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滅蜀大元帥,鍾會】 史前文話 話說三國(第二部完) 590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7-5 09:46
37.png


鍾會何許人也?曹魏重臣鍾繇的兒子。

鍾繇以大書法家之名流傳後世,其實他在三國裡面戲分不重,但是對曹魏而言絕對是關鍵性人物。
當曹操對抗袁紹時,鍾繇管理著關中地區諸多小軍閥,拉攏馬騰韓遂,平定兩次大型叛亂。
當曹操在赤壁戰敗後,鍾繇力主討伐張魯,引爆馬超等人大亂,卻也讓曹操再次出山奠定無可動搖的功績。

就是這麼一個曹操軍事上的好幫手,卻屢屢捲入曹魏的叛亂之中,只好自請處分退隱江湖。
曹丕稱帝,大赦天下(一定要的),重新起用人脈、名聲、才幹都是一等一的鍾繇為官。

黃初四年,太尉賈詡過世,鍾繇接任。這時鍾繇已經七十歲了。
黃初六年,鍾繇的小妾幫他誕下了一個新的兒子,最小的兒子,鍾會。
同年,尚書僕射司馬懿被封為撫軍大將軍,離開洛陽到許昌上任去了。

曹叡太和三年,升為中護軍負責選拔人才的蔣濟著書,提供他對人才的看法。
鍾繇便叫只有五歲的小兒子去給蔣濟評鑑評鑑。
蔣濟表示:這孩子非常人也。

鍾會家學淵源,天資又聰穎,在母親的督促下日夜苦讀,聲名日漸高漲。

當鍾會二十歲的時候,中護軍轉成了司馬師,鍾會開始進入朝廷,從圖書管理的秘書郎幹起。
事實上,鍾會的大哥鍾毓繼承了父親的爵位,是曹叡跟曹芳的近侍,跟司馬師算是同事。
不過也就在這一年,鍾毓上書勸阻曹爽伐蜀增兵的舉動。
曹爽無功而返後,鍾毓就被發派出去當魏郡太守了。

陳壽的筆法上,是說鍾毓得罪了曹爽。

可是魏郡太守根本爽缺中的爽缺。
曹魏州牧的權力有下降,魏郡更是曹魏最精華的後勤大本營,鍾毓完全不是被發配邊疆啊。
等到高平陵之變後,鍾毓回返朝廷擔任御史中丞,可見得他絕對是原中書省或司馬懿派系的重要人士。

鍾繇家跟司馬懿並無瓜葛,但就像陳群其實跟司馬懿是政敵,他們的孩子感情卻都麻吉得很。

我想這都足以說明,司馬師在司馬懿之外培養了自己的人脈。

高平陵變後,鍾會進入了中書省擔任郎官。
司馬懿死後,有一次司馬師要中書令擬上表文章,但他看完初稿後不甚滿意,退稿重寫。
中書令想破頭也不知道該怎麼改,整天愁眉苦臉。
這時鍾會注意到了,就問長官怎麼了。

中書令告訴鍾會事情來龍去脈,鍾會便說:「不然我來看看。」
然後鍾會就改了五個字,「這樣就行了。」

中書令一看也覺得改得恰到好處,就重呈司馬師。司馬師一看便問:「這不是你的手筆,是誰改的?」
這位中書令就是個老實頭,便說:「是鍾會,我之前就想向您推薦他了。」

司馬師點點頭:「好,這個人可以大用,叫他來見我吧。」

中書令回去告知鍾會,鍾會很冷靜的問長官:「大將軍擅長什麼?」中書令回答他:「學識充沛,無一不精。」
鍾會聽完就回家閉關十日,做足準備,才去參加面試。
一早會見司馬師,兩人直聊到半夜,鍾會才出來離開。
司馬師甚是滿意,嘆息道:「這是真正的王佐之才啊。」

