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局勢派大預言家:劉曄】 史前文話 三國亂談 415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7-12 10:06
魏書第十四是謀士傳,從程昱開始,有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最後一個則是劉放。
劉曄跟劉放大概是最少人知道的謀士。

話說三國第二部的最後有說明,劉放做為中書監,掌管著曹丕曹叡時期的所有軍事機要。
並且也算計過孫權諸葛亮,甚至一手打造了曹叡的遺書詔命。
要說他是後期最頂尖的魏國謀士,並不為過。

今天來說說劉曄。

41.png



劉曄是淮南人,屬揚州差不多壽春附近的地方,也是一個劉氏王孫,只有一個比他大兩歲的哥哥。
在那年代生得算少。
劉曄可不是後面戰亂期出生的,漢末如果是世家大族,都還是像黃鼠狼一樣生一堆。
那劉曄家也跟劉備一樣是落魄王孫的類型嗎?
恐怕也不盡然。

劉曄七歲的時候,母親生了重病,把他們兩兄弟叫到床前。
劉媽媽說,你們爸爸的侍人,有諂媚害人的性格,我怕我死了之後,他會吞掉我們家,希望你們長大之後能夠除掉他。
不久母親過世,六年後,劉曄就去殺了這個侍人,然後去祭奠母親。

舍內大駕,白普。普怒,遣人追曄。

父親劉普知道後派人去追劉曄,劉曄不慌不忙的回家拜見父親,說這是母親的遺言。請父親責罰他沒有先請示就動手。
爸爸聽了很訝異,就原諒劉曄了。

看起來很簡單的故事,裡面有很多小細節。

首先是侍人。這不是一般的僕從,專有名詞是宦官的意思。
劉曄殺了宦官之後,舍內大駕白普。

舍可不是茅屋草蘆……秦漢的舍就是指宮廷。
大駕如果不是錯別字,指得應該是天子的座車,代指掌管的官員。
如果是皇帝的大駕,其實就是九卿之一的太僕。

劉曄的家裡有宦官有大駕……劉普當時可能根本還是個有封國的阜陵王。
(後漢書只記到漢桓帝年間的劉統,沒有漢靈帝時是不是劉普的記錄)

這跟劉備落魄到爸爸只是小公務員,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劉曄媽媽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也非常符合時代潮流。
不過就他們家的位置,後來肯定是被袁術給弄掉了。

劉曄二十多歲時,揚州可說是個三不管地帶。
孫策正在江東擄掠,朝廷劉繇管不住,袁術自顧不暇下不來……

當時有些自擁部曲的軍閥,其中有一個鄭寶打算投靠劉表,但想帶些老百姓去當伴手禮。
遷移百姓並不容易,鄭寶很快把腦筋動到王孫劉曄的頭上。
劉曄覺得不妥,但又無力抵抗。

這時(大概建安三四年左右)剛好曹操派遣使者來探揚州虛實。
曹操是朝廷的代表,劉曄便前去拜見,告訴使者當前情況,並邀請他到自己府上作客。
劉曄算定,鄭寶要是得到消息,一定也會來參一腳。
果然鄭寶親自備禮攜眾來訪,劉曄就要鄭寶的軍士在外休息,邀他一同入內飲宴。

要演三國演義了。

劉曄事先安排好刀斧手,只待酒酣耳熱之際,一擲酒杯就要把鄭寶給砍翻。
可沒想到鄭寶不愛喝酒,負責擲酒杯的人遲遲找不到時機動手。
劉曄眼看就要錯失良機,走上前去:「讓我為大王舞劍助興。」(跑錯棚)

不待鄭寶拒絕,劉曄便抽出佩刀,一個手起刀落便斬下了鄭寶的人頭。
緊接著劉曄親自拿著鄭寶的首級走出門外,喝令眾人:「曹公有令,敢有動者,與寶同罪。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現在是看謀士傳還是猛將傳。

