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秦王朝外篇-吳起變法】 史前文話 大秦王朝 205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8-21 10:15
商鞅並不是戰國時代第一個變法的人。
雖然他看起來受管仲影響很深,但就在商鞅之前不久,有一個跟他同樣是衛國人,同樣在魏國當過官的吳起比他還早。

14.png



吳起有一套武卒制度,簡單說就是長期徵求能夠全副武裝跑三千的人入伍當兵。
一人當兵,全家賦稅減免。

有沒有很熟悉很有既視感?

幫不懂軍事戰爭的朋友科普一下。
士兵最重要的素質,向來不是臂力有多強、獨孤九劍多會耍。

裝備是定數,在開戰前就決定了。
而戰爭中的變數,就是地利。
所以除了無腦服從指揮、熟練使用裝備這些短期訓練可以達成的項目之外。

士兵最重要的就是體力要好,跑得要快,搶得到有利位置。

吳起的訓練方式也證明了,從戰國時代開始一直到現代,體力等於戰力的理論,基本上都沒有改變過。

就短期來說,讓人民直接投入收效最大的產業,確實是個好選擇。
吳起本身是強將,帶了一堆強兵,在魏國底下據說打了七十六場戰役,六十四KO,其餘判定平手。
開疆拓土,抵禦外侮,吳起可說是一等一的高手。

不過春秋時代的問題,向來不是打仗有多厲害。
國內的政治問題,才是真正困擾著所有國君的大麻煩。

所以當魏國要選新的國相時,強兵之王吳起還是落選了。

司馬遷在史記中,非常著重於描寫吳起此人品格之低下。
但其實從吳子兵法中,我們卻能看到,吳起完全是儒家古聖人派的支持者。

綏之以道,理之以義,動之以禮,撫之以仁。此四德者,修之則興,廢之則衰。

更扯的是,在司馬遷的吳起列傳中,吳起是離開魏國到楚國之後,才展開治理民眾與改變政治結構的作風。
但吳子兵法裡頭,卻說吳起在一開始面見魏文侯時,就拿出了這個儒家古聖人派的理論來。

按呂氏春秋說,吳起的老師,是曾子。
另有史料敘述,吳起師承子夏。
不管是哪個,都確實是孔門弟子無誤。

先秦大部分的史料,都將吳起與商鞅並列。
他們同樣都做過先使百姓信賞罰,後行令的政策。
也同樣都被歸類死於令法過苛……其實就是得罪了卿大夫們。

對,他們也都提倡削弱貴族權力,集權國君。

那為什麼談到變法,我們都首推商鞅呢?
就結果論來說,商鞅建立了有效的國家制度,長期運作之下導致秦國統一天下。
而吳起幫助的國家則沒有暢秋到最後。

不過真正讓我無法釋懷的,是吳起為何離開魏國,但卻死在楚國。
吳起雖然替魏國取下西河,但並沒有像公孫鞅跟國君有協定,僅僅只是一個西河守。
邊防大將的意思。

所以魏國發生問題時,吳起直接就從邊疆逃走了。
但到了楚國,他一年就成為了令尹,也就是楚國的國相。身在權力中心的吳起,來不及逃跑所以只能受戮。

看起來很合理,但魏武侯這樣使用一個軍政雙霸天,把西河治理得民富兵強,連楚國都知道的大人物,就很不合理。

老實說,原因就是先秦史料的亂七八糟。
用比較簡單的說法先破題:真正在魏文侯魏武侯時變法的,不是逃去楚國的吳起。

戰國第一變法,是李悝變法。

在先秦史料,甚至到了史記,都有著李悝或許就是李克的記述在。
而漢書則認為是不同人。

李克也是子夏的門生,本身是儒家善刑名之法的派別,也有人認為他該算是法家始祖。
然而,他的著作全面散失,屬於傳說級別的人物。

史記中,李克是吳起入魏的推薦人,獨門敘述,更早的史料沒有。
同時,李克有一個小故事,是關於跟魏文侯討論誰能當國相。
整個結構跟後來吳起參選的故事一模沒有兩樣,偏偏跟吳起一樣落選的翟璜,說吳起是他推薦的。