裴松之表示這段故事太豪小,是個馬屁文章。
司馬師不可能這麼晚才認識鍾會。

接下來,司馬師廢曹芳改立新帝,並賜鍾會關內侯。
鍾會的幾個哥哥,之前都有分到爵位封邑,只有鍾會沒有。

正元二年,淮南發生叛亂,司馬師司馬昭親征,並帶同鍾會。
雖然鍾會這時沒有特別的軍職,但卻是司馬師最親信的謀士之一。

司馬師本有眼疾,在這一戰中因為文鴦的突襲受到驚嚇,眼疾爆發不治身亡。
但整體戰局終究是朝廷軍獲勝。

這時,朝中有詔書下來,要司馬昭留在許昌駐守,令尚書傅嘏帶兵回京即可。

政治鬥爭看了這麼多集,怎麼會不知道這時候是有人打算趁司馬師新喪奪回政權。
鍾會也一眼看穿,便與傅嘏討論。
傅嘏寫了一篇回文給朝廷,剛派人送出,司馬昭就率領大軍跟在後面。
當朝廷收到回報時,司馬昭的大軍已經在雒水南屯住。

這下朝廷裡頭誰也不敢輕舉妄動,司馬昭順利的取回政權,鍾會也更添寵信。

補充一下,傅嘏是陳群派的文官出身,陳群死後基本上他應該就是倒往中書省派系,擔任尚書。
但曹爽執政,中書省派系都被鬥,尚書更是全面換成曹爽自己的人馬。
傅嘏被何晏弄到丟官,遂加入了司馬懿旗下。

而傅嘏跟鍾會是好友,要說司馬師掌權之前都不認識鍾會,其實真的是滿難的。

但鍾會一直在檯面底下,卻是不爭的事實。

即使幫助司馬昭奪權成功,鍾會的官職仍然只是黃門侍郎,加爵亭侯。
然而,當淮南第三叛發生時,鍾會又再次以無職謀士身分跟去平亂了。
由於鍾會的出謀劃策,第三叛順利平定,當時的人稱讚鍾會根本張良再世。

這次的戰功,司馬昭認為要讓鍾會升為九卿之一,掌管皇室車馬的太僕,鍾會拒絕。
那不然爵位跳級上縣侯吧?鍾會還是拒絕。
鍾會繼續留在大將軍府中當個小管理職,說官職品階那是很小,但司馬昭大小事務無不與之商議,實權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不久,鍾會出任司隸校尉,但仍是與司馬昭往來不絕。

有沒有發現,鍾會前半生的履歷,跟司馬懿非常非常的像。
而他獲得的評價,更是荀彧的翻版。

鍾會為什麼一直在朝廷沒有領重官?
因為他是一個監督者。

荀彧原本也是曹操派去的監督者,後來是因為翻臉鬥爭,荀彧的官位才往上爬升。
司馬懿當年同樣是魏王曹丕派在獻帝身旁的監視者。

很顯然,鍾會的歷史定位就如兩位大前輩,是一個掌權者曾經最信任、最有才幹的夥伴。
也在事後成為了背叛者。

司馬昭跟鍾會規劃了滅蜀之戰。
這場魏滅蜀之戰我主要還是靠鍾會傳來寫。

景元三年冬,鍾會首次出任外部大員,是為鎮西將軍督關中軍事。
但魏國並沒有緊接著就對蜀國用兵,相反的,司馬昭下令各州郡造船,甚至渡海用的大船,讓天下盡知接下來即將伐吳。

景元四年秋,鄧艾諸葛緒各領三萬兵,分別前往涼州包圍姜維。
鍾會則率領十萬兵馬,從斜谷道直接強襲漢中。

西方戰役向來最好的開戰時間都是秋季,枯水期讓河谷更便於行軍。
天候魔法師諸葛亮也早就掛點了,OK的。

鍾會的先鋒,是許褚的兒子許儀。
這不是打仗的先鋒,而是開路先鋒。

許儀要負責一邊修復搭建斜谷的棧道,一邊前進。
但當鍾會大軍通過時,卻有馬匹踏穿橋板失陷的情況發生。
鍾會立即把許儀叫回來,問斬,並通令諸軍。

大家都明白鍾會的決心,這一戰,不容有失。

蜀軍得到消息,退守漢城與樂城。鍾會探知雙城各有五千人,便在漢中出口等到走子午谷跟駱谷的軍隊來會合後,各派一萬人去圍蜀之雙城。
主力部隊,繼續前進。
途經諸葛亮的墳墓,鍾會也派人前去祭祀:那個你死都死了,別再讓下雨了啊。