不過真實世界的故事,自然不比演義故事。

鄭寶的下屬一陣大亂,走脫了不少人。
劉曄倒是很清楚現在就是搶時間,急忙牽出家裡最好最快的馬,帶了幾個人就直奔鄭寶城外大營,展開對鄭寶部屬的說服之計。

喔,原來是殺人沒用,三寸不爛之舌才管用的殺人軍師啊。

鄭寶的部屬被說服後,建議改立劉曄為帥。
劉曄表示漢室衰微,自己做為王孫不該擁兵,便派人連絡當時的盧江太守劉勳,表示這邊有一堆好工人,要的話就打這支電話吧。

劉勳說:雖然大家都姓劉,我跟你沒有很熟吧?幹嗎給我兵馬?
這跟公孫瓚看趙雲帶義勇兵來時的懷疑有87%像。
也就是庸才套路了。

劉曄表示:他們現在服從我,但過一陣子必定會因為我殺了他們老大又來反我,所以這些人我不能留。
劉勳覺得還滿有道理,剛好他也缺個參謀,大家同宗不如魚幫水水幫魚吧。

沒多久,孫策跟周瑜發動了假途滅虢之計,送來一堆禮物跟劉勳結好,希望他能去攻下豫章。
劉勳的將士都覺得送到嘴邊的肉,不吃不是男人,只有劉曄反對。

「孫策會趁機肛你。」

落落長講一堆其實就這個意思,反正劉勳是不信的,照樣出動。
孫策當然是趁機肛爆了盧江。

劉曄跟劉勳無家可歸,就北上投靠曹操去了。
這時,正是官渡之戰開打,曹操也沒空處理這些人,看起來就是留在壽春一帶納涼了。

河北平定戰轟轟烈烈打了幾年,曹操緊接著又平荊州伐東吳,幾乎都要忘記這裡還有兩個姓劉的傢伙了。

直到赤壁戰敗,曹操轉往譙郡蹲點,一邊操練水軍作勢要打孫權,但其實不敢打。
因為壽春盧江正在叛亂叢生。

建安十四年到十五年間的壽春盧江叛亂,在曹操生涯上是非常容易被忽略的一筆。
因為曹操本紀完全沒提。

這是一次「曹操剛好在這裡又沒有受到朝廷命令」的戰事。

在壽春蟄伏了十年的劉曄跟蔣濟胡質等人一起被曹操徵辟。
平時這些謀士都各展神通大發議論,只有劉曄完全不參與。
就連曹操親自前來問策,其他人講得天花亂墜,劉曄仍是不動聲色。

我們未來人都知道,這種裝高深的曹操最喜歡了。

反覆三次之後,曹操把其他四人都派去治理地方,只留下劉曄為謀士。
曹操問劉曄,盧江有山賊陳策,據山險守之,該如何破?

劉曄說:這些人信奉叢林法則,您用爵位皇命是無法打動這些亡命之徒的。
一手大棒,一手糖果,恩威並施才是對他們最好的手段。

曹操依計而行,猛將在前殺個痛快,大軍在後招募投降賊眾。幾場交鋒後,陳策的山賊果然不願意再打下去,紛紛投降了。

打了幾次勝仗,曹操的軍隊逐漸北移,接著就把爛攤子留給夏侯淵跟五子良將們(沒有徐晃,徐晃在荊州),自己帶著劉曄北上了。
自此,劉曄開始擔任倉曹掾的職務,負責曹操的後勤。

雖然我故意藏著不說,但劉曄確實取代了荀彧曾經最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出謀與後勤。
這一次壽春盧江之亂,也正是曹操荀彧之間重要的決裂點,詳細請去看話說三國這樣。
順帶一提,由於這時曹操失勢,劉勳的收留讓他成為曹操手下親密的大臣……後來就跟許攸一樣被曹操收拾掉了。

建安二十年,曹操征伐張魯,轉劉曄為主簿。
七月,張魯弟張衛據守陽平關,沿山築了數十里的防禦工事,曹操無法攻入(當時斜谷道還沒開通,只能從這邊走)。
曹操認為兵糧不足,劉曄也在前線,不如先撤退,命令劉曄殿後。

劉曄收到消息,又一次騎上了最快最好的馬,趕去曹操身邊:「現在糧食不濟,我們撤退一樣有危險,不如全力進攻,多用弩箭必定能攻破他們。」
曹操又跟劉曄商量了一番,將計就計佯裝撤退,趁敵方守備放鬆時,又以奇兵放箭再攻,果然順利攻下陽平關。
(這一戰在各種史料上有著更錯綜複雜的說法,詳情在張魯傳的裴松之註,這裡不再多說)

張魯張衛趁夜逃走,漢中手到拿來。

劉曄更進一步建議,乾脆直接攻入蜀地。劉備民心未穩,必可一舉成功。
但曹操只是對巴地用兵,在遭到劉備軍反擊後,便將巴民與投降的張魯遷回洛陽,再次把爛攤子丟給擦屁股大使夏侯淵了。

