,微笑看著所有人。

看完這些影片,有什麼感覺?

問這啥米肖話,當然是很憤慨、很抓狂啊!無辜好人被壞人害得淒慘落魄,看得我拳頭都硬了!

「有人願意分享你的感想嗎?不用擔心,戴上面具後都有變聲處理,我們這裡採匿名制,各位可以暢所欲言。」

文判見沒人答話,輕聲細語的補充道。

人群起了小小騷動,我斜前方的矮個舉起手,支支吾吾地說:「我覺得…看了心很痛,嗯……為什麼世界上壞人這麼多。」

文判點點頭,說:

「是的,我想在座一定都感到義憤填膺,那些都是人間真實發生過的事件。也許現在的你們,看到地府種種酷刑會難以接受,但,請你們要相信,自己是在做正確的事。」

他環顧四周,然後閉上眼睛沈思了好一會兒,嘆了一口氣,張開眼說:

「一千五百年前,我踏入地府任職,一開始我也無法接受,每天都在問自己『真的需要如此虐待惡人嗎?』」文判的表情像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繼續說:

「直到有一天,地府來了個厲鬼,審問之後才知道,她生前受歹徒凌辱,身心飽受摧殘,但恐龍法官居然沒給她個公道,歹徒只坐了五年牢。於是她決定換上紅衣自盡,化為厲鬼為自己復仇。而代價就是與她的孩子們天人永隔。」

哭夭咧,啥米噗隆共法官,這樣才判五年?讀書讀到屁股去!

輕聲細語的文判突然握緊了拳頭,語氣激動起來:

「誰聽到這等情事不會憤怒、不會不平?那個晚上,我終於明白,即使陽間無能為力,至少,我們地府仍能公正仲裁。陽間萬般帶不走,來此唯有孽隨身,讓那些惡人知錯反省,才是我們對那些無辜百姓的最大補償!」

厚!聽到我都快哭了,這文判如果選里長,我一定投他一票!想當初我也是死得不明不白,那個砍死我的咖小不知道在哪逍遙,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報仇!

此時,有另一個胖胖的傢伙舉手發問:「我很贊同地府的理念,但我還是覺得刑罰太殘酷,真的有必要嗎……」

話還沒說完,文判的手往空中一揮,四面八方的影像又動了起來,畫面裡是三個年幼小孩跪在靈堂前大哭,老爸卻急著帶老相好回家……

「這三個孩子,就是那厲鬼的小孩。」文判將手插進口袋,低下頭,淡淡的說:「地獄懲罰終有盡,人間苦難卻無休無止,真正殘酷的,究竟是哪裡?」

文判突然抬起頭來,聲若洪鐘:「我希望各位牢記,我們並不是慘無人道的施虐者,而是正義的執法者!正義,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

哇……我、我真沒想過自己有天居然會成為正義使者,本來以為就安安份份過一生,被人看不起就算了。但是,為什麼我要「算了」?!就是沒人替我們主持公道,老實人才會一輩子被欺負!

想到這裡,我整個身體都熱血起來,突然好想去大小地獄懲罰那些惡棍,讓他們知道不只舉頭三尺有神明,地下三尺有正義!剝皮刮脂又怎樣?應該死好!

銅環鬼真的沒有唬爛,不只是我,本來坐得彎腰駝背的所有人,突然都抬頭挺胸了起來。開玩笑,我們是正義使者餒,當然要行得正坐得直啊!只是喔,坐我旁邊的那個壯漢,好像還是很鬱卒,低著頭一直在玩自己的手指。

管他的,這一趟真的來得很值得,文判目送我們時,也露出很欣慰的表情。

走出心輔室,我伸了伸懶腰,卻不小心打到人,原來是旁邊那個壯漢,真歹勢,把他的筆記本都撞掉了。

他急急忙忙撿了就快步走掉,剛剛不小心瞄到面具後他的側臉,很面熟。

是……第一殿秦廣王?不會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