魏軍逐步推進,這時姜維從鄧艾等人的包圍中脫身而出,在陰平糾集部眾南返。
原本姜維要支援關城,但途中就收到消息,已被鍾會大軍攻破,姜維便直接往劍閣前進,會合張翼廖化。

也算是蜀漢三大名將合體,鍾會大軍被卡住了。

鍾會做為大書法家一脈,發個政治作戰勸降文也是略懂略懂。
很是洋洋灑灑寫了一篇「歸降從寬,抗拒從嚴」的作文。
揀些有趣的說。

鍾會說劉備乃當世英雄,但屢遭困危,全賴曹操救濟。但劉備卻背叛了曹操,諸葛亮跟姜維更不時來騷擾我國。
之前我們沒空,現在可是閒得很,傾全力就是要平定你們。

鍾會的措詞文雅,不罵街無威嚇,主要是在分析局勢……如果不是他文人病發作自大成性,那就是他確實知道,蜀中反北伐派的心聲。
沒錯,這篇文章不是要勸姜維等三大將投降,很明顯就是要叫反北伐派把姜維拿下。

而姜維都已經趕到了,前面去圍他的鄧艾諸葛緒難道在等開飯嗎?
諸葛緒認為本來的任務是拖住姜維,姜維跑了也不用再追,下去跟鍾會會合就好。
鄧艾可不這麼想。
鄧艾的意見是要從陰平道繞到姜維背後,直取成都。

這兩人意見雖然不同,但鄧艾並沒有一意孤行,而是配合諸葛緒先回去找鍾會報到。
鍾會聽了鄧艾的意見,派了田章挑選精銳,給鄧艾做先鋒,展開了奇襲。

鄧艾前腳剛走,鍾會就以諸葛緒怯懦不戰為由將其收押,送還京師受審。
這樣一來,整支魏國遠征軍近二十萬的兵力,就掌握在鍾會一個人手裡了。

鍾會緊接著對劍閣發起了總攻擊。
如果成功,鄧艾的奇襲成否就無關緊要。
就算失敗,也吸引住劍閣蜀軍,無法回援背後的綿竹關。

鍾會到底是沒有攻下劍閣,但鄧艾卻成功翻越天險,殺入成都。
劉禪舉手投降,並下令要姜維等不要抵抗。

姜維當時其實已經南返準備回去救援了,卻半路收到投降指令……姜維就傳通敵將,親自見鍾會去了。

姜維手下將士對於亡國怒不可遏……也難怪他們,擋了二十萬大軍成功之後,豬隊友跟你說大本營被打下來了。
就算是在打遊戲也會罵三字經啊。

這邊暫停一下。
關於姜維投降,這個絕對是蜀國秘辛陳壽獨家。
事實上,鍾會給的上表是說:打破劍閣,姜維等人逃竄,我們又展現了魏軍的勇猛,跟殘軍在山谷裡大戰了三百回合巴拉巴拉……
最後再吹一下皇上英明神武、司馬昭德比周公,拯救蜀民於水深火熱之中巴拉巴拉……

重點是,所有史料都說:鍾會圖謀不軌。
他讓鄧艾去走山,根本是要弄鄧艾,哪裡想到鄧艾會成功。

而最不軌的,就是鍾會馬上還給姜維兵權,把姜維當成親信將帥。
其實姜維是個魅惑系魔法師吧……但是只有單體技能這樣。

三國時代,從來沒有鍾會鄧艾這種大功勞。
鍾會晉封司徒,鄧艾加封太尉。司馬昭對於誰才是真正打勝仗的將軍,很明顯了然於胸。
給鍾會的詔令上更寫了:「有征無戰」。

我們今天看到的,是魏國朝廷存留的副本。
事實上,由於鍾會大軍在北,鄧艾在南,所有的詔書,必定會先經過鍾會這邊。
漢晉春秋就說了,姜維看出鍾會有所不滿,開始煽動鍾會自立。

