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引渡人日記 DAY 38 :世上只有媽媽好? 老闆 引渡人 22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7-8 15:57

站在業務部門口,我足足抽了半包菸,還是不敢走進去。


臨時被白姐黑哥緊急叫回來,害我好緊張,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

正當我拼命深呼吸時,機動組鳥嘴組長突然從業務部閃了出來,一臉慌張,跟昨天鎮暴時的威風模樣根本是兩個人。奇怪,他沒事怎麼會來這?

哭夭!該不會是來告我狀的吧?但昨天我也沒做錯啥啊?

腳步愈來愈沈重,我縮著脖子推開辦公室門口,白姐正坐在桌上,雙手抱胸,緊皺著眉頭,黑哥一見到我,隨即將我拉過去轉了三圈,關心問:「聽說昨天第六殿暴動你也在,沒事吧?」

完了,鳥嘴組長果然是來告狀的。

我無奈點點頭,「報告黑哥,手上傷口經醫護組包紮後,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白姐從桌上跳了下來,身上白洋裝像一朵白荷花,她走到我面前,突然拍拍我的肩膀,用我從沒聽過的溫和語氣說:「辛苦了。」

說完,她的眼神又慌忙飄開,拿起她的智慧型手機瞧了瞧,說:

「李勇,你沒忘記自己的身份是引渡人吧?現在有個緊急任務,業務部全都出去跑了,沒人能做,要交給你去辦。」

「那正義哥呢?」唉,我實在有夠撿角,被衝康成這樣,到頭來還是想依靠老鳥。

「王正義也出勤了。出了點事,我跟黑哥待會都得去開會,否則我們就自己去辦了。」

嗯……聽起來這就是個沒得含扣的任務嘛,看來也只能乖乖接下。

「報告白姐,我了解了,沒問題。」

「太好啦!」黑哥開心的擊掌,連忙交代我,「引魂對象的詳細資料會傳到你的手機裡,但她已經身亡,你得速速趕往現場引回。」

咦?還有這種事?居然已經死了,才急忙派人去引魂?難道她沒有出現在本日引魂名單?

想這麼多也沒用,我點點頭,立刻就要準備出發。

「李勇!」白姐突然叫住我,「引魂回來後,不必去人事部報到,先帶回業務部。記住,這次不能再出錯。」

愈聽愈糊塗,亡魂引回不都需要先去牛頭馬面那裡登錄資料嗎?帶回業務部幹嘛?

不過,算了,既然正義哥不在,這可是難得的機會,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急忙上了公務車,我趕緊拿出手機查看亡魂資料:「黃小玲,女,乙亥年生,壬辰年亡,年十七,自家上吊。」

蛤?才十七歲的女生,怎麼會這麼想不開?

而且,白姐黑哥的態度又這麼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車窗外的景色從高樓大廈瞬間移動到一處擠滿老房子的舊街區,才剛下車,水溝混著廚餘的臭味撲鼻而來,巷子窄到只能一個人走,地面全是污水和綠綠的青苔,我捧著勾魂缽和引魂幡,小心翼翼的走,免得滑倒就糗大了。

按著手機資料來到一棟舊公寓前,我抬頭一看,陽台曬衣竿還晾著幾件皺巴巴的衣服,衣角還滴著水。

真是的,難道是臨時想不開,否則怎麼會還先洗衣服才自殺?實在是喔,十七歲的小孩有啥好想不開啦!

想這也沒用,我拾起木槌敲著缽,唱起安魂曲,一步步踏上髒兮兮的公寓樓梯。

「人生渺渺啊像流水,全然無知去叨位,落土入土天注定,繁華富貴空笑夢,隨我引渡使者起步行,十殿閻王定善惡……」

邊唱著安魂曲,我順著樓梯來到頂樓加蓋的門前,一入內嚇一個差點死死昏昏去,客廳中央一條粗電線垂下來,吊著一個女孩子,一雙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她垂著的頭正對著牆上一幅婚紗照。

那個女孩的亡魂蹲在角落哭,慢慢站了起來,走近她的軀體,踩上矮凳,打算要尋短的樣子。

唉,聽說自殺者過世之後,會一直重複死前的動作與痛苦,看來是真的。阿彌陀佛,所以說哦,千萬要愛惜生命啦,哪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亡魂黃小玲,我來引妳往地府,莫再眷戀陽間恨愛。」我揮了揮引魂幡,她才注意到我,一雙眼神空茫得像山洞。

「你說,我死了?」

「對,我是引渡人,來帶妳去地府報到。」

她沒回答我,只是愣愣看著牆上的婚紗照。那張照片已經泛黃,新郎梳著浪子頭,新娘吹著半屏山瀏海,兩人對望著微笑。

「地府……所以,我媽媽也在那裡嗎?」黃小玲幽幽開口,我這才發現,她的大眼圓臉,跟婚紗照裡的新娘非常神似。

眼見時辰快到了,我顧不得回答,連忙撐開黑傘將她收了進去。

離開那間又舊又小的公寓時,粗電線發出「咿––呀」聲音,黃小玲的遺體懸在半空中晃啊晃。

唉,可憐,希望她到地府可以儘速投胎。看她這樣,應該也沒犯啥重罪吧?

上了公務車,我將黃小玲從傘中放了出來,她看著窗外一聲不吭,抵達地府之前,她只輕輕講了一句話:

「啊……瓦斯有關吧?」

下了車,我謹記白姐黑哥的交代,刻意繞了路避開牛頭馬面的人事部,一路直奔業務部。

厚,有夠緊張,好像在拍電影,超怕不小心遇到人事部的人,好不容易順利將黃小玲帶回業務部,連門都忘了敲,就直接闖進辦公室。

「報告!已將黃小玲亡魂引回!」我中氣十足,抬頭挺胸,第一次自己出馬就順利達成任務,看來我真的是當正義使者的命格啦!

黑哥拿起掃描機往黃小玲身上一晃,螢幕顯示符合亡魂資料,他很滿意地說:「李勇,做得不錯啊!看來你大有可為喔!」

「走吧,別耽擱了。」白姐站了起來,披上全白風衣,「聽說他們等著了。李勇,你一起去,負責看好她。」

蛤?要去哪?不是先送往第一殿嗎?

「呃,有點突發狀況,得先去第六殿開仲裁會議。」黑哥搔搔頭,「快走吧,路上再說。」

一直沒說話的黃小玲突然開口:「我在地府了嗎?我可以去找我媽嗎?」

「妳把地府當什麼了?親子公園?」白姐哼了一聲,催促我們趕快走。

黑哥白姐一高一矮走在前頭,我與黃小玲走在後頭,她的頭無力垂著,就像上吊時那樣,看著她蒼白臉色,突然很同情她。

看來她媽媽也過世了,肯定是感情很好,才會一直唸著要找媽媽。

她媽媽應該也很思念她吧,如果她也在地府,一定也會想找女兒的,母女連心啊。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