我想說的是,不只李悝李克有混淆的狀況,吳起也被混進去了。

很奇怪嗎?李悝李克就算了,吳起的名字也差太多了吧?
問題是,春秋戰國時代的姓名,跟漢代的概念是不同的。

你以為魏武侯是一個稱呼,其實他的全名就是魏武侯擊。
姓氏來自於賞賜與封地。
中綴官位。
後名。

事實上就跟日本戰國,織田彈正忠信長是差不多的道理。

這個完整性,只有少數人被記錄下來。
比如同時期的衛公孫鞅,後來變成商君鞅。

商鞅的例子呈現出,名基本上是不改的,但氏名跟官名會變。
對,沒有姓。
就像剛剛說的,織田信長的全名應該是「織田彈正忠平朝臣信長」
平朝臣才是姓,姓不是每個人都會有的。
所以後來簡稱通稱不太會提姓。

同樣的,春秋有姓的,其實只有國君。

戰國姓名的規則我也沒有研究得很透徹,先秦史籍如果不考慮漢代修復的改動,其實常見的稱呼有幾種:
1.敬稱:氏跟身分,比方說魏武侯、孔子。
2.不熟的稱呼:氏跟名,比方說商鞅。
3.熟人的稱呼:外號,比方說仲尼。

說實話,我不認為仲尼是孔丘的表字,那個年代應該沒有表字的概念。
會明白寫出孔子字仲尼,老子字伯陽的,都是漢代以後的史料。

吳起其實是衛國左氏人。
注意囉,商鞅是衛國公孫,所以他的原名可以冠衛。

吳起的原名很可能是左起,所以史家也有一派說法,認為吳起跟左氏傳的成書有關。

吳起有八成的可能是他最後在楚國死掉時候的稱呼。
也就是他最後有封地「吳」。
而先秦史料中,我們這三個名字只有李克會被用在對話中,也就是說,李克可能是外號。

事實上,在老子李耳之前,中國沒有李氏。
所以李很可能是這個時候新建的封國,像商鞅的商一樣。
也可能根本就不是姓氏。

說到這裡,大家也差不多膩了。
還是回到說故事吧。

故事的設定大概是這樣的:
李悝這個人在魏文侯底下主持變法,趁著秦國內亂時取下了西河大片的土地。
但由於無人可守,李悝就推薦了浪人左起來當他的助手,並且讓出了國相的位置。
不久,魏文侯過世,武侯繼位。
魏武侯先後任用田文與公叔痤為相。

公叔痤手下有個來自衛國的門客,擔任著侍從。
這個門客本是衛國公孫,先是跟公叔痤表示應該多向李悝學習。
等到公叔痤接手國相後,李悝的套路,他們也學得七七八八了,衛國侍從即表示,該取而代之了。
遂獻計趕走了李悝。

李悝逃離魏國後,來到楚國,但不敢表明身分,只說自己是魏國西河守起,尋求政治庇護。
楚王任命他為苑守,並且打探魏國消息,才知道離家出走的不是西河守左起,而是魏國變法大師李悝,便不動聲色的將他迎回,任為相國,並賜封邑吳。

簡單來說,我的意思是。
衛國出身,去過魯國殺妻求榮的,是左起本人。
但在魏國變法,逃往楚國又繼續變,最後被楚國人弄死的,是李悝。

至於小故事中有一個小彩蛋,不知道你看出來沒有?
一個公叔痤的侍從,把李悝的套路學好學滿的衛國公孫,捨他其誰呢?

當然,史料中不是這樣寫的,但同樣是公叔痤僕從,又充滿機智的設定,倒是沒錯的。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