鍾會上了一封書表,告訴司馬昭,鄧艾有意謀反。
接下來鄧艾收到通知,表示要他送劉禪回洛陽,讓魏軍繼續南下,進攻東吳。
鄧艾連忙回信,勸阻司馬昭不要這麼做。更應該留下劉禪封王。

鍾會傳說,鍾會有改動雙方的書信,司馬昭的信被改了什麼,我們是看不到的。
但鄧艾的回信,絕對是被改動後留存在朝廷的。

最可能被變動的部分,就是關於劉禪的處置。

鄧艾說應該要把劉禪留在蜀地,安定民心。
這有一百二十分的不合理,也最可能觸動司馬昭認為鄧艾想憑劉禪在蜀地另起爐灶。

同時,姜維更是一個需要爭取時間把劉禪留下來的人。
不然他就算造反成功,皇帝也沒了。

接下來不是回信,而是請監軍衛瓘傳話:處理方式要回報,不可貿然行事。
鄧艾的回覆也不再提到劉禪的事情。

這邊有兩個重點:
一是顯示出,劉禪的處理方式,可能原本就不在司馬昭的信中。
第二點是,司馬昭已經發現有人在弄鬼了。

而司馬昭在這個征西大軍中,唯一真正信賴的人也呼之欲出了:監軍衛瓘。

緊接著,監軍衛瓘在前,鍾會在後,大軍開入了成都,把鄧艾給抓了起來,押送回京。
看懂嗎?司馬昭其實也怕鍾會進去就先斬後奏,誤殺忠臣,所以讓衛瓘先行一步。

鍾會認為鄧艾既除,沒啥好怕的,就跟姜維開始商量突襲魏國的大計。
這時,司馬昭的書信又來了:「我已派了賈充率軍入蜀,我自己率十萬大軍在長安等你。」

鍾會這才驚覺,司馬昭早已發現他圖謀不軌……這就是頂級謀士也比不上一個普通未來人的案例。

景初五年,正月十六,鍾會詔告蜀地魏軍,說他收到郭太后逝世的遺詔,要起兵罷免司馬昭!
魏軍跟蜀地隨即進入戒嚴狀態,鍾會更將蜀地官員與同來的將官都聚集在成都宮中,說是要商議。

就在這時候,鍾會的一個親信丘建卻跟大將胡烈說,鍾會打算坑殺高級將官,引入外部人馬來率軍。
胡烈趁著一名親兵進來傳送飲食時,送出了這個消息,一夜傳遍諸軍,魏軍登時鼓譟。

有人(八成是姜維)建議鍾會趁早下手,但鍾會猶豫不決。

十八日中午,胡烈的兒子跟直屬部隊等不下去了,帶頭攻入城中。
鍾會這才緊張的問姜維該怎麼辦。
姜維表示,來了就打。

鍾會於是先派人要將聚集起來的將官殺掉,但大家早就知道你不軌,硬是閉門打起防守戰來。
這時城外魏軍已經殺了進來,四下燒殺攻擊,鍾會的人手只好出去迎戰。
將官們見機不可失,紛紛逃出,與自己的兵馬會合。

姜維與鍾會手邊只剩少數人馬,終於力戰至死。

鍾會死時年僅四十。

是不是覺得有哪邊怪怪卡卡的?