回返之後,劉曄被任命為行軍長史兼領軍。跟護軍差不多的意思,這表示劉曄在曹操人生的最後,軍權是十分大的。

劉曄既掌兵權,曹丕繼任魏王肯定對他十分恭敬。
延康元年,曹丕藉著討伐孫權重整兵權,劉曄想必也是配合的。
於是,曹丕稱帝後,劉曄放下了兵馬,改任皇帝與官員之間最重要的橋梁:侍中。

雖然身為侍中,劉曄對於軍事面還是多有建言,包括預言孟達必反,蜀漢必定興兵攻吳。
甚至提醒曹丕,東吳在退蜀之後,肯定會有不軌。

這種事前諸葛亮的記載,劉曄的次數算是有點多,一般人一生大概就兩三次,劉曄到這裡已經五六次了。
最後一次,則是算定孫權不會再出來跟魏國打。
當然還是被劉瞱算中,曹丕這才說:「我知道你的策謀很準,但你應該想著要幫我消滅劉備孫權,不能只是判斷局勢而已。」

有點婉轉,但這也說明了,曹丕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不能建立戰功,魏國的皇帝就只會是傀儡皇帝。

劉曄難道會不知道朝廷裡面的權力傾軋嗎?
他當然知道,他也跟賈詡一樣,不太和派系往來。
有人問他為何,劉曄說:「魏室即阼尚新,智者知命,俗或未咸。僕在漢為支葉,於魏備腹心,寡偶少徒,於宜未失也。」

這整句有點難解啊,我的解讀是這樣的:
魏朝還很新,聰明的人可以預見命運,沒有必要跟一般人套交情。我是漢室王孫,魏卻待我如心腹,這樣的我沒朋友,也是剛好而已。

乍看之下,第一句完全沒頭沒腦。
細想後,智者所知之命,真的是劉曄自己的命嗎?
身為一個局勢派神準預言家,劉曄在說的,是不是魏室必不久長,我既已叛漢,又何需求取什麼呢?

曹叡繼位後,想要重振宗室。劉曄只是提醒他要遵從禮法,謹慎行事。
而遼東太守公孫淵造反,則成為了預言家劉曄人生唯一的汙點:劉曄認為封賞可安撫,討伐勞民傷財。
但公孫淵終究是反了。

不過那已經是劉曄過世後一年多的事情了。

在陳壽的筆下,劉曄幾乎就是另一個賈詡。
但傅子提供了一些劉曄兩面三刀性格更深刻的描寫:上頭說他在曹操面前裝高深就是傅子的故事。

裴松之最後又註了一個關於伐蜀時,劉曄的小故事。
簡單說就是大家都說不應該伐蜀,劉曄卻私下跟曹叡說可以。
曹叡跟反對派的大將討論時,嗆他說劉曄說可以。
但真的找劉曄來對質,他又閉嘴發大財。

後來大將離開,劉曄才說,這種事情要機密進行,你說出來,明天蜀國間諜就帶情報回去了。
曹叡只好道歉。

沒想到劉曄出來,又去找大將說:你想要讓君王聽你的話,就跟釣大魚一樣要一收一放,你一意孤行,老闆怎麼會聽你的呢?
大將也只好說拍謝啦。

結果這件事就傳到曹叡耳裡:你當我大魚?
後來就逐漸疏遠劉曄,劉曄也因此而得了心病(發狂)。

這段故事跟陳壽筆下不順著曹操曹丕心意給建言,又孤獨自立的劉曄形象差距非常之大。
就是僅供參考而已。

其實我之前也考過,傅子的作者,他父親很可能就因為降蜀而死,未被記在三國志中。
他對於這些個無恥的漢室王孫的取材角度比較黑化,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們永遠不可能從史書中知道一個人的真實面貌。

但陳壽也在最後寫下了:薨。謚曰景侯。子㝢嗣。少子陶,亦高才而薄行。

其實陳壽也覺得劉曄品行不好?
裴松之又註,後來司馬師看劉陶不爽,先把他貶去平原當劉備(誤),然後又派人去殺了他。

認真說起來,魏書十四的這些謀士,根本問題兒軍團。

但我覺得最值得玩味的,還是曹丕最後的那句話:卿策之是也。當念為吾滅二賊,不可但知其情而已。
善於判斷局勢自保不是錯,但總有一些時候,我們必須往前走。

劉曄不是沒有往前走的時候,跟曹操在一起,他很清楚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

謀士也好大將也罷,都只是君主的工具。
同一個人你用是神(GOD),你兒子用可能就是狗(DOG)。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