以上是三國志版本,讓我們看看,陳壽都明白寫出,真正司馬昭的內應:衛瓘的部分怎麼說?
衛瓘要看晉書。

衛瓘傳說,當時鍾會軟禁將官後,請衛瓘獨自面談,在板子上寫了要殺死胡烈等人。
衛瓘搖頭不許,藉口要上廁所出去,把這件事告訴了胡烈。

這樣整個故事的邏輯就完善了許多,但仍有一個疑問:鍾會為何要殺胡烈等高級將官?卻又以為衛瓘可以信任?
華陽國志告訴我們:是姜維蒙蔽了鍾會的眼睛。

華陽國志曰:維教會誅北來諸將,旣死,徐欲殺會,盡坑魏兵,還復蜀祚。

這整套莫名其妙讓鍾會打算殺兵殺將的計畫,就是姜維提供的。
鍾會跟姜維討論攻魏計畫時,也曾說過:最差我也能當個劉備。

這表示姜維其實一直在洗腦他:將軍英明神武,蜀軍願奉將軍為王。

想像一下,姜維可能是這麼說的:
魏軍中現在很明顯還有傾向司馬昭的將官,一旦陣前倒戈,後患無窮。
將軍您對蜀地官員百姓如此之好,更勝後主,就我所知,許多將領都願意為你我效力。
如果將軍信任老夫,不如先將可疑將領及兵士除去,我們仍可建立一支忠心於您的部隊。
(PS.姜維確實對鍾會自稱老夫,很好很武俠)

事實上,姜維的圖謀也很明顯,一旦軍權抽換回蜀將,軍隊又願意與魏國本土作戰,姜維的復國大計就成功了一半。
問題是,什麼時候要換掉鍾會這個主帥?

在打退賈充之前換,肯定要遭遇新一波的叛亂。
在穩定邊疆之後……根本就換不了了。

孫盛認為姜維此計甚差,德行也甚差。
裴松之則覺得,事已至此,不賭奇中之奇,還能怎麼辦?

我說,姜維的目的,可能從來不是保蜀漢。
姜維或許只是想證明,諸葛亮的北伐之計,是正確的。

姜維不可能不明白,劉禪當政,所有的困難只會再來一次。
相反的,如果鍾會真的動手殺將,那他姜維就是鍾會的諸葛亮了。
真正復蜀的時機,當在鍾會攻下洛陽,甚至統一天下之後。

等等……這個是鍾會大傳。

鍾會一生算無遺策,卻被姜維這個老狐狸給誆了。

鍾會軟禁魏將之後,應該就是在等待蜀將到來。
而到來的蜀將,在他們計畫裡應該多少也有一些兵力可以鎮壓交接時的混亂。

有一個人的記錄,或許就讓我們看到了鍾會姜維之亂失敗的主因:羅憲。
羅憲很應該受到姜維的徵召,帶兵回去名為受降實為交接。

但東吳他媽的又來背刺了,還兩次。
第二次有明確的時間,就是該年二月。
所以正月中的召集,羅憲沒有辦法帶兵回成都。

另一個南中大將霍弋,其實也有準備回返成都,跟鍾會叛亂結束前猶疑不定的記錄。
事實上,他們也很難確定該不該響應姜維吧。
特別關鍵的是,霍弋以劉禪的意向為意向,但姜維並沒有辦法向劉禪傳達完整的策略,自然也不能給這兩位擁有完整兵力的大將詔書。

最後,陳壽附上了司馬昭的事前諸葛亮。
司馬昭個人表示,當初派鍾會伐蜀,其實對鍾會並沒有什麼疑心。司馬昭真正在想的,是蜀地之民有沒有可能在亡國之後反撲。
而司馬昭認為,亡國之民驚弓之鳥,就算鍾會想要叛亂也不會得到支持。
但當鍾會送上鄧艾要造反的消息時,司馬昭就開始點兵出動。

這時司馬昭才說出內心話:「擔心是有的,但是不能表現出來。派出去的人,你就是要『表現』出相信他。」

這個事前諸葛亮還真是全部都算中了呢。

整場滅蜀之戰,或許都在司馬昭的掌握之中。
忘了說,鄧艾被押送回京的路上,就被監軍衛瓘派人殺掉了。

司馬昭自己沒有上戰場,但這場絕世大勝的主帥,卻都被真正直屬司馬昭的衛瓘給幹掉了。
大功者,唯司馬昭本人而已。

挾此大功,司馬昭登上晉王寶座,奠定了篡魏的基礎。
我們再回過頭看,鍾會真的是司馬昭的第一謀士嗎?

或許,鍾會真的是司馬昭的荀彧吧。

「你很棒,用你我省很多力氣。但並不表示我不如你。」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